公么看我喂奶下面好硬好大|乡村大小通吃

她和她父亲差不多,一直都是咸鱼,有吃有喝就够了的个性。也因为这,她才会到贺氏集团安安分分做个小职员。
  
  但是呢,她虽是条咸鱼,可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从小到大耳濡目染,裴云梦基本上能准确判断出周围同事的家境,以及能不能来往的更深一点。
  所以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博盈家境不错,是个有个性的大小姐。
  
  当然,她和博盈来往并不是因为这点。
  裴云梦什么朋友都有,有钱的没钱的,只要性格合得来,她都会愿意深交。
  博盈的个性很合她的胃口,她喜欢大气随和随心所欲的人,博盈恰好便是这种。
  
  即便如此,裴云梦却没敢想她和贺景修会有这么深的关系在。
  她是隐约有感觉到贺景修对博盈态度特别,但真的没想会如此特别。
  
  从电影院内贺景修给她发信息说要换座位开始,裴云梦就处于懵逼状态,她进贺氏集团时,裴彦让贺景修加了她微信,怕有什么事要帮忙。
  加上后,两人从没聊过天,这还是第一次。
  
  到刚刚,裴云梦围观他们对话相处的全程后,她稍稍有点怀疑人生。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贺景修?那个他们在聚会上瞎闹也不参与,对女人虽绅士但却一直很冷漠的贺景修?
  
  裴云梦忽然觉得,她以前认识了一个假的贺景修。
  她脑洞大开想,这两人不会是前男女朋友吧?但她没听人说起过贺景修谈恋爱,所以……
  裴云梦结合刚刚的情景想了想,有可能是贺景修在单方面追爱。
  
  思及此,她偷偷摸摸瞟向驾驶座的人。
  不得不说,博盈长得是真好看。和谭芮她们不同,她的长相是那种让人一眼看见就会欣喜,会喜欢的漂亮。
  
  注意到裴云梦目光,同样受不了车内安静,以及后面那道灼灼目光的博盈转头看她,“你觉得刚刚电影怎么样,你有看到最后的凶手吗?”
  裴云梦点点头,“还行。”
  她瞟了眼后面的贺景修,配合她,“你没仔细看吗,凶手是那个男主。”
  
  “啊?”博盈不敢相信问,“可他不是警察吗?他杀的人啊?”
  他们看的是一部双男主的电影,悬疑片。剧情开篇便是小镇有人死了,但凶手一直没找到,这案子也就一直拖着拖着,过了好些年,小镇里的两个男主长大,走了截然相反的两条道。
  一位一帆风顺念大学,当警察,立功变成了一把手,而另一位早早辍学,当混混打工,最后混成了大老板。
  ……
  
  博盈看的时候,虽没觉得那位辍学的男主会是凶手,但也真的没想凶手是警察,毕竟电影里还有另一位戏份也很重要的男三号。
  裴云梦失笑,“对,就是他杀的人。当警察是因为他想赎罪。”
  
  “……”
  博盈微哽,想也没想说:“人都没了,还怎么赎罪呀?他最应该做的是认罪。”
  
  -
  两人在前边交流着,也没注意到后面男人听到这话时的神情。
  上车后,贺景修就没再出声,如果只有博盈,他当然要和博盈聊点别的,但副驾驶还有颗‘照明灯’,不太方便。
  
  他本想阖眼休憩会,无奈手机一直在震。
  贺景修垂眸点开,是一个有十几个人的群消息。他们这群人都在里面,但贺景修把群设置了免打扰。
  此刻,是一群人纷纷@他。
  
  贺景修往上翻了翻,翻到了谭芮说的话。
  她先是提了他会去臻越这件事,提完后,了解贺景修的骆霄很疑惑地打了个问号。
  他知道贺景修前段时间忙,有空绝对是想着要回家补眠休息,而不是去臻越吃喝享乐。
  贺景修这个人,无趣得很。
  
  骆霄:【他不回家休息来臻越干嘛?不放心陈灵啊?】
  陈灵:【@贺景修哥你放心回家,我绝对不喝酒不闹事,你可以让骆霄哥哥看着我。】
  赵旭之:【贺总出差结束了?】
  ……
  
  几个人七嘴八舌说着,都在惊讶贺景修这半夜出来玩这个诡异行为。
  这真的一点都不符合他个性。
  
  聊着聊着,一直在群里都是潜水状态的裴彦冒了出来。
  裴彦:【贺总今天来是为了陪美人。】
  骆霄:【?】
  陈灵:【?】
  赵旭之:【???】
  谭芮:【啊对,我们现在过来的还有一个新朋友,待会大家可以认识认识。】
  骆霄:【是美女吗?】
  谭芮:【待会你自己判断。】
  陈灵:【那肯定是美女啊,能和我哥还有裴彦哥他们认识的,还会有不漂亮的小姐姐吗?@贺景修哥你老实说,是不是你女朋友呀?】
  ……
  
  因为裴彦和谭芮的话,大家纷纷再次@贺景修,想问个明白。
  贺景修看完几个人的消息,沉吟想了想,发了句:【待会说话注意点,别闹太过。】
  
  博盈虽然是大大咧咧的个性,但心思却是细腻敏感的。
  这话一发出,群里更热闹了。
  贺景修没再理会,正想把手机调成静音,先听到了前面两人的对话。
  他手指微顿,调好手机,阖上眼休憩。
  
  -
  原本,贺景修只是想缓缓,但可能是这段时间真太累了,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他醒来时,车已经停下了。
  
  车厢内黑漆漆的,只有窗外洒进的月光。
  贺景修微顿,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正要起身他便注意到了前面的人。
  
  “博盈。”
  刚睡醒,他嗓音有些沉。
  
  听到动静,博盈抬起头,透着后视镜和他对视。
  她眼眸闪了闪,面无表情:“贺总。”
  
  贺景修看她,低声问:“什么时候到的?”

 文学

汽车鸣笛声响起,惊醒车内沉默的两人。
  博盈避开贺景修视线,双颊不受控制地泛红。
  她抿了下唇,别开眼说:“谁要饿你三天,你的饭又不归我管。”
  
  贺景修垂眸看她,不紧不慢问:“你想管吗?”
  “……”
  博盈听着这话,隐约觉得他们的对话渐渐脱离了‘甜品’掌控,朝不可控力的方向在发展。
  她皱了皱眉,没去细想他更深一层的意思,直接说:“我才不想管呢。”
  博盈剜他一眼,“我自己的饭我都不想管。”
  
  贺景修:“……”
  他微哽,油然生出一种无力感。
  “行。”贺景修哭笑不得,看着面前的两个小甜品,“真要我吃完?”
  
  博盈想点头,可碰到他那张稍显疲倦的面庞,和偶尔会露出倦意的双眸后,她又于心不忍了。
  “想得美。”博盈不讲理,“美食不能让你独享,我要吃一个的。”
  
  贺景修勾了下唇,自觉地去吃难吃的甜品。
  博盈慢悠悠解开自己手里那个,她刚拆开,贺景修的那个甜品就已经吃完了。
  
  “这么快?”博盈错愕,“你不是不喜欢吃吗?”
  贺景修拿过刚刚买的一瓶水喝下大半,面露苦色,“长痛不如短痛。”
  
  这个理由,是博盈之前没想过的。
  她忍俊不禁,唇角往上翘了翘,哼哼唧唧说:“明明是我请你吃甜品,你怎么搞得像我在强迫你一样。”
  
  贺景修深深看她一眼,瞳仁里的意思,两人都懂。
  博盈就是在强迫他吃,如果不是她,贺景修这辈子都不会吃这么一大块难吃的甜品。
  
  说着说着,博盈自己也笑了起来。
  她心情放松,也不跟贺景修闹小别扭了,慢吞吞地吃自己那块甜品。
  吃了两口,博盈收了起来。
  
  贺景修抬了下眼,“不吃了?”
  “……不吃了。”博盈找借口,“这个点吃会长胖。”
  贺景修知道这是她借口,并不拆穿。他笑笑,朝她伸出手,“给我。”
  
  博盈:“啊?”
  她看他伸出的手掌,他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掌心宽大,掌纹曝露在她面前,清晰明了。
  她看着,没忍住俯身靠近,“贺景修,你事业线好顺啊。”
  
  “……?”
  贺景修哭笑不得,“你还会看这个?”
  “会啊。”博盈想也没想,握着他手指仔细观察,给他分析,“这条就是事业线,这条是智慧线,这条是生命线……”
  她说的头头是道,仿若真有深入了解。
  
  -
  贺景修看着凑在自己胸前的小脑袋,她发丝蓬松,看上去很柔软,让人很想抬手揉一揉,摸一摸。
  博盈头顶有个小小漩,看着还有点可爱。
  
  他正看着,博盈猝不及防抬起了脑袋。
  注意到贺景修诡异眼神时,博盈下意识伸手摸了下自己脑袋,迟疑道:“我头上有东西?”
  
  贺景修看她紧张兮兮神色,郑重其事点了下头,“嗯。”
  “是什么?”
  博盈脸色微僵,想法在身体里脑子里乱窜。不会吧不会吧,她头皮不会是有头皮屑吧?
  不应该啊,她今天出门时是在外面洗发店洗的头,难不成是洗发水不好?
  
  贺景修看她脸上小表情多变,从震惊到苦恼,再到尴尬,每一次变化,都能逗笑他。
  贺景修握拳掩唇,低低咳了声,还未言语,博盈便快速说了句:“我今天是在洗发店洗的头发,肯定是那个小哥哥没给我洗干净。”
  博盈眉头紧蹙,生气道:“下回不去了。”
  
  “……”
  贺景修自动过滤掉其他话,抓住重点,“小哥哥?”
  “嗯呢。”博盈这会正羞窘着,随手抓了下头发,抱怨着,“那小哥哥戴上口罩后好帅,我还以为他洗头发技术很好呢。”
  
  贺景修没吱声。
  博盈也没理会他,她拉下副驾驶上方的一块小镜子,试图想照照头上的头皮屑,但她这样吧,头发能入镜,眼睛却不能。
  挣扎了好几次,博盈放弃了。
  
  “贺景修。”她找旁边人求助,“你看看现在还有吗?”
  博盈确定,她头发每次都洗得特别干净,真的没有头皮屑的。今天有肯定是洗发水和洗发小哥的问题。
  
  贺景修顿了顿,在她注视下伸手碰到她头顶。
  他的手指像在拨弄琴弦,三两下后便截然而至,让博盈意犹未尽。
  
  “没了?”
  贺景修点头,面不改色道:“没了。”
  
  闻言,博盈松了口气。
  她对着镜子理了理弄乱的头发,余光不经意往旁边转了转,恰好看到贺景修努力扼制要上扬的唇角。
  博盈怔了怔,往上一挪,碰到他含笑目光。
  
  三秒钟时间,她反应了过来。
  “贺景修!”
  恼羞成怒间,博盈不管不顾,想也没想抬手捶他胸口。
  
  贺景修没再忍住,闷笑出声。
  博盈更生气了,她双眸漉漉瞪着他,觉得打他还是不太解气。
  当下,博盈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探着身子伸出手,对他的头发下手。
  
  -
  少顷,贺景修的头发被她弄乱。
  他头发短,是利落的那种黑短发。但很奇怪,博盈手掌落在他发丝时,没感受到任何的刺感。
  他的头发比她想象的要柔软很多,软趴趴的,摸起来特别舒服。有点像迟绿养的那只小猫咪,让她摸了还想再摸。
  
  意识到自己这个过分想法后,博盈停住了手,并顺势地看了他一眼。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11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