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最热(顶到底是怎样的体验)全章节阅读

只是,没想到,宋楚宁一过来,就如此态度。

  她一时间也有些搞不懂,难道宋楚宁的眼光和自己不一样?

  “消火?你让我怎么消火?绵绵她对我什么态度,你刚才也看见了,她才多大的人,就不听我的话,一口认定,那个宋默然!”

  “他有什么好的?跟头猪一样,又蠢又怂,就这样的货色,就想做我宋楚宁的女婿?想的美他!”

  宋楚宁咆哮道。

  两只眼睛气的通红,对那个宋默然发自内心的反感。

  他觉得,自家的好白菜被猪拱了,着实可恨。

  “楚宁,其实,默然这孩子也没有那么差,他初次见你,有点怂,不是很正常嘛?难道你希望,他和你对着干,当着你的面,和你吵架就好了?”

  张敏娟为宋默然辩解道。

  她觉得,宋默然还算好的,哪有宋楚宁说的这么废材?

  “反正,我就是看不惯他!见了我,低着个头,跟着犯人似的,像什么样子?完全就是一个没出息的玩意!”

  “我堂堂镇北王,怎么能接受这样的垃圾做我的乘龙快婿?传扬出去,让人笑话!”

  宋楚宁一根筋的对张敏娟说道。

  他似乎和宋默然一点都不投缘,觉得宋默然没有一点男子汉气概。

  “咯咯咯,哎哟,我说楚宁,瞧你这话说的,天下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你这样,战场能杀敌,威风又凛凛!”

  “宋默然虽然看起来有些胆小,但对绵绵还是非常温柔体贴的。这一点,你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嘛?”

  “我暗地里观察了一段时间这个孩子,觉得还不错,就没有反对。如果你真的不同意他和绵绵交往,那就随你好了!”

  张敏娟说道。

  一听张敏娟这话,宋楚宁不禁反问她道:“娟儿,你真的觉得,那个宋默然配的上我们家绵绵?绵绵可是郡主,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娶的!不是文采出众,也得武艺高强!”

  “要不然,岂不埋汰了绵绵?反正,我是觉得,他没有一点让我看得上的!论文采没文采,见了我,屁都不敢放一个,这样的人,能当的了官嘛?”

  “论武艺,那副样子,也不像有武功的样子,也就耍耍嘴皮子,骗骗绵绵而已!一点都不符合我心目中女婿的形象!”

  尽管宋楚宁知道,张敏娟什么事儿都厉害,她的眼光也不会错。

  但是,马有失前蹄,人总有看走眼的时候,他觉得,张敏娟或许看差了眼,也未可知。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文采武艺这方面,我也没有考过他,只是觉得,者孩子人品还行,对绵绵也实属真心。”

  “绵绵对他也很钟意,我这个做娘的,自然也不好反对!楚宁,女儿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操心了,你现在是镇北王,边疆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处理!”

  “这点事情,我们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你看,刚才绵绵对你气的,我看着都糟心!她要不是真心喜欢那个宋默然,是绝不会这个样子的!”

  “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

  张敏娟劝慰宋楚宁,不要干涉宋绵绵和宋默然之间的事情,让他们自由交往。

  谁知,宋楚宁却坚决要插手,他固执的说道:“不行,别的事情,我可以迁就她!唯独这件事情,我不能让她胡闹!”

  “找夫君,起码也得找个像样的,那个宋默然也没有什么本事,我不能让他把我女儿骗了!”

  张敏娟一听宋楚宁这话,暗暗叫苦。

  “楚宁,你又没有和宋默然交往,怎么就一口咬定他没本事?或许他隐藏的很深,也未可知!”

  说来说去,张敏娟还是不希望宋楚宁把宋默然一棍子打死。

  “隐藏很深?哼,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也能试验出来!果真没本事,就让他滚蛋!”

  宋楚宁已经最好了最后的打算,如果阻止不了宋默然和宋绵绵交往,那就试探一下宋默然的本事。

  看看他是不是配得上自己的女儿,如果屁本事没有,那就不好意思了!

  到时候,他就有理由,棒打鸳鸯了!

  张敏娟听了宋楚宁这个决定,心里不禁为宋默然默哀。

  毕竟,宋默然从来没有见过他有什么武功,而宋楚宁要试的,除了武功,还能有什么?

  因此,她觉得,宋默然和女儿的婚事要黄了。

  最后,张敏娟又安慰了几句宋楚宁,然后,就出去找叶大户去了。

  叶大户带她去了稻田,看到一群老百姓用轩辕车在仟插,速度又快,质量又高,一时间高兴的不行。

  “这车踢好用了,镇国公主就是厉害,这样的好东西都能做的出来,太佩服她了!”

  “谁说不是呐,她一个女的都能做这么好的东西,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真是惭愧呀!”

  “镇国公主免费送这么好的车子给我们干农活,我们这辈子都要感激她!”

  “这车不错,自从有了他,我巴不得天天待田里,不回家了!”

  老百姓都在夸张敏娟设计的轩辕车好用,张敏娟听了,心里十分的受用。

  “公主,你看大家都对你做的轩辕车十分满意,你这次可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啦!”

  叶大户面对笑容,夸奖张敏娟道。

  张敏娟一听,就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皇上派我来,不就是帮他们的嘛!”

  二人正说话间,忽然看到一个恶婆婆当街欺负自己的儿媳妇。

  听那恶婆婆的口气,那儿媳已经没了丈夫,故而受到这种虐待。

  “你这个丧门星!一来老身家里,就克死了老身的儿子,现在弄的老身没有了依靠,你咋这么害人?你怎么不去死!”

  恶婆婆言语刻薄,恶狠狠的辱骂着自己的女媳妇。

  那媳妇哭哭啼啼的,也不敢还嘴。

  “你还有脸哭?你罪孽深重,你知道嘛?”

  恶婆婆抓住妇人的头发,盛气凌人道。

 文学

“婆婆,这不能怪我!”

  儿媳妇哭着为自己辩白。

  谁知,恶婆婆骂的更重。

  “不怪你怪谁?你就是个扫把星!要不是你,我儿子就不会死!这都是你的责任!你还不承认?”

  “你看看,我们家,现在还像个家的样子嘛?儿子没了,我靠什么活?你说呀!”

  恶婆婆把儿媳妇的头发扯来扯去的,好似对待仇人一样对待她。

  “不,不是我的错,我没有害死你儿子,而且,我每天都在干活,养活你和我的孩子,我从没有偷懒过!”

  儿媳妇哭的可怜,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害死老妇人的儿子,而且,还说自己勤快。

  可老妇人却冷笑一声,道:“你勤快?屁!整天就知道想男人,隔三差五的,就有野男人趴你的窗户,你当我不知道?”

  “留着你这样的滢妇在家里,就是破坏我家的门风,就是给我儿子带绿帽子!我不能容你!”

  “你不是喜欢偷野男人嘛,好啊,老身这就把你卖进青楼,如了你的愿!”

  那恶婆婆越闹越厉害,最后,竟然说要把儿媳妇卖入青楼。

  旁观的老百姓都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他们一个个都气的暴跳如雷。

  “这老刁婆子,想把这么好的儿媳妇卖到青楼去,简直丧尽天良!”

  “这事不能不管,这好媳妇,又漂亮又能干,要是入了青楼,那可就糟蹋了!”

  “青楼那可是糟践人的地方,哪个女人进了那,一辈子就完了,而且,来娣她还有个孩子……”

  “不管咋样,就是不允许这个臭婆子卖来娣!”

  这个媳妇叫张来娣,老百姓好多都认识她。

  对于她的人品,老百姓自然都清楚,见她婆婆要卖她,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于是,一个个都冲过去,挡住恶婆婆的去路。

  “你们想干什么?”

  恶婆婆姓刘,是个泼辣货色,一见这么多老百姓挡路,知道他们的意图,立刻老眼一瞪,朝他们吼了起来。

  “我们想干什么?我倒要问你想干什么?你为什么要卖来娣?来娣可是你的儿媳妇,你这样做,不怕天打五雷轰?”

  一个汉子,实在忍不住心中的火气,立刻指着刘婆子发难道。

  “我天打五雷轰?笑话,这贱妇害死了我儿子,我凭什么不能卖他?难道你来养活我?”

  那汉子被刘婆子这么一怼,立刻反击道:“你可真是不要脸,我又不是你的儿子,凭什么要养你?”

  谁知,这话立刻被刘婆子抓住了话头,她趁势怼道:“你也知道,不是我儿子,那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一句话,如刀子一般,刺的那汉子连连后退,哑口无言。

  但其他人还是不服气,又有一个蹦了出来,提那媳妇说话道:“刘婆,你儿子死了,那是你儿子命薄,来娣也没有让你饿着,你好好的卖她做什么?”

  “你这是恩将仇报!”

  谁知,刘婆一听这话,立刻冷哼一声,道:“放你玛德狗臭屁!我恩将仇报?那我花钱把她讨回来干嘛?现在我儿子没了,她这滢妇又招野男人上门,我不卖她,我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我刘婆一辈子清白做人,万一哪一天,这滢妇偷人养汉,你担当的起嘛?”

  这汉子被刘婆这么一将军,立刻恨恨的闭了嘴。

  谁也不敢担这个责任,刘婆这分明就是呛人!

  “你口口声声说来娣偷人,你有证据嘛?”

  又有一个朝刘婆发难道。

  刘婆一听,就冷笑道:“我没证据?我天天和她住一起,要没有这事,我胡说八道做什么?给我儿子泼脏水?”

  “你说她没偷人,你看到了?还是你,就是她的奸夫?”

  那汉子被刘婆一张利嘴这么一怼,立刻气的朝她怒吼道:“刘婆,你不要含血喷人!”

  刘婆一听,却说道:“我含血喷人?我看你们做贼心虚才对!你们是不是怕我把来娣给卖了,你们就再也没法亲近她了?”

  说完,用刁眼狠狠的扫了一眼那群汉子。

  汉子们听了这话,一个个都不得不往后退,生怕刘婆诬陷自己。

  “再有谁敢阻拦老身,谁就是奸夫!哼!”

  说完,就拉着张来娣的头发,往前拉,要把她卖入青楼。

  众人一阵叹息,又没法管,因为这个刘婆,实在太泼辣了。

  叶大户和张敏娟在远处看了,也是气愤难当。

  “公主,这事我得管管去!这个老婆子,太可恨!”

  叶大户对张敏娟说道。

  张敏娟就点点头,回答道:“去吧,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说完,也跟着叶大户过去。

  叶大户来到刘婆面前,对她喝道:“刘婆,你不能卖她!”

  刘婆一听,上下打量了一下叶大户,见是个老爷打扮,知道他有钱,就想看看,他是不是想买了自己儿媳妇。

  “这位老爷,你不让老身卖她,是不是看上她了?”

  刘婆阴阳怪气的反问道。

  叶大户被刘婆这么一说,立刻怒道:“别满嘴喷粪!本老爷不是那种人,本老爷之所以管这事,完全是看不惯你这种卖良为娼的行为!”

  “你说,要多少银子,本老爷买下她!”

  叶大户知道,只有买下张来娣,才能救她。

  谁知,刘婆却假装虚伪道:“我说这位老爷,我可不光是为了银子,这滢妇要坏我家的门风,我才要卖她!”

  “要不然,多少银子我都不会卖!”

  一听刘婆这话,叶大户立刻逼问她道:“你少说废话!到底多少银子,我都要买她!”

  “你反正是要卖,卖给谁,不是卖?”

  一听叶大户之言,刘婆知道,他财大气粗,立刻狮子大开口:“好,你要真个卖,那就出一万两吧!”

  刘婆这个数字,直接惊呆了众人。

  “一万两?你想钱想疯了?”

  叶大户一听,十分的生气。

  他没想到,这个刘婆如此贪婪。

  “要买就是这价钱,要不然,就不要挡道!”

  刘婆也犀利回应。

  谁知,话音一落,张敏娟就出来对刘婆喝道:“我说,刘婆子,你别这么猖狂!你儿子既然死了,依照本朝例法,她就是自由身,你无权卖她!”

  刘婆一听,立刻被噎住了。

  她没想到,张敏娟会拿例法说事。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13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