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有个大东西全文免费阅读 H文纯肉老师学生

就算花大嫂在村里等着江湖郎中,也比这时间短吧?

  于是,她忙望向慕胤宸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花大哥呢?”

  慕胤宸小声对她说道:“我们寻你不见,想你也没有别的地方去,我便带着暗一决定来碰碰运气,谁料在半道上碰到准备进城去找我们的花大哥。我们就先来了,他的马车慢还在后面呢。”

  冠荣华点点头,看来他猜的还挺准的,若是花大哥不进城报信,他也会找来的。

  她不等再说什么,花大嫂及花爷爷领着一位江湖郎中走进来了。

  “妹妹,这就是来咱们村子里的神医,可是让你遇着了。”花大嫂兴奋地说道:“我也等了好久,看完那边的病人,才把神医领来了。”

  冠荣华当看清江湖郎中的脸时不禁登时 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江湖郎中亦是望着她不敢相信似的问道:“荣华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发生了是什么事。”

  花大嫂他们见到江湖郎中认识冠荣华而且还很熟悉的样子,也都不禁惊讶的张大嘴巴,半天合不上,这么偏远的地方,来个江湖郎中,竟然是她认识的。

  慕胤宸见冠荣华还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便轻轻推推她的胳膊,低声提醒道:“华儿,师父来了,问你话呢。”

  冠荣华这才回过神来,确定是自己的师父,惊喜的反问道:“师父,怎么是您?”

  长青子没有说话,径直走到炕前,拿起她的手开始诊脉。

  冠荣华眸中闪过一抹慌乱,师父猝不及防的驾到,她还没准备好告诉他自己头疼的原因。

  她自己把脉把不出来有什么病症,因而暗暗地祈祷,但愿师父也不要把脉窥探出真相。

  “师父怎样?”冠荣华见长青子将手从自己的腕部拿开,忙问道。

  长青子依然没有说话,而是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好像想要从她眼睛里读出什么东西似的,甚至是看进她的心里去。

  冠荣华心虚了,她慌忙垂下眼帘,不敢对视师父的眼。

  看到师徒俩的状态,慕胤宸察觉到什么,出声打圆场,笑着问道:“神医师父,真是巧了,没想到今儿竟然在这里遇到。华儿最近老是念叨呢,不知师父去了哪里,很担心您,想您什么的。既然遇到了,跟我们一道回去吧,正好让华儿孝敬您老几天,您老再出去四处游玩。总之,玩几天,回家住几天,这样也能免去华儿及我们大家的挂念。”

  冠荣华听到这话,很感激,忙接口应道:“对对,师父您一走这么些天,徒儿很想您,跟我们一起回家住几天吧。徒儿这头疼,怕是想您想的呢。”

  长青子这才微微一笑,点头应道:“好,既然碰到了,那就顺便跟你们回去。其实,我出来你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我怎么可能会有事?向来云游四方惯了。”

  见师父答应,冠荣华倒是有些担心了,本来也就是顺口附和,没想到师父会答应。

  可而今师父答应了,那么跟他回去,便会很快知道她头疼的症候,到时候又该怎么解释?

  长青子见她不说话,挑眉问道:“荣华,你在想什么?”

  冠荣华回过神来,忙笑道:“师父,华儿没想什么,是太高兴了,咱们师父终于又可以好好聚在一起,开怀畅饮了。”

  长青子摇头笑道:“你这丫头。”

  随后,在冠荣华的介绍下,长青子跟花爷爷一家相互认识。

  花爷爷随即让花奶奶和花大嫂准备了一桌子山珍野味,大家围坐在一起,也没有那么多规矩,吃的开心,喝得尽兴。

  直到夜深了,众人才恋恋不舍的散席。

  花奶奶和花大婶早已经给长青子及冠荣华等人准备好房间及新被褥。

  冠荣华跟慕胤宸一间房,她也没有推脱,毕竟他们俩关系在那儿,若是非要单独住一间,怕是花家也没有那么多空房子,暗一跟长青子也是住一间的。

  两人合衣在炕上躺下,或许因为换了床的缘故,一直都睡不着,就那么静静的躺在床上,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也不知什么时辰,就在两人迷迷糊糊,正在进入梦乡的时候,忽然听到院中有轻微的脚步声。

  慕胤宸下意识的坐直身子,靠近窗户侧耳倾听。

  冠荣华也跟着坐直身子,倾听外面的动静。

  脚步由近及远,向院门口走去。

  冠荣华小声问道:“胤宸,是谁,出去了?”

  “我出去看看,你躺着别动,等我回来。”慕胤宸说着,一手撑着炕,跃过冠荣华,下炕向外走去。

  冠荣华也跟着下炕,但却被慕胤宸警告:“你不要出去,否则不但追不到人,反而暴露,我一个人跟上去看看就好,听话。”

  说着,他随手带上门,并从外面关上了。

  冠荣华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也就不再坚持,她相信他的能力,自己出去反而添乱。

  慕胤宸运用轻功,翻出院墙,便看到两条黑影向花圃走去。

  他悄悄跟着那两人进了花圃的草棚子。

  “没想到你竟然隐居在这里,还以为你早死了。”是长青子的声音。

  “当年我确实死了,现在的我,早已经不是那个我。”是花爷爷的声音。

  “看到你现在的生活似乎不错,很为你高兴,恭喜你师兄。”

  “还是喊我花老头吧,曾经的那些事,我都已经不记得了。我现在满脑子里都是我老婆子,我的家人及这个花圃。你若是我曾经故人,请成全我,忘记曾经,重新认识我,一个乡野卖花老头。”花爷爷的声音里带着不容置疑:“若非,请永远离开我,不要毁了我现在生活。”

  长青子深深叹息一声,良久才应道:“我尊重你的决定,卖花老头。”

  “谢谢你,神医先生。”花爷爷感激应道。

  两人这番对话,听在慕胤宸的耳朵里,深感意外。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花爷爷竟然跟长青子认识,而且还是曾经的师兄弟。

  如此,花爷爷也曾经学医,懂医术,是长青子的师兄,甚至可能比他医术高。

  可他而今为什么却金盆洗手,甘愿在这乡野之地,种花为生呢?

  难道曾经发生过什么让他厌世的劫难?

  慕胤宸专注思考,无意中弄倒了放在草屋墙外的锄头。

  锄头倒地的声音,登时引起屋里人的警觉,同时惊呼一声:“谁?”

  冠荣华看事不好,来不及多想,脚尖轻点,运用轻功,飞掠出篱笆墙,隐在暗处。

  等屋里两人出来查看,自然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喵呜……”

  一只猫窜出来。

  长青子感慨的笑道:“是这小家伙弄倒了锄头,幸亏没有打到它,否则怕是小命没了。”

  花爷爷则云淡风轻的笑道:“一切生灵皆有定数,不需要你我为之操心。时辰不走了,神医先生请回去休息吧,我干了一天活,也累了,困了。”

  说完,他扬长而去。

  长青子轻叹一声,说了句:“这师哥,不,这老哥……”

  随后,他也离开了。

  慕胤宸这才从藏身的地方出来,在花圃中足足待了一刻钟这才翻墙回到花家小院。

  他打开房门,进了他和冠荣华的屋子,随即便听到冠荣华问道:“追到了,是谁?”

  慕胤宸没有说话,而是上炕后,将她搂在怀里,凑在她耳边,将他刚才看到的一切讲给冠荣华听。

  冠荣华听后忍不住惊叫一声,只是刚张开嘴,就被他的唇给堵上了。

  “唔唔……”

  “乖,别说话,免得被人听到,别忘了这个院子里住着两大高手,你师父和花爷爷。”慕胤宸待她情绪渐渐稳定,这才将唇移开,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我就觉得花爷爷不简单,不像是村夫,说话很有哲理,今儿还劝我好多话呢。我也问过他,年轻时候是不是曾在外面游历过,可他告诉我,连郾城都没出过,他给我讲的话,都是老辈一代代流传下来的。”冠荣华亦是小声说道:“你今儿告诉我的事,我真的不感到震惊,就是感觉我猜对了,真是厉害。”

  听她这话,慕胤宸不禁摇头笑了:“果然是女人厉害,天生敏锐,我都没怀疑花爷爷来历,你却想到了。”

  其实他也觉得花爷爷不寻常,不像是真正的村夫,但他觉得可能只是隐士,并没有多想。

  此时,他并没有对冠荣华说,顺势恭维她一番。

  冠荣华得意的笑了一声,压低声音问道:“那以后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把今晚我给你说的事情当成一场梦就好。”慕胤宸正色叮嘱道:“切莫露出半点破绽,否则,很容易被花爷爷和你师父知道是我们偷听,而不是猫。”

  冠荣华轻叹一声,她明白自己是个不会伪装的人,怕因为知道了花爷爷的过去,而不经意间的流露出来,有些无奈的说道:“我明白,可我怕自己会……”

 文学

“绝对不能,你就想着花爷爷祖祖辈辈都是种花农就好,其他的什么都不要多想。既然他隐居在此这么多年,自然是有道理,万不可因为我们毁了他们的静宁而美好的生活,我相信你师父也不会再来了。”慕胤宸打断冠荣华的话,再次叮嘱道。

  冠荣华神色凝重的点点头,她确实得隐藏好知道真像后对花爷爷不自觉的敬佩之情,免得露出破绽:“我会的。”

  “睡吧,时候不早了。”慕胤宸揽着她的轻声劝道。

  她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闭上眼睛,心里却在不断地想着花爷爷的事情。

  说实话,她真的很好奇,花爷爷当年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他隐居乡野,不问世事,在这郾城乡间种了一辈子花,而不再碰曾经学过的医术。

  “睡不着?”慕胤宸看着在怀里动来动去的冠荣华,柔声问道。

  冠荣华亲叹一声应道:“我失眠了。”

  “既然睡不好,那就闭着眼睛,免得明早起来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反而不好。我们聊聊吧,说说你睡不着想的事情。”慕胤宸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劝道。

  冠荣华听话的闭着眼睛,喃喃说道:“我在想花爷爷经历过什么。”

  “别想了,都过去多少年了。再说你想这些,面对花爷爷能像往常一样自然吗?”慕胤宸有些无奈的反问道:“你已经答应我隐藏好自己情绪,又为何想这些?”

  冠荣华觉得他说得对,便当即逼迫自己不再想这个问题,而是另找话题。

  不等她找到新的话题,慕胤宸开口了,出声问道:“你为何一个人背着我们偷跑来花家?”

  冠荣华听到这话,登时气不打一处来,哼道:“只许你有秘密,就不许我有吗?”

  慕胤宸听这口气不对,试探着问道:“如何讲?”

  “你是不是在让暗一暗中打探丢失草药的事情,为何不跟我说?那可是我荣华堂的事情,我能不插手吗?就算你不告诉我,我自己也会派人寻找的。就这样,我来到了花家,丢失草药的地方,离这边很近,那么多草药要想瞒过官府转移到他处比较困难,因丢失草药后他们第一时间就上报了郾城及花溪城等周边城池,沿途都设有关卡。我猜想草药应该还在附近。”冠荣华全盘托出自己来这里的原因,而今有了线索,她需要他的帮助。

  慕胤宸摇头苦笑:“你这不识好歹的,我还不是为了你?想偷偷帮你把草药找回来,给你一个惊喜。再者,找到草药,就能抓到那伙草药贼,如此,钱掌柜是人是鬼也就清楚了。”

  冠荣华沉思片刻,反问道:“你觉得钱掌柜监守自盗的可能性大,还是劫匪抢了草药是想给我们制造事端的可能性大?”

  “这个不好说。”慕胤宸回道:“现在看,一半一半吧。那你可是找到什么线索了?”

  冠荣华听他问这个,登时兴奋起来,点头笑道:“那是自然,我能白跑一趟吗?”

  “华儿果然是厉害,那快说来听听。”慕胤宸亦是有些兴奋地问道。

  冠荣华便将她今下午,跟小崽崽到花圃上面的山坡上玩的经历跟他讲述一遍。

  “你觉得,那藏在后山悬崖洞中的人,会不会就是劫匪?”她很期待的问道。

  慕胤宸明白她想他回答是,但没有证据的事情,他是不会胡乱说的,因此回道:“这个不好说,毕竟那洞中的人具体是怎么个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只能查证过才能下结论,你晚上为什么没有说这个事,你有什么打算呢?”

  “讨厌,你就不能说是,让我先高兴高兴?我觉得应该是,查证嘛,我自己会去查的。我想他们一时半会肯定不能离开,外面官府还封着道呢。咱们首先得保证花爷爷一家安全,我想带他们回郾城住几天,然后我们再偷偷回来查证,你觉得这法子是否可行?”冠荣华说出自己的打算,她没有晚饭的时候说出这个事,就是担心慕胤宸和暗一再沉不住气,夜探后山悬崖洞,打草惊蛇。

  果然慕胤宸反问道:“今晚不就是个好机会吗?”

  冠荣华哼了一声,嗤笑道:“你也这么沉不住气?劫匪为何在这花家花圃后山藏草药?”

  “为何?”慕胤宸问道。

  “肯定不是无意中为之,既然他们抢劫了草药,肯定是事先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若非守城兵做押运,他们敢动手?”冠荣华有些好笑的说道:“你故意逗我吧?怎么可能不知为何。”

  慕胤宸轻叹一声笑道:“你意思是劫匪知道花家跟我们的关系,将草药藏在这后山,很可能是深思熟虑的决定?”

  “我就说嘛,你怎么会不知。”冠荣华笑道。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们或许认为我们肯定想不到他们竟然敢藏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还有就是,就算一旦出什么事,他们也能及时出手,挟持花家人自保。”慕胤宸头头是道说出他的真实想法。

  冠荣华开心的笑道:“这才是太子殿下该有的智慧,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今晚我没有跟你们说,想明早再说,然后带着花爷爷他们离开,去郾城玩几天,就当是对他们救命之恩的答谢。横竖那些劫匪也不会起疑心,毕竟咱们没有表现出丁点他们在后山藏身的反应。”

  “娘子真是聪慧,所以,你不告诉我们,就是怕他们暗中窥得猫腻?”慕胤宸听她这番话,低头吻上她的发顶,搂的更紧了。

  “轻点,我都喘不过气来了。”冠荣华嗔笑道。

  慕胤宸略微松松手,笑着问道:“你就这么确定他们会在暗中监视我们?”

  “不能确定,若是没有更好,咱们不过是防患于未然。”说着,她打了个打哈欠,睡衣朦胧的说道:“我困了,睡吧。”

  “好。”慕胤宸爽快答应,没有再说话,两人很快进入梦乡。

  次日清晨,冠荣华跟慕胤宸起床后,来到院中,发现花奶奶和花大嫂已经在东厢房做饭了,而暗一在院中,活动手脚,练功夫。

  “慕公子,姑娘,你们起来啦。”暗一迎上去笑道:“我给你们打洗脸水。”

  冠荣华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都起来了吗?”

  暗一便从院中的井水中打水,边笑道:“花爷爷跟神医去花圃转转了,小崽崽还在睡呢。”

  冠荣华明白了,除了小崽崽,就她和慕胤宸起的晚了。

  她不觉红了脸,白了慕胤宸一眼嗔道:“都怪你。”

  慕胤宸闻听这话,勾唇笑道:“能怪我吗?难道你不是一样?”

  两人这边聊着,那边暗一边舀水,边偷笑。

  冠荣华听到他嘿嘿声,忙问道:“你笑什么?”

  暗一忙一本正经的回道:“回姑娘的话,我没有笑了,就是舀水看到水中影子有些奇怪。”

  此地无银三百两,解释就是掩饰。

  冠荣华没有再跟他说什么,而是对慕胤宸恨道:“你晚上不睡,聒噪的让人也睡不成。你说你现在跟谁学的毛病,话特别多,东扯西拉的,像老婆婆的裹脚布,不见个头,能烦死个人。”

  慕胤宸一脸无辜的望着她,反问道:“不是你说睡不着,要跟我侃大山吗?”

  “那就不能有个节制吗?这不是侃过头,起迟了?师父和花爷爷已经出去晨练了,而花奶奶和花大嫂在做早饭了,你看那袅袅炊烟,都在笑话你呢。还有暗一,他笑你晚上不睡觉,早上不起来,太纵着自己了。哼,以后注意些吧。”冠荣华知道暗一误会了,她想解释却又不好意思出口。只能这样借着指责慕胤宸来说明真相,虽然她跟慕胤宸住在一起,但她却不想因此让人误会两人之间已经发生了什么关系,很矛盾的想法。

  慕胤宸闻听这话,不禁哈哈大笑,他了然冠荣华的心思,便故意逗她,笑道:“华儿你说这是何苦呢?跟我睡在一处,却又力证清白,不如干脆……”

  “干脆怎样?将你扫地出门,不让你在我屋里待着?”冠荣华冷哼道。

  被戳穿心思,她也是恼了。

  慕胤宸见她生气,忙赔礼笑道:“娘子莫气,这不是也没有外人,就暗一在,我就有些口无遮拦了,莫怪。”

  冠荣华赌气去洗脸,不再搭理他。

  暗一也不敢说话,也不敢偷笑了,趁着他们不注意,溜走了。

  早饭后,冠荣华便将昨晚跟小崽崽在后山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花爷爷,长青子他们。

  而花奶奶和花大嫂则去东厢房收拾碗筷了,那边是厨房。

  “师父,花爷爷,你们看现在该怎么办?”她轻声问道。

  花爷爷没有说话,长青子则叹道:“荣华那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冠荣华便将她和慕胤宸的决定说给他们听。

  长青子望向花爷爷问道:“花老哥,你没意见吧?趁机跟着我徒弟去城里玩几天也是好。”

  花爷爷面沉如水,好一会子才担心的问道:“我们若是走了,那这花圃怎么办?”

  冠荣华忙回道:“花爷爷放心,花圃不会有事,我们派人暗中保护呢。”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14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