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就等不及了 嗯啊学长轻点别捏我奶

顾烟默默回想在小世界中的一幕幕,他叫过很多名字,他们也一起到过很多地方。

  彼此相依,彼此陪伴。

  小世界中的一生,在主神殿不过才一日而已。

  所以君沧溟不过睡了十几天。

  也不算很久。

  但是顾烟却觉得格外漫长。

  她知道,如果在下一个满月到来之前,君沧溟还不能醒过来的话。

  那么他的神识恐怕永远都不能归位了。

  顾烟想,之前的位面并没有崩塌,所谓的雪崩或许是外界的施压造成的。

  也许并不像原本她以为的当时打斗场面所引起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君沧溟的神识怕是会被逼迫出体。

  就像自己被推出小世界中一样,他的神识也被迫离开了那个位面。

  所以三三才没有查询到君沧溟神识的气息。

  那么,顾烟由此判断,既然他的神识没有归位,是不是被困在了什么地方呢?

  能困住主神大人神识的地方……

  顾烟正在冥神苦想,突然一只毛绒绒的团子直扑她而来。

  【宿主宿主!】

  虽然已经离开了小世界,但是三三习惯叫顾烟宿主,便没有改称呼。

  顾烟抬眸看向白团子三三:“三三,怎么了?”

  【宿主,我刚才和大金小银聊天得知,他们感知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大金小银?

  那不是君沧溟养的两只灵宠吗?

  一条金色,一条银色的小龙。

  她第一次和君沧溟见面还是因为大金偷跑出去玩,遇到了自己,和自己嬉闹时,寻找大金的君沧溟才撞见了她。

  顾烟想,如果刚刚她推断的没有错误的话,那么大金小银感知到的气息便是关键所在。

  顾烟当机立断:“走,我们去看看。”

  顾烟和三三赶到时,明澜明澈已经围在大金小银身边了。

  两人看到顾烟,都恭敬的叫道:“顾医师。”

  别人不知道顾烟在主神心中的地位,他们两人又怎么不知道。

  虽然顾烟只是主神殿中的灵宠医师,只是懂些医理药理,但她可是主神的心尖尖。

  为了她,主神甘愿逼迫自己的神识出体,陪她游走在各个小世界中接受惩罚。

  他们又怎么能怠慢了顾烟。

  顾烟摸了摸大金的鳞片:“大金,你发现了什么,说说吧。”

  虽然顾烟和明澜明澈兄弟无法与大金小银沟通,但是如今的三三却可以。

  它兑换了实体,也是灵宠之一。

  所以和金龙银龙沟通自然没有问题。

  精灵团子三三将金龙所说的话一一转述给顾烟。

  【大金巡视的时候发现,在主神殿的东南方向,有一股腐朽的气息。】

  东南方向?

  顾烟皱了皱眉,那不是断崖吗?

  自己才从哪里爬上来不久。

  也许当时自己着急回到主神殿查看君沧溟的情况,漏掉了什么重要信息也不一定。

  顾烟飞快的在脑海中回忆断崖那边的情况,毕竟当初自己采摘灵药灵果的时候也没少去。

  在通往断崖的山上,有一个玄摩洞。

  顾烟决定过去看看。

  “主神殿的东南方向应该是断崖,那里有个玄摩洞,我去看看。”

  三三立刻附和一同前往。

  明澜明澈自然也不放心顾烟独自去,这位祖宗要是有个什么闪失,主神醒来还不扒了他们的皮。

  “顾医师,我们兄弟二人陪你去吧。”

  顾烟原本想要答应的,但是一想到现在还未醒来的君沧溟,立刻摇了摇头。

  “不,我们不能同时离开主神殿,必须留下照顾主神大人的人手。”

  顾烟想了想道:“这样,我带大金小银和三三过去,你们兄弟二人留下负责保护主神。”

  明澜明澈两人想想也对,万一主神这边出了状况,没有人是不行的,索性便同意了顾烟的提议。

  为了节省时间,顾烟让大金驮着她飞过去。

  于是一行人很快向断崖前进。

  越是靠近玄摩洞,那股腐朽之气越甚。

  顾烟皱着眉头想,这其实是不正常的想象,能进被选拔进入主神殿的人选,都是有着朝气活力之人。

  而且以他们这些人的修为,如果已经滋生了腐朽之气,就有了衰败的迹象。

  如果想要逆转这种情况,日后便需要大量的灵丹滋养。

  情况要是严重的话,可能还需要射杀大量的灵宠以弥补亏空。

  所以主神殿是不允许带有腐朽之气的人存在的,因为那人一旦动了邪念,想要维持自己不衰退的话,就要蚕食大量灵宠,耗费大量灵果灵材炼制灵丹。

  主神殿的平衡便将被打破。

  顾烟思索,这股突生的腐朽之气,难道是因为修炼了禁忌之术?

  顾烟正想和三三大金小银隐匿气息进入玄摩洞,便听见里面传来了阴沉之声。

  “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这声音……

  既然被发现了踪迹,顾烟索性不躲藏了,带着金龙银龙和三三径直走了进去。

  玄摩洞中摆有照明的明珠,所以既然光线阴暗,倒是也不影响视线。

  当顾烟看到眼前的景象时,不由的心里一惊。

  这,不是君沧溟身边的得力干将夜斯吗?

  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此时的夜斯因为练习禁忌之术“安魂魔咒”,耗费了大量的精血,整个人身形消瘦,满脸苍老。

  明明正值壮年之人,浑身竟然散发着将死之人的气息。

  想来,这腐朽之气就是夜斯所散发出来的了。

  “夜斯,你……”

  夜斯摸着自己干枯的手,阴恻恻的笑了。

  那笑容在这幽暗的空间竟然有几分渗人。

  “怎么?很意外吧。”

  夜斯咧着嘴:“不过没关系,很快就可以弥补了。”

  顾烟皱着眉道:“你要用灵宠灵丹逆转?不,君沧溟不会同意的。”

  夜斯哈哈笑起来,声音带着阴翳:“他同意不同意又有什么用?他能阻止吗?他自己能醒过来再说吧。”

  顾烟立刻反应过来:“是你把他困住了。”

  “那又怎么样?如今的主神殿将是我夜斯的天下了!”

 文学

“那可不一定!”

  顾烟勾唇笑了笑,“君沧溟不同意的事,我也不同意。”

  顾烟想,那个傻子陪了自己这么久,一世又一世,追随着自己穿梭在各个世界,忍受着被剥夺了记忆的痛苦。

  那么这一次,换她来守护。

  你愿为我下三界,我愿为你斩恶魔。

  世事沧桑,你不离,我不弃。

  顾烟抽出那把镶嵌着宝石的匕首,这还是她进入小世界之前,君沧溟送给她的。

  它陪着她走过一段又一段时光。

  如今回到主神殿,匕首上原本附着的灵力也都恢复了。

  三三是没有战斗力的,但是大金和小银就不同了。

  主神大人的灵宠怎么可能只是养眼?

  大金小银默契的和顾烟形成了三角站位,将夜斯围在了中间。

  虽然说因为修炼禁术,夜斯的修为有所削减,但是毕竟是主神殿的一员猛将。

  这场厮杀混战双方都拼尽全力。

  竟然足足奋战了两天两夜。

  当夜斯再也无力站起的时候,顾烟浑身是血的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玄摩洞。

  她让大金背着自己,小银驮着夜斯飞回了主神殿。

  夜斯这个罪人,她要等君沧溟醒来之后决定如何处置。

  顾烟想,夜斯被俘,他设置的界面也该崩塌了吧,君沧溟的神识是不是能归位了?

  她拖着疲惫的身躯靠坐在君沧溟的床下。

  声音温柔轻缓:“君沧溟,我打败了夜斯,是不是很厉害?你快点醒过来夸夸我。”

  “君沧溟,你怎么还不醒啊?我的伤口好疼啊。”

  “君沧溟,你再不醒来我要生气了。”

  *

  君沧溟盘坐在这个混沌世界已经不知道有多久了。

  这个世界天地一色,没有昼夜之分。

  他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出去。

  他曾经跑了很久,可是发现这个世界是没有边界的。

  这个世界也没有其他人,只有他自己。

  当然,他也不会饿,不会渴。

  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要被困在这里多久。

  直到有一天,他听到头顶“咔嚓嚓”的声音。

  橘红色的天幕裂开了一道微小的细纹。

  然后,这个撕裂的开口越来大,整个天幕都布满了细纹。

  碎裂的声音越来越大。

  最后,整个天幕哗啦一声,彻底碎裂开来。

  君沧溟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变得轻飘飘的,不断的在上升,越升越高。

  直到飞出了整片橘红色的世界。

  当君沧溟睁开眼时,入眼的便是一张带着焦虑的小脸,和一双水光潋滟的双眸。

  接着,那双最吸引他的双眸瞪大,慢慢的氤氲了水汽。

  一颗颗晶莹的泪珠顺着还有些脏污的小脸滑落。

  君沧溟慌忙坐起身抬手去擦,哑着声音道:“诶,你别哭啊。”

  顾烟仿佛心里积压了无数的委屈,这一刻终于得到了释放般。

  即使君沧溟不停的轻哄着,顾烟还是忍不住抽泣出声。

  角落里的明澜明澈看到这一幕,相视一笑,悄悄的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了两人。

  顾烟抬起粉拳一下一下砸着君沧溟的胸膛,不满的喊:“你怎么才醒啊?”

  顾烟哭的君沧溟心疼不已,长臂一伸,将人整个抱入怀中。

  他抬手轻抚顾烟的发丝:“都怪我,都怪我。”

  说着,君沧溟用下颚轻轻的蹭了蹭顾烟的发顶,微微侧头,在她的鬓角上落下一吻。

  “让你担心了,是我的错。”

  顾烟缓缓抽泣着,终于有些平复了心情,低声呢喃:“傻瓜,你有什么错。”

  “让你担忧,让你着急,让你落泪都是我的错,我……”

  正说着,垂眸看见顾烟身上的斑斑血迹,君沧溟神色一紧。

  “怎么弄的?伤哪里了?”

  顾烟之前担心君沧溟,打败了夜斯回来,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伤口,也没有去洗漱换衣服,就一直守在君沧溟床榻边。

  君沧溟自然一低头便看到了顾烟满身的血迹。

  顾烟赶忙解释:“有些是我的,有些是夜斯的。”

  君沧溟着急的上下打量顾烟:“我是问你伤哪儿了?”

  顾烟微微侧身,露出受伤的腿。

  君沧溟看着顾烟被血染红的裤子,皱着眉轻声问:“很疼吧?”

  顾烟本想说疼和君沧溟撒个娇的,但是看到他心疼的快哭了的表情,便伸出食指轻戳了戳君沧溟的脸颊。

  “不疼,没事,你看你堂堂主神大人这幅表情,让其他人看到了,哪儿还有威严了啊。”

  君沧溟扯了扯嘴角,“威严哪有老婆重要?看我之前倒是威严,威严到都打了好几万年的光棍了。”

  语毕,君沧溟“吧唧”在顾烟脸颊上亲了一口。

  “所以,我决定以后不需要威严那个东西了。”

  顾烟眨了眨眼睛:“那你要怎样?”

  “二皮脸,要不没脸没皮也行。”

  顾烟:……

  君沧溟,你是认真的吗?

  没想到去了小世界一圈,你竟然变得这么狗!

  以至于在往后的岁月中,君沧溟在顾烟面前,绝不是人前的那副面孔。

  顾烟甚至一度怀疑君沧溟同学是不是有精神分裂,要不然怎么能在那么不同的性格中如此切换自由。

  比如此刻,君沧溟一脸献媚的给她垂着腿,捏着肩。

  “老婆,舒服吗?你舒服了让我也舒服舒服呗……”

  那声音怎么听怎么春心荡漾。

  顾烟刚想伸手推开一脸欲念的君沧溟。

  房门就被“咚咚咚”的敲响。

  君沧溟立刻端正身子,一脸严肃声音暗哑的道:“进来。”

  明澜推门进来:“主神大人,主神殿那边出了点儿事情,您看……”

  君沧溟面不改色的道:“让君顾心那小子去处理。”

  明澜有些为难的扯了扯嘴角:“那……好吧。”

  明澜默默的在心里为小主子点了根蜡烛。

  明澜出去之后,顾烟伸手戳了戳君沧溟的胸膛,不满的道:“诶,君沧溟,你儿子还那么小,你怎么什么事情都丢给他啊?”

  君沧溟看着那青葱一样的手指,心里一阵发痒,嬉皮笑脸的直接将顾烟扑倒。

  “当儿子的为老子分忧不是很正常吗,再说,我现在不是正忙着呢嘛。”

  “你忙啥了……”

  “你说呢?”

  题外:

  感谢小可爱们的一路陪伴,本书到这里就完结了,我深知自己有很多的不足,感恩大家对我的包容与支持,未来我会继续努力。

  祝朋友们所得皆所愿,所获皆所盼。

  我们江湖再见,后会有期。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1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