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的东西比老公的大|宝贝把腿张开下面给我

刘春梅:“诶呀,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找打啊。”说完就攥起小拳头要打江宝。

  江宝顿时笑了笑,说起来自己还是很敬佩刘春梅的,为了父亲努力工作,巨额的债务压在她身上,若是换作自己都不一定能承受的了这份压力。

  “春梅啊,你在跟谁聊天呢?”一道中年妇女的声音传来,便看到她拎着一个袋子走了过来。

  刘春梅和江宝站起了身子“妈,这是我同事江宝。”

  江宝:“阿姨好,我叫江宝是春梅的同事,今天才知道叔叔住院,过来看看叔叔。”

  谢秋敏:“小伙子你好啊,来就来吧还买这么多东西,来进屋坐啊。”

  三人进了屋子(江宝看到刘春梅的父亲的病不算太重,看着面目有些精神,看来治疗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躺在床上的中年男人一脸的皱纹脸色有些血色,看见刘春梅进来露出一个笑脸。

  刘富忠:“春梅来了,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啊,这位是?我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啊。”

  谢秋敏:“老头子净瞎说,你们怎么可能见过面啊。”

  江宝把礼物放在地上走了过来:“叔叔好,我是刘春梅朋友,我看您也有点眼熟,对啦我想起来了好像打过您的车去云盛山庄面试。”

  刘富忠:“哦,对对对,小伙子看来是应聘成功了啊,当时我还说我闺女在哪里上班呢,叔没骗你吧。”

  谢秋敏一听:“真够巧的啊,原来你两人还真认识啊。”

  江宝:“是啊阿姨,刘叔叔,我应聘成功了。”

  谢秋敏仔仔细细看了看江宝,一副相看女婿的样子,不过江宝倒是没有注意到。

  谢秋敏搬过一个椅子:“来来,小伙子快坐,让你见笑了,我们家这情况不太好,春梅他爸又是得了这病。”

  刘春梅给江宝旁边桌子上放了一瓶矿泉水,江宝赶紧说:“谢谢阿姨”然后坐在椅子上。

  谢秋敏:“春梅啊,那医药费的事情怎么样了,要不然我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吧,先把医药费交了。”

  刘富忠:“唉,孩子他妈,要不然我出院吧,这样耗着也不是事啊,这病估计卖了房也治不好啊”他不想再拖累自己的女儿了,这个病何时是个头啊。

  刘春梅:“爸妈医药费筹到了,您放心,刘医生去开药了马上过来了。”

  刘富忠:“唉,闺女啊,你别骗爸了,爸这病就是能治好怎么也得一百七八十万啊,这钱你哪里筹到啊。”自己的闺女在城市打拼不容易,不能再拖累了,否则人财两空后悔都晚了。

  刘医生和护士这时推着药车走了进来:“刘哥啊,钱已经交了,刚刚我跟你女婿交的钱,他垫付了200万元,您这病百分之百能看好,而且这些钱花不完的,来护士给刘哥把液输上,这药给您先吃了,再有三四个疗程就好了。”

  刘富忠接过药吃了下去,然后输上液(什么?女婿交的钱难道说的是江宝?他才多大啊竟然给垫付了200万元)

  护士:“好了刘哥输上液了,快输完按铃哦,还有三袋需要输呢。”说完便走了出去。

  刘医生:“好了,我估计再有一个多月就能好了,刘哥小便接了吗?

  刘富忠递给刘医生尿液收集管。

  刘医生接了过来递给护士:“拿去化验吧,刘哥你好好休息哦,化验结果一会儿就能出来。”说完便走出病房。

  谢秋敏:“江宝你是春梅男朋友?”

  江宝(这就尴尬了):“是啊阿姨,我是春梅男朋友的,叔叔只管好好治病,医生都说了您这病治好没问题的,在需要治疗一个来月就行了。”

  刘富忠:“这怎么行,200万啊,江宝啊你两要是真成了这钱过日子多好啊,何必浪费在我这老头子身上啊。”说完刘富忠就要起来出院。

  谢秋敏心中也是十分的苦涩,女儿找到了归宿她自然比谁都开心,但是不能拖累人家啊。

  江宝:“叔叔阿姨您听我说,我最近比较走运在公司升职了,还跟朋友合伙开了家公司挣了点钱,所以你们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叔叔现在最主要的是配合治疗就好,春梅是个好女孩,我会好好珍惜她的,您就放心吧。”

  谢秋敏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女儿:“春梅是真的吗?”

  刘春梅尴尬的说:“是的妈妈,爸爸您就好好看病吧。”

  谢秋敏:“那也不好啊,毕竟你两还没真正在一起呢。”

  江宝:“阿姨咱们不谈这事了,叔叔安心治病才是第一位啊。”

  谢秋敏听到这话好像才松了一口气:“这,好吧,那真是谢谢你了小伙子。”之后谢秋敏一副丈母娘的样子,问了半天江宝的情况。

  江宝:“叔叔咱两多巧啊,我刚到京都的时候打的车就是您的车,还在车上跟您打听云盛山庄的事情。”

  刘富忠:“是啊,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我跟你说我女儿就在那里上班呢,她们公司年会可以带一个家属去,我去过两次,很不错,你还问我师傅,既然您闺女在哪上班,您跟我说说那里好应聘吗,待遇怎么样?”

  谢秋敏:“你们两还聊这些了啊,老头子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啊。”

  江宝:“是啊阿姨,我也记得,我还问刘叔叔,既然您闺女在哪上班,您跟我说说那里好应聘吗,待遇怎么样?回想起来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似的。”

  刘春梅:“刚才我还以为你两说见过是看玩笑的呢,没想到还真是啊。”

  谢秋敏笑着说:“春梅小时候也很调皮,经常欺负同村的孩子,江宝你可得让着点她啊。”

  刘春梅:“妈,你怎么这样说啊,我明明一直很温柔的好嘛,是吧江宝。”

  江宝认真的点了点头:“嗯嗯,春梅可是很温柔的,从来都不欺负我的。”

  刘富忠:“这孩子现在不就在欺负江宝了嘛,江宝你阿姨问我问什么记得那么清楚,因为哪天是我最后一天开车了,然后就来这住院了,一住就到现在了。”

  江宝:“看来咱们缘分不浅啊。”

  一切都在祥和的氛围中进行,刘春梅的父母对江宝也是越看越满意。

  刘富忠一家其乐融融,江宝呆了三个小时看着几袋液输完便起身。

  江宝:“叔叔阿姨不早了该吃晚饭了,我出去在对面饭馆给大家买点吃的去。”

  刘春梅:“好的江宝,我跟你一起去买。”

  谢秋敏刚要起身:“这怎么好意思啊,还是我去买吧。”

  刘富忠拽了一下谢秋敏衣角。

  江宝:“阿姨你就别起来了,春梅跟我去买就行了。”

  刘春梅:“是啊妈您就在这陪着我爸吧,我跟江宝去买,你们想吃什呢?”

  谢秋敏:“你看着买吧,别买太多啊,这没冰箱放一宿就坏了。”

  刘春梅:“我知道了,那我跟江宝出去买吃的去了啊。”

  刘富忠:“好的,春梅你两去吧,我还不饿,不用着急哦。”

  江宝跟刘春梅走出医院。

  刘春梅:“谢谢你江宝,我~”

  江宝笑着说:“春梅妹妹跟你老公客气什么,好啦赶紧走吧出外面饭馆买点吃的,都已经快18:00多了。”

 文学

刘春梅举起拳头锤了江宝一下:“江宝去你的,什么老公啊。”

  江宝笑了笑说:“对啦那时候叔叔就住院了,你还给我做早饭,辛苦你了。”

  刘春梅:“做个早饭有什么辛苦的,再说我都习惯了。”

  两个人在医院对面饭馆买完吃的两人走回了病房。

  谢秋敏拿着化验单接过递给刘春梅:“你看果然好多了。”

  刘春梅接过化验单:“是啊,这样下去没准不用一个多月就能出院了。”

  江宝把吃的放在桌子上递给刘富忠一张湿纸巾:“叔叔咱们先擦擦手准备吃饭了,我跟春梅出去买了四种盖饭和两个菜,刘叔叔看看爱吃那种盖饭。”

  刘富忠接过湿纸巾擦了擦手:“你们先选,剩下的给我,我吃什么都行。”

  刘春梅递给父亲一盒宫保鸡丁盖饭:“爸爸您吃这个吧,我再给您夹点菜。”

  谢秋敏拿了一盒红烧茄子盖饭。

  江宝选了小炒肉盖饭。

  刘春梅则是没选拿起了鱼香肉丝盖饭。

  四个人吃完饭,春梅把饭盒收拾好。江宝又在病房呆了一个小时,四个人聊了些家常。

  江宝看了看表已经快20:00了,便起了身:“叔叔阿姨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刘春梅拎起垃圾袋:“好的江宝,爸妈我去送江宝出去,顺便把这些垃圾扔了。”

  谢秋敏站了起来:“好的,那江宝慢走啊,春梅送送去,我就不出去了。

  江宝:“好的阿姨,您坐别起来了。”

  扔完垃圾两人走到医院门口

  刘春梅:“江宝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江宝:“好啦,别谢来谢去的了,我走了,你一会儿回去带阿姨回家休息吧,明天你还得上班呢,阿姨明天也得来医院陪护来。”

  刘春梅:“好的,江宝你慢走啊。”

  江宝:“嗯嗯,你回去吧,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哦,过两天我再过来看叔叔,拜拜。”说完江宝便出门打辆车回到了红灯区二区。

  到了二区拳场江宝便走向训练室。

  进了训练室一眼就看到几个人在哪里训练,原本张贵的训练室和洪扬明的训练室就挨着的,现在一合并把非承重墙打通了显得更是宽敞了。

  江宝:“洪远方你过来一下。”

  洪远方看到是江宝叫他赶紧走了过来:“老板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啊。”

  江宝:“明天你跟史陇打比赛我来看看你。”

  洪远方:“谢谢老板关心,您放心吧,明天的比赛我一定赢。”

  江宝:“这点我倒是很放心的,你的实力我也大概知道一些,你比史陇强很多,你也看了对方录像了,只要对方不阴损,就尽量别杀人哦。”

  洪远方:“好的老板,我知道的,张贵也跟我说了,到时候能我会注意的。”

  这时候蓝狼和罗麟从卫生间出来正好看到江宝,也走了过来。

  蓝狼笑着说:“老板来视察工作来啦。”

  江宝笑着说:“蓝哥这些日子练的怎么样?他们这几个人可猛了可以跟他们学学哦。”

  蓝狼:“他们教了我很多实用技巧,我跟罗麟学了不少。”

  罗麟:“是啊,这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江宝:“蓝哥别总练功有时间回去看看你心上人去。”

  蓝狼知道江宝说的是谁:“可是人家不喜欢我啊。”

  江宝:“好啦,好女怕赖男,你一定行的,好了我过来看看你们,晚上回去的时候结伴而行啊,这些日子小心为好,我先走了。”说完江宝便走了出去,直接回到了金屋赌场宾房间里。

  到了房间江宝锁好门洗漱完毕进阶进入了精神空间。

  江宝走到药田:“师傅你在干嘛呢?”

  零影种着草药:“你这不废话吗?说吧什么事啊?”

  江宝嘿嘿一笑:“师傅你看刘春梅的父亲的病咱们有特效药吗?”

  零影:“有到是有的,但是不能给他用。”

  江宝:“师傅这是为什么啊?”

  零影:“这药给用了两三天就好了会被很多人怀疑的,尤其是那些医生,你还是让他在病房里多呆上一个月吧,反正百分百能治好的,只是时间慢点而已,反正你也不差钱。”

  江宝:“哦原来如此啊,那好吧我听师傅的。”

  零影:“你过来帮个忙啊,这可都是给你种的草药啊。”

  江宝拿着小铲子走了过来:“嘿嘿,我来了,不过天天看着连个苗都不出,总感觉是不是长不出来了啊。”

  零影:“着什么急,天天问一遍,你打点水稍微浇点水再给那些花也浇点水去,然后在去练功去。”

  江宝:“哦,好的师傅。”经过30多小时训练融合真经已经练到七层。

  早上08:30电话响起,江宝刚刚洗漱完毕接了电话:“喂李文啊什么事啊?”

  李文:“老板啊,早上4:00一个老伯上山砍柴发现在郊区发现烧毁的废弃房屋便报了警,在里面发现了烧毁的骨灰,从中发现了一小块骨头经化验DNA比对是欧立文的,从骨灰上边辨认应该是两人的,另一具尸体骨灰无法提取DNA了,院子还一辆烧毁的汽车,据判断就是左丘明和欧立文中途换的车,门口有两辆车的轮胎痕迹,另一个开走的痕迹还有。”

  江宝:“哦,我知道了,你在现场吗?”

  李文:“老板我在呢,警察已经封锁现场了,并没有找到其他什么很有价值的线索,附近几公里也都没摄像头啊,没有影响记录可查。”

  江宝:“好的我知道了,你现在给我把你那里的定位发给我,我这就过去找你。”

  李文:“好的老板,我马上把定位发给你。”

  挂了电话(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啊?两人被暗虎帮的人干掉了杀人灭口?也有可能,还是得去看看。)

  叮叮李文定位发了过来。

  江宝随便打辆出租车:“师傅去这定位的地方。”

  打了车找到李文,江宝:“你开车咱两去主干道找找线索去。”

  两人开车几分钟便看到街边有个卖电动摩托车的商铺,从外面看里面很是热闹。

  江宝:“停下打听一下昨天谁买过电动摩托车的。”

  两个人走了进去,李文掏出一只烟递给老板:“老板生意兴隆啊,我跟您打听个事,昨天有没有一个人……跟您这买个电动摩托车啊。”李文形容了一下左丘明和欧立文的容貌体型和身高。

  老板接过烟点着:“兄弟啊昨天买电动自行车的人太多了,你看今天人也不少呢,这几天我们这店庆一星期每天都优惠100元还送头盔人可多了。”

  李文赶紧说:“老板咱们这有摄像头吗?我调看下录像,我兄弟从家拿了几千块钱离家出走了我们到处找呢。”说完掏出两百块钱递给老板。

  老板并没接钱:“诶呀大兄弟是这事啊,不是我不帮你,你看我这摄像头前几天就坏了,采购了个新的,得明天才能到。”

  江宝看了一眼摄像头,果然摄像头没有亮:“老板没人问您这摄像头怎么坏了吗?”

  老板抽口烟:“除了早上来了一波警察问了,然后就是你们二位了,其他买电动车的还真没人问的。”

  江宝:“哦,谢谢老板了,赶紧换上吧安全些,那我们走了。”说完两人便走了出去。

  老板:“是啊,我也这么想的,慢走啊兄弟,找不到人就报警处理吧。”

  江宝:“我再去别的商铺问问,谢谢您了。”

  两人走出了电动车商铺门口。

  江宝:“如果真他两都没事或者其中一个人没死,来这买电动车的话,那摄像头坏了反倒救了老板一命。”

  李文:“是啊,如果是好的,这店昨天打烊的时候一定会出事的。”

  江宝:“咱们再去其他商铺问问去,每个店铺都问问。

  李文:“好的,我看了这趟街就这几家店铺”

  两人一家一家的询问,其他店铺都有摄像头可都是照自家门前和店内的,没有任何可疑人员被发现。”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17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