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糯受在公交车被NP:放里面睡觉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一道白影倏然而至。

  “妈耶!幽幽的鬼魂来了!”老k猛然见到出现的幽灵般的身影,吓得魂飞魄散,酒立刻就醒了。

  “相……飞哥,我来了。”齐幽幽冰冷的声音响起。

  嗯?能说话,说明是人,老k惊魂稍定。

  她一身的冷死之气,让老k感觉还是有些颤抖战栗。

  “k哥,你去别的房间,我和她说几句话。”

  “好的。”老k赶紧窜出房间。

  林飞关上门,“幽幽,能不能帮我找到她。”林飞拿起地上的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十八九岁的小姑娘。

  齐幽幽看了看照片,又在房间转了一圈,“已经很多天了,她的气息已经不太浓,应该不好找,不过相公既然让我去找,我就一定尽力。”

  林飞纳闷道:“怎么?找她很费劲吗?”

  林飞觉得这对齐幽幽来说不是难事,自己开着车跑了这么远,都跨了两个省她都能找到,找个齐幽幽还能是难事?

  正因为他有信心,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六娘,而是先问问齐幽幽有没有。。

  “当然了,我又不是狗。”

  “那你怎么能找到的我?”

  齐幽幽淡淡说道:“相公闯入过九玄阵,我们在九玄阵里散步了一些特殊的味道气息,只要闯入者即使离开也会被我们找到的,这当然是我们对付敌人的一种办法,即便他们逃了出去,我们也能找到并杀手他们。你身上就沾上了这种气息,所以,我能很轻松的找到你。”

  林飞用鼻子使劲闻了闻身上,“什么气息,我怎么闻不到?”

  “这种气息只有常年跟坟墓和死人打交道的人才能感知到,相公当然感觉不到。”

  原来如此,林飞好奇问道:“你刚才所谓的敌人又是谁?”

  “我们守的是古代皇陵,当然有人惦记,说的好听点称他们为摸金校尉,其实还不就是倒斗的盗墓贼而已。村长爷爷曾经给我说,自从皇陵被迁到五连山以来,就有各种盗墓贼前往,小到一个人,大到好几百人,甚至在新华夏成立以前,还有军阀的部队去过,总之,我们称这些人为敌人。”

  “那现在还有盗墓贼去过吗?”

  “没有,村长爷爷说,你是二十年来唯一闯进九玄阵的人,不过你不但不是盗墓贼,还是自己人,还……偷了我……”齐幽幽想起那天的窒息拥抱,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苍白的脸在淡淡的月光下仿佛泛起了红晕。

  不过林飞没看见,也好像没听进齐幽幽后面的那句话,“现在已经更新换代了,没有了大明朝,没有了皇帝,现在是人民当家做主,人人平等,执政者都是人民选出来的。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们为民办事,为民谋福利,军队都是人民的军队。军队保卫人民安全、保护国家领土,当然也包括国家的财产,破坏环境盗取国家财产的肯定严惩不贷。所以,那些盗墓贼已经不敢明目张胆了。”

  齐幽幽摇头道:“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其实那些五十年前来的那个军阀部队的后人依然从事者这个行业,不过都已经转为了暗地里,明着都从事着正大光明的生意。”

  林飞惊讶道:“幽幽,别说,你知道的还不少。”

  “这都是我出来后三叔告诉我的,齐伦三叔十年前就出了村子,专门负责收集他们的情报,当然也收集了当今社会的一些情报资料,然后在传给守墓村里。”

  “你说的那军阀的后代现在还在惦记着你们?”

  “是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被派出找你的原因,就是怕你是他们的人。”

  林飞点点头,“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皇陵国家早晚有一天会收回去的。”

  齐幽幽一愣,“我真的不知道,没想过这件事。”

  也是,给这个小姑娘说这事她也不明白,他们世代守护的皇陵现在是国家的东西,即便没有盗墓人惦记,早晚也得归为国家财产。

  只是不知道那一天真的来临时,他们又会面临怎样的境地,让他们放弃守墓的信念又不太可能,反抗的后果自然不堪设想。

  这和自己好像没关系吧,不过他看了看陷入深思的齐幽幽,心想如果真的能帮就帮帮他们。

  从齐幽幽的武功上不难看出,他们村里的人肯定都是身怀武功绝技的人,这些人如果报复社会,那一定会出乱子的,可他们选择低调隐忍,选择坚守信念,冲这一点就说明这帮人不是坏人,如果以后出事,应该要帮助他们。

  只是自己能力有限,到时候能帮到什么程度就不一定了。

  “好了,幽幽,你去找她吧。”

  “相公,我去了谁守护你?”

  “我用不着你操心,你就专心去找到她,找到贺小菊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我会很感谢你。”

  “我们俩,用不着感谢,为夫君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

  林飞干咳一声,“你去吧。”

  “好的。”她倏然消失。

  林飞除了房间,老k伸着头往房间里看了半天,“人呢?”

  “走了。”

  老k傻眼道:“她从哪里来的?又去向哪里?她究竟是人是鬼?”

  “不告诉你……”林飞呵呵一笑,“走吧。”

  林飞把贺勇家的门修好,换了一把锁后,和老k告别,然后回到了四合院,四合院的灯晚上一般不关,林飞进了院子,就看见一个男人坐在前院的一个石凳上。

  他西装革履,一脸斯文,带着圆圆的金边小近视眼镜,梳着很光滑的三七分,有点前世民国风骚文人的感觉。

  他站起身来,有点不耐烦的说道:“林先生,我是来找你的,我等你很久了。”他说着话,已经掏出一个牌子。

  一个雕着六爪金龙的牌子,原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来的龙组的人,看来是找林飞说任务的。

  “你为何不打电话呢?”

  “打了,没人接。”

  林飞摸了摸口袋,原来手机没带。

  “对不起,进屋里说吧。”林飞引着他来到自己屋子。

  坐下后,他淡淡说道:“柳组长应该已经给你说了吧。”

  “说了,只不过没说具体的任务。”林飞问道:“究竟是什么任务?”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任务,而且一点也不危险。相反,还很有趣?”他臭屁的脸上终于露出点微笑。

  “有趣?”林飞来了兴趣,“龙组还有有趣的任务?”

  “你知道每三年的年底谷阳城都有一个花魁大赛吧。”

  花魁大赛,参加过这个世界华夏国的西湖赏月诗词会的林飞也见怪不怪了。

  不过花魁大赛并不是全华夏各地都有,据说只有有数的几个地方有这种花魁大赛,谷阳城就是其中一个。

  和古代的花魁大赛差不多,都是来自各风月场所的女人们参加。

  谷阳城每三年举办一次,盛况空前。

  前身这种底层人物是没有资格去现场观看的,因为必须得有邀请函才行,得到邀请函的都是那些谷阳城的大佬,还有一些外面的特邀嘉宾,据说也都是一些名动华夏的大佬们。

  林飞点点头,“知道,不过没有参加过,你想必知道一般人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吧。”

  “是啊,谷阳城花魁大赛的盛名闻名华夏,普通人自然不行,不过我们是谁?龙组!有什么能难到我们?龙组这次弄了两张邀请函,当然是给我们的,而且还专门定了vip包间。”

  龙组不是吹的,果然是牛b!

  “这次的任务看来和花魁大赛有关系了。”

  “没错,我们的任务有趣但也很艰巨,就是帮助一人得到花魁。”

  这是什么吊任务?龙组的人是闲的吗?!林飞无语。

  他仿佛看出了林飞的懵逼,“谷阳城风月街上的歌女不同于陪唱小姐,她们是没有自由的,就像古代的青楼妓馆一样,一旦进去就卖身给所属的青楼,失去了人身自由。也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得到花魁。因为花魁有一个特别的权利,那就是,她可以选择继续留下,也可以恢复自由。不过,恢复自由身得需要很多钱,靠她们自己出这些钱是没门的,因为她们平时的钱大部分被老鸨和后台老板弄走了,留下的不多。所以,这些钱只能指望愿意带她们走的人出。”

  原来风月街的青楼女子要想自由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千方百计得到花魁,二是得有足够赎身的钱。

  这两件事好像都不太容易。

  “赎身得花多少钱?”

  “我已经问好价格,共八千万!”

  “这么多!”林飞吓了一跳。

  “就是这么多!”眼睛男淡淡说道:“不过,这不是我们操心的问题,钱的事情是小事,关键是怎么让她得到花魁。”

  “钱是小事?这可是八千万啊!”

 文学

林飞暗想把自己的全部家当拿出来还带不走半个人啊。

  旋即一笑,“也是,龙组无所不能,有的是钱。”

  “你错了!这钱可不是我们龙组出,是委托人出的。”

  林飞纳闷了,“龙组这么牛b,直接把这个女人带走不就行了,谁踏马的敢说话啊!费这么大的吊劲干什么!”

  斯文眼镜男听了林飞的粗俗言语,厌恶的皱了皱眉,“你确定你在谷阳城混过?怎么一点也不了解谷阳城呢?!”

  “这和谷阳城又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逃犯进入到了谷阳城,而警察却不来抓他们吗?”

  这确实是个让林飞很疑问的问题,虽然说谷阳城地域独特,但又不封闭,找到这些逃犯应该也没问题,问题是这些逃犯在谷阳城活的很自在,有点甚至来了十多年,都成家了,也没见到抓他们的警察的一根毛。更何况谷阳城也是有警察的,虽然都集中在谷阳城东南部,但有罪犯能不抓吗?逃到天涯海角也得抓啊!

  林飞蒙然的摇摇头。

  “也是,听柳组长说你在这里呆的时间不长,而且一直在西部,不知道也算正常。”斯文眼镜男说道:“说起谷阳城,就不得不说华夏的那些远古世家,从古至今,有的世家一直延续着香火,都传承了上千年,其中有的家族越来越壮大,都富可敌国。”

  “这和谷阳城又有什么关系?”林飞很不爽斯文眼镜男一脸得色的总卖弄自己的渊博,七扯八扯的能不能说重点!

  “听我说嘛!”斯文眼镜男很不满林飞打乱他说话的节奏,“我们的新华夏政府能成立发展也离不开这些世家的支持,相传有的世家在战争年代不但给新华夏军提供钱粮,甚至还派出家族卫队支援,因此对于这些家族,华夏政府心存感激,但也忌惮。感激他们为国家作出的巨大贡献,同时害怕他们会利用自己庞大的势力威胁国家,居功自傲,或者对国家不利。这是古往今来所有执政者都会担心的问题。”

  这点林飞承认。

  斯文眼镜男很满意林飞倾听时同意的神情。

  “不过这些古代世家都很明事理,大概也是因为他们经历了太多朝代更换的事情,都很明智的选择了隐世,也有的离开了华夏,去海外建立了新的国度。华夏政府也非常开明,人家既然表明态度,自己也要表明态度,所以,政府给这些有功的世家特别的照顾,允许他们执有家族身份就可以在华夏从事各种工作,享受最高津贴待遇,甚至换个身份都可以。更厉害的是,华夏还给他们很多特殊的领地,也就是除了他们自己的家族领地以外,他们可以选择华夏某些地方作为自己的额外领地,领地一切都不受华夏政府的管辖,不用缴纳各种税务,都是自己说了算,这个谷阳城就是所谓的某个世家的领地。”

  说了半天终于说到点上了,林飞问道:“那么谷阳城是哪个世家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领地呢?”

  “西门家族。”

  林飞对于这个世界还是了解甚少,前身也是个平民百姓,市井之徒,对于这些高层次的东西也是没有接触过。

  “当然这也是西门家族其中一个领地而已,谷阳城的城主名叫西门文英,五十多岁了,好像是西门世家现任族长的其中一个庶子。”

  “庶子?”

  “对,是妾室所生的。”

  “他们允许三妻四妾?”

  “当然了,华夏的法律又不限制他们,再说了,就算限制又如何,凭借他们的家世钱财,西门家的男人有很多女人也是再正常不过。”斯文眼镜男说到这一脸羡慕憧憬,显然他很向往这种人生巅峰的生活。

  “西门世家的根据地在海外,家族人员遍布世界各地,像谷阳城这样的小城有很多,西门文英这个庶子身份也只配拥有这样的小城了,大的领地和公司什么的应该轮不到他。”

  西门文英这样的人物在西门世家可能不算什么,但放在华夏那可是站在顶端的人物了,有谁能有一块方圆两千公里的还不交税的土地呢?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因此,这里的一切都不归华夏管辖,我们龙组是华夏的部门,当然不可能明目张胆的直接把人带走了,毕竟这里的一切都是西门家族的,那些女人既然卖身青楼,自然也属于西门家族,如果他们不愿意就势必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只能智取了。”

  “那需要我们……需要我做什么?”

  斯文眼镜男淡淡说道:“这就要说说花魁大赛了,我早就打听好了,我们需要弄出来的这个女孩是这次花魁大赛的参赛者之一,她属于风月街的天香阁,届时花魁大赛将会展开颜值、身材、气质、音乐、诗词文章五个项目的争夺,综合排名第一的才会得到总花魁,其中颜值、身材、气质和音乐我们都帮不上忙,虽然你也曾经搞过音乐,但要给花魁现场作曲演唱的话,估计你没这个本事,只有在诗词文章上我们可以帮忙,听说你是东山省的文科状元,上大学也是国文专业,成绩优秀,所以才让你来辅助我。”他露出傲然不屑的样子,“其实根本不用,我一人就能搞定,真不明白柳大美女组长为何叫你来辅助,或者是因为正好你在谷阳城的缘故吧。”

  辅助他?斯文眼镜男很牛b吗?

  林飞不禁问道:“敢问眼睛兄从事何等职业?”

  “什么眼睛兄?本人姓李名墨白,另一个身份是上京大学国文系的博士导师!”

  我草!怪不得这么拽!原来是名牌大学的博导啊!

  “所以说,叫你去估计也帮不上忙,就当让你去开开眼界吧。”

  文人相轻,林飞懒得和他争辩,再说自己也没打算抛头露面,不出面更好。

  林飞问道:“说了半天,最终的疑问,为什么要帮助这个女人得到花魁带走她?”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个女人是委托人我们的人失踪的女儿,六年前,他的女儿还上初中,有一天突然失踪,就这样,他花了好多人力物力寻找无果,不知怎么又找到了我们龙组,于是龙组在一个月前,终于查到了她女儿的下落,原来她被人贩弄走。找到人贩子才知道,她女儿半途逃脱了人贩子的控制,逃跑了。我们继续寻找,终于锁定了谷阳城风月街的天香阁。原来她女儿身无分文,又没法联系家里,误打误撞的逃到了谷阳城的风月街,被天香阁的老板看中当了歌女青馆,刚出狼穴又入虎口。所以,我们龙组这才想到了这个计划,趁着花魁大赛这个机会把她弄出来。”

  “刚才听你说,好像不太容易啊。”

  “尽力吧,真要不行,那就只能两个办法,一个就是你刚才所说的强抢了,不过这最危险。那些古代世家可不管你什么龙组,真的派拥有现代化武器的护卫队干你啊。龙组的装逼也不一定比他们精良!”

  “那另一个办法呢?”

  “只能找上层来交涉了,至少得是华夏最高级别的那层领导才行,那就得看看西门城主给不给面子了。不过,尽量还是不要惊动领导。”

  “为何?岂不闻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正理。”

  李墨白摇头道:“你觉得一个华夏高层凌达会为了一个舞女去找西门家交涉?”

  “那个委托人不是很牛b吗?能找到龙组,还能找不到高层领导?”

  “说句不好听的,这是个私人问题?”

  “私人问题?你倒是说说。”林飞有点八卦了。

  李墨白白了林飞一眼,不过他就喜欢别人围着他问各种问题,天生的就喜欢,所以他还是忍不住低声说道:“这个委托人是个女人,和我们龙组的老大有点风花雪月的往事。”

  我靠!这个瓜甜!

  “这个女儿不会是龙组老大的私生女吧?”

  李墨白愕然,“这我倒是不知道,不过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太劲爆了!”他面色突然一变,“怎么能随便议论领导的八卦!不能胡说!”这个林飞太坏了,把自己带进了他的思维节奏。

  “既然有私人关系,领导当然帮忙,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关系,领导才不好和上面说这件事情。”

  高层领导出马必然要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如果听说是救失足的私生女,他们肯定得先把龙组老大的个人生活纪律作风调查清楚再说,那这个事情就搞大了!

  李墨白不再想继续和林飞说话,掏出一张邀请函,“三天后的晚上七点钟,我在谷阳城的风月街的风月阁的楼下等你,不要迟到。”他站起身来想走。

  不过林飞不让他走,继续说道:“不知墨白兄知道贺勇的事情吧。”

  李墨白比林飞小很多,但他很享受林飞叫他哥,谁让自己是龙组的正式成员又是名牌大学的博导呢,受他尊敬那是应该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19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