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嗯小浪货别夹好紧自己动 你的那太大我的那里装不下

更有凄厉短促的惨叫声响起,血肉飞溅,一截断手都被抛飞出两三丈高。

  爆火乍发生之时,楚枫尚且保持着前倾姿态,以弓步落地,右手绝世飞虹斜指天穹。

  楚枫的军服已破损不堪,用地球的网络语来说,简直就是“叙利亚战损风格”,浑身也被硝烟泥土涂上了一层“战地迷彩”。

  恐慌。

  无可抑制的恐慌,以楚枫为中心,向着他周边的德军扩散开来。

  “离他越近,就是离死亡越近。”这种清晰的认知,立即出现在一众德军脑海中。

  以致于不少人被吓得当场失去战心,发出惊恐的叫喊声,疯了一般的调头就跑,冲乱友军的阵型。

  楚枫先前在连环爆火乍的震荡冲击中,其实也受了内伤。他一阵气血翻涌,口鼻都在出血,后背更是一片血肉模糊,还有几块破片死死卡在肌肉中。

  可这并不影响,他在德军眼中依旧是死亡的化身,是行走在人间的死神!

  如此狠毒恐怖的一轮轰炸,都没能将他解决掉。这对于德军的士气而言,简直是一次沉痛的打击。

  副指挥官急得额头都在出汗,可却是一筹莫展,惊觉自己的手指末梢都在微微发麻。

  楚枫那种侵略如火、大杀八方纵横捭阖的压倒性气场,已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慌乱。

  而在另一边,德军强杀蒹葭的计划也未能成功。

  防空炮不分敌我的强力攻击,率先摧毁了德军三架战斗机。

  但蒹葭在这种悬崖上走钢丝的惊险局面中,也不得不有限考虑躲避杀伤力最强的防空炮,导致多次被战斗机命中。

  眼看她和神雕的护体罡气已被打破,一发防空炮就足以让她归西之时,她散射的梨花之箭,又将那炮兵给射死了……

  在这轮交锋中,蒹葭都只射毁了两架战机,德军却炸毁了自家三架战机,显得格外讽刺。

  而蒹葭虽惊险地避开了死亡,但也着实不好受。

  她虽是B级1等轮回者,但体质属性偏低,体内已经中了几颗动能强劲的子弹,伤口正在不停出血,将军服都浸透染红了,分外触目惊心。

  神雕也是发出凄厉悲鸣,血流不止,还有染血的羽毛在空中片片纷飞。

  蒹葭只能看准契机,让神雕以坠毁的德军飞机当作掩体,几乎是与其平行向着地面俯冲降落,彻底避开防空炮的活力范围,避免当活靶子被当场打爆。

  楚枫和蒹葭的出现,带给了苏联红軍难以想象的惊喜。

  而苏联红軍,也并未让两人失望。

  见得两人惊世骇俗的表现,苏联红軍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亢奋到了极点,战意如火焰般在心头燃烧着,令他们难耐至极。

  尤其是素有战斗民族之称的斯拉夫人,简直感觉比喝了两瓶伏特加还要上头、还要带劲。

  那两位战友如此勇猛,老子怎么能落后?

  “乌拉!”正委首先站了出来,振臂高举手槍,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声,脖子上的青筋都全部暴露了出来,转头看向所有战友。

  “乌拉!”

  随后便是山崩海啸般的咆哮声,先前还被打得如丧家犬一般的苏联红軍,突然又迸发出了令人震惊的战斗意志。

  “达瓦里希,跟我冲!”正委咆哮着,根本就没点文职军官的样子,操着手槍就冲在第一个。

  苏联红軍如同愤怒的洪水一般,跟在正委后面,疯狂地向前挺进,逮着视野里最近的德国鬼子就往死里打。

  简直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势,完全就是“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血赚”。

  侵略我们的土地!

  掠夺我们的财产!

  杀害我们的亲人!

  如此血海深仇,不共戴天,就算是死,老子也要跟你们干到底。

  疯了。

  “这群苏军全他妈疯了!”副指挥官的嗓音都在颤抖,又惊又怒,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哗然大乱、混乱不堪的德军,对上如狼餐虎噬般疯狂猛冲的苏军。

  这轮交锋刚一开始,几乎就呈现出一边倒的架势。

  副指挥官彻底抓狂了,以杀人般狰狞的表情喊着不准撤退,全力迎战。

  可惜他们的阵型被就被楚枫和火麒麟打得一团乱遭,眼下遇到气势如虹的苏联红軍一冲,更是乱成一团,根本无法组织起强效有力的反击。

  副指挥官甚至枪毙了两个逃兵,却也无法阻止这种崩溃的趋势。

  “乌拉!”

  在撕心裂肺的咆哮声中,有个斯拉夫男人猛地扑向炮管。在“轰”的一声巨响中,他当场被炸得四分五裂,血雨瓢泼,残破的血肉还被轰飞出十几米之远。

  可这本该落到一群苏军比较集中的地方,却硬生生被这血肉之躯堵住了,只轰死了一人。

  “达瓦里希!”

  “巴沙!”

  他的不少战友悲愤地嘶吼出声,双目通红,跟疯了一样向德军冲杀过去。

  十几个红軍以半数人牺牲为代价,突破了德军的“步坦协同”作战体系。几个人猛地扑了上去,用工兵铲往坦克顶盖的缝隙里一刹。

  他们发出野兽般的怒吼,手臂肌肉鼓胀到要炸开一般夸张,青筋暴起,催动浑身内力。

  “哐当——”

  那坚实稳固的坦克盖子,竟然被他们活生生撬开了。

  “苏卡不列!”一个浑身是血的红軍发出咆哮,猛地将手镭扔了进去,与自己队友同时向外飞扑。

  “轰!”

  坦克内部发出一声闷响,当场从内部被破坏,里面的人更是在短促惨叫中死得极为干脆。

  “撤退!全线撤退!”副官嗓子都吼哑了,眼眶里满是血丝,简直像是能渗出血来一般。

  他们有着自诩无敌的军队,号称三个月内灭亡苏联,更有征服全球的野心。

  如此强大可怕、如此狂傲嚣张的军队,怎能接受这样被翻盘击败的事实?

  更为讽刺的是,这个时候指挥官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特别自信且风轻云淡地问道:

  “怎么样?那两个怪胎死了吧?再给你十分钟,彻底解决战斗足够吗?”

  听到这一番话,副官的血压一下就上来了,差点当场脑溢血——

  那两个怪胎没死,老子才要死了。

  再有十分钟战斗确实也该结束了,不过是我们被人解决……

 文学

 “报告!我们没能杀死那两个怪物,现在苏军已经发起了全面反攻!我们溃败在即,我已经下令全线撤退!”副官憋屈至极,硬着头皮将这一番话吼了出来。

  指挥官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差点当场心肺骤停。

  “你他妈说什么?!”他大发雷霆,咆哮声宛如雷鸣一般,震得指挥所的门窗都在嗡嗡作响。

  老子这么大的优势,一路势如破竹杀穿一切、打得苏军落花流水仓皇逃窜……现在你突然来一句,说我们被这群不堪一击的废物打败了?

  “我——”副官还想说点什么,可话音却是戛然而止。

  “噗!”

  鲜血飞溅,一道寒芒已穿透副指挥官的脖颈,自咽喉破出。

  他满脸惊愕之色,脖子正不停冒血,发出轻微而嘶哑的“嗬嗬”声,“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大局已定,此处的德军再也无力回天。

  纵然天上的战机还在咆哮轰鸣着,扔下一颗颗重磅炸弾,但在苏联的分散作战条件下,也很难一颗炸弹炸死多个目标。

  苏联战士们就这般顶着头顶的致命威胁,在硝烟中、在火焰中、在尸体和鲜血中……

  前进,前进,再前进!

  不时有人被炸得支离破碎血肉模糊,在火焰与硝烟中葬送生命。可苏联红軍的进攻节奏与步伐,却从未因此而有所滞涩。

  更何况在楚枫与蒹葭的致命攻势下,德军也并非有着绝对的领空权。只要一箭命中,战斗机必然只有当场炸毁,从天穹坠落的下场。

  苏联红軍杀得德军丢盔弃甲,夺取防空炮之后,战斗机的生存率就越发岌岌可危了。

  甚至有飞行员见势不妙,干脆直接不管溃败逃散的地面部队了,直接调头就往远处飞。

  ——不管以后会他妈怎么样,现在先活下来再说!

  这支德军部队的一万人被歼灭九成有余,仅有不足一千的后方部队侥幸逃脱。

  苏联红軍虽然伤亡惨烈,却是终于取得了第一场来之不易的大胜仗。

  只可惜那个冲锋在前的年轻正委,早已死在了枪林弹雨中,被打成了筛子,死在血泊中。

  这似乎是苏联正委难以逃避的宿命。

  因为他们总是冲锋在前,并且意味着苏共对于这支部队的烙印、意味着一支部队的灵魂,法西斯向来是对他们赶尽杀绝的,导致其死亡率居高不下。

  可笑在某些影视作品中,这些苏联正委却被编造成躲在士兵后面的督战者,看到逃兵就给人一枪那种货色……

  但只要想到那些电影都是米国人拍的,一切也就显得很自然了。

  毕竟苏联曾是米国的死对头,其意识形态也是完全对立的两极分化。老美这个擅长文化入侵的货色,自然会不遗余力地抹黑苏联。

  那狗贼灭绝了印第安人,夺取了他们的土地和财产立国,却说华夏在新疆搞种族灭绝……这种谎言都能编造出来的货色,再怎么造谣都不足为奇。

  在无数苏联战士目光灼灼的注视下,楚枫沉默着,捡起了地上那杆被鲜血浸透的红旗。

  楚枫突然就联想到,曾听老师讲过“红旗是被烈士们的鲜血染红的”。

  他长吐出一口浊气,蓦然一把将红旗一甩,高高举过头顶,让其在风中猎猎飞扬。

  鲜艳的旗帜上,镰刀和锤子的图案、还有那颗五角星,皆是如此引人注目。

  “乌拉!”

  楚枫没有半句多余的话语,只有一声令人热血沸腾的怒吼。

  “乌拉!”一众苏联士兵咆哮着,高举手中枪械。

  一如当年十月諽命之时,那些工人和农民高高举起了镰刀和锤子。

  一声咆哮之中,夹杂着太多情感。

  悲痛与愤怒,尽在其中。

  ……

  楚枫乘胜追击,对后方德军指挥部的人来了个赶尽杀绝。

  除了见势不妙乘坐飞机早早溜走的指挥官等寥寥几人,其余德军无一幸免。

  而那德军指挥官所请的援兵,也终是没有到来。

  甚至原本答应他前来支援的德军,在友军部队全面溃败的前提下,也只能憋屈地选择退走,放弃原本占据优势的进攻节奏。

  ——毕竟他不想前面还在啃硬骨头,后面又冲出来几千号刚拿下德军装备的苏联红軍,直接给他来个致命的钳形攻势。

  而在德三帝国的闪电战速度优势下,苏联红軍也没法趁势追击完成合围,打一场做梦都在渴望的歼灭战。

  楚枫作为万众瞩目的英雄,在战斗结束后,便第一时间接受了治疗。

  但所谓的治疗,其实也就是取出破片、子弹,并且对伤口进行消毒止血处理。

  楚枫的伤口依旧火辣辣的作疼,医疗纱布都被鲜血浸红了,感觉体力和内力都损耗巨大,再不复巅峰状态那种令人胆寒颤栗的锐气。

  他不免叹息一声,在这个时候就想到楚月那一手玄妙的医术了。

  值得一提的是,楚枫在接受治疗的时候,还有不少女兵人挤人地往前蹿,想要看看这个改写战局的英雄长什么样。

  而在极其短暂的医疗伤兵、统计战损、搜刮战利品等事项耽搁后,这支红軍部队便扛着飘扬的红旗,拖着伤残的躯体勇猛向前推进。

  没错。

  不是后撤,而是推进!

  从苏德战争开始一直溃败后撤的局面,在这一刻总算被打破了!

  楚枫和蒹葭所主导的这一场局部战争,不仅取得了胜利,更有着振奋人心的鼓舞作用——人们开始知道,德国法西斯并非不可战胜的。

  无论再如何强大可怕,他们终究是血肉之躯、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的人,不是无法战胜的地狱恶魔。

  楚枫等人夺回了被占领的城市,迅速站稳脚跟。

  而在约半小时后,一路急行军的一团而和二团也赶到此处,与他们会和了。

  一二团本已做好决死疆场的准备,得知前线部队竟然大获全胜,皆是惊呆了,第一反应便是难以置信。

  紧跟着二团长就想起安德烈的嘱托,急忙追问起有没有见过楚枫,这个人是死是活。

  随后他就听到了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二团长,你怎么会担心这种猛男的安危啊?哈哈哈,放心吧,你死了他都死不了!”

  “亚历山大起码毁掉了德军二十辆坦克,杀了七八百个德军!”

  “你瞎啊?起码三十辆坦克,还有三四架战斗机!”

  二团长都听傻了,看着这群唾沫横飞、激动莫名、满脸崇拜的人,一阵阵发懵。

  这群人难不成吸入了什么神经毒气,集体失心疯了?

  “停停停!你们确定自己是在讨论一个人,不是在讨论魔王撒旦吗?”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20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