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桌上课用手指进去了好爽 揉玩寡妇的大乳

听到这话的杨明哈哈大笑道:“所以提总裁,今儿这事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单纯的让你长点记性——没那本事,就别瞎吹牛逼,以免再搞成今儿这德行,装逼装逼,结果装成了傻逼!”

  “居然敢这么跟提总裁说话!”

  “提总裁这辈子怕都没受过这种气!”

  眼见提义明你你你半天,却最终只能抱头鼠窜般的模样,一群人是咋舌无比,对杨明道:“居然能让提总裁都吃瘪,杨总果然是好手段啊……”

  “哪里哪里!”

  相比在面对提义明时的嚣张狂妄,此刻的杨明却显得相当低调,表示自己其实真不是想对提总裁不敬,主要是自己实在无法忍受别人跟自己装逼!

  听到这话,现场哄堂大笑。

  听着后方传来的哄笑怪叫声,再看看提义明那气的浑身直哆嗦的模样,几名手下咬牙切齿,伸手抹了下脖子道:“提总裁,要不要我们找人将这王八蛋给做了?”

  “要说可恶,最可恶的还是那渡边芳!”

  提义明闷哼道:“要不是有他撑腰,姓杨的岂敢在我面前如此嚣张!

  “那提总裁你的意思是,咱们找人把渡边给做了?”

  几名手下脸色难看的道:“做掉渡边虽说不算是什么难事,但这事万一被山口组的人知道了……”

  “八格牙路——难道你们除了杀人,就想不到别的办法了么?”

  提义明呵斥一声,冷哼道:“山口组虽然的确不好惹,但你们别忘了像这种在道上混的人从来都是有奶便是娘——只要我提义明肯出钱,就不怕他渡边不肯给我当狗!”

  几人闻言齐齐嗨的一声,表示自己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夜,提义明的人便找到了山口组,将渡边芳等一众若头请到了提义明的面前。

  “只要帮忙除掉姓杨的,以后西武集团所有拆迁项目,都给我们负责?”

  “真的假的?”

  确认此事不假之后,加藤,木村和小野等若头激动的浑身都在哆嗦,简直恨不得立即答应。

  毕竟对他们来说,杨明虽说也有福田家这种靠山。

  而福田家也摆出了要跟杨明生死与共的姿态……

  但他们相信只要杨明死了,福田家绝对不可能为了一个死人和自己山口组硬钢到底。

  毕竟死人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看着加藤等人的表现,提义明非常满意的喝了口红酒。

  不过当目光落在渡边芳身上之时,提义明的面上的笑意消失了,皱眉道:“怎么,难道渡边代组长对我西武集团给出的条件不满意?”

  “对一般的帮会来说,或许拿到帮西武集团拆迁的项目,的确能够心满意足——但是提总裁,你得知道我们可是山口组啊!”

  “我们山口组仅仅在河岛就有数万人,过百个堂口!”

  说到此处的渡边芳冷笑一声道:“给出这么一点好处就想让我们帮你杀人——你真当我们山口组的人是要饭的吗?”

  “渡边,你这怎么说话呢?”

  “就是就是——条件不满意,咱们可以谈嘛,何必伤和气?”

  听到这话,提义明还没有任何反应,加藤等便先着急起来,压低声音道:“虽然不知道那杨明答应了咱们什么,不过你要是说出来,我敢保证提总裁一定能给咱们更多!”

  “钱,提总裁或许能给更多——但有些东西,比如尊重,比如道义,我怕提总裁无论如何,也给不了咱们!”

  渡边芳闷哼一声,直接起身躬身道:“谢提总裁的酒,在下告辞!”

  说罢,转身就走!

  渡边一走,其余人等就自然呆不下去了……

  眼见自己的计划一次又一次的被挫败,提义明恨的是咬牙切齿。

  看到这一幕,几名手下低声提议道:“虽说渡边现在是代组长,但据我们所知,其实在山口组内,文子夫人有着超然的地位,无论是之前的中一男代组长,还是现在的渡边,都是得她点头才登上代组长之位的——所以提总裁,要不咱们联系一下文子夫人?

  只要文子夫人同意,相信山口组绝对不会介意换个组长!”

  “看来也只好如此了!”

  提义明点头,眼神阴冷,心说渡边芳啊渡边芳,你可不要怪我!

  要怪,你就只能怪自己太不识时务!

  深夜,竹中组若头小野,被电话请到了文子夫人的府邸。

  “夫人,你的病好些了么?”

  看到文子夫人,小野先是一阵嘘寒问暖,然后才道:“不知道夫人这么晚叫我过来是什么事?”

  “自然是有要紧事!”

  文子夫人挥手斥退左右,然后才压低声音道:“提总裁那边的人找过我了!”

  “提总裁的人?”

  听到这话的小野眉头微挑道:“都说什么了?”

  “说什么你就不用管了,总之是对我山口组百利而无一害之事!”

  文子夫人道:“渡边虽然能力不错,但相比提总裁,他还是太过稚嫩,而且性格孤傲,不好掌控——我有意推举你成为新任代组长,你意下如何?”

  听到此处,小野长叹一声道:“夫人啊,你既然身体不好,就该安生养病,何必要掺和这么多事?”

  “小野,你这话什么意思?”文子夫人道。

  小野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自顾自的道:“如果真能当上代组长,我当然万分乐意,只可惜最近几个月来,渡边已经完全掌控了山口组——夫人想废掉渡边,推我上位,你这分明是想让我死啊……”

  “可我还不想死,所以就只能让夫人你去死了!”

  听到这话的文子夫人脸色剧变,尖叫道:“小野,难道你不想再听听提总裁给的是什么条件么?”

  “虽然的确不知道提总裁到底给出了什么条件,但刚刚渡边倒是说了杨总裁给的条件——我相信提总裁给的条件再好,那也不可能好过杨总裁给的条件!”

  说完这话,小野深深鞠躬道:“夫人,安心上路吧!”

 文学

文子夫人不但是前组长的妻子,更是创组大佬的亲闺女。

  在山口组的的地位,绝对可以用德高望重来形容。

  也是因此,她的离世,在山口组内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不过对于河岛社会来说,却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普通人甚至都不怎么关注。

  无论山口组内还是警视厅如何宣称文子夫人就是病情恶化而死,但其中的那些弯弯绕,提义明又岂会一点都想不到?

  也是因此,在听说这个消息之后,提义明生平第一次升起了几分无力之感,想起了不知道从哪儿听说过的一句老话,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从杨明的身上,他是真切的感受到了被后浪逼迫,甚至无情碾压的无力。

  看着提义明的模样,手下道:“要不然,咱们再派人验尸?只要能找出丝毫蛛丝马迹,以提总裁你的能量,相信咱们不愁无法将渡边芳一伙一网打尽!”

  “咱们有什么理由提出验尸?”

  提义明道:“更何况人家既然动手,那自然就早已想好了万全的把握——你怎么肯定咱们只要验尸,就一定能找到证据?”

  手下默然道:“可这事要是不管,咱们都搬不倒渡边芳,而山口组只要渡边芳还是组长,我怕我们就拿那姓杨的不会有半点办法——以后他要还可以前一样跟我们抢地,那我们西武集团该怎么办?”

  “抢就抢吧!”

  提义明闷哼一声,下令道:“传下去,以后但凡这姓杨的拿地,咱们西武集团就直接放弃,等他拿够了咱们再拿——就他手里的那点资金,我不信他能抢到多少!”

  西武集团,可是当今全球排名第一的超级地产公司!

  现在被帝临基金这么一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骑在脑袋上拉屎撒尿,却不敢有任何反击……

  光是想想,一群手下就憋屈的想发疯。

  只是提义明都发话了,他们即便在再如何憋屈,那也只能忍着——毕竟谁让人才是西武集团的总裁呢?

  其实从生意的角度,提义明的决定没有任何问题。

  毕竟即便钱再多,那也没有必要拿着真金白银去跟疯子斗咳嗽不是?

  提义明唯一算漏了的,可能就是他不知道杨明在疯的外表下,实际蕴藏着绝对的把握,以及他虽然对河岛房地产市场的上涨动力充满了预期,却依旧还是远远低估这点了。

  总之一句话就是,在提义明做出放弃再跟杨明较劲之后,帝临在拿地这块儿,那可真就是撒了欢了!

  接下来的十几块地,即便是再如何优势的地块,杨明都能以极低的价格拿到。

  有时候,甚至连象征性出价的人都没有!

  出现这样的情况,除了杨明一战连提义明都能给干的灰头土脸的威慑效果之外,更多的自然还在于杨明已经跟所有人打过招呼,表示帝临基金在房地产方面只是玩票,重心还是在金融上头。

  所以自己要拿的地也就那么多,拿完了也就不拿了,希望大家给个面子。

  这面子,谁敢不给啊?

  毕竟除了提义明当众出丑之外,半年来杨明揪住西武集团可劲抬价的场面,大家伙可都还历历在目呢!

  这要不给面子,杨明一个发疯,跟收拾西武集团一样,但凡自家拿地就跟着抬价——那谁受得了?

  总之一句话就是,别看之前斗气般的跟西武集团火拼,甚至还干出过将价值不过四千万的地硬叫出八千万天价这等疯狂事,可最终一核算,十几块地加一块儿的总成交价,甚至比最初预期的都还少花了四五千万!

  看完林雨涵递给自己的核算报表,杨明便直接将报表拍到了福田小夫的脸上,冷哼道:“之前不是成天价的说我绝对疯了,要介绍心理医生给我吗?现在你怎么说!”

  “是我肉眼凡胎,妄度神心——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杨明君你大人大量,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一通马屁如潮之后,福田小夫也不忘臊眉耷眼的提醒杨明,表示自己虽说对他的操作佩服的五体投地,但这过程实在是太过惊险……

  所以要是有可能的话,下次杨明要有什么神仙手段,最好能先给自己提个醒。

  要不然老这么一惊一乍的,他怕自己的小心肝当真是受不了。

  很清楚福田小夫看似不靠谱,但事实上人也算是个爱国青年。

  跟自己合作人是想赚钱不假,但想赚的是红利钱,而绝非祸国殃民钱的杨明闻言撇嘴,心说我也想先给你提个醒。

  可我总不能告诉你你们欣喜若狂的这广场协定,其实就是一个专门针对你们的陷阱,意在利用货币升值的机会疯狂推高泡沫,并最终一把就将你们河岛辛辛苦苦几十年发展科技,工业赚到的钱一把清零这事也告诉你吧?

  这要告诉了你,我特么到哪儿赚钱去?

  我这赚不到钱,又哪儿来的钱去反哺国内的芯片,机械甚至化工这些产业去?

  光靠好多平商超,顺风汽运,富邦地产赚的那点钱,能斗的过棒子,湾岛倾国之力扶持的三星,岛积电?

  也是因此,对于福田小夫的吐槽,杨明压根懒得搭理,只是一边对林雨涵交代接下来的注意事项……

  现在河岛的事已经算是告一段落,剩下的事要不就是些微调,要么就是只是需要等待……

  前阵子,叶老爷子也已经走完了他光辉的一生。

  酝酿了大半年的北都好多平项目,也是时候该收尾了。

  这么大的事,光靠李大方可搞不定。

  毕竟这在河岛一呆大半年,国内完全靠遥控操作,要不抽时间会去看看,杨明也根本放心不下。

  所以乘着这机会,他得抓紧时间回国一趟。

  “长这么大,我可还是第一次没跟爸妈爷爷一起过年!”

  “回去之后,你可一定得帮我好好伺候他们,请他们原谅我……”

  “还有,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可一定不能乱来——不然给我知道了,小心我活阉了你!”

  一边将大箱大箱的礼物交代给杨明,林雨涵一边郑重其事的警告。

  只是那微红的眼神中却充满了不舍。

  “我就是回去一趟,最多个把月就得回来,你至于这么生离死别的么?”杨明无语。

  “我这么舍不得你,你居然这么不耐烦?”

  林雨涵瞬间恼怒,咬牙切齿的将杨明拖到了床上,恶狠狠的道:“今晚你最好给我好好表现,否则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

  杨明无语,只能奋起百倍精神。

  于是在送杨明上飞机的时候,看着他那一摇三晃,有气无力的模样之时,曾凡志谷孝武满心不忍,心说现在自己算是明白人家为什么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被耕坏的田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21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