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把荔枝一粒一粒挤出来|亲胸揉捏胸摸下面小说

当初在南郊新城区项目的争夺上,光荣公司就始终在压着秦远的远帆公司,除了商业竞争之外,谭鹤荣也的确有些瞧不起秦远,因为他们谭家在天海也算是名门望族,而秦远不过就是一个江湖草莽出身,跟他有着天壤之别。

  也正是因为这种原因,在南郊土地的争夺上,谭鹤荣对于秦远的打压极狠,甚至直接就把远帆公司给踢出局了。

  按照谭鹤荣的想法,秦远今天来他的公司,肯定是为了嘲笑他的,因为如今庆辽镇的格局,已经风水轮流转,曾经被他踩在脚下的秦远,如今已经成为了庆辽镇持有土地最多的人。

  想到这里,谭鹤荣继续问道:“秦远有没有说他来的目的?”

  秘书微微摇头:“没有,秦远只说有事要跟你聊聊,除此之外什么都没说,不过他的态度挺客气的,看起来应该是有什么正事要商量!”

  “好,我知道了。”

  谭鹤荣虽然不知道秦远是为什么来的,而且双方还是庆辽镇的对手,不过商场上利益为先,既然秦远来了,他还是决定见一下,随后对着众人朗声道:“我这边要临时接见一位客人,接下来的会议由黄副总主持,关于庆辽镇的开发,大家也各抒己见,先整理出几个思路给我。”

  语罢,谭鹤荣便起身离席,在秘书的带领下向着会客室走去。

  虽然谭鹤荣之前将秦远打压的挺狠,不过商人之间的利益纠纷并不会写在脸上,而且也不会闹得剑拔弩张,谭鹤荣见到秦远之后,便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秦总,我这边正在召开一个内部会议,不知道你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多多见谅!”

  “哎!谭总这是哪里话!你的光荣公司在业内乃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你每天日理万机我也能够理解!在没有打招呼的情况下冒昧来访,应该是请你原谅才对。”

  秦远虽然心里也特别的恨谭鹤荣之前的打压,但是此刻同样满脸微笑:“谭总,我知道你是个大忙人,既然来了,那我也就不跟你绕弯子了,我找你,主要是想谈一下合作!”

  “合作?”

  谭鹤荣看见秦远笑眯眯的样子,反而有些懵了,他原本以为秦远来这里是为了炫耀的,却没想到对方说出了合作,而目前双方唯一能够合作的点,就只在庆辽镇了,于是侧目问道:“不知道秦总你说的合作,指的是……”

  “当然是庆辽镇了。”

  秦远莞尔一笑:“不知道谭总你有没有兴趣聊聊?”

  “庆辽镇?”

  谭鹤荣见秦远主动把这件事情给提了出来,也没有装傻:“你找我的原因是什么,因为拿的土地太多,资金链断裂了?”

  “资金链?”

  秦远莞尔一笑:“谭总你也是个聪明人,所以应该很清楚,现在的庆辽镇就是个风水宝地,我的利润所有人都能看的见,只要我愿意的话,会有无数的银行愿意给我放款,所以我只要掐着土地合同,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谭鹤荣听完秦远的一番话,眼中闪过了一抹狐疑:“不缺钱,有土地,你找我合作是为了什么?”

  “谭总,你是一个有身份,有背景的世家子弟,从小过得都是一帆风顺的日子,自然不会了解我们这些白手起家之人的辛酸,我现在的确握有大把的土地,但我的麻烦也正是来源于此。”

  秦远叹了口气,对着谭鹤荣开口道:“你也知道,庆辽镇的地块就是一座金山,现在有无数的眼睛在盯着那里,如果我一个人想要吃独食,势必会引来同行业其他人的愤恨和打压,而这种怒火,是会为我埋下祸患的!而且我拿下庆辽镇,只是走了狗屎运而已,我知道远帆公司没有能力扛住这种外部的压力,而这就是我找你合作的原因。”

  “哦?”

  谭鹤荣听完秦远的一番话,还真没想到对方找到自己,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嘴角一挑道:“那你想要怎么跟我合作呢?”

  “你拿下庆辽镇二成土地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不过你手里的土地,全都是比较分散的,根本无法连成片,对吧?”

  秦远顿了一下:“现在的庆辽镇,除了你的土地之外,其余的都握在我手里,所以我准备把土地出让给你一部分,让你在庆辽镇占股百分之六十!”

  “你要让出来这么多?”

  谭鹤荣听完秦远的一番话,真的感觉到了诧异。

  因为他之前干南郊的时候,也不过才拿到了百分之三十几的土地而已,没想到秦远居然直接要让他拿到六成份额。

  “我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我跟你直说了吧,之所以让给你这么多土地,我也是为了把你推出去挡枪,因为拥有土地最多的公司,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不过以你光荣公司的背景,扛住这种压力根本就不是问题,对吧。”

  秦远耸了一下肩膀:“面对这么多的利益,我也很想拿到手里,但是我也知道以我的身板,搬不动那么多的钱,如果你愿意合作的话,我就把土地出让给你,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就公开拍卖,直接把土地散给其他的开发商,来减少自己的压力。”

  “你为什么会选择我?”

  谭鹤荣听见秦远的一番话,心中仍旧带有警惕,虽然两个人没有明面上的矛盾,不过之前的商业斗争,他们还是心知肚明的。

  “因为你的实力!与其为了自保把这些地给散出去,还不如用来交一个朋友!”

  秦远目光平静的看着谭鹤荣:“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在别人好的时候去做一个舔狗,而是更希望可以在自己辉煌的时候,去以平等的姿态,礼尚往来的交朋友,谭总,现在你觉得我送来的这份礼物,如何呢?”

 文学

秦远开出的条件,在一瞬间让谭鹤荣怦然心动。

  庆辽镇六成的土地,那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他可以不仅通过这次的项目,把南郊项目的全部亏空填补回来,而且还可以获得巨大的盈利。

  也就是说,这个合作如果能够达成的话,庆辽镇的事情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个转变人生的机会,甚至可以说是因祸得福。

  关于秦远说的一番话,谭鹤荣并没有产生什么怀疑,因为这种开发新区的项目,并非是个人能够左右的,所以这个项目的真实性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至于秦远担心的问题,他也并不放在眼里。

  商界是很注重圈子文化和阶层的,如果秦远一个人吃掉这么大的市场份额,虽然能赚一把快钱,但日后肯定会遭到排挤,更容易得罪人,给自己日后的发展留下隐患。

  所以,秦远急流勇退,恰恰是一个最明智的选择。

  原本,两个人是站在对立面上的竞争对手,而且秦远如果想取得更好的发展,仅凭这种狗屎运是完全不够的,必须有人提携他走向更高的圈子,而谭家的大少爷谭鹤荣,也确实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在天海商界,秦元怕自己把生意做得太大,吞并别人的份额会得罪人,但是他谭鹤荣可不怕。

  综上所述,秦远的这些担忧,对于谭鹤荣来说,那根本就不叫个事,秦远扛不起来的生意,他操作起来也是无比的轻松。

  可以说,这个合作一旦达成,双方绝对是互惠互利的,甚至谭鹤荣占的便宜还要更大一些,不过他此刻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资金链的断裂。

  之前为了拿下南郊的土地,他已经投入了六十亿进去,还为此背上了几十亿的贷款,而刚刚黄副总那边拿下的土地,也需要四十亿的资金缺口。

  如果他继续购买百分之四十的土地,那么至少还需要八十亿投入进去。

  如此算来,他的负债就已经超过了百亿规模。

  一百亿!

  这个数字说起来很简单,可是真要拿出来,那绝对是一笔惊天动地的数字,虽然谭家在天海有一定实力,但是放眼全国的话,并不是超一流的企业,甚至只能勉强跻身二流而已。

  哪怕是向家族寻求帮助,谭鹤荣想要拿出这么多资金出来,也是相当困难的,对于大多数的企业而言,资金都是用来投资和扩张的,没人会把现金全都留在手里发霉,有很多时候,可能仅仅是三五百万的资金,就能够把一家市值上亿的企业拖垮,而谭鹤荣背后的千鹤集团,资金的日常储备也不过三十亿而已。

  于是,谭鹤荣便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想要把生意做成,手里没有钱,但如果不做的话,又舍不得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溜走。

  沉吟片刻后,谭鹤荣把心一横,面色平静道:“秦总,对于你提出的合作,我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只是不知道你想用什么价格把地卖给我呢?”

  秦远微微一笑:“谭总,我是个爽快人,既然想找你合作,自然也不会耍花招,我已经打听过了,你收购的其他土地,价格是每亩二百一十万,而我给你抹个零头,每亩只要二百万,这个价格是目前的市场价,绝对没有任何水分,你觉得怎么样?”

  “嗯,你的这个价格,确实很公道。”

  谭鹤荣点了点头,秦远能够主动来找他,而且愿意把利润给让出来,已经表现出来了最大的诚意:“这笔钱,你准备什么时候要?”

  “那当然是越快越好了。”

  秦远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不过我也知道秦总你最近面临的问题很多,资金压力一定会很大,所以我不强求,也不给你约定具体时间,只要你能够保证在两个月内把资金提供给我就可以,对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南郊的土地也可以顶账!”

  “南郊?”

  谭鹤荣的眼中出现了一抹疑惑:“现在新城区的规划都已经搬到庆辽镇了,你还要南郊的土地干什么?”

  “谭总,你要清楚一件事,我并不是你这种大老板,看见哪里有项目,当时就可以伸手进去,经过之前在新城区项目上被踢出局的事情,再加上庆辽镇的狗屎运,让我明白了一件事,像我这种小商人,想要发财,还是得未雨绸缪!”

  秦远很自然的笑了笑:“虽然现在的南郊已经不开发了,但是随着天海市的扩张,那里早晚还会变的有价值,而我现在把地块握在手里,只当是进行提前投资了,说白了,我这次在庆辽镇拿地的价格很低,把地匀给你一部分,我也可以赚到不少钱,用来在我自己的土地上进行建设,而且还用不了,与其让钱趴在银行吃利息,还不如弄一块地抓在手里,权当是购置不动产了,现在南郊的项目已经被否定了,那里的土地对于你而言,只是一块累赘,而且还会压着你的资金,与其这样,你倒不如把那些地块当做购地款抵给我,这么一来,你可以减负,我也能让自己的腰包里有点东西,你觉得呢?”

  秦远的一番话,真真切切的说到了谭鹤荣的心中,南郊的投资失败,让谭鹤荣如鲠在喉,甚至现在提起南郊的土地,他都觉得烦躁,见秦远愿意要,他在占到便宜的情况下也没端着,点头道:“南郊的土地我可以给你,只是不知道,你觉得那里可以顶多少钱?”

  “二十亿!”

  秦远伸出了两根手指:“谭总,我知道南郊的土地是你花了六十亿拿下来的,但这些钱大部分都是土地溢价,离开规划区版图之后,那里的土地并不值太多的钱,或许现在连十五亿都已经不值了,而我既然在庆辽镇的项目上占了太多利润,而且是为了跟你交朋友,也就不压价了!同时我也坚信,二十亿这个价格,除了我以外,现在谁都不会再给你这么高!”

  “没问题,我们成交了!”

  谭鹤荣原本以为,秦远会借机压价,而且他为了缓解资金压力,心理价位其实只有十三亿,没想到对方居然给他开出了这么高的价格。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2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