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住不要掉出来等我回来检查|学长你怎么藏大棒棒糖

至于最后一名正与那巨象战斗的男子,在这短短时间内却是已经占尽了上风。

  在他的接连出手之下,那头白象已经丧失了主导权,全程被压着打,虽说从表面看不出什么伤痕,但气势却是弱了许多。

  依照这种速度下去,最多不过小半炷香的功夫就会被击败。

  林君河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却也没有心急,依旧在不急不缓的构筑着阵法。

  虽说阵法纹路都被他隐藏了起来,但若是前方的三人在此时停手,仔细感应周围的话,便也能预知到他要做什么。

  只不过,此时的他们早已忽视了林君河的存在,一心只想着解决眼前之敌。

  而林君河也正是抓住了这点,才敢如此公然的动作。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随着最后一缕金色灵力流入空中消失不见,他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因为不便动用太多力量的缘故,他只能在阵法的结构上下功夫。

  这是一个比较基础的迷魂阵,只不过在他的一番改良之下,不论是威力还是隐蔽性都提高了许多,现在只需要有一个较为合适的阵眼就能发挥效用。

  林君河心念微动之下,一杆小旗便出现在了他手中,正是先前灭杀李无话后得到的招魂旗。

  这招魂旗的品阶虽然不低,但比起九龙鼎与永恒之枪而言,却是他目前能拿得出手的最合适的阵眼了。

  随着那巴掌大小的旗子从他掌心飞出,悬停在空中的某处后,一道奇异的力量顿时以其为中心弥漫了开来。

  正在与巨象战斗的那名男子正准备再次施展神通彻底奠定自己的胜势,却发现前方的巨象身上骤然翻滚起了无穷黑雾,整个身躯也随之暴涨起来,不过片刻功夫便达到了近百米之高,就连身上的气息也强大了不少,隐约间竟是有要突破至元婴境的趋势。

  “这怎么可能!”

  男子面色一白,感受着巨象身上仍在不断强盛的气息,整个人就好似撞了鬼般,慌忙朝着后方退去。

  只不过,还不等他退出多远,后方便也传来了一阵诡异的波动。

  空中的白雾翻滚汇聚着,在短短两个呼吸的时间内便再次凝聚出了一头巨象,而其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同样是金丹巅峰。

  男子的神色变得越发惊恐了起来,干咽了口唾沫后,连忙从腰间取出了一张橙黄的符纸。

  这是他的保命底牌,寻常根本不舍得动用,但眼下的情况却是由不得他了。

  原本对付的那头巨象实力暴涨之下,便是一对一他都不见得能有多少胜算,如今再冒出来一头,无疑是让他陷入了绝境。

  男子神色难看的不断将目光在前后两头巨象身上切换着,而在天穹之上,那两名老者与中年女子在看到这一幕后,都不禁挑了挑眉。

  “虽说有取巧之嫌,但那个小家伙的阵法造诣还是超出了老夫的想象啊。”

  “那杆小旗不简单,不过,这迷魂阵能达到这种效果,的确也是那小家伙的本事,若是真进了我衍道宗,恐怕周师叔第一个就要坐不住了。”

  两名老者你一言我一句的开口,眼中的满意之色越发浓郁。

  为首的那名女子却在此时冷哼了一声,打断了二人的谈话。

  “阵法造诣再高,说到底也只是旁门左道而已,只能用作辅助,唯有一心向道,我辈修士才有可能一窥长生,你们二人若是连这点都弄不明白,恐怕也就只能止步于此了。”

  “师姐教训的是。”

  听到这话后,那两名老者连忙恭敬的行了一礼,不敢再多说什么。

  女子倒也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见两人认错后,也失去了再关注下方的兴趣,当即闭目假寐了起来。

  几乎在同一时间,葬渊谷内,林君河抬头朝着天穹望了一眼。

  感应消失了。

  他的神魂感知极其灵敏,在刚才的一瞬间,他清晰的察觉到原本一直笼罩在自己身上最强大的那道神念消失了。

  这也就意味着,衍道宗的那名真仙境强者已然不再关注此地。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这对于此时的他而言都是一个极好的消息。

  虽然还有另外两道渡劫境的神念始终停留在自己身上,无法随意施展手段,但暗中做一些小动作却是不必再顾忌了。

  林君河眯了眯眼,散发出了一缕细微的杀机。

  他可没有功夫跟这些金丹境的家伙浪费时间,既然自己最大的忌惮已经消失,那他也就可以加快速度解决眼下的问题了。

  林君河将目光转向了那名仍在与巨象战斗的男子。

  对方已经彻底陷入了迷魂阵的影响中,此时正面色疯狂的朝着四周胡乱施展着神通,仿佛在对抗什么强大的敌手一般。

  而先前被他压制着的那头巨象此刻也得到了喘息之机,虽然有些无法理解那男子的诡异行为,但也没有干看着,而是在恢复自身的同时不断积蓄着力量,准备施展致命一击。

  至于另一边,那名虬髯男子与青衣男子也都受到了迷魂阵的影响,将自己压箱底的神通法宝都拿了出来,誓要将对方击毙。

  林君河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当即指尖微屈,一道细微的灵光便分作两道,朝着那两人飞了过去。

  在强大神念的遮掩下,别说是受到迷魂阵影响的两人了,便是天穹正观看着这一切的那两名老者都没能发觉。

  随着灵光入体,虬髯男子与青衣男子的气势顿时都暴涨了几分,神通也变的越发凶猛了起来,每一式都能造成不小的破坏。

 文学

看到这一幕后,林君河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也没有出手的打算,干脆在原地等待了起来。

  场间的争斗搏杀愈演愈烈,强横的灵力波动不断朝着四周扩散开去,下方的地面更是在这激烈的战斗中变得千疮百孔。

  最先坚持不住的是与巨象争斗的那名男子,在心神彻底迷失的情况下,他真实的境况与自己脑海中的情景完全是两码事。

  即便他将自己压箱底的神通都拿了出来也没能起到多少作用,在巨象又一次的全力轰杀中被化作了齑粉,彻底陨落。

  林君河在看到这一幕后,当即飞身上前将那男子的储物袋拿到了手中。

  除了两株玉凌霄外,其内还装着诸多灵草法宝,只不过对于如今的林君河而言没有半点用处,很快便被他丢到了储物空间的角落里去。

  至于那头白雾凝成的巨象,在接连的战斗中也早已成了强弩之末,根本不是林君河的对手,在几次轰杀之下彻底消散在了空中。

  完成了这一切后,林君河这才将目光看向了另外两人。

  这两人的实力都要比与巨象战斗的这名男子要强,只不过,他暗中往那两人体内打入的那道灵力却是能在悄然间腐蚀他们的神志,让他们无法察觉到迷魂阵的存在。

  除此之外,那道灵力还在某种程度上增强了他们的杀伤性神通,同时也加大了他们灵力的消耗。

  虽说两人此时尚未分出胜负,但也都成了强弩之末,不仅灵力都快要枯竭,就连精神都被腐蚀的极为萎靡。

  “以现在的程度,遗迹灭杀倒也应该能说的过去吧。”

  林君河喃喃自语了一句的同时,目光也不经意的瞥了眼高空。

  虽说他施展的这阵法有些超出的金丹中期修士应有的水准,但也谈不上太过离谱,最多也就让人觉得比较惊艳罢了。

  反正自己先前已经展现出了九阶灵力亲和度,如今用些超纲的手段,天上的那两个家伙应该也不会怀疑什么。

  抱着这种想法,林君河当即招了招手,这迷魂阵的阵眼,也就是那杆招魂旗很快便回到了他掌心。

  随着一个法决掐出,不过巴掌大小的招魂旗顿时迎风暴涨,其内更是有无穷黑雾涌出,朝着远处的虬髯男子及青衣男子涌了过去。

  如此巨大的动静,那两人即便再是迟钝,此刻也都有所察觉,将目光投了过来。

  在看到那漫天黑雾后,两人的面色都是一变,也不再顾着搏杀,而是各自施展手段在身前形成了一道光幕。

  只不过,他们显然低估了那黑雾的威力。

  几乎在接触的瞬间,他们所施展出的光幕便被粉碎。

  随着两道短暂而急促的惨叫声响起,不过片刻功夫,两人的身形便彻底消失在了黑雾之内。

  这般诡异的情景足足持续了数个呼吸的时间后,随着林君河再一招手,那漫天黑雾这才退回到了那招魂旗内,只在地上留下了两具尸体。

  从外表看来,那两名男子的体表都没有多出什么伤势,只不过眼内的生机早已消散,神情僵硬,呼吸也早已停滞。

  林君河将招魂旗收好,身形一个闪烁便到了那两人的尸体旁,招了招手,两个储物袋便落在了掌间。

  “五株玉凌霄,但也难怪互不相让。”

  看着掌心内多出的五株灵草,林君河若有所思的呢喃了一句,将其中两株收入储物袋后,剩余的三株则是以灵力包裹着被他送上了高空。

  完成衍道宗的考核只需要三株即可,再得到多的也没什么意义,倒不如放出去,让这密林内的水更浑一些。

  而他也可以就此减少些麻烦。

  眼看着密林内一道道遁光飞出,朝着那三株玉凌霄追逐而去,林君河也飞速赶往了这葬渊谷的边缘。

  接下来的路程还算是顺利,并没有再遇到半路打劫之人,而他也得以安心回到了葬渊谷外的聚集点。

  数十名穿着衍道宗服饰的弟子并列而立,在他们前方是一名发须洁白的老者,便是负责此次考核的验证者。

  林君河在将三株玉凌霄交入其手中后,便自觉到了一旁的人群中。

  算上他在内,不过只有二十余人通过了考核,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先前带走了他一株玉凌霄的那人。

  那人并没有如其他人那般闭目养神,而是不断四下眺望,观察着通过考核的人员。

  在看到林君河的身形后,他的面色顿时一僵,眼中也跟着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怎么可能他.他怎么可能还有三株玉凌霄?”

  “难不成,这小子把那几个家伙都杀了?”

  男子死死地盯着林君河,好半晌后,这才猛地摇了摇头。

  “不不可能,以这小子的实力,便是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有半分胜算,除非他身上有多余的玉凌霄。”

  “对!肯定是这样!”

  在联想到这种可能后,男子的双眼很快便眯了起来,方才的惊色也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隐秘的杀机。

  在绝大多数人都还在为了三株玉凌霄拼死拼活的情况下,能寻到六株玉凌霄,必然有着特殊的手段或者过人之处。

  在葬渊谷内,他已经与林君河结下了仇怨,必然会遭嫉恨,这对于他而言肯定算不上什么好消息。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想要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便只有一个办法。

  先下手为强。

  “小子,要怪,就怪你自己事多吧。”

  男子暗暗呢喃了一句,就在这时,林君河的目光也落到了他身上。

  只一眼,男子便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整个人如坠冰窖,好似被什么恐怖的存在盯上了一般,额头上更是渗出了几颗豆大的汗珠。

  好在的是,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来得快去的也快。

  男子惊魂未定的看着林君河离去的背影,眼中的那一缕杀意也跟着浓郁了几分。

  完成考核后,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了。

  这最后一段考核并没有设定时间限制,一直到两个多小时候,第一百人上交了玉凌霄,考核才算是结束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2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