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他头上舌头高潮|一天接多少客人

易天也是一时语塞。

  “好了,我该走了。我希望你好好考虑,尽早把你所知道的秘密交出来。否则的话,就不要怪我不顾念昔日的情谊。”

  那个黑影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易天的房间。

  与此同时,美食协会总部门口,已经是人山人海。各条通路也是被堵得水泄不通。

  美食协会总部处于沂海市旅游区的核心位置,一到周末假期这里就是人满为患。而现在,由于媒体和各大社交平台的炒作,此次的地区性的冠军赛也被视为盛况空前的一届。

  所以一大早,各路媒体已经把持住了交通要道,各种长枪短炮准备将这次的比赛一网打尽。

  比赛还没有开始,观众们早已座无虚席了。

  而比赛场外,还依旧有黄牛兜售着手中的门票。

  “100、200、500。”

  随着时间的临近,黄牛票的价格反而是水涨船高,一副洛阳纸贵的样子。

  “这可多亏了陈老板啊!”钱大妈看到这场面,也是心有余悸,“要不是他提前安排好,我们就是想要来捧场也不容易啊!”

  “好了,各位街坊,请跟我这边走。”杜仲说着,也是带着这些大爷大妈朝入口的另外一边走去。

  “切,这些大爷大妈来做什么?现在还有这样的旅游团了?”一些不明真相的游客忍不住问道。

  “估计是那种低价旅游团,骗骗这些大爷大妈的。那些外围团购票只有100不到。但是那视觉效果可是差很多的。”另一个游客冷笑道,“这些老人家不懂,被这些无良旅行社骗了钱,还不自知。”

  杜仲带着钱大妈一行人,很快走到了旁边的一个封闭入口。

  “小杜啊!这门怎么还没有开啊?”齐大伯忍不住问道。

  “不要着急,再等一等,一会儿就好了。”杜仲回答道。

  “哈哈,这群老家伙还真信了!”一旁的不良游客在那边嘲笑道,“一看就是这个什么导游在那里欺骗老人家呢!那扇门,肯定不会开的。”

  那些游客的讥讽也是令钱大妈等人有些担心。一些老人的心中也是泛起了嘀咕:“这陈老板靠不靠谱啊?”

  可谁知,那游客话音刚落。

  刚才还封闭的门扉,竟然一下子被人打开了。与此同时,入口处顶上的液晶显示屏也是亮起了灯光。红色“VIP”几个英文字也是格外醒目。

  而不一会儿功夫,里面跑出来几个身穿西服的工作人员。

  他们看到杜仲和老人们,脸上也是满是恭敬之色。

  “请问你们是32和33包厢的客人吗?”一个工作人员十分客气地问道。

  “没错,这是我们的预约凭证。”杜仲也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递了过去。

  那工作人员双手接过卡片,用验卡器确认真伪后,也是转身再次恭敬地说道:“好了,各位的身份已经确认。请随我们的引导员去到贵宾包厢吧!”

  “哦,好好……”钱大妈等人也是有些受宠若惊,当他们踏上贵宾通道的红地毯时,还是有些云里雾里。

  刚才还讥讽钱大妈等人的游客们,此时的眼光也是一阵羡慕嫉妒恨。

  “这些老家伙怎么会有钱进入VIP包厢的?”

  这些人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我看是由于人员太多,主办方新开辟了一个入口吧!”一个自作聪明的游客猜测道。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只见他跑到那个VIP入口处,也是掏出了自己的入场券,朝着那些黑衣工作人员扬了扬。

  “可以让我进去吗?”那个游客试探性地问道。

  那个工作人员也是看到了游客的入场券,他的面容也是一下子变得有些冷淡了。“不好意思,先生,这里是贵宾通道。你手中的只不过是普通门票。请安心去那里排队吧!”

  “怎么会?”那个游客依旧不依不饶,“凭什么那些老头子、老太婆都能进去,我却不能进去。”

  “那些老人都是VIP贵宾,请你说话放尊重点。”工作人员也是面色一沉。

  这下那个游客觉得自己脸上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逞强的他,也是大声说道:“你们这是歧视消费者,你们今天不让我进去的话,我可要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先生,我们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果你再无理取闹,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工作人员的语气越来越不善了。

  “怎么着,你们还想把我怎么样?”那个游客的脾气也是上来了,“你们知道我谁?”

  “不知道。”

  “我可是有几百万粉丝的大网红,你们如此对待我,我现在就曝光你们。”那个游客二话不说,掏出手机竟然开始现场直播了起来。

  “各位亲友们,大家给我评评理。我今天可是兴致勃勃,来这里观看那什么厨神大赛的地区冠军赛。谁知道,竟然被这些门卫如此对待。直播间的老铁们,大家给我壮壮声势,让我好好曝光这些狗腿子们。”

  不要说这个无名的网络主播,确实有些人气。

  他话音刚落,直播间里面倒是一群摇旗呐喊的水军。

  “我们‘毛虫宝宝’被欺负了,亲友们赶快过来帮忙啊!”

  “‘毛虫宝宝’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很快就回来救你的。”

  “拯救‘毛虫宝宝’战斗队已经就绪,马上就会开赴现场。你们这群吃虫子的鸟人们给我等着。”

  那些键盘侠也是纷纷加油助威,直播间里面各种火箭也是不断发射。

  看着如此情况,那个“毛虫宝宝”也是显得得意非常。

  “叫你们不放我进去,现在想后悔也是晚了。”“毛虫宝宝”十分挑衅地看着那群黑衣人。

  而其他游客也是纷纷朝这里看过来。

  谁知那些黑衣工作人员完全不为所动。

  只是一个为首的工作人员十分淡定地问道:“你的网名叫‘毛虫宝宝’对吗?”

  “怎么了?如假包换。你现在想道歉可晚了。”“毛虫宝宝”并没有搞清楚状况,还是一脸得意的样子。

  “你承认就好。”工作人员二话不说,掏出手机直接拨打了一个电话。

  “打电话摇人是不是?”“毛虫宝宝”依旧嘴硬,“我可不怕你们,我身后可是有一大群‘毛虫军团’啊!”

  谁知那个工作人员也不搭话。等他一通电话打完,他就如同雕塑一样,站在贵宾通道门口不说话了。

  甚至其他的工作人员也是像他一样,默默无语。

  “你们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下这个“毛虫宝宝”是彻底没招了。

  他就算想寻衅滋事,人家根本就不接他茬儿。这一个人的独角戏,总归是没有什么看头。“毛虫宝宝”大骂了半天,也是只能灰溜溜地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这个耍宝的网红,突然一声大叫。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账号怎么被封了!”

  “毛虫宝宝”顿时脸色大变,他打开自己的账号资料,只见上面飘来了一句话。

  “您的平台账号涉嫌违规,已经被永久封禁。如果有意见,请在15天内,申请平台仲裁。”

  “这是怎么回事?”“毛虫宝宝”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准备连忙换上小号,但是很快他发现自己在网络上注册的账号,竟然尽数被封杀了。

  这让刚才还耀武扬威的网红,也是冷汗直冒。

  要知道他这个主播,本就没有什么真才实学。他也就是靠着耍宝卖萌,才在这直播界有了一定的生存空间。这下一下子回到了解放前,甚至是自己安生立命的职业也是岌岌可危。

  “我可不想回工地搬砖啊!”“毛虫宝宝”也是脸色煞白。

  而此时一个电话响起,接完电话的他,也是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由于你违反了平台协议,我们平台准备和你谈一下解约和违约金的相关事宜。今明两天,我们的律师会登门造访…….”

  此时“毛虫宝宝”才意识到,自己的狂傲发泄错了对象。这美食协会可不是那些普通机构,竟然直接将他全网封杀了。

  而此时一队保安也是赶了过来。

  “这位先生,你是自己走,还是我们送你走啊!”为首的一个保安说道。

  “什么?你们让我走?就算是不走贵宾通道,我直接排队入场也不行吗?”“毛虫宝宝”气愤地说道。

  “不好意思,你刚才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其他观众的观赛活动。我们不能不请你出场。至于这门票的钱,我们会原封不动地退回你的账户。”保安冷冷地说道。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个几分钟前的大网红,就被这些保安给“请”走了。

  而这场发生在入口处的闹剧,也是被正好赶来的石十四等人尽收眼底。

  “那个家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只不过是个十八线的流量网红,还真当自己的是明星了。”司徒允儿看了也是直摇头。

  “就算是顶级明星又如何。规则就是规则,一旦违反必将会受到严惩。”石十四笑着说道,“只是没想到,这美食协会真是手眼通天,随便一个电话就能将这有点人气的主播给封杀了。”

  “没办法,那些平台背后都有美食协会的影子。如果不封杀的话,这美食协会的面子往哪里隔啊!”尔双双叹了口气,“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请问,几位是‘市南老馆’的参赛人员吗?”此时一个黑衣工作人员也是走到了众人面前,恭敬地问道。

  “没错,我是‘市南老馆’的老板。”陈实也是回答道。

  “那就好,请出示一下证件。”

 文学

“这是我的证件”陈实随手将手中的证件递了过去。

  那些工作人员在验明正身之后,纷纷露出了恭敬的神色。

  “果然是‘市南老馆’的人。这边请!”

  在一群黑衣人的带领下,石十四一行人也是走进了贵宾通道。

  而那些围观的群众也是十分诧异。

  “这些都是什么人啊!怎么就直接进去了啊!”一个游客忍不住问道。

  “切,这就是这次冠军赛挑战‘悦华馆’霸权的‘市南老馆’,你这都不认识,还来看什么比赛啊!”另一个游客嘲笑道。

  “不会吧!我怎么感觉他们没有什么实力呀!”

  “正所谓人不可貌相。不过话说,这‘市南老馆’看样子确实不怎么样。现在外面获胜的赔率,那‘悦华馆’是1赔1,而‘市南老馆’却是1赔20啊!”

  “什么?赔率相差这么多吗?”

  “话说那个‘市南老馆’似乎是凭着‘春雷集团’的裙带关系,才进入决赛的。否则的话,真刀真枪的比斗,他们怎么可能进决赛啊!”

  “原来是这样,他们的背后竟然是国内食材市场的巨鳄,春雷集团啊!我可是也没有想到啊!”

  “你没有想到得还多着呢!”那个游客笑着说道,“传说这次美食协会在冠军赛比赛开始前,竟然和‘春雷集团’解约了。”

  “什么,竟然和‘春雷集团’解约了?这美食协会难道不想开下去了吗?”另一个游客也是吃了一惊,“这‘春雷集团’可是占据了国内市场的半壁见山啊!没有了他们的食材供应,这美食协会如何正常运转啊!”

  “呵呵,这你就不用替他们担心了。难道说‘死了张屠户,还能吃带毛猪’不成?这美食协会早就和‘山姆集团’谈好了合作事宜。这下他们也不用受‘春了集团’制肘了。”

  “山姆集团?难道是那世界排名第一的食材供应商吗?”

  “除了他,还有谁能让美食协会的那些人,放弃‘春雷集团’呢?”

  “原来如此!那没有了靠山的‘市南老馆’,这一次要创造奇迹几乎是不可能了吧!”

  “所以,就算是收益低,我们还是押宝‘悦华馆’的为好。”

  “我也深有同感啊!”

  “可恶的家伙!竟然这么看不起人。”尔双双耳力惊人,虽然已经走得很远了,刚才那两个游客的谈话,也被她一字不漏给听了去。

  “好了,放轻松,要平常心应对这次比赛就可以了。”石十四安慰道。

  “哼,到时候,我可要狠狠打他们的脸。”

  “这话好像从你这个我们队伍里厨艺最低的人,嘴里说出来,似乎有点站不住脚啊!”石十四也是吐槽道。

  “你不要小看人,我这回可是准备了秘密武器啊!”

  “真的假的?双双姐,我怎么从没有听你说起过?”

  “都让你们知道了,还怎么算是秘密武器啊!”

  说话间,众人也是来到了主会场。

  只见一座气势恢宏的舞台,已经展现在众人的眼前了。

  美食协会最大的会场,可以一下子容纳将近一万人。虽然这一次并没有开放所有的座位,但是也最起码就五千人以上。

  而中央的位置,如同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场地,已经被布置成了古代竞技场的模样。

  只是周围的部分看台被改造成了食材仓库,就和当时选拔赛的斗味场异曲同工。只是规模还要庞大罢了。

  “不愧是美食协会,果然是大手笔啊!”就连陈实也是不由得叹服不已。

  “各位‘市南老馆’的选手们,比赛还有一点时间才正式开始。大家请随我们先去选手休息室吧!”黑衣服的工作人员说道。

  “好的,我们听你们的安排。”陈实回答。

  于是一行人,也是跟着这些引导,朝着休息室走去。

  无巧不成书,面对面朝石十四等人走来了的,赫然是刚刚抵达的,由宓奇川所带领的“悦华馆”的一行人。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孙海洋这个多嘴多舌的家伙见状,也是打起了挑衅式的招呼。

  “我当是谁呢?闹了半天,不过是‘悦华馆’的末席啊!”司徒允儿也是反唇相讥道。

  “末席?谁是末席呢!”孙海洋大怒。

  可谁知一旁“悦华馆”的其余三人,倒是也胳膊肘往外拐。

  “这小丫头,说得倒确实不错。”李月茹笑着说道。

  “月茹,你这个家伙!”孙海洋差点没有吐血。

  “没说错啊!不是你,难道还是我吗?”那边的付越,也是给孙海洋的心窝又插一刀。

  “好了,你们几个就不要在那里内讧了。”这时,他们的老大宓奇川终于看不下去了,他大声命令道。

  “是!”

  宓奇川走到陈实的身边,认真地说道:“陈老板,上次预赛我们落败了,这一次冠军赛,我们可是会竭尽全力击败你们的。”

  “我们也一样,无论输赢,我希望我们两家能够为观众们奉献一场没有遗憾的比拼。”陈实大度地说道。

  “那我们先去休息室了,一会儿再见。”

  说完两家人家也是分开,去了各自的休息室。

  不过离开之前,那孙海洋还是不依不饶。他对着司徒允儿恶狠狠地说道。

  “小丫头,这一次我们‘悦华馆’一定把你们打得妈也不认识。”

  “有本事你试试看。”司徒允儿一脸不屑地说道,“你这个吊车尾,估计连我都打不过吧!”

  “大言不惭的小丫头,有本事到时候比赛的时候,我来和你对战。”

  “对战就对战,谁怕谁啊!”

  “那到时候谁怯战,谁是小狗。”

  “那当小狗的应该就是你了。”

  “哼!”

  要不是两拨人生生把两人给拽走的话,这两个活宝说不定能够在这边斗一天的嘴。

  两方人马都分别去了休息室待命,而现场也开始热闹了起来。

  虽然斗味场还没有拉开序幕,但是正中央临时搭起的舞台,却渐渐拉开了帷幕。

  “各位观众,各位食客们,大家早上好。我是此次特邀的主持人,冯斯基。”一个身着礼服的男人,拿着话筒款款走上了舞台。

  “这个主持人,似乎没有见过吗?”休息室里面,石十四通过电视,也是看到了舞台上的情况。

  “这个冯斯基啊!前世是海派著名的滑稽演员呢!”司徒允儿介绍道。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过一会儿他估计会给大家表演拿手绝活儿了。”

  “拿手绝活儿?”

  石十四话音刚落,只见电视屏幕里的冯斯基已经开腔了。

  “各位观众,可能有很多人都对我不太熟悉。为了让大家了解我,我这里先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冯斯基微笑着说道,“我先来一段拿手的海派说唱《金陵塔》”

  “桃花扭头红,杨柳条儿青,,不唱前朝并古事,唱只唱,金陵宝塔一层又一层……”

  那冯斯基抑扬顿挫,将那海派说唱也是完美演绎。

  听众们听得也是如痴如醉。特别是贵宾包厢里面的钱大妈一群老人,听得也是热泪盈眶。

  “多少年没有听到这么纯正的海派说唱了啊!”钱大妈感慨地说道。

  “这个冯斯基果然有两把刷子,如此原汁原味的海派说唱。估计前世一定是滑稽曲艺的大家。”石十四说道。

  “那是当然咯。这个冯斯基现在算是在沂海市打出一片天的人物哦。无论是主持、喜剧也是信手捏来,人气不是一般的高啊!”司徒允儿说道。

  “不过他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啊?”石十四好奇道。

  “你是说冯斯基吗?这当然是那个‘冯斯托洛夫斯基’的梗吗?”

  “好吧!看起来这个冯斯基的野心还不小啊!”

  “这句话你说对了。”司徒允儿说道,“我记得他在渡信直播的时候曾经说过。上天给了他成为渡尘者的机会,他一定要好好把握。看到海派喜剧人才凋零,市场越来越小,他心中也是痛心疾首。”

  “所以,他准备重整旗鼓,要将海派滑稽振兴起来吗?”

  “不止这样哦!他希望海派滑稽,能够像相声和舞台喜剧一样,传遍大江南北。这海派喜剧,能够让北方的观众也能够喜欢和接受。”

  “志向很伟大,不过任重而道远啊!”

  “不过有志者事竟成,现在工会给予他的资源,也是不遗余力啊!”

  “这是他应得的。”看着舞台上卖力演出的冯斯基,石十四也是感同身受。

  很快冯斯基就完成了他自己的表演。

  “好了,刚刚的表演也是有些喧宾夺主了。不过我的目的也不过是抛砖引玉而已。”冯斯基笑着说道,“而现在这块玉就要来了哦,大家掌声欢迎,美女主持:秦楚玉。”

  就在这时,舞台的另外一边,一个白衣胜雪的美女,轻巧地走上台来。

  “这位叫秦楚玉的美女,不会也是渡尘者吧?”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没错啊!这位美女前世虽然名声不显。但是也是一代歌姬哦!”司徒允儿介绍道。

  “一代歌姬?那不知是哪个朝代的。”

  “石十四哥,你可听过这两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亭花’吗?”

  “这不是唐代大诗人,杜牧的诗句吗?”

  “所以你知道这位美女姐姐是什么来头了吗?”

  “什么来头?”

  “她就是杜牧笔下那个商女哦。”

  “什么?她就是那个商女?”

  “没错。据她说,当时她唱这首曲也是为生活所迫。之后听到杜牧的诗句,也是羞愧难当。所以之后也是郁郁而终。”

  “原来如此,看来这秦楚玉也是一个识大体的女子啊!”

  “然后她今世的愿望也是想依靠自己的才艺打开一片天。现在她也算是沂海市著名的女主持哦。”

  “谢谢冯先生,今天我十分荣幸受邀作为厨神大赛地区冠军赛的主持人。接下来,我会和冯先生一起为大家主持今天的比赛。不过我对美食和料理还属于刚入门小白,又说错的地方,还请观众朋友们多多包涵。”秦楚玉谦虚地说道。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22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