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绳子拉扯摩擦花缝调教

这对于一个兜里长期不会超过二十块零花钱的已婚中年男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改善伙食的机会。

  天知道他要存多久的零用钱,才能够去那种198就能够吃到自助餐,而且还能上网,有可以玩棋牌,还有水疗……还能上三楼的休闲场所。

  主要还是自助餐嘛!

  至于出现在公众面前的【玉大祭】到底是谁,马SIR2.0是不会主动去打听的,除非有人大嘴巴子告诉他,否则这种政治的玩意,与他相性不合。

  “老刘,你嘴巴大,你告诉我,这个【玉玲珑】是怎么回事哦?”

  “你嘴巴就小?”

  一个中年发福,一个中年微秃顶,两中年尾班车的老男人此时正躲在了会餐区的吸烟区里面随意地唠嗑着。

  “不说就算。”马SIR2.0耸了耸肩。

  刘秀此时却忽然说道:“东区分局差不多要废了,我们要尽快扶起来。我打算将你调过去。这次积雷山行动你表现不错,现在过去正好。”

  马SIR2.0皱眉道:“大刘呢?”

  刘秀叹了口气道:“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情……刘建明,在积雷山上牺牲了。尸体是今天凌晨的时候,才发现的,和几个神卫同归于尽了。”

  “死了?”马SIR2.0猛然抬头。

  不过老刘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和自己开玩笑,他只是短暂的失神,感觉世事无常之外,却不做什么评价。

  大概还有惋惜……从能力上来讲,刘建明确实是一个很出色的执法者。

  “东区分局现在是群龙无首的局面。”刘秀嗦了口烟,“但我相信,还会有【玉】党的残留,你这次过去的任务很重,不仅仅要……”

  “我什么时候说我同意过去了?”马SIR2.0一脸不屑地道。

  “不去?”刘秀哑然,“升职,加薪…最重要的是能得到许多额外的津贴,你真的愿意天天兜里揣着20块钱过日子?”

  “T M的,哪个月我的工资条不是前脚签完,后脚就被你发到我老婆那里?你和我说这个,良心呢?”

  刘秀的大脸是挂得住的,此时又摸了一根烟出来,递给了马SIR2.0,但发现已经是最后一根了,便又自己给点上,抽了起来。

  只要他不尴尬,尴尬的就只能是马SIR2.0。

  “真的不去?”

  “我给你推荐个人吧。”

  “谁?”

  “西门卡。”马SIR2.0沉吟着道:“这家伙在外边流浪了这么久,差不多是时候把他给拎回来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他的档案你还封着,你根本就没有递上去【南天门】。”

  刘秀沉吟道:“他会同意?”

  “我去谈谈。”马SIR2.0想了想道。

  “晚上到我家里吃饭,孩子们好久没有见过了。”刘秀忽然笑了笑道。

  马SIR2.0正要答应,但目光却忽然一怔,直勾勾地看着吸烟室外边的餐厅区里,“老刘,那个人,是不是柳京河?”

  刘秀下意识地看去,只见柳京河此时正在和谁说着话……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那个叫做小洛的新人。

  对于这个新人,刘秀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就好像是火云总局突然就多出来了这么一位似的……关键是,还没有违和的感觉。

  给人的感觉就只有一个。

  哦?

  咱们局里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厉害的新人啊……之类。

  外边的柳京河与小洛SIR说了两句,只有小洛SIR便跟着柳京河离开了……见此,马SIR2.0不禁沉吟道:“这两八竿子也打不着啊……难道是铁市长?”

  ……

  ……

  马SIR2.0在吸烟室的猜测并没有错——柳京河确实是铁罗刹喊来的。

  小洛SIR也很快就在一间接待室之中,看见了今日英气很足的铁罗刹……除此之外,还有【鸣一】老祖,以及【玉大祭】。

  房间里面,还有气息看起来不错的王姨。

  只是王姨却冷着脸,小洛SIR进来的时候,没有太多的好脸色……大概是因为古瑶的事情,在积雷山中,最后是小洛SIR救了古瑶一命,否则她哪怕是拼着被铁罗刹责罚,也会不顾一切地将古瑶直接杀死。

  但很快,这位王姨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皱了皱眉头,便将那明显的敌意收拢……安静地站在了一旁。

  “市长,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出去安排一下下午的行程了。”柳京河此时目不斜视道。

  “去吧”铁罗刹只是点了点头。

  她最近挺欣赏这个足够年青,上位又快的家伙——关键是,柳京河一点也不会好奇……至少,不会表现出来好奇。

  “随便坐,不必拘谨。”铁罗刹此时微微一笑,“希望突然叫你过来,没有吓到你。”

  小洛SIR随意道:“本来应该是我去拜访的……不知道铁市长找我,有什么事情。”

  他们在积雷山上有过再见的约定。

  铁罗刹却忽然问道:“你不好奇,为什么今日【玉玲珑】会出现吗。”

  小洛SIR想了想,便直接道:“这位,应该不是原来的【玉大祭】吧。”

  该怎么说呢……如果不是火云圣皇的意志降临,小洛SIR也应该是一个五阶的【超越者】。

  五阶的超阶,一般来说,在地方就已经算是天花板类别的战力了……对于今日出现的【玉玲珑】身上的伪装,是能够看出来的。

  如果看不出来,用南小姐的话来说,就是不走心!

  “我就说嘛,这小家伙肯定瞒不过去的。”【鸣一】老祖此时笑眯眯地打量着小洛SIR,“小伙子,又见面了……上次咱说的话,你还记得多少。”

  小洛SIR随意道:“关于那段模糊的记忆,这两日逐渐清晰。只是心中疑问也就躲了起来,老前辈如果不介意的话,改日再向您讨教更多。”

  “好说好说。”【鸣一】老祖笑呵呵地应了下来。

  铁罗刹则是没有表现出半点的好奇——好奇这两人到底在打什么哑谜。

  小洛…SIR的存在,本来就是一个谜团——周末积雷山事件已经过去两天,她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反而是该做的都做了,甚至就连血缘宝库也进去了一趟,可始终没有找到【小洛SIR】的跟脚。

  她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人,是凭空出现的——根据柳京河当时在王小晴大宅时候的描述,小洛SIR疑似是叶言的学生。

  “她是诗姬。”铁罗刹忽然说道。

  小洛SIR往【玉玲珑】看去,便见对方的容貌开始缓缓地变化,最后所出现的,则是一位十八九岁的女子模样。

  冷清,不苟言笑的类型……迎着小洛SIR的目光,【诗姬】只是淡然地点了点头。

  “如你所见,四位镇山巫女,就只剩下她了。”铁罗刹淡然说道:“最熟悉【玉玲珑】的人,也只剩下她。所以她是唯一的人选……【玉神社】今后,真正主持的人是【鸣一】老祖。当然,新的祭主也会开始培养。”

  “不知道铁市长为何要告知我这些事情。”小洛SIR好奇问道。

  “因为你有这个资格。”铁罗刹直接说道:“我打算聘用你成为火云政府的特别顾问。”

  小洛SIR淡然道:“火云总局隶属【南天门】,按规定,【南天门】的执法者是不能在任何地区政府挂职的,铁市长应该比我更清楚些。”

  “【南天门】没有你的档案。”铁罗刹冷不丁说道:“不要好奇我为什么能知道……存在时间越长的组织,它里面的构成就会越复杂,仅此而已。当然,不管【南天门】里面到底有没有你的档案,我也不打算深究……这是我的诚意。”

  小洛SIR想了想道:“抱歉,我目前的兴趣,只是做一名执法者。”

  铁罗刹道:“先不要着急拒绝我,聘用你,并不是要将你与我捆绑,也不是为了进一步地分割火云总局与火羽征服的关系……火云总局的财政还是我出的,我犯不着与一个能给我治理火云的机构闹矛盾。所以,聘请你成为顾问,是站在了火云地区的发展而考虑的。”

  小洛SIR道:“愿闻其详。”

  铁罗刹道:“你在邪灵殿的时候,应该听到了关于【气运之子】的计划吧?”

  小洛SIR点点头。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铁罗刹道:“气运一说十分飘渺不定,但它的作用却很大,大到你无法想像,拥有足够多的气运,就能够在短时间内,培养出更多的人才。在这个以修炼作为主流的世界里,拥有更多的强大修士,也就意味着本身底蕴的强大。但天下的气运是有限的,一个地方的气运同样……关键是,如果能够为火云获取更多的气运。”

  小洛SIR颇有些好奇道:“获取?”

  “一种是自然的凝聚。”铁罗刹淡然道:“富饶的地方,凝聚多,贫瘠动乱的地方,则是凝聚少,甚至会出现流失的状况。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掠夺。”

  小洛SIR若有所思。

  铁罗刹道:“你知不知道,在【昆仑】统一全部地区,打造成为联邦之前,各地之间为了掠夺气运,曾经有过一段相互蚕食的时期?那段时期十分动荡,战乱带来的后果则是气运难以凝聚,然而为了发展各地只能加剧这种战争。结果就是,陷入了一种气运流失,掠夺,加剧流失,加紧掠夺的死循环之中……然而,【苍蓝】之外,还有这各族的虎视眈眈,【苍蓝】衰败,最终或许只会沦为异族的食物。因此,才有了【昆仑】后来的大统一。”

  铁罗刹顿了顿,看了眼耸拉着肩打着瞌睡的【鸣一】老祖一眼,接着又道:“统一之后,联邦政府禁止了地区间气运的掠夺,而是以另外一种方式进行分配。每隔五年,都会举行一次【天才】战,各地派出有资格的种子选手,争夺【天才】站的排名,排名越高,就会获得【昆仑】越多的气运供给。而获得越多气运的地区,就能创造出更多的人才,按比例往【昆仑】输送,用来提升【昆仑】的气运,这是一个良心的循环。而这,就是【气运之子】计划的全部内容。你在邪灵殿內听【玉玲珑】所说的,只不过是部分,并不完全。”

  小洛SIR却淡然道:“听起来确实是个良性的循环,只不过…是以【昆仑】一直都是气运最强为前提。不断地往【昆仑】输送人才,也是为了保证这个前提吧。”

  “毕竟当初站出来统一联邦的是【昆仑】,而不是【火云】,也不是别的。”铁罗刹淡然道:“这已经适无人能够改变的格局,同时也是天尊们的决意。”

  “铁市长是希望我参加【天才】战?”

  铁罗刹直接道:“比赛过后,我会将【火云】获得气运的十分之一,直接划分给你。”

  “小姐,这怎么可以!”王姨瞬间脸色微变。

  即便是打瞌睡的【鸣一】老祖此时也不禁动了动眼皮子——唯有【诗姬】还是清冷的模样,似乎并不在意这些。

  却见铁罗刹此时挥了挥手,示意安静。

  小洛SIR此时沉吟不语。

  铁罗刹道:“你已经是五阶了,往后的路只会越来越难走,唯有气运才能帮助你登顶九阶之位……我并没有夸大其词,现在的你,应该差不多能够感受到气运的存在,以及冥冥之中它对你道路的重要性了吧?毕竟,五阶已经是大帝之路的门槛了。”

  气运这玩意对修为有没有作用,对于小洛SIR……洛老板来说,可有可无——他这会儿就已经是九阶大帝(火云圣皇版)的修为了。

  只不过小洛SIR是双卡双待的,这会儿表现出来的是(叶言版)而已。

  然而,在【店铺】的评价之中,气运却是一种十分高质量的【货币】……完全是属于多多益善的类型。

  而且,这种气运货币,还有别的一些奇特的功能。

  “铁市长,我有一个要求。”小洛SIR此时微微一笑道:“希望,你能和我签订一份契约……内容,就是你所说的这些,以双方都不能违背的前提,如何。”

  “契约?”铁罗刹不禁怔了怔。

  如她这种身份的人,一诺千金,自然不会食言,更加不屑食言……如果她真的要食言了,一纸契约又有何用?

  就算是用上【皋陶】的合同,作为【斜月山】的门徒,她要毁约也不是没有办法……听起来,并无不妥。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铁罗刹欣然应道:“你想什么时候签?要不要我给你找写手?刚才带来你过来的柳京河,文笔就很不错。”

  “请等一下。”小洛SIR起身离座。

  然后走入了接待室旁边的一处小房间里面……不一会儿之后,小洛SIR再次走了出来,而此时,他的手中便已经多了一份古旧的羊皮卷。

 文学

签约的过程是一对一单独的。

  在小洛SIR的要求之下,铁罗刹暂时与他在另外一室单间內独处——对于这个要求,王姨完全处于一种强烈反对的态度。

  一个五阶超阶,在单对单的情况之下,已经足够给铁罗刹构成威胁。

  但签约最终还是继续。

  当铁罗刹将准备好的私章拿出来的时候,小洛SIR是这样说的——只要盖上一个手印即可。

  古老的羊皮卷此时摆在了铁罗刹的面前,上面的每一条条纹都清晰地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是很普通,双方也算是公平的一份契约。

  甚至最后只是标注了作为委托方甲方的铁罗刹,如果赛后不进行相应支付的话,需要赔偿三倍的约定金……毁一赔三,大部分的商业行为都差不多是这个价码,似乎没什么好说的。

  但在铁罗刹看来,这契约是不是有些儿戏……单独签约,甚至连一个公证人也没有——这显然也不是最具有法律效力的【皋陶】合同。

  “这份契约,似乎含有一种很特殊的约束力。”铁罗刹沉吟着道。

  “一点小小的保障。”小洛SIR正色道:“铁市长方向,契约对双方的约束是一样的。如果我不能参加比赛,我也会按照三倍的价格赔付给您。”

  铁罗刹不禁皱了皱眉头。

  此时,她反而有种想要打消原本念头的想法……一卷契约,为何会让自己突然生出一股忌惮的感觉?

  她居然,少有地在一个年轻人的面前,不得不犹豫不决了起来。

  这不是素来强势的她的作风……事出反常,定然有妖怪。

  但这种具有约束力的契约,真的能限制自己?

  “如果参加比赛,【苍蓝】百市十二城……你想自己能达到什么样的层次?”铁罗刹禁不住问道。

  或许是因为单独相处的原因,她并不用担心自己得这种迟疑的态度,会被人窥见……至于小洛SIR,她直觉这是一个不会说话漏风的有诚信的人。

  对,只是一种没有根据的直觉……或许是错觉。

  “既然最终所得,是所得气运的十分之一,成绩当然是越高越好的。”小洛SIR微微一笑道:“铁市长放心,我会量力而为。”

  量力而为……而不是尽力而为?

  铁罗刹略一沉吟,这种迟疑的状态让她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想到身后还有【斜月山】的那位,想到自己还是火云的掌权人,铁罗刹便直接将手掌按在了羊皮卷上。

  当手印印上的瞬间,她心中的疑虑仿佛在一刹那间消失不见,轻松了许多——随后,便是诡异的一幕。

  自己羊皮卷忽然自动焚烧,随后化作了两道黑光,一道直接冲入了小洛SIR的掌心之中,而另一道则是直接射入了铁罗刹的眉心之间。

  她甚至无法抵挡。

  弹指六十刹那……这是比一刹那还要快发生的事情。

  只是黑光入体之后,并无带来任何的异象,她迅速检查了一下自身,从上至下,从外到内……也并无任何的异常。

  “这就算是,完成了吧。”铁罗刹主动开口说道,“还有什么,是需要我配合你的吗?【苍蓝】百市十二城,早就已经开始备战了,据我所知,这一届的比赛,出现了不少妖孽级的选手。我会尽量将值得注意的对手资料交给你,另外练武场,修炼资源等等,我都会尽量供应。”

  “修炼之类的话,应该是不用的。”小洛SIR微微一笑道:“我修炼的方式有些特别,并不需要在固定的场所。”

  “不管如何,有需要告之我就行,火云政府会全力配合你。”铁罗刹点点头:“我也可以给你一些指点。”

  邪灵殿一战,铁罗刹的实力大概也暴露出来了……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战法,近战能力相当不俗,但法师的能力更高,可惜需要肉坦才能发挥出太阴宝扇的威力。

  至于她本人修为,大概是五阶超阶的巅峰,但不知道她在这个阶段已经逗留了多长的时间……综合战力,或许在六阶中段左右,毕竟是【斜月山】门徒,底蕴不是一般人可比。

  所以她说指点之类,也不是托大之词。

  小洛SIR不予置否道:“希望能有与铁市长切磋的机会。”

  铁罗刹也只当做这是含蓄的说辞,比较没有修者会拒绝一个境界高的指点……哪怕不是指点,而是切磋也能获得不俗的提升。

  她点点头道:“最后,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配合一下的。”

  说罢,便见铁罗刹双手虚环在身前,随后一颗血红色的玉,悄然出现……小洛SIR随意地看了眼这块血红色的玉,感觉到了一股以火云大地息息相关的气息。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血缘宝玉?”

  “不错。”铁罗刹正色道:“但这只是血缘宝玉的部分……类似分身。真正的宝玉不会轻易出现。你现在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在这颗玉上,滴入一滴鲜血。”

  小洛SIR好奇地眨了眨眼睛。

  铁罗刹解释道:“只有这样,你才能够与火云进行绑定……就当作是,一种【天才】战的准入门票。”

  小洛SIR淡然道:“在邪灵殿的时候,具【玉大祭】所说,宝玉具有控制火云地区运势的能力。”

  铁罗刹轻笑了声道:“洛先生,我们已经签过契约了,不是吗。”

  政治家嘛……

  只见小洛SIR含笑地点了点头,旋即便伸出了手指,只见一滴鲜红血液缓缓地滴落在了宝玉之上……吸收了这点鲜血的宝玉,忽然间从红化蓝色,随后又恢复了原样。

  ——只是蓝色?

  铁罗刹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色彩意味着一个人运势的强弱,通常以彩虹七色显示,气运极盛着甚至会超越紫色,显现出金光。

  至于蓝色,只是属于一个比较不错的阶段——这甚至远远低于铁罗刹一开始的预估。

  一个在如此年轻的阶段,就能够达到五阶超阶的人,她估摸着至少也是深紫色吧?

  “还有,什么事情吗。”小洛SIR此时忽然问道。

  “没有了。”铁罗刹摇了摇头,随后又道:“出去之后,柳京河会给你一台全新的手机,是用作我和你私人联系的。有什么事情,我会使用它。”

  “那么,我就不打扰了。”小洛SIR微微一笑道:“对了,铁市长……契约的话,我们都会自觉地遵从契约公平的精神吧。”

  “当然。”铁罗刹也微微一笑。

  算是…相谈甚欢吧?

  铁罗刹默默地看着小洛SIR起座离开——但她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反而是若有所思地坐着。

  她再一次呼唤出了血缘宝玉的分身……一道亮光自宝玉之中射出,投射出来的,赫然是小洛SIR的虚影。

  名字,骨龄…修为,甚至还有肉体强度,功法属性等等,就像是游戏里的人物面板一样,竟是无比详细地罗列了出来。

  确实是五阶超阶段……而且还是五阶的中段,底子看起来相当的游戏。

  “奇怪,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她再次沉思,随后心中一动,便又一次驱动宝玉……于是,有一组详细的人物面板,在她的面前浮现——而这组数据的来源则是:叶言!

  “居然,和叶言一模一样?”

  铁罗刹难以置信地张了张口,颇为的失态……当这里毕竟也只有她自己。好一会儿,她才将心中的疑惑按下。

  血缘宝玉不会不错……这玩意要是出错,那么整个【苍蓝】大联邦的根基都会存在极大的问题。

  “但也不能说一模一样。”铁罗刹沉吟了起来。

  叶言的数据,是他离开火云之前所记录的——当叶言离开了火云,加入了【南天门】总部的时候,他的血缘就已经转移到了【昆仑】的血缘宝玉之中……从火云脱籍了,铁罗刹此时也不能再看到叶言当下真实的水平。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昆仑】的这段时间,定然有了不俗的提升。

  摇摇头,她要做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消除身上的隐患……方才签下的契约,总是让她有些在意。

  “净化。”铁罗刹淡然说道,

  自宝玉之中,忽然射出了一道金光,没入了她的体内。

  一个地区的掌控者,是不会被诅咒的……因为她的身后,是整个火云大地的万千生灵,就算是九阶大帝,甚至是【天尊】也很难做到诅咒一整个地区……况且,火云还是大区!

  只是,当净化之光投入的时候,铁罗刹并无任何的感觉——这也意味着,她并没有遭受任何的诅咒,或者约束之类。

  到底……净化了没有?

  ……

  ……

  出来的时候,小洛SIR已经不在会客室里了。

  “小姐!”王姨连忙走了上来。

  铁罗刹则是淡然道:“我在想一些事情,不用担心……洛先生还有说什么吗?”

  王姨皱了皱眉,她对于铁罗刹的这种客气的口吻颇有些抵触,“什么也没说,打了招呼之后就离开了……他答应了?”

  “嗯。”铁罗刹点了点头,旋即看向了【玉鸣一】,淡然道:“希望你的卜算不会出错…他会为火云带来一次腾升的机会。”

  只见【鸣一】老祖此时缓缓地睁开老眼,“我也说过,这是一把双刃剑,翻车了莫怪我。”

  “你放心,好的剑,我自然会好好打磨。”铁罗刹淡然说道:“你回去【玉神社】吧,没什么事情,就不要出来蹦达了……按照约定,【诗姬】以后就是我的联络人了。”

  【鸣一】老祖没说什么,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和铁罗刹在这两日间做了些交易。

  【玉神社】要完全听命火云政府,并且在今后逐步培养出完全忠于火云政府的【大祭】……【诗姬】被洗脑了之后,以【玉玲珑】的身份出现。

  另外就是卜算,【玉鸣一】的特殊能力,这也是他这个当年七八阶的小人物,之所以能够与一众的九阶大佬谈笑风生,甚至还能够偶尔参加天尊茶会的资本。

  【玉鸣一】的卜算当世一流。

  他全力出手,给铁罗刹卜算了一次火云的大势。

  当然,这种卜算消耗极大,卜算了火云的大势之后,【玉鸣一】已经彻底断绝了自己未来的道……

  耗费了如此庞大的代价,甚至将【玉神社】也卖了,这位老祖自然也有相应的要求……赦免【玉家】的连带罪责,保存【玉家】的血脉。

  最后,就是释放真正的【玉玲珑】。

  铁罗刹同意了,但却亲手将【玉玲珑】的根基毁掉,才交换到了【玉鸣一】的手中。

  此时,真正的【玉大祭】已经在【玉神社】之中了,但只不过是一个断掉了双臂,修为尽失……还处于重伤昏迷状态的废人。

  而送出照顾【玉玲珑】的,还是铁罗刹自己安排的人手。

  ……

  ……

  【太上大祭】与【玉大祭】安排了专车离开了发布会的会场,直奔积雷山去……去收拾【玉神社】的相撞。

  积雷山恐怕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要处于修复的状态。

  “恭喜小姐。”王姨此时正色道:“经此一役,【玉神社】将不会再造成任何的威胁……火云的礼仪也掌握在你的手中了。如今,就只剩下【无限城】这一块了。”

  “废掉了【玉玲珑】而已。”铁罗刹却摇了摇头:“你觉得,一个从那个时代活下来的老家伙,不会比骚狐狸更难应付?”

  王姨沉吟道:“我看【玉鸣一】并无野心,似乎只想做一只闲云野鹤。”

  “或许吧。”铁罗刹淡然说道,“姨……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

  只见王姨此时沉声道:“小姐,我一直以来都没有求过你任何的事情…但是,我那侄孙女,不能白死……还有,您知道吗,小晴出来之后,整个人都疯疯癫癫的。”

  “我答应过洛先生,关于古瑶……审判庭怎么判,就怎么定罪。”铁罗刹摇了摇头:“在这之前,我不希望她出现任何的问题。”

  “我知道了。”王姨悲怅地点了点头。

  “古瑶不行。”铁罗刹叹了口气,随后自车厢的文件夹中取出了一份文件出来,“但这个可以……姨,你自己看着办吧。”

  王姨去过文件看了一眼,旋即目录凶光,“这个小杂种吗……很好,很好!比起古瑶,或许他才是更该死的!”

  “别乱动武。”铁罗刹轻声道:“您…身体毕竟太差了。”

  ……

  ……

  【无限城】……下层居住区。

  名为【丽晶】的一家小旅馆之中。

  “先生,要不要服务?有本地的和狮驼姑!”

  一名身材臃肿却衣着暴露,挖着鼻子的女人此时很不走心地走某个房间门前敲了敲门。

  “滚!”

  女人将挖出来的东西糊在了门上之后,便鄙夷地走开了,“只不过是断手废物而已,老娘我就算免费给你摸,你能摸得全吗!什么辣鸡!”

  说着,女人扭头便走开了……她还是这家【丽晶】小旅馆的老板娘呢,要去前台当看板娘的。

  房间里,窗帘拉死,昏暗无比,只见角落里,一道落泊的身影正蜷缩坐着……他默默地咬着指甲,目光却一眨不眨地盯着房间内唯一的光源。

  那正在播放着新闻发布会现场的老旧电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2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