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厨房干到沙发再到卧室图片:真实讲述偷看长辈作爱

她僵硬的扭过头来,对着阎王爷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您别着急,他可能是正忙着,没时间接电话……我再打个试试看!”

  顾念手心里全是汗,嘴巴里咬牙切齿的叫着向峻的名字:“向峻,快接电话,向峻,快接电话,向峻,快接电话……”

  阎王爷看她那副魔怔的样子十分恶劣的露出一个猥琐的笑来,咬牙切齿的,顾念,你也有今天!

  电话有一次自动挂断了,顾念僵硬的抬头看阎王爷,露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嘿嘿,他可能在睡觉吧……要不,您先送我回去?我明天亲自把他押过来给你?”

  阎王爷似笑非笑的看着顾念,那眼神似乎是在说:“你是觉得我是傻子吗?”

  顾念:我心里这么想,但是我不敢说。

  顾念感觉自己这一辈子的思考都用在了今天,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出门!如果不出门就不会上了那辆鬼巴士,如果不上鬼巴士就不会跑到地府来,如果不来到地府就不会把阎罗王给扒了,如果不把他给扒了也就不用遭这出罪。

  顾念双目无神,就好像被蹂躏了一千遍,整个人比鬼还像鬼。

  真是操蛋他妈给操蛋开门,操蛋到家了!

  自己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想她堂堂玄山观唯一传人,竟落得如此地步,还真是可悲可叹啊。

  但是自己倒霉落在阎王爷手里,也怪不得别人。只是她赚得那些钱还没花完有点心疼,还有就是沈辞她还没睡到还挺遗憾的……

  想七想八想了半天,顾念这光棍的病犯了,你不是要为难我吗,那我干脆不挣扎了,于是,她一屁股坐在了大殿上,声嘶力竭的控诉:“你杀了我吧!我不活了还不行吗!”

  阎王爷被她这一出搞了个措手不及,目瞪口呆的看着顾念撒泼。

  “这鬼巴士是不是你们地界的东西,它把活人带进地府也不光是我的错吧!怎么全都赖在我头上了!”

  “我被鬼差追,我逃跑有错吗?不跑难道等着你们抓吗?”

  “还有我扒了你的事,你在那么偏僻的地方走,谁能认出你是阎王爷啊!再说你穿的那么漂亮,我不扒你扒谁啊?”

  “你们男孩子走的那么偏,又穿的那么露,不就是故意吸引我的注意力的吗!”

  说到这,顾念一下子哽住了,完蛋,这直男癌语录怎么被她一不小心说出口了?上网上多了,脑瓜子都秀逗了。

  她抬头瞄了一眼目瞪狗呆的阎王爷,心想这下真要彻底见阎王了,顿时悲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干脆也不要脸了,坐在地上就开始干嚎:“救命啊,阎王爷草菅人命啦!快来人呀,谁能来替我做主啊!”

  阎王爷感觉自己的青筋就快要爆出来了,他后槽牙咬的咯吱咯吱的响,这女人,脸皮的厚度竟然更上一层楼了。

  门缝里好几个小鬼探头探脑的往里看,不时的交头接耳互相交换一下观点,是不是的还对着阎王爷指指点点,阎王爷感觉自己的高血压就要犯了。

  他想封住顾念的嘴不让她嚎,可惜自己现在一丝灵力也无,不然怎么会轻易的就被她给扒了个精光。

  他服了,真心实意的服了。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都斗不过她。

  阎王疲惫的揉了揉抽痛的脑袋,对着顾念挥了挥手,“罢了,你回去吧。抽空把那程序员给我送下来就行。”

  想了想,又加了句,“还有修路的钱,也得赶紧给我。你是分期付款还是一次结清?”

  顾念听见前半句心里乐开了花,听到后半句瞬间就蔫了,要她掏钱,这跟要她的命有什么两样?

  她的不情愿被阎王爷看在眼里,看着她那肉痛的表情他心里终于稍稍的平复了许多。

  他对顾念说:“你这手机还挺神奇的,竟可以联系鬼?”

  说到这顾念得意的一扬眉,“那当然了!这也是那个叫向峻的程序员开发的!还可以拍照摄像,甚至直接把人民币转成冥币!”

  顾念滔滔不绝的对着阎王爷介绍,完全没看到阎王爷那越来越亮的眼睛。

  旁边王清看不下去了,伸出手拉了拉顾念的袖子,想提醒她一下,上面那位眼中的觊觎之色越来越重了,但顾念脑子十分迟钝,感觉到王清拉她甚至还甩了一下胳膊,问她:“你拉我干啥。”

  王清满头黑线,看着阎王爷那威胁的表情,不说话了。

  本想着顾念这次损失这么多,自己也有份,想提醒她一下,可谁知道她太迟钝,那就没办法了,自己也算是尽力了。

  顾念这边还在滔滔不绝的替向峻宣传:“这相机还有美颜功能,无论你长成一副什么丑样子,都能把你拍成天仙……”

  阎王轻咳了一声打断了顾念的滔滔不绝,“咳咳,真这么厉害吗?本王不信。除非,你把这手机给本王试一试。”

  顾念听这阎王竟然不信她的,顿时就生气了,她顾念可是从来不骗人的!她说能拍就能拍!

  于是她十分大方的把手机交到了阎王爷的手里,甚至十分热心的帮他调了参数,加了滤镜,又选了几个符合他气质的小道具,这才举到阎王爷跟前。

  屏幕里的阎王爷白的不像话,一个三角形的脑袋十分诡异,眼睛占了脸的二分之一不说,下巴也尖的好似能戳死人。

  阎王爷看着自己的美丽容颜十分满意,一下子把手机揣进了怀里,然后对着目瞪口呆的顾念说:“那个,本王甚是喜欢美颜相机里的自己,这手机,就为本王征用了!这算是你交的定金吧!”

  顾念欲哭无泪的看着这无耻的阎王爷,敢怒不敢言。

  她现在终于知道王清为什么拽她袖子了,可惜已经晚了。

 文学

顾念他们终于又回到人间了。

  她这一趟是感慨良多,而另外两人则是早就喜极而泣了。

  顾念他们回来的时候坐的还是那个破破烂烂的公交车,甚至连司机都还是那个,顾念摊在座椅上一动也不想动。

  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天,心想,还是人间好。

  顾念有气无力的对那鬼司机说,“把我们仨分别送回家。”

  她欺负不了阎王爷,他的手下她还不能欺负欺负了。

  三人各报了地址,然后车子又启动了。

  很快到了王清家,顾念看着她进了楼道,等二楼有间房子灯亮了这才叫那师父出发。

  等又送完张蒙,天都快亮了。

  顾念坐在车上昏昏欲睡,等那鬼司机叫醒她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四点多。

  顾念拖着疲惫的身子扑在床上倒头就睡,把那些让她心烦的事都抛在了脑后。天塌下来也等着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日上三竿,顾念才起床。

  想着昨天的遭遇简直就像是一场梦,可顾念无比清晰的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因为她的鸭梨牌手机不在身边,她以前分明是每次都好好的放在床头柜上的,每天睡之前都会确认一下的。

  这么贵的东西,是不可能随便乱放的。

  一想到手机,顾念内心就一阵抽痛,又想到修路,就更加痛了。

  好了,不能再想了,再想想心脏病都快犯了。

  今天休整一天,再去买个手机,明天少不了还得去找一下向峻。

  这人也不知道哪去了,是不是在深山老林里没信号,昨天打了一百个电话都不接,害得她差点没死在下面。

  顾念用座机给鬼屋打了个电话,说明这几天要请假,然后就带着银行卡出门又买了个电话,补了张卡,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弄完这些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

  回到家里,顾念趴在床上,越想越气。

  一想到那阎罗王的死驴脸她就气不打一出来。这简直就是压榨,是剥削,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迫害!这要是毛爷爷在世的话,非得拉着他去住牛棚不可!

  可是这胳膊拧不过大腿,自己还是太弱了,不然也不会任由人家欺压,本以为自己在人间算是无敌手了,可这到了地界才知道,自己这点小手段根本算不了什么,人家只要动动手指,她就跟蚂蚁一样动弹不得。

  也是自己倒霉,这两天发生的事一件比一件倒霉,就好像柯南附体了一样,走到哪都见鬼。

  想了半天想不通,顾念也就不想了。拿起新买的手机拨通了她师父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响了三声那边才接了起来,电话那边的环境十分嘈杂,也不知道她师父在干啥。

  “爷爷,你在干什么呢?那边那么吵?”顾念问道。

  “哦 ,是念念啊,有什么事吗?长话短说,我这边正团战呢!”

  顾念不知道什么叫团战,还以为爷爷在捉鬼,刚想说那你先专心捉鬼别受伤了,就听见电话那头那老头急赤白脸的声音:“哎!!!你快放大啊,你看看,我死了吧!”

  然后那边环境一静,爷爷似乎结束了团战,走了出来,对着电话说:“有什么事赶紧说,我马上复活了。”

  “……”

  顾念十分无语。她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了,这老头竟然还学会上网吧了,别一把年纪再学坏了,刚想着说他几句,再一想,他没财没色,别人也打不过他,吃亏是不可能吃亏的,想玩就随他去吧,这样一想,干脆不管他了。

  “爷爷,我昨天见鬼了。”顾念说。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不天天见鬼吗?”老头子漫不经心的回答。

  “不是这个鬼!我昨天去地府了,看见了黑白无常还有阎王爷!”顾念急急开口。

  那边沉默了一瞬,然后顾念又接着说了:“我觉得那白无常应该是喜欢我,不过他长得太丑了,舌头还二尺长,我不是很喜欢他。”

  “……”

  白无常: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老头似乎还在消化顾念话中的信息量,故而没有出声,然后顾念就继续说了,“还有那个阎王爷,他非逼我给他修路,还要帮他把生死簿电子化,还骗走了我一台手机!那阎王爷真是良心大大的坏了!”

  顾念气愤不已,而那边却一声不出,顾念以为是信号不好,又换了个几个地方,可还是一样。

  正当顾念想着这破手机还不如上一个好用的时候,那边终于回话了,“快上啊!别卖我啊!!你为什么不杀人?是信佛吗???!”

  “……”

  顾念十分无语,这老头子果然不靠谱,看来一切还是的靠自己。

  顾念挂断了电话,而那边的清玄道长才嗫嚅着说了一句:“竟这么早就来了。”

  那脸色看起来十分沉重,以至于身边那个十几岁的小伙也看了出来,拉了拉这个穿着潮牌的小老头:“怎么了?怎么打完电话心情这么不好?是出事了吗?”

  潮老头拍了一下这小子的脑袋,“老子生气也是因为你们太菜!你看看你这游戏打的,什么玩意儿!还是早点找个电子厂上班得了!”

  顾念躺在床上,此时她的心里已经平静了许多,虽然老头子没给她什么建议,但是从他淡然的态度上顾念已经被安慰到了。

  她愣愣的看着天花板,脑袋里乱哄哄的,明天就要去找向峻了,可这天大地大,也不知道上哪去找他。现在唯一的办法也就是看看那群参加比赛的选手们有没有人或鬼知道他在哪,想到这,顾念就拿出手机在他们的选手群中问了一句:

  “大家有没有人有向峻的消息啊?他最近去哪了,怎么都找不到人?”

  旗袍大婶:“不知道啊,自从比赛结束后就没见过了。”

  慧心:“念念姐姐,你找他干嘛?需要我帮忙吗?我向来找你,可是我师父不让,他非得让我回来敲木鱼……”

  青灯大师:“老衲也没有见过,阿弥陀佛。”

  无为大师:“贫僧也一样。”

  虚空大师:“贫道也没见过。”

  群里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顾念又跟他们寒暄了几句就开始定去B市的机票。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24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