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 紧窄泥泞的花茎

傅津言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冷漠地问了句:“有事?”

  “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现在在上班。”

  唐苓也知道自己贸然来找他有点不太好,她咬了咬唇,又说道:“那我快下班的时候再来找你。”

  他语气平淡地又说了句:“下班以后还有别的安排。”

  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啊。

  她看看傅津言,又看了看傅津言身后的男人,可怜巴巴的样子让男人有点心疼。

  他伸手推推傅津言,“言哥,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个这么大的侄女?”

  “嗯,以前那边的。”

  他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那人家肯定是有急事要跟你说。”

  傅津言又看看唐苓,唐苓咬着唇,一脸无辜地看着他点头,“就五分钟。”

  “唐苓,机会我给过你。”

  男人一旦狠心无情起来,真是什么情面都不讲。

  她语塞,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要是一直纠缠下去,那就显得她死缠烂打了。

  傅津言拒绝了她,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抬脚就走,给她留了个背影。

  “我叫沈遇,是你小叔的好朋友。”

  她抬眸看了一眼沈遇,“我叫唐苓。”

  “大侄女,你这是得罪他了?”

  这沈遇可能是怕她想不开,所以专门留下来开导她,她咬咬牙,没说话。

  又过了会,她问道:“他结婚了?”

  沈遇没说话。

  唐苓这心里面一下子就有数了。

  男人不渣就不是男人,顾源有女朋友还要劈腿,傅津言有老婆了,还要跟她暧昧,她算是看透了。

  “还没结婚,但是快了。”

  也不知道这沈遇是不是担心她突然多出个小婶婶会不开心,迟疑了这么长时间。

  她伸手撩了撩黑长的头发,微微一笑,“我知道了。”

  沈遇安慰她:“他就算结婚了,也会继续疼你的。”

  这话说得好像唐苓是个非常小肚鸡肠的人,她看看沈遇,表情有点耐人寻味,“结婚好啊,结婚了就能安稳了。”

  “也是,安稳点好啊。”

  沈遇说话还挺有深意的,唐苓有些不太理解,但她也不想再多问,说了再见便转身离开。

  傅津言做事一向比较奇怪,两年前她就见识过了,所以他现在不理她,也在意料之中。

  她走到医院外的小花坛边长椅上坐下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微信,退出账号,再输入另一个账号和密码。

  两年没用,旧的微信账号已经被冻结了,还好之前的手机号她虽然没有用,却一直在续费。

  解冻后,两年里所有的信息都跳了出来。

  其中有一条很醒目。

  唐苓,你就是个骚货。

  她以为这两年她已经很坚强了,但是看到这话,她还是觉得有些刺眼,她直接长按删掉了对话框,抬起头深吸一口气,随后又翻找到了傅津言的微信。

  他的微信倒是挺安静的,这两年也没有给她发过消息,她冷笑一声,还说她让他好找,其实自己都有未婚妻了,根本就没有找她。

  她不确定傅津言能不能看到她的微信,但是她还是认真编辑了一条。

 文学

发出去后,她又有点后悔,但还是没有撤回。

  她挠挠头发,叹息一声,站起身离开,回到家后午饭随便对付了一下,便躺在床上睡着了,傍晚的时候她才醒过来。

  醒过来第一件事情,她就打开手机看傅津言有没有回她消息。

  他还算有良心,给她回了两字。

  夜猫。

  这地方她知道,权贵的天堂,不过她没有进去过,只是在小视频上看到过,从视频上来看,里面的氛围十分的火热,并且帅哥美女相当多。

  傅津言也免不了俗气,也爱这种地方,她不屑地笑了笑,男人都是一个德行。

  她找出她能拿得出来的最适合出现在夜店的大红色低胸长裙换上,化了个大浓妆,便去了。

  到了门口,她很是从容地报了傅津言的名字,傅家人的名声到底是大,她一报,人家就让她进去了。

  里面很是嘈杂,男男女女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放荡地舞动着身躯。

  更有男人怀里搂着个女人,手上轻抚着女人的腰肢,女人的双手挂在男人的脖子上,两个人互相激吻,这纸醉金迷的场景一度让唐苓想要离开,但是为了秦桑的事情,她忍住了。

  根据服务员报的包间名字,她很快就找到了包间,站在包间门口,她犹豫了片刻,便掏出手机给傅津言发消息。

  【我到了。】

  【进来。】

  得到了进来的许可,她推开门,被里面的烟味给呛到了。

  她轻轻地掩了掩鼻子,皱着眉头,四处寻找着,终于在一个角落里面找到了傅津言。

  傅津言今天没戴眼镜,身上穿着黑色的衬衫,衬衫的扣子上三排没有扣,露出好看的锁骨,看上去格外的性感,他一只手上夹着根烟,另一只手朝她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去。

  也没管其他人的目光,她径直朝他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他身边,小声道:“小叔。”

  “穿成这样是想勾引我?”

  他将烟靠在烟灰缸上敲了敲,说话有些放荡。

  唐苓面色一僵,随后尴尬地笑了笑,“不是到这种地方来都得穿的应景一些,这是我最拿得出手的衣服了。”

  他嗤笑一声,烟放到嘴边狠狠吸了口,“说吧,什么事?”

  “我跟顾源的事情牵扯到我朋友了,她被开除了,现在我去找他,他却不见我,我想要你帮我。”

  他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道:“我没这个能力,公司不归我管。”

  唐苓咬着唇,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那大眼睛湿漉漉的,有一种自带柔弱的感觉,看得傅津言都想怜惜了。

  几秒种后,她开口道:“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

  傅津言看着她,面无表情,静静地等着她继续往下说,见他不说话,她咬着牙便又开口,“我听说,傅家老爷子得了癌症,你也就回来没多久,想必是要回来争一争家产的。”

  听她这么说,他不禁挑了挑眉,来了点兴致,“嗯,然后呢?”

  “傅家没有儿子,所以公司你肯定是有份的,你就帮帮我吧。”

  唐苓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傅津言将烟头狠狠地按进烟灰缸,伸手将她拉到自己怀里。

  沈遇看到他这动作,一下子懵了,这画面,冲击力有点大。

  傅津言笑了笑,坏坏地捏了捏她的腰,“有好处吗?”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26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