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老师肉H短篇 一个女生把腿放我身上

夏为民一下子被父亲给扇蒙了,陈工与明子也楞了一下,感觉不对,忙着闪退了一旁。

  “父亲,”夏为民忙着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但是身子还是骑在白桦的身上,“你这是干嘛啊?”

  此时的夏经理委屈的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就像是小孩子在外边受到了欺负,看到了自己的父母一样。

  “我干嘛…?”

  “你看你现在干嘛呢?”

  “有你这样当经理的吗?”

  “三个人把一个农民工骑在身下暴打,这是你经理日常的工作该干的吗?”

  “还不快给我放开那个农民工…!”

  现在的夏经理根本还没有意识到错误,还没有从刚才白桦扇自己的事情中反应过来呢,

  “父亲,我想是你弄错了,是这个臭农民工欺负我……!”

  “所以,我才……”

  “啪……!”夏国远这下子是彻底愤怒了,直接又给夏为民重重的一巴掌。

  “你以为我们都是瞎子吗?”

  “明明是你们这么多的人在欺负一个弱弱的农民工,难道你还要跟我说是他一个人欺负了你们三个吗?”

  夏国远说完用手一指夏为民三人,不过自己也愣了一下,因为自己儿子陈工和明子三人的身上,已经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尤其是脸上特别的明显,一个个的都像是被载进去了一个大肉包子。

  再去看白桦,双手抱着头,虽然看不清受没受伤,但是一直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

  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但是作为在工地上干了多年的领导,他深刻的知道,自己不是侦探,也不是警察,有些事情没有必要追究的那么清楚,只要解决了就好。

  “还不快给我起来,你这哪有一个当领导的样子。”

  “赶紧让这个叫白桦的农民工回去,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以后再敢胡来,我就撤了这个经理的职位。”

  夏国远知道,这点破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好。

  夏为民可是说什么,也是不敢不听老爷子的,不过自己站起来的那一刻,心中是绝对不甘心的。看着还在假装挨了打的白桦,心里这个气啊。

  自己本身才是受害者,没想到他却成了受害者了!

  不过自己知道,今天当着老爷子的面,自己奈何不了这个臭农民工,等他走了以后,在这个工地上,还是自己说了算,哼…!

  “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夏为民在起身之前,偷偷的伏下身来,在白桦的耳边撇着嘴轻声的说道。随后站起身来,像是没事人似的,来到了陈工旁边,给他使了一个眼色。

  陈工会意,知道在老爷子面前必须得收敛着点,虽然在工地上,是夏经理说了算,可是实际上,老爷子是一直没有放权的。

  所以在夏经理给自己使了眼色以后,自己就和明子偷摸的离开了。

  白桦躺在地上眉头皱了皱,看来是不能继续的放赖下去了。但是这个夏经理看来是不可能就这么的轻易放过自己,否则这个老爷子走了以后,今天的事情,还会出现的。

  自己从地上站起来之后,自己马上装傻了起来,

  “夏经理,你说什么?,”

  “我刚才没有听清楚。”

  白桦上去就抓着夏为民的手哭诉着问道,

  “你说你不会放过我的,是吗?”

  “夏经理…,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农民工而已,你就饶了我吧!”

  “夏经理啊…,你大人有大量,你就放过我吧。”

  “我真的是害怕了你呀,你就放过我们这些小农民工吧…!”

  夏为民没想到白桦会来这么一出,把自己一下子竟然弄得是措手不及。这时心中的怒火又被点燃了,刚想着提起手来给白桦一下子,看到了正在怒视着自己的父亲,不自觉的就感觉到脸上又隐隐作痛。咬着牙,生气的说道,

  “滚…,我什么时候打你了,你看看,我身上的伤,这都是你打的!”

  夏经理一说完,围在门口看热闹的人们有的也感觉出来了不对劲,特别是林永权,因为自己忽然想起来了,白桦曾说过,他在大学的时候练过跆拳道,而且自己也亲眼见到过白桦一个人把勇哥七八个人都打趴下的场景。所以这时的林永权有些唏嘘不已。

  “我告诉你,今天这个事情,没完!”

  夏经理冲着白桦吼了一句,表情非常狰狞。

  白桦此时在心里微微的笑了一下,自己要的就是这样,所以这时的自己仿佛像是被惊吓到了一样,非常的惊恐,来到夏国远的身边拉着夏国远的双手,慌乱的说道,

  “老爷子你要帮我啊…!”

  “你要是不帮我的话,夏经理会打死我的。”

  这时的夏国远也感觉到这个农民工似乎是有些棘手,不过正当白桦与夏国远四目相对的时候,夏国远突然愣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

  “你…你是,那个农民工…?”

  白桦也是一愣,因为这时候自己也感觉到眼前的老人家有些眼熟,只不过记不清是在哪里见过了。

  “啊……嗯,对了,你是……?”白桦还是觉得自己先问清楚好。

  夏国远这时的眼睛里面已经是充满了激动的泪水,因为刚才没有看清楚,现在的自己真的看清楚了,因为那天晚上自己的印象是太深刻了。

  要是没有眼前的这个农民工还有一个女教师的话,自己的这条老命可就真的没了。

  这时的夏国远反过来又重新抓住了白桦的双手,兴奋的说道,

  “小伙子,真的是你!”

  “那天晚上,要不是你与那个女教师把我送去了医院的话,我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命活着呢。”

  “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呐!”

  这一下子白桦算是想起来了,主要是那天自己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女教师的身上了,所以才没有记住老人家的相貌。

  “哦…,我想起来了。”

  白桦笑着说道,

  “没想到老人家,你,你这身体恢复的挺不错的嘛!”

  “还好,还好,那天多亏了你们及时把我送去了医院。”

  夏国远乐呵呵的说道。

  “医生说了,幸亏送去的及时,要不然现在我早就见阎王去了。”

  俩人这么一唱一和,把在场的人都弄懵了,这个白桦怎么回事,怎么还跟夏经理的父亲又认识了?好像还救了人家的一条命…!

  夏经理一下子也想起来了前两天的事情,自己的父亲被一个骑电动车的人撞了以后跑了,幸亏有两个年轻人送去了医院,当时的医疗费用还是人家给垫付的呢!完事儿以后父亲为了表示感谢,还让自己到处找来着,这其中有一个就是农民工。

  怎么回事?

  难道这个白桦就是那个农民工吗…?

  不行,不可能…!也绝对不能让这个农民工成为父亲的救命恩人,因为,因为这个农民工简直就是他马的太可气了!

  “父亲,你别听这小子在这里胡说,长得相像的人多了,况且工地上的农民工长得都一个德行,那天又是晚上的,你肯定是没有看清楚。”

  “你看看,他长得贼眉鼠眼的,一看就是社会上的不良青年,他怎么可能会做出见义勇为的事情来呢?”

  被夏为民这么一咋呼,老爷子也犹豫了一下,不过自己又仔细的看了看,最后还是露出了肯定的微笑。

  “是…,就是这个小伙子,我不会记错的。”

  “哗”的一下,人们都发出了赞许之声。

  特别是夏风,一开始自己对他的印象也不是太好,感觉这小子就是一个爱冲动的家伙,可是听爷爷说他就是那天晚上的农民工时,也向着他投去了赞许的目光。

  “不可能…!”

  “父亲,你绝对是搞错了。”

  “这小子就是一个混在工地上的痞子,昨天还把夏风给打了呢!”

  “你看看,你看看……,”夏为民抓住夏风的胳膊,把袖子往上撸起。

  “还有我。”

  “这…这,都是他打的!”

  “父亲,今天正好你来了,我看,像这种恶劣的农民工,就应该把他暴打一顿然后撵出工地。”

  看着夏为民那个滑稽的样子,白桦就想笑,可是这个情况下,自己还是不能笑的,因为这个夏经理真的不是什么好鸟,刚才被自己一顿好打,他肯定是心里不舒服的。

  所以自己也假意去率先承认错误,

  “对,刚才夏经理说的对!”

  “都是我不好,因为昨天的鲁莽,把夏风给打了。”

  “所以,今天夏经理带着陈工还有明工,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面打是对的。”

  “这件事情不怨人家夏经理的。”

  “所以,呜呜……”

  “都是我不好,要不…再让夏经理他们打我一顿吧!”

  “我这次绝对不会还手的,但是求你们就不要把我撵出工地了。”

  “呜呜…呜呜……!”

  说真的,白桦的演技真的是太差了,不过就是这种拙劣的演技却把夏国远感动的不要不要的了!

 文学

  夏国远是一个知道报恩的人的,白桦,那可是救了自己一命的啊!

  为了那点破事,竟然把自己的救命恩人为难成这样子,自己还是人吗?

  所以,就在夏经理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夏国远又是抡圆了胳膊轮了过来,

  “啪”的一下子,夏经理就感觉自己的脸被扇的是火辣辣的痛。忙着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夏国远如此的狂躁,只叫夏风还有林永权等围观的人们都是一惊,没想到这么大岁数的一个老爷子,竟然打起人来会这么狠。

  夏为民可是真的彻底的恼了,自己好歹也是工地上的经理啊,这左一遍打右一遍打的,都给打成什么样了?所以脸色非常难看。

  “父亲,你,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我是你的儿子,他只是一个臭农民工!”

  “你为什么老打我啊?”

  见到自己的儿子还是一副死性不改的样子,夏国远更来气了,也不管旁边还有外人,便大声的骂道,

  “你说我为什么打你?”

  “你口口声声的说农民工这个农民工那个的,难道你忘记了你爹我最初也是一个农民工了吗?”

  此话一出,直接把白桦和林永权等农民工兄弟们都惊到了,谁也没有想到,一个曾经是建筑公司的老总,最初原来也是一个农民工啊!

  可是夏为民却是一点都不削,

  “你老是和我提起这个,我都快听腻了。”

  “当初你做农民工的时候,我才多大啊?”

  “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是有钱人了,你还说那些有什么用?”

  夏国远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气的心里直发抖,

  “你…你这是说的什么鬼话呢?”

  “难道是就因为你有钱了,所以连自己最初的起点都给忘了吗?”

  “好啦…,我也不想跟你说话了!”

  夏国远是对自己这个儿子是彻底的失望了,因为这个在自己的金窝窝里长大的人,是绝对考虑不到自己当初所受到的苦痛的。

  所以……

  “通过你这么长时间在经理这个位置上,所做出的成绩,以及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认为你根本就不适合项目经理这个职位。”

  “什么?父亲,你这是要撤掉了我的经理职位了吗?”夏为民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的!”夏国远非常坚决。

  “这段时间,我观察你的儿子夏风在工作方面做的比你强多了。”

  “所以,我决定,就让夏风接替你当公司经理。”

  “什么…?”这突如其来的决定,把所有人都惊住了,这是怎么可能呢?夏风刚刚大学毕业才不到一年,他怎能胜任得了项目经理的职位呢?

  “爷爷…,我,我还很年轻,经验还不够。”

  “还是……”

  今天爷爷的决定太突然了,况且自己是绝对没有想当这个经理的意思的,如果自己抢了自己老爸的经理职位,那以后老爸可得怎么看自己啊?

  不过夏风还没等说完,直接就被夏国远制止了。

  “就这么决定了!”

  夏为民这时了傻了,因为在这个公司里,老爷子那可是一言九鼎的,既然他决定了,是没有人能改变的了。不过幸好这个职位是让自己的儿子当了,那也到无所谓。自己在他的旁边做一个副手什么的,也不错。

  可是正在自己的如意算盘打的挺好的时候,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夏风的爷爷,建筑工程公司的太上皇,竟然怒视着自己。

  “而你…,你这个王八蛋。”

  “明天就给我去大库房报道!”

  “让我去大库…,去那里干什么?”夏为民有些蒙圈。

  “当然是看库房了,你还以为去那里当经理吗?”

  “什嘛…?你是让我去那里打更啊……!”这时的夏为民彻底的傻眼了,没想到刚才自己还是工地里面的项目经理,可是一转眼的时间,自己竟然是变成了库房的打更人了。

  这都是因为那个可恶的农…民…工!

  夏为民只能是站在一边喘着粗气,怒视着白桦。

  不过白桦现在的心情却是非常的好,因为今天的这样的结局无疑是一个最好的存在。

  “嗯嗯…嗯,我觉得夏经理是应该去底层体验体验一下生活了。”

  “他也一定会很适合这个工作的。”

  白桦冲着夏经理微笑着说道。

  “好小子,你给我等着…!”

  夏为民现在恨不得想把白桦给撕碎了,可是这时在自己的父亲面前,也只能是咬着牙忍着了。

  这还没完,因为夏国远终于找到了那天救了自己的人,所以晚上的时候非得要请白桦去吃一个晚饭,以表示对自己救命之恩的答谢。

  不过这一天真的很累,所以白桦还是谢绝了,又刚出了这么一个事,把人都弄得乱糟糟的,所以今天的事情也就这么结束了。

  不过夏国远在离开工地的时候,特别的交代了夏风几句才离开。

  刘玥玥这时坐在自己的劳斯莱斯上,双眼冷漠的看着工地的牌匾,国远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难道是真的让自己二十四小时的跟着那个农民工吗?

  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怎么想的。

  哼…,自己才不干呢。

  估摸着婷婷那个贱货也不可能会放下自己的架子,跑到这种地方来勾引这个农民工吧?

  咦…,有了。

  此时刘玥玥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随手掏出了电话,

  “喂…!”

  “你现在干嘛呢?”

  此时的白桦把自己的被褥又重新规整了一下,当接到刘玥玥的电话,眉头皱了皱,以为是晚上了还要让自己去冒充他的男朋友呢,这一天的下来了,晚上还不让自己好好的休息一下吗?

  “睡觉…!”

  “这么早就睡觉了吗?”刘玥玥吃惊的说道。

  “这一天天的下来多累呢!你不知道,我这给人家当男朋友的活也是很累的。”

  “哦…,是这样啊!”刘玥玥撇了撇嘴。

  “看在你今天做的挺好的份上。”

  “嗯…那好吧,这两天我就给你放一个假,没事的时候,我是不会来找你的。”

  “但是…,没有我的电话,你也是绝对不可以离开工地的。”

  “知道了吗?”

  “如果要是被我发现了你离开了工地的话…,我就扣你工资!”

  “啊…!”刘玥玥的这句话无疑是最具有威慑力的,直接让白桦的心里哆嗦了一下。

  “不是,你等一下。”

  “如果我要是有急事的话,必须要离开工地的话,怎么办呢?”

  白桦对于刘玥玥为什么要把自己困在工地上不解,反正这个大小姐有钱,她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刘玥玥也眉头皱了皱。

  “到时候给我打电话!”

  “哎…,等一下,我的钱………嘟…嘟…嘟…嘟!”

  白桦这个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先问一下,自己这种不干活,只是在工地上等的工钱应该怎么算呢?

  对了,还有,不会是这个大小姐想要赖账,然后把自己甩了,钱也不给自己了吧…?

  如果要真是那样的话…,呃…,自己就直接找到刘氏公馆去。看她还敢不敢赖账了。

  想那些都没用,哦…对了,可能明天自己就得去一趟邮局,把今天赚到的钱拿出一部分来汇到自己父亲的卡里。

  这么多的钱在自己的手里也是放着,可以让父亲把家里的房子装修一下,再置办一些家用电器什么的。对了,父亲的关节炎最近又犯了,也让父亲去大医院看一看。

  “喂,大小姐。”

  “什么事?”刘玥玥没好气的问道。

  “我明天要出工地一趟。”

  “我不是告诉了你,让你待在工地,哪都不许去吗?”刘玥玥气鼓鼓的说道。

  “可是我明天真的有事啊!”

  “干什么去?”刘玥玥知道,现在白桦的一举一动自己都必须得掌握,免得让二叔他们家的人有可乘之机。

  “呃……!”这种事情,白桦也没有必要瞒着,直接就告诉了刘玥玥。反正你让不让,自己都得去。

  “好吧…,快去快回。”

  “如果碰到不认识的人,要是跟你搭讪的话,你就给我打电话。”

  “听见没有!”

  “哦…!”白桦不知道刘玥玥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还会有人跟自己搭讪呢。难道她会算卦吗?直接未卜先知了?

  白桦感觉到有些好笑。

  不过第二天上工的时候,自己又找到了老孟,想去请半天假。因为去邮局,有半天的时间太够用了。

  昨天的事情,老孟早就知道了,白桦,一个农民工,竟然会是夏家老爷子的救命恩人!

  这是什么概念,那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所以昨天新上任的夏风经理就已经和自己交代过了,让白桦不用再待在后台推砖了,直接去队里干些轻快的零活。这也是夏老爷子昨天临走之前交代的。

  “孟哥,今天午前我可能上不了工了,我要请半天的假。”

  “别别…别,不能这么叫,以后你还是管我叫小孟吧。”老孟非常谦虚的说道。

  “白哥,那个什么,你以后就不归我管了,你要是想请假的话,你就得去办公室找夏风经理吧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26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