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住腰往上顶弄 滚烫H|看着我是怎么吃你的水蜜桃

姜雅娟喝了一半,这才停止了,很高兴的笑道:“哇,感觉好爽。”

  “却不上头。”

  王老马上端着酒杯对洪涛说:“我们喝,让雅娟歇一下。”

  张组长紧紧的盯着王老,看到他不紧不慢的把半杯酒喝完后,就担心王老再喝。马上说:“王老,你不能再喝了啊。”

  “你再喝,今天我就跪在这里了。”

  王老喝了半斤白酒,感觉到意犹未尽的,真的还想喝半斤。

  不过,他是非常理智的人,很能控制自己的言行和思维的。也是试试洪涛这解酒的方法,到底管不管用,就不敢再多喝。

  马上就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再多喝一口了。”

  张组长松了口气,很相信王老的话。就是,依然紧紧的注意着王老的情况,防止他喝了这半斤酒后,会醉出问题来。

  作为负责老领导的保健工作的张组长,可是知道,保健委对现任领导和退位的原领导人的饮食,都有规定,按照他们的身体情况,制定好了每周到每天的食物的品种,食用量。

  对酒水和饮料都是制定好的。不能让他们随便多吃,免得影响了身体健康。

  而老领导们偶尔的想多喝,他们也只能劝阻。

  劝阻不了,就得密切注意着。

  但是,到了最高限的量时,那就会极力阻止了。

  免得出了问题,前途就完了。

  “开明,你和雅娟多敬一下洪涛先生啊。”

  “好好的感谢人家的救命之恩。”

  王开明高兴的点头答应着,可不敢违拗爷爷的指令。马上就倒满了酒杯,恭恭敬敬的敬洪涛的酒。

  洪涛来者不拒,尽情的畅饮。

  半个小时后,王开明喝醉了,姜雅娟喝了一斤半斤,没有一点醉意。

  王老还是非常清醒,没有一点醉意。

  知道午饭结束了,王老就像没有喝酒一样。

  张组长还是不放心,明白人喝了酒后,往往不会马上醉,会过一阵子醉。就继续守着。

  等一个小时候,那才能确定,会不会醉了。

  然后,张组长虎视眈眈似的看着了洪涛,很想把洪涛赶出这个超级大院。真怕这家伙,又不知道窜到哪个老领导家去捣乱呢。

  洪涛感受到了这个保健组长气恼的神情,吃完了午饭了,就马上告辞了,不想在王家多呆了。

  王老挽留了两下洪涛,洪涛也坚决的告辞了。

  王老只好吩咐姜雅娟安排警卫送洪涛。

  姜雅娟高兴的答应了,可没有安排警卫,还是自己亲自送洪涛出了王家。

  张组长马上就给冯兴打电话,询问洪涛是不是进了省保健委了。

  冯兴正为王老的秘书查问了洪涛是不是进了省保健委的事郁闷呢,不知道是福是祸。这又接到了张组长的电话,询问洪涛是不是进了省保健委,口气还很不好的样子,让他的心都悬了起来。

  想了想,还是如实的回答着:“洪涛先生是今天进了省保健委,刚办完了手续。”

  张组长惊道:“他这么年轻,怎么就让他进了省保健委啊。”

  “这不是扯淡吗。”

  “这么年轻,连皮毛都还没有学全,就让他进了保健委,当了专家。”

  “你们楚南是不是没有人才了啊。”

  张组长的级别和冯兴一样,可层次比冯兴高,还是跟在超级大佬身边的保健组长,自然能冲冯兴发脾气了。

  冯兴可不能说这是许梁特意打招呼安排的,免得让同僚们认为他不敢为领导挑担子。就认真的说:“张组长,洪涛虽然人很年轻,他的中医医术非常厉害。看一眼,就能看出病人是什么病。”

  “楚南无人可比。”

  张组长冷哼道:“笑话,他这么年轻,医术就非常厉害,这话谁信啊。”

  “更别说是中医很难学了。”

  “就是西医,那没有十多二十年,都别想获得很好的医术。”

  冯兴忙说:“我们是经过考察的。”

  “在医术上,洪涛完全可以担任我们省保健委的委员了。”

  张组长马上叫道:“他又那些论文啊,还有那些成果啊。”

  冯兴忙说:“我就告诉你不,杨中明国医都拜洪涛为师呢。”

  “这还是杨国医推荐的,你不信,可以打电话问他。”

  张组长马上说:“杨中明的医术,在我们保健组里,也不是一流的。”

  冯兴跟着说:“那洪涛的医术比杨中明的高,杨中明能担任央保健委的国医,洪涛还不能担任我们省保健委的专家啊。”

  “除非,你用年纪来限制他。”

  虽然,张组长的层次比冯兴高,可级别还是一样的。张组长能对冯兴发脾气,冯兴有脾气了,不能随便发,可以这么来怼仗。

  当然,冯兴知道,张组长是对洪涛的医术不了解。要不然,张组长也不会这么的反感了。

  张组长见冯兴这么护着了洪涛,就只好问:“那洪涛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医术?”

  冯兴忙说:“慕容盛世病死了,被洪涛救活了。”

  张组长惊道满眼齐齐冒黑线:“你说什么,他能起死回生?”

  冯兴继续说:“慕容盛世被救活后,将他的小女儿慕容雪许配给洪涛,慕容雪嫌弃洪涛的土气,不愿意。”

  “洪涛气得离开后,慕容盛世被他小女儿又气死了。”

  “送道殡仪馆,开完了追悼会,要火化了。洪涛赶到了,再次把慕容盛世救活。”

  张组长感觉道冯兴在说天方夜谭呢,都忍不住打趣的笑道;“我说老冯啊,你这时候,还乱开什么玩笑啊。”

  冯兴继续说:“我不是开玩笑。”

  “洪涛起死回生,救活了十多个病人。”

  “还有,我们楚南的梁都美容养颜口服液,你知道吧。”

  张组长忙点头:“知道啊,那怎么样。”

  冯兴忙说:“梁都公司的老板梁晓林的父亲,在小区的公园突然发病死了,被洪涛救活了。

 文学

张组长惊得齐齐蒙圈:“真的假的啊。”

  冯兴没有回答,继续说:“当时,是梁晓林知道洪涛能起死回生,就跪地求洪涛,许诺三十亿,洪涛没有答应。”

  “后来,梁晓林的姐姐赶到,加了十亿。洪涛答应了,救活了梁晓林的父亲。”

  “结果,梁晓林的父亲不同意给四十亿给洪涛,只给了五万。”

  “洪涛气不过,就把梁都美容养颜口服液的质量检查出来,发现含有很多激素,就把梁都公司给打垮了。”

  张组长惊得目瞪口呆。

  对于梁都公司的产品出了质量问题的事,他知道了,还接到了梁都公司托的关系,找到了他,想请他帮忙。他不知道具体情况,可没有随便答应。

  没想到是这么回事。

  当即惊道:“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冯兴郑重的说:“我都调查清楚了。不敢乱说。”

  “那你说,洪涛能进保健委吗。”

  张组长忙惊叹着:“洪涛真的有这么神奇的医术,那完全能进央保健委了。”

  “现在,文老的身体状况堪忧。”

  “你给我安排一下,让洪涛等通知,我向文老报告。让洪涛给来老看看。”

  冯兴笑了笑:“好,我跟洪涛先生说一下。”

  他是想都到,文老那么一个超级大佬,不了解洪涛,可就不会答应的。就爽快的答应了,要不然,冯兴也不会答应这么痛快。知道洪涛那小子性格怪异,不先问好,怕他不答应呢。

  此时,姜雅娟开着车,不紧不慢的在车河里移动着。

  停车等候红绿灯时,就大胆的抓住洪涛的手,享受那种从未有过的快乐。

  连续两次后,姜雅娟在一处十字路口,忍不住就改变了方向,不送洪涛去欧阳家了。穿入了一条小街,快速的穿到另一条街。

  后面的警卫车,一时都没有跟上,很快就断开了。

  一般的情况下,只要被护卫的车和主子,不故意丢开警卫,是不会断开的。

  姜雅娟故意丢开警卫了,警卫就没法及时跟上。

  姜雅娟就连续穿过几条街,带着洪涛到了一家五星级宾馆。是她娘家的产业。

  停好了车,就对洪涛激动的说:“这是我家的酒店。”

  “我带你上楼,给你安排一个房间。”

  “以后,你想住宾馆了,就住这里。”

  她还不好意思马上表明,要和洪涛好好的爱一次。

  洪涛感受到了姜雅娟赐予的快乐,整颗心都被姜雅娟迷住了。

  有些懵懵懂懂的跟着姜雅娟上了酒店楼顶。

  姜雅娟进了自己的专用套房,看都爱洪涛有些懵懵懂懂的样子,就知道是被自己古典的美迷住了。

  这也是自己迷住过京城不少的权贵豪门公子的地方,最后,还是被王开明的才华和帅气给俘获了她的芳心。

  让她没想到,在王开明之外,还会有洪涛打动她的芳心。

  不是因为洪涛救了她母子,而是洪涛那种带着些自信,又显得色眯眯的表情,还有一股憨憨的笑,让她心动神迷。

  以前最讨厌男人那色眯眯的眼神和表情。

  可是,看到洪涛这色眯眯的表情和眼神,姜雅娟却感觉到心像触电一样的透出一种酥软酥软的感觉。特别的喜欢。

  “这房子,以后就给你住了。”

  “只要这酒店还是我们姜家的,这房间就是你的。”

  姜雅娟从洪涛那汹涌的波涛中浮出来时,深深的体会到,洪涛到底是一个阳刚气非常强大的男人啊。强大到世上无人可比。

  心里荡漾着无比的幸福笑着。

  洪涛惊得蒙圈的看了看这非常豪华的房间:“这不是你王家的。”

  “是你娘家的宾馆啊。”

  姜雅娟甜蜜的笑着点了点头:“王家,是权贵家族,不能经商。”

  “我娘家不是权贵家族,可以经商。”

  洪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好,这房间,我要了。”

  姜雅娟很是温柔的依偎着洪涛,滑动这手指:“别带别的女人来啊。”

  “我随时会在这里等你的。”

  洪涛嘿嘿的笑着:“我知道,这里就是我和姐姐的小窝窝。”

  这话说得姜雅娟全身毛孔都欢快的张开起来。

  顿时想到了那天落水,实际上是落进了洪涛的怀里。

  这时,将近下午四点来钟,欧阳老太爷带着了茅山福云道长急匆匆的赶到了家门口。

  福云道长左手拿着拂尘,右手打着手决,观望着欧阳家的院子。

  欧阳剑光一众子女媳妇孙女都等着了门口。个个脸露喜色,没有一点忧愁和担心的样子。个个都和欧阳老太爷打招呼。

  欧阳老要爷子心都聚集在为老伴治病上,没有去考虑儿女和孙辈们的脸色。只是马上伸手把福云道长请入家门。

  欧阳老太太躺在摇摇椅上,微闭着眼睛。

  欧阳婉容坐在傍边陪着,她没有到门外去接,只是叮嘱她奶奶,还是继续装一下,看看福云道长到底有多厉害,能不能发现她已经没有事了。

  看到她爷爷进来了,就站起笑着打招呼:“爷爷,回来了。”

  欧阳老太爷马上看向了老伴,都没有去问孙女,她奶奶的情况怎么样了。

  看到老伴眯着眼睛,都没有去注意她的气色,当是昏迷着呢。

  马上对福云道长说:“老神仙,快,给我老伴看看,还有救吗。”

  福云道长点了点头,显得很平静的道:“欧阳信士请放心,贫道只有办法。”

  此话当即惊得欧阳家上上下下齐齐翻白眼。

  没想到这个福云老道和洪涛的眼力差了天上地下的,不但没有一眼看出老太太身上有没有病,都没有看出老太太的气色,已经不像个病人了。

  这就是一般的名老中医都能看出来吧。

  不过,碍于他们家的老太爷,可没有谁敢乱说话,就静观其变似的看着福云道长怎么给老太太治病。

  福云道长当然发现了欧阳老太太的气色,不像一个病人呢。心里迷糊起来,欧阳老太太的气血比较平和了,不像一个重病在身的人了。

  听欧阳老太爷说她得了心脏粘液肿瘤,那心脏被堵住了,呼吸就没有这么顺畅,气色也没有这么好啊。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32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