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自慰男男羞耻PLAY|小腹顶出柱状物

 “你找他干什么啊?你不要添乱,跟我走——”

  乔若宝不理解,再一次拉周烁阳。

  可是周烁阳就好像钉在原地了一样,她拉了好几下,他都不动。

  哈?居然敢违背她的意思?

  乔若宝松开周烁阳的手,改成叉腰,鼓起腮帮子,瞪圆眼睛看着他。

  周烁阳看着这样的乔若宝,知道她这是生气了。

  说实话,有点可爱……

  呸呸呸!

  他居然觉得这个恶女可爱?

  他今天是怎么了?咋老是有毒呢?

  他虽然当乔若宝是他的女朋友,但周烁阳内心可不承认。

  他是被逼无奈,他钟意的还是若安。

  这也是他为什么想要帮古棠说话的原因之一。

  古棠是若安的好朋友,他帮他,他就也能和古棠成为好朋友。

  这样的话,古棠一定会在若安的面前说他的好话,从而实现刷若安好感的目标。

  刚才在篮球场,明明是一个能让他和古棠成为朋友的机会,可是乔若宝却把他拉走了!

  说说,这怎么不让他有点气?

  这还不是让他气的。

  他好像说了什么令人误解的话,他刚要狠狠反怼那群无知人类,就被她强行拉走。

  他良心过不去想回去帮古棠解释,结果乔若宝说了什么?

  不要添乱?不要蹚这趟浑水?

  就算不是为了刷若安好感,他也做不到坐视不管,何况古棠曾扶他去医务室。

  他为古棠说话,他错了吗?

  周烁阳挺直腰板,理直气壮地看着矮他一个头的乔若宝。

  “我就问你,我哪里错了?”

  “你还不知道错?”

  乔若宝圆溜溜的双眼瞪得更大了。

  就你刚才说的那些话,确定是帮古棠而不是把他往火坑里推?

  “我觉得我没错。”

  周烁阳说完,转身朝回走。

  “喂!等等!你要干嘛去?!”

  乔若宝直觉他要回篮球场。

  真是气死她了,还嫌热闹不够大吗?

  还有,古棠是若安姐姐的朋友又怎样?人家厉害,用得着你帮忙?

  何况你帮的什么忙?倒忙!

  乔若宝叫了好几次,周烁阳没有应她,继续往篮球场走。

  好哇!他平常对她言计听从的,现在为了古棠,居然不听她的话了!

  那就别怪她拿出杀手锏!

  “周烁阳!”

  乔若宝手往腰间探去,扯下她一直随身携带在身上的那个锦囊,举起来,朝周烁阳大声喊道:“你可是在密室里发过毒誓,做我男朋友的,要是有半点怨言,天打五雷轰!”

  这些个话传入到周烁阳的耳朵里,他身体一僵,顿住脚步。

  “你居然拿这个威胁我的原则?”

  周烁阳回头看乔若宝,圆圆幼幼的脸上展露出三分怒意。

  他觉得他跟乔若宝的三观真是不合,就算他不喜欢若安,他也跟这个恶女走不到一起去的。

  乔若宝愣住。

  她没想到周烁阳居然会对她生气。

  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生气。

  但她也在气头上。

  “你的原则就是给人添乱吗?”

  “我怎么添乱了?我助人为乐怎么添乱了?我帮古棠说话怎么添乱了?我正要解释呢,你就把我拉走,这才叫添乱!”

  周烁阳插兜,很不耐烦地看着乔若宝,说的话也比平时跟乔若宝说话时的声音要大,好凶的样子。

  “就是添乱!”

  乔若宝也拔高声音。

  “你没事这么关心古棠干什么啊?他自己能解决,而且当时人家解决好都要走了,你突然参一脚!”

  周烁阳听着乔若宝这话,眉头皱起来。

  这话,怎么越听越觉得有醋味呢?

  不会是乔若宝看他挡在古棠的面前,为古棠撑腰了几句,吃醋了吧?

  “你一个男生的醋也吃啊?肠子这么小。”

  周烁阳撇嘴吐槽道:“要是你姐姐就不会这样,而且肯定会和我一起帮忙。”

  说到这里,乔若安的形象再一次在周烁阳的心里高大起来。

  果然他还是喜欢若安啊。

  “呸!谁吃醋了!”乔若宝炸毛。

  你一个大直男,喜欢的是女孩子,她没事吃古棠的醋有病啊?

  “连自己错了都意识不到!还说我吃醋?”

  乔若宝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意思。

  不过,在周烁阳的眼里,乔若宝越这样说,越是欲盖拟彰。

  “不是吃古棠的醋?那你是吃谁的醋?你姐姐?”

  周烁阳想想也是。

  乔若宝是了解他的,古棠是男孩子,他不喜欢男的。

  再说,男生之间说话不是很正常?乔若宝不应该会吃古棠的醋。

  “你是怕我帮了古棠,然后古棠会站到我这边,劝你姐姐跟我交往是吧?”

  周烁阳觉得,乔若宝会这么想。

  “你也是怕我刷你姐姐太多的好感,最后你姐姐真的跟我交往是吧?”

  “噗——”

  乔若宝一口水喷出来,夸张地做了一个R国武士切腹自尽的动作。

  她怎么摊上这么一个脑回路清奇的奇葩?

  “知道你喜欢若安姐姐,但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乔若宝忍不住地朝周烁阳翻白眼。

  “再说,你觉得我若安姐姐会嘛?顾爷会给你这个机会嘛?”

  “……”

  靠!让他丢原则也就算了,还带这么刺激他的?

  半年的相处,他觉得乔若宝虽然性格刁蛮了点,但为人还是不错的。

  可是刚才那些话,让他瞬间打破了这样的想法。

  果然,恶女就是恶女,他绝对不会喜欢上这样的家伙的!

  周烁阳朝乔若宝伸着一只手,说道:“乔若宝,我是答应做你的男朋友,但你不要得寸进尺了,我从一开始就说过,我喜欢的是若安。请你记住,我给你锦囊,做你男朋友,不是喜欢你!是……”

  说着说着,周烁阳用手背捂住唇,目光闪躲起来,而且脸也变得通红。

  他突然想起上次在密室里,把乔若宝当成若安摁在地上猛亲的事情。

  “是……是我误亲了你,为了补偿你罢了!”

  “……”

  周烁阳刚才说的话,让乔若宝听得,心口莫名疼了一下。

  “你就这么喜欢我姐姐?”

  乔若宝朝周烁阳走去。

 文学

她和顾爷两情相悦,她将来是要嫁给顾爷的,劝你还是放弃吧。”

  乔若宝最后把锦囊挂回腰间,叹了一口气,走到周烁阳的身边,伸手想去拉他的手,把他拉走。

  “走啦——”

  她觉得周烁阳怪可怜的,喜欢上了一个永远不可能的人。

  乔若宝说出刚才的话,是出于好心。

  她本来生周烁阳的气的,可是想到周烁阳爱而不得,再大的气也生不起来了。

  相反的,她现在心情漫上某种莫名的复杂。

  “我就是喜欢若安怎么样?!”

  突然,周烁阳朝她大吼一声,拍开她伸过来的手。

  “啊!”

  乔若宝被周烁阳突然的吼声吓得顿住脚步,手也被他狠狠打了一下,好疼。

  “呜……”乔若宝抚着被打红的手,眼睛有些湿润。

  “……”

  周烁阳看到这样的乔若宝,马上又心疼起来,后悔他刚才冲动了。

  打女孩子,还是不是男人?

  可是,是乔若宝惹他生的气。

  周烁阳胸口好几个起伏后,呼出一口气。

  “就这样吧,我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想让我继续补偿你……我也会继续补偿你的。只要记住,我喜欢的不是你就好……”

  说完,周烁阳不想再看到乔若宝这样的表情,转身就走。

  这样的表情,让他心乱。

  “……”

  乔若宝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周烁阳的背影越走越远,最后变成一个小黑点。

  而,乔若宝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站着,望着。

  周烁阳走回篮球场,可是古棠已经不在篮球场上了。

  周烁阳心情烦闷地“嗐”了一声。

  回宿舍的路上,周烁阳碰到了来找救兵的曹璐璐。

  “太好了,我正找你呢!快跟我来,古棠被马文营他们喷了辣椒粉,现在很危险!”

  曹璐璐带着周烁阳,马上来到之前她和古棠被堵的那个犄角旮旯里。

  一个人都没有。

  “人呢?是这里没错啊!”

  曹璐璐心念古棠,满脸的着急。

  古棠不会已经被马文营他们打进医院了吧?

  周烁阳环顾周围一圈,确定一个人都没有。

  “我走了。”

  他现在心情烦得要命,突然不想管其他鸟事!

  周烁阳回到宿舍,直接躺在床上,用被子盖住头。

  周五。

  乔若安和顾尧带着装有蒋菁试验资料的小胶囊,坐上飞往亚马逊的私人飞机。

  十三个小时后,到达目的地。

  他们是在晚上从京都出发的,到了亚马逊,刚好是阳光明媚的下午。

  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到处是从未见过的长着奇异板状根的巨树、不可思议的老茎杆上的花果、巨型蕨类植物、会运动的植物等各种奇花异果。

  自然奇观,应有尽有。

  顾尧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被丫头牵着,跟随她的步伐往前走。

  现在是被丫头领着,让他有种见家长的既视感。

  不过在没来亚马逊之前,顾尧就有这样的想法。

  听丫头说,罗曼在她四岁的时候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看着丫头长大的,给予过她很多帮助,而且教会她很多知识。

  比起乔建民那个亲生父亲,与丫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罗曼更像一位合格的父亲。

  难怪丫头从实验室里逃出来后,第一个去找的就是罗曼,当知道罗曼失踪,她全世界地找。

  现在,丫头带他来见她的恩师,他可不可以认作——她带他来见家长?

  为此,在飞机降落亚马逊机场前一个小时,他就开始捯饬行头。

  此行,只有乔若安和顾尧两人,蒋七和周星星没来。

  周星星是因为要上学,没法来。

  而蒋七身为顾尧的贴身助理,按理说应该跟随左右,可是他放心不下把周星星独自一人留在京都。

  万一再发生像周赐聪那次的意外怎么办?

  虽然蒋老太太跟蒋七说她会照顾看管小朋友,但老太太毕竟年纪大了,所以蒋七决定还是自己留在京都,陪小朋友。

  乔若安和顾尧正走着,突然听到“嘶嘶”的声音。

  有蛇?

  乔若安和顾尧朝前方发出声音的草丛看去。

  草丛那边窸窸窣窣的,而且越来越响,好像有什么东西正朝他们这边而来,会突然从草丛里窜出来。

  顾尧步伐加快,走到乔若安的前面。

  “亚马逊的蛇,一般都有毒。我们快些走——”

  随着蛇吐信的声音越来越响,一条森蚺从草丛里窜出。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后面追它一样,又像是怕被堵,森蚺没有朝顾尧和乔若安这边窜来,而是朝更前面的一棵巴西栗树蠕动去,盘旋着上树。

  森蚺刚爬上树,一道苍老却矍铄的叫喊声紧接而来。

  “站住,别跑!”

  顾尧和乔若安看到,一个金发老人气势汹汹地从刚才森蚺窜出的草丛里跳出来,手里举着一把大菜刀,朝更前面的那棵巴西栗树跑去。

  “你这条死蛇!一天到晚跑到我家偷吃东西!我养的鸡和羊是给我吃的!结果全被你活吞进肚子里了!你说你,吃羊只吃羊肚子,吃活鸡只吃鸡翅和鸡腿也就算了,还把我好不容易理出来的记录都给吞了!”

  老人挥舞菜刀,嘴里一口流利的伦风英语,怒气冲冲地对着树上的森蚺吼着。

  “死蛇!今天老子不把你抓住做蛇羹,老子就切腹自宫!给老子下来!”

  乔若安朝着巴西栗树下看去。

  只能看到对方的背影。

  这老家伙,胆子不小,那可是站在亚马逊食物链顶端的亚马逊森蚺。

  要知道这玩意和黑凯门鳄一样,都是吃肉不吐骨的主,虽然没有毒性,但物理绞杀可以勒死鳄鱼、美洲虎等大型动物。

  蟒蛇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但亚马逊森蚺脾气就没有这么温顺了。

  它们一般会潜伏在暗处,只要发现动静,就会立刻缠上去,用强有力的肌肉把你的小命挤出来。

  乔若安正想着这些的时候,树下的老人就把手里的菜刀朝树上的森蚺扔去。

  森蚺一点儿也没有慌乱,优雅地盘起身子,躲过老人的菜刀。

  “Shit!”

  金发老人一击不中,气得直跺脚。

  乔若安拉着顾尧停下脚步。

  这么温顺又腹黑的森蚺,还是第一次见。

  乔若安来了兴趣,也不着急赶去看望老头子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3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