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机巴进刘亦菲里面 和傻子高潮了

剧本交到宋楚楚手里,刻薄如她同样也没能在内容上挑出什么问题。至于制片成本把控之类的有楚笑把控,宋楚楚同样挑不出刺。

  “那就递交平台吧,楚笑和甘柚,你们俩明天和我一起飞一趟北京,TE那边赵总亲自来和我们见面。”

  —分割线—

  楚笑收拾出差去北京的行李,顾子煜坐在靠近窗边的沙发上看书,偶尔抬头看楚笑一眼。

  她穿着一身丝质睡衣,露出一双温润白皙的长腿在屋子里晃来晃去,时不时又蹲下身子去整理行李箱里的衣物,丝质睡衣收拢,包裹着美好的臀部曲线,连打底都没穿。

  顾子煜视线顿了顿,将书本网上移了三寸挡住视线,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回书里。

  一周七天,不是他来她这睡,就是她去他那睡。只是让楚笑意外的是,这段日子当真只是安安静静地相拥而眠。

  有天晚上,楚笑甚至主动问了,万事俱备,为什么不行动呢?

  顾子煜竟慢条斯理地谈论起《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小说中的托马斯只想和人做/爱,却决不愿意过夜,他认为睡觉和做/爱是两回事。性可以和无数的人进行,而睡觉只能和相爱的人一起。

  楚笑知道那是顾子煜在变相地诉说爱情,钻进他怀里,热吻良久,甚至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可是依然只是亲吻拥抱和温柔爱抚。

  整理好了出差要带的行李,楚笑抱着剧本,坐到顾子煜腿上,毛茸茸的脑袋在他怀里变换了几个姿势,找到自己喜欢的位置,便靠在他的胸膛,心脏的位置。

  “等平台过会,我就可以去找尹杰了,他一定会喜欢你写的这版剧本,这样明年就能顺利开机,我可真是事业爱情双丰收呀!”楚笑大笑得像个孩子,顾子煜怕她一不小心摔下去,从身后环腰抱着她。

  “我在想一件事。”

  “什么?”

  “既然你今年过年不打算回家,要不要去我家过?”

  这是要见家长的意思?楚笑仰起头,看了看顾子煜,有些紧张:“你爸妈知道我们在一起了吗?”

  “所以你心里已经默认我们在一起了是吗?不要求我再努力追求一下?”

  “都一起睡了这么久,难不成是床伴吗?床伴可不玩柏拉图。”楚笑没好气地用胳膊肘锤了顾子煜几下。

  “我一直在等你同意。”

  “……”楚笑这才恍然大悟,从沙发上跳下来,不可思议地瞪着顾子煜。

  果然是个闷葫芦,这种事情难不成还要她大声宣告,允许你对我胡作非为吗?明明吻都主动吻了,还上下其手了,同意的还不够明显吗?

  “我都同意你睡在我家了,难道还不同意你那什么嘛……难道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就同意别人睡在我家的人吗?”楚笑气呼呼地放下剧本,钻进被窝去了。

  顾子煜无意间看到了楚笑的检测报告,知道她近期在看心理医生,既然她情绪不好,他自是要体量忍耐。

  在被窝里闷了好一会儿,楚笑从缝隙里偷瞄,瞧顾子煜泰然不动,越想越气,大声说道:“今晚你睡沙发!”

  次日,楚笑在飞机上小声把昨晚的事讲给甘柚听,也顾不得要不要给某人留面子了。

  甘柚抚掌大笑。好一会儿才恢复如常。

  “我一直以为这类才子应当是风流成性,花样百出的,没想到你们家顾大才子,这么清纯啊?”

  “我几度怀疑,他这是在委婉地弥补我青涩的校园爱情。”

  当年楚笑追求顾子煜的时候,上演了不知道多少影视桥段。

  从《恶作剧之吻》到《初恋那件小事》,从《绯闻女孩》到《欲望都市》,从《怦然心动》到《那不勒斯四部曲》,总而言之,楚笑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偶像纯情、热辣奔放亦或者清新文艺,她扮演各种风格的女主上演了一出出经典的女追男戏码。

  顾子煜就算是一块木头,也能萌芽生出一朵花来。

  爱情里不必细数谁付出更多,可大学那会儿,根本无需细数,因为顾子煜压根就没有为楚笑付出过。

  如果不是楚笑心脏强大,可以做到厚颜无耻地追着顾子煜玩耍,也许连友谊的小花都开不出来。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你拍的纪录片,《暗恋北大慌》,这名字亏你能想得出来,把暗恋明目张胆地呈现在镜头里,宣扬得两个学校的老师都知道,甚至还斩获了几个小奖,也就只有你有这个能耐。”

  甘柚着实佩服楚笑拍片的能力,简简单单的素材,图书馆一起温习,林荫街道并肩行,运动场挥洒青春汗水,夜间在香山骑行仰望星空,再单纯不过的校园生活,加上浪漫缠绵的音乐,再配上晨间露珠、山间云雾和浩瀚星河等空镜画面,各种象征隐喻中,愣是展现了少女怀春,青涩中带有道不尽的情愫与欲望。

  一屋子阅片无数的科班生,就连老师在观赏正片时,都看得又燥又慌。

  “顾子煜看过片子是怎么评价的?”甘柚不禁好奇起来主人公的内心感受。

  楚笑思来想去,才发现自己没有主动给顾子煜看过《暗恋北大慌》,当时两个学校都传得沸沸扬扬,网上也有片段上传,他应该看过了吧?只是从未当面点评过。

  “给他看了,免不了又是一阵数落。”楚笑靠在飞机狭小的座椅里,想起了昨晚某人乖乖睡在窄小的沙发里,也不知道现在的他看了还会不会不知分寸地给出毒舌评价。

 文学

TE平台的赵胜精明能干,他选项目眼光毒辣,可是偏偏却好美色,这点让楚笑很是苦恼,还记得最初一次跟着曹双红见赵胜,他便在会议结束后,加了她微信,急不可耐到当晚就约楚笑就酒店附近的一家会员制俱乐部见面。

  当时的楚笑初出茅庐,被吓得够呛,去还是不去,要不要告诉曹双红,足足纠结了一个多小时。

  恰好当时陈泽希也在北京谈事情,问起楚笑第一次见平台方顺不顺利,楚笑连忙向陈希泽请教要怎么处理这种问题。陈希泽第一时间就赶到赵胜所在的俱乐部,楚笑这才敢出发去见赵胜。

  果不其然,赵胜就是有意要潜规则,甚至连手都堂而皇之地摸上来,好在陈希泽装作偶遇的样子,和赵胜寒暄的间隙特意强调了楚笑是他的亲戚。陈希泽这招既保住了楚笑,也为她职场开路。

  后来出席活动,还是会经常见到赵胜,但他也不至于再明目张胆地用强硬手段,转而微风细雨,企图打动楚笑,用你情我愿的方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虽然方式手段变了,但楚笑很清楚,和赵胜这类人相处,保持距离,才可自保。

  晚餐一桌子人,在赵胜未到之前,宋楚楚摆足了领导架子,吩咐楚笑去点菜,还特意让自己的助理和楚笑强调了赵胜的口味。

  甘柚陪着楚笑一起去点菜,两人一边吐槽,一边点菜,顺带加了几个自己喜欢的菜。

  回到包厢还未落座,赵胜来了,与他同行的除了助理,竟然还有熟面孔。

  “曹总!”楚笑惊喜万分,终于知道,曹双红这次跳槽,高升去了TE平台。

  曹双红的神色并无楚笑想象中热络,她化了精致妆容,却难掩疲惫。想来是换了新环境后,还在适应。

  话题主要都围绕着《刺杀爱情》这个项目。不过楚笑也从谈话间逐渐了解到,曹双红之所以能顺利跳槽到TE平台,是赵胜在帮忙,而赵胜现在就是曹双红的顶头上司。

  不过赵胜通常也只物色项目,决定是否投资,到具体业务对接上,都是由曹双红来对接的。楚笑就是曹双红培养出来的,太清楚她的喜好了。更何况曹双红还在光启的时候,就说过《刺杀爱情》这个项目怎么都是S级项目。

  赵胜毫不掩饰自己对《刺杀爱情》期待很高,并直接拍板:“你们的剧本继续往下写吧,过会的事情我盯着,要改也就是些小改动,你们不用等过会了再动笔,早些写完剧本,争取明年第二季度开机。”

  晚餐的间隙,楚笑给顾子煜发了消息:平台爸爸对《刺杀爱情》青睐有加,虽然他们剧本还没看完,但我可以提前恭喜你,这一定是个S级大制作!回上海我们一起庆祝吧!

  很快,顾子煜回复了消息:我在北京,晚上一起庆祝。

  在北京?什么时候到的!虽然早上两人还腻歪着一起吃了早餐,到现在也没几个小时,可是楚笑已经有些开始想念顾子煜了,没想到他竟然来了北京。

  楚笑发了个黑人问号脸,问道:你来北京有事情?

  许久,顾子煜都没回复,楚笑只好专心饭局,但时不时会看一眼手机,发现对话框里总是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

  输了这么久,这是要作诗吗?

  直到饭局结束,楚笑才收到顾子煜的消息:不想一个人睡。

  很难想象顾子煜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和表情,打下这一行字的,楚笑觉得心里似是有烟花绽放,笑着回复:好巧,我也是。

  一抬头,楚笑就看见赵胜正盯着自己,她尴尬地笑了笑,刚刚分心发消息,也不知道赵胜有没有说什么是需要她捧场的。这种情况下,喝酒就能很好解决问题。楚笑连忙举起酒,敬了赵胜和曹双红。

  饭局一结束,楚笑面上还保持着微笑,配合着捧场,实际上归心似箭,恨不能开扇任意门,去到某人身边。

  或许正是被欢乐冲昏了头脑,楚笑根本没有留意到赵胜看她的眼神,深不可测。

  送到楼下大厅,宋楚楚和助理先离开了。楚笑原本是要和甘柚一起回酒店的,但曹双红找了甘柚聊剧本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聊不完。

  大厅就留下赵胜和楚笑。

  “我送你回酒店。”

  “谢谢赵总,我等曹总和甘柚聊完,一起回去。”

  “那估计她们还有一段时间要聊,我先送你回去吧,酒店也不远,让甘柚自己叫车。我还想听你说一下制片规划。”

  赵胜的要求合情合理,楚笑不好拒绝,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上了车。

  好在一路上,赵胜真的只是问工作上的事情,楚笑流畅地阐述了制片规划,并将目前拟定的主创团队方案也都和赵胜说了,赵胜大体满意,也说了自己看好的演员。

  车子很快到达楚笑的酒店,但赵胜的话却没问完,跟着楚笑一起下了车。

  楚笑当然不会蠢到把赵胜带回房间聊工作,遂去了酒店楼下的Club,人多也安全。

  问完制片上的事情,赵胜突然流露出惋惜:“我一直认为小曹过来后,你就会是光启的总制片。”

  “承蒙赵总信任,不过就算没有成为总制片,我还是一样可以做我喜欢的项目。”

  这时候赵胜的手突然就搭了上来,他的速度太快,以至于楚笑缩手都来不及,感觉到他在摩挲自己的手,楚笑背部一僵。

  “其实我和张总多次提到过,你很出色,虽然年轻,但已经有能力成为总制片。”

  楚笑慌了,她到底是轻敌了,面对赵胜这种方式的进攻,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到一个完美的撤退办法,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顺势死命抽回自己的手,慌张地说道:“我帮赵总要杯酸奶,醒醒酒吧。”

  “坐下,哪里都别去。”命令式的口吻,不容置疑。

  楚笑缓慢地转过身,面上还是挂着笑,坐回去的同时用眼角余光四处瞄着,Club里男男女女聊着天,赵胜不至于做出格的事情。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34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