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生受整晚含着攻不放|塞了六颗荔枝

结果如同蓝微星预料的那样,她真的没有想要试试的感觉。

  有时候,她仿佛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了,死在了那个不知名的梦中,彻底将自己的心留在了那个叫南思恒的男人身上。

  最终蓝微星委婉地拒绝了那人,独自离开了。

  走在街道上时,一个小女孩撞到蓝微星的身上。

  蓝微星蹲下身子,关心地问道:“小姑娘,你没事吧?”

  这时蓝微星才看清楚小姑娘的脸,长得特别可爱,一双眼睛很有灵气。

  “我没事的啦,姐姐,我叫小星星哦!”小姑娘很有礼貌,乖巧地和蓝微星说着话。

  蓝微星听到“小星星”这个词,感觉到一阵陌生,她已经好久没有说起过小星星了。

  如若小星星能够便成人,应该也是这么可爱吧!

  蓝微星担心小星星一个小女孩在街上不安全,于是问道:“好的,小星星,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的父母呢?”

  “小星星”将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小声地在蓝微星耳朵边说道:“我偷偷跑出来找风清哥哥,姐姐不要告诉我妈妈!”

  蓝微星听到“小星星”的话,呆在了原地,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姐姐,你怎么了?”

  “小星星”打断了蓝微星的沉思,蓝微星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了眼泪。

  蓝微星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扬起笑容,问道:“小星星,你告诉姐姐,风清哥哥在哪里,姐姐送你过去好不好?”

  “好,谢谢姐姐!”“小星星”开心地拍起了小手。

  路上,蓝微星从“小星星”的口中得知,她的风清哥哥是一家甜品店的店员。

  一次偶然的机会,“小星星”被妈妈带着去吃甜品,到那里看到了她的风清哥哥,就喜欢上人家,还扬言说长大了就嫁给人家。

  她妈妈认为“小星星”说的是儿话,自然是笑笑就不了了之。

  谁知回到家中,“小星星”仍在唠叨着要见风清哥哥,她妈妈不同意,于是就有了“小星星”偷偷跑出来的这一幕。

  虽然蓝微星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小星星”口中的风清哥哥,但是她还是要对“小星星”进行教育。

  “小星星,下次可不要再一个人出来了,会遇见坏人的,还有要让妈妈知道你去做什么,知道了吗?”蓝微星一番耳提面命。

  可是“小星星”不解,说道:“可是我遇见姐姐了呀,没有遇见坏人。”

  “那是因为你遇见坏人之前就遇见了我,反正你只要知道,不能偷偷跑出来,也不要随便相信陌生人。”蓝微星索性说道。

  “小星星”似懂非懂地点头:“好的姐姐,我记住了。”

  “真乖,我们小星星真棒!”蓝微星牵着“小星星”的手夸奖道。

  “那是!”

  “小星星”傲娇的模样让蓝微星想到了她的小星星,可惜那样互怼的日子再也回不来了。

  到了“小星星”所说的甜品店,蓝微星急切地问道:“你的风清哥哥在哪里?”

  “小星星”一阵搜寻之后,在一个桌子旁边看到了她的风清哥哥。

  “小星星”一指前面的人,说道:“姐姐,风清哥哥在那里。”

  说完,“小星星”挣脱蓝微星的手,颠颠地小跑到她的风清哥哥身边,伸手抱住。

  那人正在给人介绍甜品,就被一个小东西缠住,于是转身低下了头。

  那人对这个小萝卜丁有印象,温柔地问道:“小妹妹又来了,你跟谁一起来的?”

  “我和姐姐一起来的。”小星星指着蓝微星的方向。

  那人抬头顺着“小星星”的指头看过去,就看到站在远处的蓝微星。

  蓝微星在那人抬头的一刹那,脸上就浮现出失落的神情。

  也是,哪会有跟她梦中一模一样的人,不过是名字相似罢了。

  那人好看是好看,却不是花风清。

  再见到好看的人,蓝微星已经不再像从前一样,那么激动了。

  南思恒彻底治好了她的颜狗属性,在她的心中,没有任何人可以比得上南思恒。

  蓝微星上前说明了情况,给“小星星”的母亲打了电话,把“小星星”交给她的风情哥哥照看着,就转身离开了。

  在离开的时候,“小星星”开心地和蓝微星挥手,说道:“姐姐拜拜,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姐姐呢?”

  蓝微星沉默片刻,笑着说道:“下次碰见的时候吧!”

  其实大概率是不会再见面了,蓝微星只是顺嘴回答了而已。

  回到家中,蓝微星的父母自然是知道蓝微星拒绝了给她介绍的对象。

  “抱歉,爸、妈,我对他没有一点感觉。”蓝微星满含歉意地说道。

  他们也料到了这个结果,也就没那么在意,只是提到:“等到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带你去拜见一位大师,这个大师小时候给你看过。”

  “好,谢谢爸、妈!”

  等到蓝微星腾出时间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来到山上的寺庙,蓝微星的心境和梦中的她完全不一样。

  见到了她爸妈口中的大师,蓝微星震惊于这位大师的长相,简直和梦中的逆缘大师一模一样。

  蓝微星隐隐有些激动,她问道:“大师,我之前一直做着一个梦,我觉得那是我真正经历过的事情,但是醒来后发现,那只是一个梦,可是那个梦却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中。”

  大师点点头,说道:“老身记得施主,施主小的时候,老身曾经看过你的命理。”

  “那大师可知道那个梦是真的还是假的?”蓝微星又问。

  “施主很有佛缘,也很有善缘。”大师没有回答蓝微星的问题,而是说道:“老身曾经说过,你若渡过大劫,便可以幸福美满,现如今,你未曾渡过。”

  这个蓝微星特别同意。

  “是真是假,不需在意,多做善事,最后你会明白一切的。”大师说道。

 文学

蓝微星简直就想给这个大师跪下了,这个大师是个坑吧!

  梦中的蓝微星也问过逆缘大师,她是在做梦还是现实,逆缘大师什么都没有说,模棱两可,现在又是这样。

  只是让自己做善事,她自问做不到大慈善家那样,但是她真的也做了不少的善事,为何老天爷会这样对待她。

  “我就想知道那个梦,若是真的,那我还能回去不能,若是假的,为何我会一直做它。”蓝微星有些暴躁。

  大师平静地回复:“真真假假,你还是改变不了任何事情,不如不去纠结,过好现在。”

  蓝微星已经无力吐槽了,她只能无奈地说道:“行吧!”

  最后大师还是那句话:“你还未渡劫成功,成功与否,取决你自己,言尽于此!”

  “那我要如何渡劫?”蓝微星问道。

  大师却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很好,蓝微星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就这么得过且过吧!

  正当蓝微星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一个孩子敲响了房门。

  大师允许之后,那个孩子才进来。

  “这?”蓝微星指着那个孩子很是激动。

  大师看了看孩子,又看了看蓝微星,说道:“这个孩子与姑娘你有缘!”

  蓝微星走到孩子的面前,伸手摸了摸那孩子熟悉的脸,分明就是梦中山尔的脸,和南思恒长得特别相像。

  “他叫什么名字?”蓝微星颤抖地问道。

  “山尔!”大师回复了蓝微星的话。

  “山尔!”蓝微星重复了这个名字,看着山尔,却是透过他看向另一个人。

  山尔被蓝微星突如其来的亲切弄得不知所措,他求救般地看向自己的师父。

  大师并没有替山尔开解,反而说道:“山尔无父无母,跟着老身呆在这里已经有六年了。”

  听着大师的话,蓝微星更加激动了,就连山尔的年龄和呆在寺庙的时间都和梦中一模一样。

  “大师,我可以把山尔带走吗?”蓝微星呆呆地问道。

  虽然知道说这个很没有礼貌,但是现在的蓝微星已经顾不得想那么多了。

  山尔的出现仿佛就在证明着那个梦的存在,或许那不是梦呢,又会不会是真实的?也或许是前世今生的轮回?

  大师没有觉得突兀,仿佛已经提前知道了一般,说道:“既然这孩子与姑娘有缘,那姑娘带走吧!”

  山尔听到师父的话,不敢相信地看着师父,眼睛中很快蓄满泪水,嘴上嘟囔着:“师父?”

  大师看向山尔,说道:“山尔,不要哭,蓝姑娘会好好对你的,你就放心跟蓝姑娘走吧!”

  大师的话让山尔哭得更厉害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师父可以把她随便交给一个陌生人。

  蓝微星帮山尔擦掉脸上的泪水,亲切地说道:“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弟,我会对你好的。”

  山尔只能边哭边打嗝,一边还点点头,生怕惹了蓝微星不快。

  就这样,山尔跟着蓝微星回家了。

  回到家中,蓝微星父母对于蓝微星带回来的孩子强烈反对。

  “星儿,你带回来一个孩子是怎么一回事儿,你还要不要结婚了?”蓝微星的母亲不明白,自己好好的一个女儿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蓝微星先把山尔送回自己的房间,才坐下来和父母好好谈谈。

  “爸、妈,我这辈子估计是不会结婚了。”蓝微星准备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她把她曾经做的梦一一讲述给了父母听,然后说道:“虽然是个梦,但是我这辈子已经不可能喜欢上别人了。”

  蓝微星的父母这时候才知道蓝微星做的梦,最后只能无奈地说道:“时间可以淡化一切,慢慢地就会忘了的,你不要这么快下定论。”

  “不可能的,那个人已经深深扎根在我的心里,虽然我现在不再做梦,但是曾经的梦却记忆犹新,时刻提醒着我,我和那个人的一切,他在等着我。”蓝微星摇摇头淡淡地说道。

  蓝微星的母亲抱住蓝微星,给予她安慰。

  她现在才知道蓝微星的心中一直住着一个不存在的人,多么讽刺啊!

  永远不可能遇见的人,意味着蓝微星一辈子注定一个人。

  最终蓝微星的父母同意山尔留在了家中,而蓝微星也给山尔起名为“蓝思恒”。

  可是当蓝微星看到山尔光溜溜的胳膊时,才发现一切都不一样,山尔并没有梦中的胎记-那朵蓝星花。

  ……

  在蓝微星的培养下,山尔长大后,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医生,甚至可以担当起家族的重担,和蓝微星的弟弟一起继承家族事业。

  而在蓝微星五十岁的时候,被查出了胃癌晚期,只剩下一年的时间。

  蓝微星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里很平静,甚至有了一丝解脱。

  但是蓝微星的家人却很伤心难过,蓝微星安慰他们:“没关系的,就算我不在了,你们也可以好好的。”

  我是去另外一个世界,找我的阿恒了!

  不顾家人的反对,蓝微星放弃了治疗,养了一只兔子,种了一大片蓝星花。

  蓝微星每天喝喝茶,整理一下花草,无聊的时候和那只兔子聊天。

  “阿恒,你说等我死了,还能不能见到你呢?”蓝微星揪着兔子的耳朵,半晌后赶紧顺毛,说道:“希望下辈子可以遇见阿恒。”

  “记得你喝醉酒的时候,说自己的腿断了,没法跳了。后来我给你治好了双腿,再变成兔子就可以蹦蹦跳跳了吧!”

  “阿恒,我好想你啊!”

  “阿恒,我或许可以去见你了!”

  “阿恒,你有没有想我?”

  “阿恒,我的心很疼!”

  “阿恒,你在哪里?”

  “阿恒,我爱你!”

  “阿恒……”

  这一年的四月份,蓝星花盛开的季节,蓝微星彻底地和这个世界告别!

  蓝微星去世的时候,是躺在一片花海中。

  一只兔子窝在蓝微星的颈窝,慢慢地没了呼吸…

  等到蓝微星的家人发现的时候,蓝微星已经和那片蓝星花融为了一体。

  散落的蓝星花瓣将蓝微星整个淹没,带着那只兔子一起。

  最终,蓝思恒将蓝微星和那只兔子一起埋葬在这片花海之中!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39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