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调教受扩张尿孔折磨失禁文 一个上面吃一个面吸

裴景也没想到宋宁居然认识他爷爷,一时不知道该感叹世界真小还是太有缘分了。

  “我们是同班同学。”裴景解释道。

  裴老爷子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他又仔细打量了宋宁的面相,不由得点点头。

  “宁丫头,这么长时间不见,你看着倒是比从前有了变化。”

  宋宁疑惑地看向裴老爷子。

  “看着比以前爱笑了啊,也开朗许多了。”

  宋宁一怔,原来不知不自觉自己竟然有了这些变化,连她自己都没发觉。

  “这样也好,从前你小小年纪总是板着脸生人勿进的,一点小孩子的活力都没有。”裴老爷子欣慰地看着宋宁的样子。

  “裴爷爷,我也不是小孩子。”宋宁无奈,怎么今天一个两个不停地在说她是小孩子。

  裴老爷子也知道宋宁的性格,只好顺势点头,笑着说:“好好好,你不是小孩儿,我是,行了吧?”

  宋宁勾了勾唇,笑了。

  裴景在一边看着自家爷爷和宋宁说话,看到宋宁笑了,裴景也跟着在一旁低头暗笑。

  “你小子笑什么笑,看到你这个臭小子就生气,你说你爸妈怎么就生了你哥俩,连个乖孙女都没有!”

  哼,臭小子哪有乖孙女好,看看宁丫头多可爱多漂亮!

  裴景无辜被骂,不过也习惯了,这些话每天都要被爷爷提起来,恨不得让裴岱川和梁女士再生一个女儿。

  不过,乖孙女爷爷是别想了,乖孙媳妇倒是可也想想的。

  裴景想到这里又偷偷看了宋宁一眼。

  宋宁担心裴景挨骂,他会不会不高兴,抬头看向裴景。

  两人四目相视了几秒,又不约而同转移了视线。

  裴老爷子虽然年纪大了,可是仍旧心细如发,发现了两个孩子的端倪,他严肃地看着裴景。

  “阿景,宁丫头是你爷爷罩着的人,以后你不准欺负她知道吗?”

  裴景失笑,爷爷这担心是不是多余了,他怎么会欺负宋宁。

  宋宁垂着眼看着裴爷爷桌子上的围棋,心里却在想着裴景会怎么回答。

  “爷爷,你放心。”裴景笑着说。

  裴老爷子满意地点头,“行了,你们出去玩吧,我还要下棋!”

  “爷爷,我把宋宁送回去再来接你一起回家。”

  裴老爷子无所谓地点头,又和善地看向宋宁,“宁丫头,以后要经常跟着阿景来家里看我啊。”

  宋宁忙点头,虽然不一定会去,可是总不能在这里拒绝老爷子。

  宋宁和裴景从棋牌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快九点半了,十点半学校门就关了,裴景一路骑车骑得飞快,总算赶在校门关之前回来了。

  宋宁跳下自行车,匆匆说了句,“我进去了。”

  裴景看着即将要离开的宋宁,突然想起还有很多事情还没问她。

  “宋宁!”裴景叫住她。

  宋宁抬头看裴景,“怎么了?”

  “秋游你去吗?”裴景看着宋宁的眼睛,想从她的眼睛中看出她真正的想法。

  那么多想问的问题,只能挑出一件他目前为止最关心的事情问了。

  宋宁怔了一瞬,没想到裴景会问这个问题,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裴景就这么了解她了。

  宋宁看着裴景略带紧张的样子,微微笑了下,“我去。”

  裴景这才跟着笑了起来,心情愉悦地抬起手就揉了揉宋宁的脑袋。

  “我知道了,回去吧。”

  宋宁感受到头顶裴景手掌的温度,一时不可思议,这是什么意思?

  裴景好笑地看着宋宁变了的脸色,总算有点不一样的表情了。

  宋宁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肖安安此时还在埋头写字,甚至连宋宁走到她身边了都没发现。

  平时这个时候只要没有她的督促,肖安安早就躺床上玩手机了,今天居然还在奋笔疾书。

  宋宁疑惑地走了过去,低头一看,原来肖安安真的开始写起了小说。

  宋宁无语地摇头。

  肖安安这时才发现宋宁站在自己身边,她一把护住了自己的本子。

  “阿宁,你回来了啊!”

  宋宁对肖安安护本子的样子表示不满,“你不是以我为原型写的小说吗,怎么还不让我看?”

  肖安安讨好地笑了几声,将本子牢牢护着,“这不是刚开始写嘛,等写好了你一定是第一个读者!”

  宋宁点头,不给看就不看吧。

  宋宁看了眼旁边李凌希的铺位又空空荡荡了,不用想就知道她搬走了。

  肖安安也想起了这件事,兴奋地说起来。

  “你不知道,李凌希这下全校闻名了,才刚搬来几天就又灰溜溜地搬回家了。”

  宋宁“嗯”了一声,收拾着桌面的课本。

  肖安安见宋宁这么淡定的样子,一下子急地站了起来,“你怎么就不好奇呢?”

  宋宁耸肩,“猜到了,何必问呢。”

  “啧啧,学神果然厉害啊,你知道学校怎么解决的这件事吗?”

  肖安安拿过一包薯片,“咯吱咯吱”吃得不停。

  宋宁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不了了之了吧。”

  肖安安佩服地伸出大拇指,“牛啊,姐妹!学校找不到人,只好不了了之,齐校长和李主任又找人将网上对一中不好的帖子全删了。”

  宋宁点头,虽然给这些人造成了麻烦,可是她不后悔。

  第二天一早,一张巨大的成绩榜张贴在公告栏上,同学们一窝蜂地挤了进去。

  “卧槽,这裴景是神吧。”

  “看看人家的总分,再看我的总分,真是惨不忍睹。”

  “嗨,别为难自己了,跟谁比不好,非要和神比!”

  “不过,这个宋宁居然和裴景两分相差啊,真是厉害。”

  “啧,全年级前五让五班占了前三,这下我们老班又要开始她的河东狮吼了。”

  “唉,谁说不是呢!”

  宋宁和肖安安进了教学楼就看到公告栏前人满为患,肖安安激动地拉着宋宁要钻进去,宋宁连忙抽出手摇头。

  肖安安没办法,将自己的书包扔给宋宁后自己钻了进去。

 文学

宋宁回到了自己班,坐在位置上拿出课本背课文。

  没过一会儿裴景也进了教室,坐下后单手托腮地看着前桌宋宁的身影。

  裴景又想起了昨天回去后被家里三堂会审的情景。

  裴景咬牙切齿地看着裴涣手机里的视频,失策了,没想到让裴涣逮了个正着。

  “傻弟弟,这个男生是你吧,看你笑得傻样就知道是你,啧啧。”裴涣不客气地嘲笑着自己的亲弟弟,谁让这个弟弟从小就一副高冷范,一点都不可爱。

  裴景长臂一伸就想将裴涣的手机抢过来,可惜却被裴涣看出了他的意图,裴涣眼疾手快地将手机换了个方向,裴景扑了一个空。

  “裴涣!”裴景黑着脸叫了亲哥的大名。

  裴涣不客气地拍了裴景的头,笑骂道:“没大没小,叫哥!”

  裴景“哼”了一声,双臂交叉在胸前,问:“有什么条件?”

  裴涣咧嘴一笑,收起手机放到了桌子上,“啧啧,还是我们小阿景有眼色啊,哥哥我最近投资的项目缺了点资金,所以······”

  裴景冷冷看向裴涣,缺资金?他裴大少爷是缺钱的人吗?再说这么光明正大的敲诈勒索未成年的钱,他还要脸吗?

  只是,视频他还是要买回来的,就裴涣这个大嘴巴,要是将视频传出去,那整个家族都知道了,他暂时还不想将这件事困扰到宋宁。

  “缺多少?”

  裴涣笑嘻嘻地伸出了手,“这个数。”

  傻弟弟的小金库里有多少钱,他可是摸得一清二楚的,傻小子,破财才能免灾啊。

  裴景深呼吸,“给你,你把视频发给我后就赶紧删了!”

  “一手交钱一手删视频!”裴涣不要脸地讲起了条件来,裴景额头青筋凸起,忍了又忍,终于拿出手机给裴涣转账。

  裴涣收到后,喜滋滋地给裴景发了视频,又把自己手机里的视频删了。

  裴景检查了一下确认无误后才将手机扔到了裴涣的身上。

  裴景看着裴涣小人得志的样子,气得咬牙切齿,等着瞧。

  兄弟俩正在各怀心思地沉默着,这时听到了楼下一群人的声音。

  裴景还在疑惑,裴涣像是想起了什么,吓得抓起自己的外套就从裴景房子的窗户上逃走了。

  裴景看着裴涣的样子,嘲笑地喊道:“裴涣,你怎么在窗户上啊?”

  裴涣气得想狠狠将裴景揍一顿,可是却不得不手脚麻利地跑路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啊,也许,没一会儿傻弟弟不止要暴怒,到手的资金也要飞了!

  很快,裴景终于知道了裴涣为什么要逃跑了。

  裴景已经被气得恨不得马上将逃跑的裴涣抓过来胖揍一顿,有这么坑弟弟的哥哥吗?

  真是卑鄙无耻,为了骗自己的钱,居然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说好的将视频买过来的,结果这个无耻的裴涣早就发到家里每个人的手机里了!

  结果,不止梁女士,爷爷,甚至连刚结束出差的裴岱川也匆匆赶了回来。

  裴景给裴涣打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他气得将手机扔到了地上。

  “阿景,视频里的女孩是谁啊,怎么感觉有点面熟呢?”梁女士拿出她平时工作才戴的眼镜,又仔细看了看视频。

  “我也觉得熟悉,好像在哪见过。”裴岱川也煞有介事地说。

  裴老爷子老神在在地坐在单人沙发上,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们见过算什么,我和这孩子还是忘年之交呢!”

  “爸,您认识这个女孩子?”梁女士好奇地问。

  “认识好多年了呢,”裴老爷子点头,“阿景,你俩到底什么关系啊?”

  裴景烦躁地又捡起手机,不停地给裴涣打电话,他就不相信裴涣骗钱骗地这里理所当然,不止骗钱,还坑弟!

  “爷爷,我们只是同学。”裴景还是耐着性子解释了一句。

  只是,听得几人明显不信,裴景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和女生一起玩过。

  这回竟然骑着单车带女孩在街上兜风,这还是高冷的裴景吗,说出来谁信啊?

  梁女士又看着女孩想了许久,突然一个人闪现在她脑海里,她按住心里的想法,转头问想裴岱川。

  “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女孩长得有点像······算了,也许是我多想了吧。”

  梁女士说到一半突然改了口,怎么想也觉得不可能。

  裴岱川倒是想起来在哪见到这个女孩了,上次在酒店就发现阿景吃饭的时候就一直盯着一个女孩,没想到两人竟然还是同学。

  “阿景······”裴岱川正想说几句。

  裴景却不耐烦地说:“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就是同学而已。”

  裴岱川一愣,突然笑出了声,“行了,知道你们是同学。”

  裴景冷哼一声,坐在那里生闷气。

  裴老爷子一看,乖孙子生气了,于是,他对着裴岱川就骂了起来。

  “好好说话不会吗,看把孩子吓成什么样了!一天天的不着家,一回来就教训孩子!”

  裴岱川无奈地反驳道:“爸,我哪有教训他,我只是想问清楚而已。”

  “嘿你还有理了啊,你给我过来,看老子不收拾你!”

  “爸,孩子都在呢,给我留点面子。”

  裴景耳朵里听着裴老爷子和裴岱川两人说话,心里却想着自己被骗的钱,真是气死他了,这还是亲哥吗,简直是诈骗犯。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呀,我想起来了,这个女孩是不是之前我把她撞到的那个啊?”梁女士突然惊叫起来,看向裴景。

  裴景点头,梁女士居然现在才反应过来。

  “真的是她啊,她车祸有没有后遗症啊?”梁女士带着歉意地问向裴景。

  裴景想起宋宁之前腿上的伤疤,淡淡道:“现在应该没什么事了。”

  “你说什么?你把宁丫头撞了?”裴老爷子也顾不得继续教训裴岱川了,“什么时候的事?”

  “我想想,应该是阿景开学前一天吧,那孩子突然穿到了马路上,我也吓到了。”梁女士想起那天的事还心有余悸。

  裴老爷子叹了口气,没想到啊,宁丫头这孩子命也太苦了些。

  如果是他们家的孩子就好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41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