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教授的好大坐不下去原文:炕上多人婬乱小说

也只能是敌人。

  京城之中,到处都是繁华景象。

  卿画发现近来店铺的生意越来越好,总算是凑齐了十万八千两银子,拿到银子之后,卿画就将钱还给了系统。

  【滴~恭喜客官还清贷款!】

  时隔好几个月了,还好利息没有多少,卿画用自己随身的银子就凑够了利息,可算是无债一身轻。

  【滴~因客官对本店的热烈支持,本店提高了可贷款额度:60万两银,欢迎下次光临!】

  六十万两对于私人来说确实已经够了,但卿画现在绑定的是整个国家,要是真有需要用钱的地方,怕是这些还只是九牛一毛。

  希望后续的升级能够更多吧,到了那时国家就不愁没钱花了。

  卿画在店铺里帮了一会忙,刚好试了一身衣裳,这件衣裳叫“珍珠泡沫”,衣裙上的花纹都是用珍珠镶嵌上去的,再佩戴上珍珠的各种配饰,看上去高贵而典雅。

  她就穿着这一身走到店铺门口招揽着生意。

  许多顾客看到她就是一阵猛夸。

  “哇塞,这也太好看了!”

  “算了算了,一看就价值不菲,我这荷包还是有点负荷不起。”

  虽然这款衣裳价钱高达一万两银子,但还是有许多富商愿意购买。

  “做工可真是细腻,老板给我来一套,多少钱我都要了!”

  卿画也对这件衣服十分满意。

  当她走在街上时,突然有人撞了她一下,因为踩到衣服的裙摆,卿画整个人都往后仰去,有一只手拉了她一把,她才站稳了身子,却看到一张极美的面容,男子一双盈盈如水的目光和她对上。

  她这才意识到,原来是阿芥拉了自己一把,可是阿芥怎么会在这里呢?

  “姑娘,你没事吧?”阿芥穿着一身粗布衣,两人的衣裳就像贫和富的极端。

  卿画摇摇头:“没事的阿芥。”

  阿芥一脸懵,指着自己问:“你怎么知道我叫阿芥?”

  阿芥看了卿画好几眼才想起她就是之前那个接济过自己的女子。

  原本还打算等自己赚够了钱就把银子还给她的,现在可糟了,她一身华贵的衣裙都被他给毁了……

  卿画刚想解释,这时星未来的掌柜跑过来,捡起地上滚落的珍珠,十分可惜地摇着头。

  这些珍珠都是成色最好的,而且地上还有很多不知道滚落在哪里被人给捡去了,可谓是损失惨重。

  掌柜的指着阿芥吼道:“你是眼睛瞎了吗?你可知道这一身衣服多少钱,这些珍珠多少钱?把你卖了你都赔不起!”

  阿芥满脸都是愧疚,他弯腰捡起几颗珍珠,抬起头时双眼已经微红,他将几颗珍珠还给了掌柜的。

  掌柜依旧没有消气。

  “我刚数了一下,还差十颗,一两银子一颗,你要么帮我找出来,要么赔我十两银子。”

  阿芥听到珍珠的价格,吓得不知所措起来。

  他们普通百姓打零工一个月才赚一两银子,十两银子他要做一年才能还清,可是现在他也拿不出这么多啊。

  “掌柜的,我,我没有这么多。”

  眼看着阿芥都快哭了,卿画连忙跟掌柜的说:“算了,修复衣裳的钱就从利润上扣吧,我先回去换了,阿芥,你先等我一下。”

  待卿画换了衣服出来,阿芥走上前去,又问道:“真的没关系吗?其实只要能宽裕一段时间,我会赔的。”

  “都说了不要你赔了。”卿画微笑道:“你这是要去哪儿呢?”

  阿芥认真回答道:“我表姑让我去郊外砍柴,只要天黑之前我能够砍到十斤木材,就给我送一套衣服。”

  “什么,十斤木材才送你一套衣服,什么衣服?”

  “我们寻常老百姓自然只能穿点粗麻衣,只要有衣服就好,我出门时忘了带了,暂时也没有钱买,所以只能拜托表姑他们了。”

  阿芥眼看着已经快黄昏了,急忙又往前走了几步,回头对卿画道:“我得赶紧去了,迟了怕是就来不及了。”

  “等等。”

  卿画追了上去,因男女大防,又不好意思拉住阿芥,只好站在他前面道:“你别去了,天黑路滑,你一个男子也不安全,这样吧,我送你一套衣服。”

  阿芥急忙摇头,这是别人的东西他怎么能随便要呢,再说了,自己刚弄坏了她的衣服,她也没要求赔,已经是仁至义尽。

  “不不不,我靠自己双手挣的,我才有底气,多谢姑娘,我想我还是赶紧走了,下次见面,我会把银子尽快还给你的。”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

  卿画见他走远了,连忙叫了一个店里的活计过来。

  “你去跟着刚才那男子,我怕他一个人不太安全,到时候你送他回家就是。”她拿了一两银子给那个伙计,伙计便跟了过去。

  掌柜的走了出来,见卿画一直往男子走远的方向看,心中也会意。

  “看来我们的看来我们的殿下是看上人家了,要不小的到时候帮您说说媒?”

  卿画摆摆手,一脸的无奈。

  “你看你想哪儿去了,对了,你去店里面找一件不太招摇的素净衣裳,要是他来还银子什么的,你就将这件衣服送给他。”

  阿芥还带着孩子离家这么远,生活一定很艰难,她既然有条件,就多帮衬一下。

  像阿芥这样穷苦的百姓还有很多,她想着日后自己做了皇帝,一定要多加改善百姓们的生活,最好能让男子的工作机会能更多一些,这样阿芥也同样能过得更好。

  “殿下您放心,小的一定帮你做到。”掌柜的笑得合不拢嘴,也是感叹这男子好福气,居然能被皇太女殿下瞧上,那可真是三生有幸啊

 文学

天璃五百二十二元年,经先帝遗嘱,为保江山社稷,欣荣皇太女守孝期便即皇帝位,改元号为宁真,登基之日,大赦天下。

  宣政殿之上,群臣顶礼朝拜。

  “女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卿画一身玄色九凰摆尾朝服,头戴着象征着帝王最尊贵身份的双凤金冠,腰间束有金玉长带,外披黑金披风,威严而庄重。

  她小心翼翼坐到那个久违的位置上,手上是全金打造的凤头把手,虽已不是第一次上朝,可是依旧心潮澎湃。

  她终于是成为了万民之上的皇帝,这一天来得很慢,又来得急促,她好像还未完全准备好,就已经承担了这天下的担子。

  “众卿家平身!”

  群臣慢慢起身,望着这位新帝,每个人脸上都有些紧张。

  卿画不怒自威,望着底下群臣,声音洪亮而严肃。“朕初登大宝,有一事还请诸位可以理解。”

  群臣弯下腰行礼,卿画则道:“以后世人要称历来帝王为皇帝,而非女帝。”

  此话一出,满朝寂静。

  所有人都知道天璃是女子称帝,所以都奉为女帝陛下,以达到尊重女子的目的,可为何这位新帝要提出这样的要求?

  卿画知道,在外人眼里她这个命令是没有必要的,但女帝之中的“女”字,像刻意在突出性别,像是玄耀国男女平等的国家,还有黄龙国以男子为尊的国家,都对女帝一词有另外的指示,甚至在黄龙国,女帝一词有着轻蔑的意味。

  天璃位女尊国家,就应该同化“皇帝”一词,这才是对女性以尊重。

  虽然过了这么多年,天璃也没有真正的全面改革过,但既然她卿画即位,就一定要让天璃迎来一个崭新的时代。

  群臣虽奇怪,但也不得不服从。

  就此再叩拜一次。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改了称呼之后,众人也将明了,以后也将再无女帝一词。

  此时陆勤展开圣旨进行宣告。

  “新帝登基,福泽天下,前朝臣子都将加官进爵,朕特赐黎相黎元重为一等女爵位,赐爵爷府,令狐太师册封为天子国师,锦田县县令徐梦劳苦功高,赐正三品光禄大夫,另册封护院统领陆勤为禁卫军统领,常伴君侧,府中侍从颠茄为正一品带刀侍卫。”

  “后宫各位悬空,为填充后宫,慈父陈氏为皇太后,居慈宁殿,册封黎相之子黎宴为凤后,局凤允宫,令狐太师义子沐云远为清贵君,居清幽阁,若侧夫若怜安为若君,居庭兰轩,钦此!”

  宣旨完毕,诸位臣子叩拜道:“臣等遵命!”

  黎相、令狐庸等朝臣都被加官进爵,高兴得都跪下来高喊道:“微臣多谢陛下恩典,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中最感到受宠若惊的还属令狐庸,她之前不受先帝待见,总是想方设法将她调离京城,没想到新帝继位,居然册封自己为国师,这是多大的殊荣,她都有些云里雾里,像在做梦一样。

  国师之位,是可以怒斥天子的,身为师长,也将受到满朝文武的爱戴,她看向新帝,满脸都是欣慰和感动。

  好在五皇女顺利成为了皇帝,自己才赢得了这荣光,她尊自己为师长,尊为国师,这是令狐庸一直没有得到的尊敬,顿时已经是泪流满面,连自己也没有察觉。

  卿画走下台阶,便看到令狐庸老泪纵横的样子,她不由得失笑。

  “国师大人这是怎么了,朕封你你为国师,你不高兴吗?”

  令狐庸垂着头,抽了一下鼻子。

  “微臣怎么会不高兴呢,微臣实在是感激涕零,已无以言表了。”

  黎相侧过身偷笑了几声,接着朝堂上都一同传来哄笑。

  卿画招招手,示意到此为止。

  “好了好了,诸位爱卿可还有要事禀报?如果就退朝吧。”

  此时锦绣走了上来。

  “微臣有一事相告。”

  “你说。”

  锦绣拱手道:“那玄耀国欺人太甚,攻打我国,陛下,依微臣来看,不如我们即刻派出兵去,先打它一个来回,叫他们知道我天璃的厉害!”

  黎相也道:“微臣也觉得,是时候向玄耀下战书了。”

  “既然如此,士可忍孰不可忍,锦绣,朕命你带二十万大军,先击退玄耀来犯,镖旗将军陈南幽,你带十万大军,联合锦绣将军一同,攻打玄耀!”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不打就会变成砧板上的扣肉,天璃现在压制了许多叛乱,一时间还能撑得下去,之后卿画会想办法进行调和,此战一定要胜!

  几位将军得令。

  “请陛下放心,臣等必定凯旋归来!”

  卿画点点头,和蔼一笑道:“这可是你们说的,待你们凯旋,朕会亲自出城门想迎,你们每一个都要活着回来,这是帝令,万不可违背,听到没有?”

  陈南幽和锦绣都半跪下来,对着卿画豪言壮语道:“臣必定不负所托!”

  卿画亲自将两人扶起来,又对着陈南幽安抚道:“姑姑一把年纪了,但一直都很想上战场,所以朕就给你这个机会,这次姑姑一定要认真督军作战,万万不可再发生之前那样的事,这十万将士的性命就交给你了,你一定不能让朕失望。”

  陈南幽之前确实怨过卿画,总觉得她脖子老往外拐,但今日她好像才明白这个侄女的良苦用心,身为帝王,就应该公私分明。

  “请陛下放心,微臣一定会带来好消息的,还陛下和太后莫要太过担心,微臣虽已年迈,但依旧渴望为国争光,一直都在家学武备战,就是为了今日为国而战。”

  “姑姑,你一定要保重,还有锦绣,朕等你回来。”

  锦绣坚定得点了一下头。

  “大家都知道,我锦绣做事,向来让人放心,所以陛下就等着锦绣的好消息吧!”

  “好,你们都是天璃的好臣子,好将军!”

  这一战,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伤亡,锦绣和陈南幽都是卿画的左膀右臂,她不想她们任何一个人出事。

  但她坐镇在朝堂,也只能盼望她们能平安归来。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4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