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夹住了上课别掉出来|傻子也能进入

老天爷啊,这都说深山育俊鸟儿,今儿可算是见到了。

  他眼珠子一转,就忍不住与人攀谈起来。

  “婶子你看我这梳子,可是上好的的檀木梳子,好多大户人家都在用,不但能够让头发又黑又好的,还能让这脸面更加光滑喱,真是比镇上卖的脂粉更好,婶子你买个梳子都省下了脂粉银子,这多好啊。平日里我卖二十个大钱,婶子十五个大钱拿去吧,谁让婶子长得好看,我瞅着就像是看到了自家的姊妹。”

  小货郎这话说的有水平极了,他年纪小,说这妇人像他姐妹,可不是变相的夸人家好颜色,偏又不让人挑到错处,这些走街串巷的货郎,都有一套自己的生存标准。

  “哎呀,你这小货郎也忒会说话了,十个大钱吧,我要了。”普通的庄户人家,自然是用不起镇上那些动辄上百个大钱的脂粉的,不过若是用这梳子能让皮肤好,哪怕只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可能呢。

  女人啊,到了什么时候什么年纪,这爱美的心思都是一样的。

  小货郎走街串巷的,与不同的人打交道,几句话就让妇人心满意足的。“哎呀,十个大钱就赔钱啦,不过一个进货价,哎呀呀,谁让我看到婶子就亲近呢,那就十个大钱吧。”

  妇人也高兴,还劝着旁边的人,“我瞅着这梳子挺好,比上次在镇上看到的还便宜,要不你们也买一个吧,万一真的头发能好呢?”妇人想着,若是真的头发好,卖了长头发到时候也是一笔进项。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样的说辞,即使普通人知道,可依然有那过不下去日子的人卖头发的,毕竟这年代的头发不便宜,一头又长又黑的头发,有时候能卖一两银子都不止的价格,这还是活人身上的头发,可不比那来路不明的头发要值钱吗。

  “哎呀婶子你可是真有眼光,我这卖了你一把梳子都赔钱了,这要是卖多了…….哎呀,算了算了,谁让我看婶子们人好呢,就卖给你们吧。别抢别抢,都有、都有,大家挑自己喜欢的。”

  说话卖货的功夫,小货郎就打听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老天爷,这小小的屯子竟然还挺富裕,不说别的,这屯里的羊就不老少,好多人家竟然还有马匹。瞧着这富裕人家就不少,最重要的还有那样一个美貌道姑,这要是老大抢到山上做了压寨夫人,回头自己也发达了,弄个小头目当着,不香吗?

  这样想着,小货郎就没了其他的心思,得赶紧把这个消息报给大当家的。

  村口那边人太多,又是屯子里平日里喜欢八卦的那一批婶子,李晓竹就干脆顺着大路又走了一段路。

  徐云霆这几日都没有回来,说好了三五天就回来了,也不知道他这一次出去做什么,那刚刚长好的伤口,可千万别崩开了。

  小姑娘有些担心,明明知道他不会顺着大路进村子,可依然忍不住要在这里等等看。

  万一呢?

  少女心事,如今小姑娘这心心念着的,都是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虽然两个人都没有说破,但是彼此知道对方心目中都有自己。李晓竹还记得,那天徐云霆看到自己一身道袍时,那满眼的惊艳和欢喜。只要一想到这个,小姑娘这心里就跟吃了蜜似的,哪怕再受到再多的关注和议论,都是值得的。

  只是这几日那人愈发的忙碌,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一想到当初他受了那么重的伤,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倒在山上。如果不是遇到妹妹,可能就丢了性命,李晓竹就特别的担心。

  但是男人嘛,总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的,哪怕小姑娘心里再担心,也没有办法去阻拦,也不会让自己去阻拦。

  只是这份担心和忧虑就化成了浓浓的思念和不安,少女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他明明才离开三天而已。却仿佛已经离开了许久许久。

  李晓竹想,自己一定是喜欢了那个男人。就像是母亲当初思念父亲一样,如今自己也是体会了这种感觉。

  少女满心欢喜的想着的念着的都是那个男人,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是李姑娘吗?”

  李晓竹一愣,瞬间惊醒,怎么自己被人摸到了,身边都没有一点儿的警惕。

  回头一看,可不是那个货郎吗?

  “你有什么事儿吗?”李晓竹并没有因此而失去警惕,她想的是这个货郎似乎在村里头一次见到,怎么就知道自己姓李。李晓竹不动声色,却状似无意的轻声道:“我记得之前来村里的好像是一位老伯,怎么换成了你?”

  既然说货郎们走街串巷去哪里都可以,但是大柳树屯儿并不是一个交通十分便利的地方,以前的许多年里来这里卖货的货郎一直是那位老伯,今儿个怎么就突然换成了旁人?李晓竹本来也没有多想什么,可是这人却一口叫出了自己的姓氏,一下子就让少女警惕了起来。

  小货郎这一愣,这小姑娘心思还挺缜密的。不过越是站在近处看,这小姑娘长得可真他么的俊俏!这要是老大看到了,肯定会喜欢的。就这标致模样的,别说是做老大的女人了,就算是送到了宫里做娘娘也是可以的。

  呃,真是太俊俏了,这一次自己带回去消息,老大肯定会奖励自己的。

  想着没事儿,货郎就满脸堆笑,几乎可以预见到自己功成名就的那一天,以前那些欺负自己的,辱骂自己的,回头都会被自己踩在脚下。

  一切都要得益于眼前这个漂亮的小道姑。

  “啊,之前那个货郎年岁太大了,我们两家有些亲戚。我就来接替他。也不知道李姑娘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到时候我下次过来给你带来。”

  小货郎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竖起大拇指。

  “哦,原来是这样。”李晓竹似乎是相信了,就笑着道:“我记得那老伯每次过来都卖那珍珠的耳坠子,比镇上的还要好,一般人还不给看。”小姑娘就摸着耳朵,仿佛很想要的模样。“你下次能给我带来吗?”

  货郎哪里知道什么珍珠的耳坠子,却痛快的答应着,“那好啊,下次一定给李姑娘带来。”

  “那真是太好了。”李晓竹笑着,眼瞅着那货郎挑着担子走远了,小姑娘想了想,直奔族长家里。

 文学

徐云霆回到李家的时候没有看到李晓萱,他一听说小姑娘去村口了,顿时福至心灵。

  那丫头,肯定是去村口等自己了!

  心里藏不住的欢喜,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李晓萱坐在窗台上晃动着小脚丫,眼瞅着徐云霆前脚都准备出了大门口了,结果又缩了回来,就忍不住的乐。

  还别说,这帅哥就是帅哥,深邃的五官配上那副浓眉高鼻,徐云霆即使是满心忧虑的时候,依然帅气逼人!

  啧啧,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啊。

  长得帅也就算了,功夫还挺好,嘻嘻,莫名的就觉得这个人没白救呢。

  “诶,这都走到门口了,怎么又回来了?徐大当家的,难道不想出去啦?”李晓萱咯咯咯的笑,看到徐云霆一脸的官司,就觉得心里愈发的好笑。这个人明明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把心思都摆在脸上,也怪不得他大当家的位置被人推翻了,结果落得个差点儿死到了圣山上的惨烈下场。

  唉,这样的傻子,怕是也只有自家大姐喜欢了。

  李晓萱有时候都不得不怀疑,自家大姐到底是喜欢这个人什么?要说只是颜值的话,未免太肤浅了,她相信自家大姐不是那种人,毕竟李恩铭长得也不赖,也没见自家大姐动一点儿心思。所以她总觉得,当初这个人惨兮兮的被大姐救回来,总是多了一点儿想要照顾他的心思。

  不是都说上位者要喜怒不形于色吗?这个徐云霆啊,显然功夫还不到家。

  徐云霆这几日总是避免跟李晓萱这个小姑娘直接对话,因为他发现每次对话不是自己被怼,就是被欺负,左右这个小姑娘她是打也打不过,说又说不通,还不如干脆沉默了。

  不过,李晓竹不在家,他心里惦记着。到底是惦记小姑娘的心思超过了对李晓萱的畏惧。“晓萱姑娘,你大姐出去多久了?”

  “呀,徐大当家的,你问我呀。”李晓萱就歪着头看着她,这人,平日里不都是一副“我没看见你”的架势吗,今儿倒是稀罕了。

  “让我算算哦,太阳还没落山的时候,我大姐就出去了,说要去村口转转。也不知道去等哪个倒霉催的。”成功看到某人面皮抖动,李晓萱没心没肺的笑着,“喏,到现在还没回来,哎呀呀大姐这么一个俊俏、漂亮的小姑娘,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坏人?”

  成功的看到某人变了脸色李晓萱也就不再继续逗他了。

  “村里之前来了一个货郎,本来也没有什么。只是我们村儿这个地方偏僻,平日里来的货郎也不多倒是鲜少有这样的外人过来。”她顿了顿,说起正经事儿就收起了玩笑的心思。

  “按理说货郎走街串巷的再正常不过,即使过来也没有什么,只是这个人上来就叫破了我大姐的姓李,还特意找我大姐一顿搭话,我大姐觉得这个人不太安全,就去找了族长。族长让人问了村里跟货郎买东西的几个婶子,发现那货郎竟然在打听村里谁家日子过的富裕啥的,这个就不对劲了。如今族长又去请了里正和二牛叔他们,所以大姐应该还在族长家里。”这是大事儿,李晓萱也不好真的拿这种事情来逗徐云霆,所以就告诉了他的经过。

  “货郎?”

  徐云霆听到货郎这个件事儿,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幻莫测,李晓萱暗地里摇了摇头。

  果然,这个人还是把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也不怪乎他的那些属下,把他推翻了。

  怕他是担心自家大姐,李晓萱就安慰道:“你也别担心那个货郎,他无非就是打探消息的,再不济就是小偷小摸的。充其量就是山上的土匪,也许还是你那望儿岭的人,就凭我们家人的功夫,还有我们村子的实力,即使真的是望儿岭那帮人过来了,也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李晓萱说着说着,就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诶,大当家的,你说我们这算不算是帮你报了仇?”小姑娘想到这个,又是忍不住一阵的乐,“你别跟我说那帮人功夫有多高明,你这样一个受了重伤的人都能跑的出来,若是遇到我们家人,我就不信他们功夫还能比我们好。”这一点上李晓萱是信心十足。

  徐云霆一想到这伙人可能是望儿岭那帮土匪,本来还有些担心,听了李晓萱的话,反而镇定了下来。他也不得不承认,小姑娘说的是对的。如果是望儿岭上那帮子脑后有反骨的家伙,对付自己尚且要暗算,若是遇到李晓萱这小姑娘,徐云霆冷笑…….真的是望儿岭的前哨来打探消息的,那么也许这帮人过来了,还真能叫他们一个有来无回。

  “我这几日让属下留心着,望儿岭倒是一直没有什么动作,这反而不像是他们的做派。你这样一说,我反而倒是觉得那个货郎应该就是他们的人。”他有一句话没有说,其实他当初培养这些货郎出去,也只是想让兄弟们历练一下,却不曾想如今他们锻炼到了自己的头上。

  “当真吗?”李晓萱听到了这个消息,也是上了心的。他们家做事是不怕那些土匪,但是屯子里的人不行。村子里还有那么多的老弱病儒,若是真遇到了土匪,不说旁人,就是那些孩子和村里的姑娘,小媳妇儿们都是危险的。

  徐云霆也不敢保证,却也道,“有备无患吧。”即使是乌龙一场,也总比真被土匪摸上门要好。

  李晓萱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我这就去找族长。”当即跑了出去。

  褚一诺正好从大门进来,两个人差点儿撞在了一起。“你这么着急忙慌的是去干什么呀?”

  李晓萱就把货郎和望儿岭土匪的事情这些猜测跟褚一诺说了。

  褚一诺却拽着她的胳膊把人扯了回来。

  李晓萱若是真挣扎,褚一诺自然不是对手,不过她也知道褚一诺不是那等没有轻重的性子,当即就挑眉看着他。“你若是不给我个说法,就别想好了。”她故意撅着嘴吓唬人。

  褚一诺却偏偏不让她如意,这丫头,这几日老是怼那个徐云霆,倒是小脾气上来了。

  他嘻嘻的笑着,“那我若是给你个说法,你待如何?”说话的功夫,他忍不住凑过去,快速又一触即离的贴了一下小姑娘的脸蛋。

  嗯,冰冰凉凉的,好舒服!

  李晓萱的脸腾地一下就红透了!

  自己这是……被调、戏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4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