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在厨房来一次|粗大炕上呻吟

沈修远确实没想到,毒蛇居然还有这样的本领?

  他还以为毒蛇咬人,一口咬下去毒性都一样的。

  没想到居然还能控制毒量的?

  沐冬至也没想到。

  沈修远问:“那你能拜托它帮我们捉到活口?”

  “当然可以了,蛇王可是我们的好朋友呢?”小元卿说着蹦蹦跳跳的就朝着林子跑了去。

  沈万卿睁开眼睛看了看他,继续又闭目养神。

  沈慕卿则是想跟二哥去,但是沈修远却拦住了他。

  他现在已经不担心沈元卿了,知道他有这种特殊的本领。

  但是,沈慕卿最擅长的还是操纵其他的动物。

  小元卿到了丛林中不多一会儿,就有那一条蛇王窜了出来。

  他伸手摸着蛇王的脑袋,那蛇信子不住地吐在他的脸上,沈修远一阵恶寒,小元卿却咯咯地笑个不停。

  过了不多会儿,小元卿就回来了,问:“爹爹,能让蛇王它们想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出来吗?

  它们是不会伤害我们的。”

  沈修远说:“纵使我想答应,但是也要照顾镇上的百姓。

  大家都害怕它们,此事不好办。”

  小元卿说:“我知道了,我这就去跟蛇王它们说。”

  他去跟蛇王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不一会儿,蛇王朝这边看了看,就离开了。

  小元卿就跑过来,伸着胳膊让沈修远抱抱。

  沈修远其实不太愿意抱他,但是看到他那渴慕的小眼神,也没忍心拒绝他。

  他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回去了。

  从这一日起,平安镇上就开始空前的忙碌了起来。

  他们在积极的准备打仗所需的物资。

  他们现在不缺粮,沙漠里耕种的面积比之前大了好几倍。

  顺着树林带这边看过去,一望无际全都是庄稼。

  每次收割庄稼的时候,那些人都需要夜宿在外头,带着锅灶在外头收庄稼。

  收割的专门管收割,打粮的专门管打粮,运粮回来的专门管运粮回来。

  而且新一批的稻谷已经黄了半截穗了,过个十天半个月就能收割了。

  吴致远的人带来消息,说大燕又开始闹饥荒了,百姓都四处逃荒。

  李秋阳的眉头皱的紧紧的,说:“若是这样,押送军粮会很吃力,百姓们都在忍饥受饿,怕是会抢军粮。”

  沐冬至问:“那如何是好?”

  “所以,我们要准备足够的稻谷,准备接济百姓。另外还要准备一些即食的食物。”

  李秋阳一说即食的食物,沐冬至就想起了那种方便面,用开水一泡就能吃的。

  但是,她们现在做这个太不现实了,因为这沙漠里虽然有稻谷,但是没有麦子。

  麦子北方才有。

  李秋阳觉得思绪有些乱,就跟沐冬至要了纸币,她们就在一起商量了起来。

  思绪乱的时候,把事情一项一项的都写在纸上,然后再整理,就不会这么乱了。

  于是,他们首要的任务就是做米粉,另外要准备肉类和蛋类。

  行军打仗是个苦差事,若是没有肉类补充,恐怕战士们会疲乏。

  她们不仅要供应他们肉类,而且还要供应他们蔬菜。

  李秋阳准备做蔬菜包。

  沐冬至说:“蔬菜暂且不用,我们的系统里有大片的土地可以用来种植蔬菜。

  到时候我得随军去,照顾伤员的同时,也可以供应蔬菜。”

  李秋阳点了点头,说:“那我们要做糖。”

  补充能量最快速的办法就是吃糖。

  沐冬至本来还想从系统里购买,却被李秋阳给拦住了。

  她说:“我们不能凡事都依靠系统,我们不能在这个世界上一直活着。

  所以,得给我们的人留下他们能办到的方法,将来就算是我们走了,他们也知道如何对应。”

  沐冬至愣了一下,便说:“那好吧,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就不动用系统。

  不过,我想以后可能再也不会遇到像我们这样糟糕的环境了。”

  李秋阳想想,觉得也是,有心安慰她两句,却又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她们很快就动手,从玉米中提出糖分,做出玉米糖来。

  糖在这个时代还是十分稀缺的。

  试验成功之后,她们就招聚了一些女子来做糖。

  女子们都十分惊奇,没想到玉米居然也能做成糖。

  另外,她们也宰杀牲口,做成熟肉烘干了后,切成大小不一的肉块,方便行军打仗的时候,随时补充体力。

  糖和肉干到时候分发给士兵们,让他们自己带着。

  另外还得做帐篷。

  给士兵们做衣服和鞋子。

  这一仗不知道要打多久,所以衣服鞋子过冬的衣服都要提前准备。

  留给他们的时间却不多了。

  沐冬至想了想,帐篷还是从系统里直接购买。

  然后,她又托了秦九黎打造了很多太平车。

  太平车就是独轮的推车,这种车子十分方便,不管是走大道还是走小道都可以,十分的灵活。

  另外药品也需要备上,以后就算是从医疗系统里拿出药物来,也总的有中药来做幌子才行。

  她们这边积极努力的准备着,军队这边则日夜加强训练。

  一面给他们加强训练,一面给他们加增营养。

  沈宽让人先放出话去,让大家都有个心理准备,很快就要打仗了。

  不仅这样,白朴、寒冰他们这边也在同步加强训练,并且派自家媳妇前来学习制糖和熟肉干。

  他们人手少,所以自己能做一些就做一些。

  李秋阳不断的煽动大家的激情,让众女子们感觉到保家卫国不仅是男子们的冲锋陷阵,也有女子们后方的支援。

  他们这里众人齐心合力,要保卫自己的家园。

  有不少的妇人也表示要提枪上阵。

  但是被李秋阳和沐冬至给劝下来了,女子在体力上同男子没法比,更何况女子也有更重要的事情做,而这些事男子不不擅长。

  女子可以代替男子,但是男子却代替不了女子。

  这么一来,女性就格外的受到尊重。

 文学

其实,女人很多时候所要的并不多,大部分都是价值的认同。

  可是,很多男人却偏偏意识不到这些。

  所以造成了很多矛盾。

  沐程君这边负责兵器库这边,弓箭以及投石的兵器都已经就位了。

  刀、弓、弩、矛、盾、铠甲、战车等全都齐备了。

  沐老二和袁老头这边亲自前去挑战马,将马给沈宽送了过去。

  沈宽要提前训练战马。

  这边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然而,他们还没开始行动,居然来了一位意料之外的人,武世元夫妇带着两个孩子投奔到这里来了。

  高阳长公主看到沐冬至顿时放声大哭。

  沐冬至知道她心里定是有很多的委屈,就拍着她的肩膀让她哭。

  两个孩子在一旁默不作声,似乎也很害怕。

  等到高阳哭够了,沐冬至才为她打了水,让她去沐浴更衣。

  这么一折腾,高阳这才缓过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沐冬至问道。

  高阳说:“一言难尽,我从来没想过,那么疼爱我的皇兄,居然是杀害我父母的凶手,我居然跟他兄妹亲深了这么多年……”

  她说着又哭了起来。

  沐冬至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阳泣不成声。

  武世元揽着她的肩膀安慰,并且接过她的话茬讲述了起来。

  原来,沈修远和沐冬至他们离开雁门关之后,武世元手下的人前去告密。

  燕皇立刻将他调离雁门关之后,关押在了天牢里。

  这件事做的极其隐秘,高阳毫不知情。

  知道武世元忠心的部下前来通风报信,她这才知道武世元被押送回京都已经两个月有余了。

  她千方百计打听到了武世元被关押在天牢,就去找皇上。

  奈何皇上避而不见。

  她动用关系想去天牢探监,但是天牢跟刑部和大理寺的大牢不一样,这里关押的都是死囚犯,根本不允许她进去。

  她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求人。

  而武世元被关押到天牢之后,在天牢里遇见了个人。

  那人询问武世元到底犯了什么罪?

  事到如今,武世元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就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老人哈哈大笑,说:“恶贯满盈,恶贯满盈。”

  那老人就将多年前的秘密给说了出来。

  原来高阳的父亲和先皇是亲兄弟,但是皇位本来应该传给高阳父亲的。

  但却被当今的皇上和先皇联手,将他诛杀。

  他们家只留下了高阳一人。

  先皇本来想斩草除根,奈何当今皇上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便将高阳给养了起来。

  这些年,皇上对高阳的情谊全都是虚假的。

  他留着她不肯杀她,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博得一个好名声而已。

  仅此而已。

  武世元震惊的无以复加,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那老人原来是前暗龙卫队的队长,因为参与了那件事,被皇上怀疑,所以关押在天牢里,永不见天日。

  他将自己毕生的功力都传给了武世元,助他逃出天牢。

  但是,他有一个条件,就是要解开皇上伪君子的面目。

  武世元答应了下来。

  于是,他大闹天牢,放走了里面许多的囚犯,并且一把火把天牢给焚烧了。

  他自己则是趁乱逃了回去,跟高阳见上一面。

  他们什么都来不及说,就开始逃亡。

  府上那对夫妇,忠心耿耿,自知长公主一走,他们就活不成了,便祈求武世元将他们的一双儿女给带走。

  而他们则是穿上了武世元和高阳两人的衣服,替他们赴死。

  武世元他们离开之后,这两人放了一把火焚烧了长公主府。

  皇上看到了一具尸体,手指上还带着御赐的戒指,腰间还挂着玉佩,认为这是武世元和高阳,再加上东方大旱,百姓四处逃荒,闹腾的他没有精力,这才没有细细调查此事,给他们有了逃跑的机会。

  高阳早就听说西楚和南夏有高产的种子,所以猜测沐冬至要么在西楚要么在南夏,就一路朝天安府这边跑了去。

  到了齐王的地盘上,她至少可以保命。

  齐王自然是知道高阳来了,但是他却假装不知道。

  任凭她在天安府逗留。

  高阳他们在天安府逗留了一些时日,打听到了西楚的种子都是从南夏运过去的,就直接来到了南夏。

  她偶然见到了林少语,就从他这里打听到了平安镇的所在,这才一路奔波而来。

  想到这些,高阳就恨得牙根都痒痒的。

  沐冬至也深表同情,说:“大燕的皇帝,新仇旧账我们要一并算了。”

  她对沈修远说:“远哥,我不想再等了。”

  沈修远说:“稍安勿躁,我们还需要布置一番。”

  沐冬至点头,将高阳他们一家给安顿了下来。

  她能看得出,这一队儿女,男孩是高阳的孩子,女娃是那个家丁的孩子。

  武世元说:“实在对不住,我没顾得去桃花村找那个孩子。”

  沐冬至说:“没事,你们能平安无事就好。”

  沈修远连夜写下了檄文讨伐暴君齐天策。

  檄文中列举了燕皇齐天策的诸多罪恶,每一宗罪都令人发指。

  他为谋夺皇权,残害亲属。

  见色起意,抢夺人臣之妻。

  为保皇位,谋杀亲子。

  偏听偏信,杀害忠良。

  乱杀无辜,枉顾百姓。

  作恶多端,一致天谴。

  每一宗罪,后头都有详细的说明。

  在檄文的最后说道他这一次不仅是为了报仇而来,更是为了替天行道。

  檄文被抄写了很多分,差人去张贴在大燕的大街小巷。

  市井和乡村也都被有心人宣扬的人尽皆知。

  不仅这样,他们还让吴致远的人和林少语的人都躲到乡下去,免受横祸。

  于是,他们就赶紧的关门,躲到了乡下。

  城里的人看到一些商铺无缘无故的就关门了,前来打听,听到了风声,也就赶紧带着一家老小到乡下去避难了。

  百姓们听闻是曾经的首辅大人沈修远回来了,一边渴望他来到,一边又害怕。

  因为从前沈修远做首辅的时候,他们国富民强。

  他的夫人沐冬至更是土地爷爷的宠儿,到处带领百姓种植,那时候他们家家户户的都吃的饱穿的暖,并且还有余剩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44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