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停老师还要 细长的手指在里面搅拌

那个中年女性,就是首都圈国立大学美术学院的虞如丹教授,享誉全球的著名女画家,作品在全球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在那些拍卖会上,虞如丹教授的一副作品,随随便便把都可以拍卖出数千万的天价。

    “……好了,大家今天的表现都不错,过两周,大家把自己的解构主义的作品交上来,我看看大家对解构主义的理解,夏宁,你的泥塑技巧最近提高得很大,但还有进步余地,曲林教授是这方面的大家,我推荐你假期的时候可以加入曲林教授的工作室,去实习一段时间,参加一些寺院道观的文物修复,应该会有提高,我已经和曲林教授说过了,曲林教授也很乐意!”

    “啊……曲林教授么……谢谢老师……”对虞如丹教授突如其来的好意,夏宁稍微有些手忙脚乱的惊讶。

    虞如丹教授微笑着和周围的学生说着话,最后挥了挥手,直接走向教学楼旁边的停车场。

    一群美术学院的学生也就和虞如丹教授在教学楼门口分开了。

    学生们重新恢复了活力!

    夏宁和身边的两个女生两个男生一起有说有笑的,朝着食堂方向走去。

    “夏宁,明天周末,你现在要去哪里?”一个站在夏宁旁边的短发美女挤了挤夏宁的肩膀。

    “哪里也不去,我还是去图书馆和泥塑教室……”夏宁摸了摸肚子,看了看远处的食堂,露出吃货本色,“我感觉自己已经饿得不行了……”

    “夏宁,你可是真人不露相啊,你有没有发现最近这几天虞教授很照顾你啊?”一个圆脸的女生羡慕的看着夏宁。

    “哦,是吗?”

    “曲林教授那边的工作室带的都是已经很有能力的师哥师姐,曲林教授很挑剔,虞教授很少会推荐新人去那里实习……”旁边的一个男生推了推眼镜,也羡慕的看着夏宁,“我们的一个师兄,申请了好几次了,曲林教授那边都没有同意!”

    “自从你爷爷上次来学校看你之后,我们美术学院的院长看到你都笑得和蔼多了,你之前也不告诉我们,你爷爷那么厉害,是国家秩序委员会的副主席啊,要是你爷爷不来一次,我们都不知道你要瞒我们到什么时候……”

    “嗯嗯,所以今天就是你这个豪门大小姐请客,大家同意么?”

    “同意!”

    “我说了多少遍了,我和老爷子真没多少关系……”夏宁无奈说道。

    “行了,我们懂的,要低调么……”旁边的人互相看了看,都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

    夏宁的解释,所有都觉不相信,包括学院的领导。

    被人簇拥调侃着的夏宁也只能苦笑,根本没有办法解释。自从上个月,王羲和老爷子亲自到学校看望了她一遍之后,夏宁在学校里不知不觉就成了不少人关注的焦点。

    老爷子来看夏宁的时候,乘坐着可以在首都圈通行无阻的挂着特殊通行牌照的国宾豪车,身边跟着召唤师的警卫员,听到老爷子到学校的消息,一群校领导手忙脚乱的来迎接,以为是领导来视察工作。

    但老爷子却没有见什么校领导,只是让身边的秘书和学校的领导说了几句话,老爷子自己则来美术学院找夏宁,和夏宁在学校的人工湖边漫步一会儿,聊了一会儿天,随后就离开了学校。

    然后整个学院就都知道美术学院的夏宁是老爷子的孙女,夏宁在学校的生活学习也就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美术学院的院长教授和老师们看到夏宁的时候微笑多了,态度和蔼了,学院给夏宁的机会多了,俨然是要把夏宁当成学院的未来之星来培养,而之前几个仗着家里条件不错在夏宁身边腻歪的小男生也识趣的自动消失了,夏宁的世界也清静了。

    老爷子现在在大炎国的身份,那可是标准的国家领导人,平时大家想要看老爷子,只能从电视和报纸上看到。

    谁都没想到,老爷子的孙女就在美术学院,看老子百忙之中来学校看孙女的模样,那妥妥的掌上明珠啊。

    现在的夏宁,人生第一次感觉到了成为焦点的烦恼。

    哪怕就算在此刻,她和身边的同学走在校园之中,但她依然可以看到路上和周围的不少学生,悄悄的把视线投在自己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心灵感应,在周围的那些目光之中,夏宁突然感觉到有一股特别的目光,她一下子转过头,看向自己的九点钟方位。

    一个三十多岁面目普通戴着眼镜的男人,穿着灰色的风衣,脖子上围着一条淡黄色的围巾,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手上拿着一份报纸,正站在不远处的几颗银杏树下,正在打量着自己。

    那个男人看起来像是大学里的教职工和助教之类的,或者是其他学院的研究生,男人的目光异常专注,专注得有些无礼,直刺刺的盯着夏宁,和周围的人那种不着痕迹的悄悄打量微微有些不同。

    夏宁微微皱眉,继续和身边的同学有说有笑的朝着学校的食堂走去。

    ……

    看着夏宁脸上的笑容和那青春洋溢的样子,再听着周围那些人的对话,夏平安微微一笑,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他把自己的视线从夏宁身上收了回来。

    ……

    夏宁走出几十米,不知为什么,刚刚那个男人的目光总在她心中萦绕着,挥之不去,感觉有些莫名的熟悉,她转过头再看向刚才的方向,银杏树下空空荡荡,那个男人已经消失了。

    ……

    夏平安走出首都圈国立大学的校门,上了一辆出租车,让出租车载着他到了首都圈的港口附近,下了车之后,进入到路边的一个咖啡厅里,坐在卡座上,要了一点咖啡和吃的,然后手一动,秩序委员会的特勤手表才出现在他手上,他给闫部长发去一条信息。

    ——闫部长,我在大炎国首都圈,之前你们答应我找到核原料的那三颗界珠的奖励,还可以兑现吧?

    还不等咖啡店的服务员把咖啡端来,只是过了十多秒,闫部长的信息就回了过来,非常及时。

    ——当然可以兑现,我就在首都圈,界珠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怎么交给你?

    ——我在海鸟湾码头的五味咖啡厅。

    ——稍等,我二十分钟内就到。

    和闫部长联系完毕,夏平安收起手表,看着咖啡厅外码头上的景色。

    比起他上次来首都圈,现在大炎国的首都圈的秩序已经基本恢复和圣临之前一样了,外面的港口上,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船舶,异常繁华和热闹,海面上不时传来悠扬的汽笛声。

    “先生,这是你要的东西……”咖啡厅内的一个胖阿姨端着托盘,把夏平安要的咖啡和食物给端了上来。

    ……

    夏平安慢条斯理的吃完东西,时间还不到二十分钟。

    叮铃……

    咖啡厅的门铃响动了一下,穿着灰色西服戴着黑色帽子的闫部长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锐利的目光扫过店里寥寥无几的几个顾客,在看到夏平安的时候,闫部长的目光还微微有些疑惑。

    夏平安对着闫部长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闫部长才确认了目标,朝着夏平安走了过来

 文学

对店里进来一个人,店里的其他客人都没有在意,闫部长此刻那古板的模样,和一个码头上公司的文员,会计师或者税务稽查员差不多,而且还是人到中年的那种,毫不引人注意。

    闫部长直接来到夏平安的卡座面前坐下,一双锐利的眼睛在夏平安的脸上扫了扫,似乎才发现一点端倪,长长吐出一口气,“罗先生,好久不久!”

    “哈哈,也没多久,就七八天吧,闫部长倒来得挺快,二十分钟不到就已经到了!”

    “嗯,收到你的消息我就做直升机过来,挺方便的,直升机还停在附近的一栋大楼上……”

    两人刚刚说了两句话,店里的胖阿姨已经拿着菜单走了过来。

    “一杯咖啡,不加糖,谢谢!”还不等胖阿姨走过来,闫部长就已经转过头吩咐道,店里的胖阿姨直接转身就走,眨眼的功夫,就把一杯热咖啡给端了过来。

    这中间间隔的半分钟不到的时间,闫部长锐利的目光习惯性的扫视着店里的其他人和周围的环境,看到这里的确没有什么碍眼的人物之后,脸上的表情才稍微松弛了一点,然后目光落在夏平安的脸上,微微一笑,“高级的变装面具再加上幻术,幻术把变装面具的那一丝破绽完全掩盖了,罗安先生的变装术令人印象深刻啊……”

    此刻的夏平安,脸上戴着的其实是一个变装面具,同时他也给自己的脸上施加了一点点的幻术效果,这两者结合起来,普通人几乎已经完全无法分辨。

    变装面具是在巴黎地下墓穴的恶魔之眼的骸骨城堡中找到的。

    夏平安第一次去骸骨城堡,干脆利落的把城堡里的那些人干掉了,对城堡没仔细搜查,他第二次进去的时候,为了“布置现场”,半个城堡几乎都被他炸塔了,结果还发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这变装面具就是其中之一。

    没有施展变身术而是用变装面具加上幻术来改变容貌,后者用起来虽然麻烦,但却是夏平安自保和故意误导别人的手段,如果以后他要用变身秘法换一个身份和换一张脸的话,那就是天衣无缝,秩序委员会就很难怀疑到他身上。

    “你应该知道我现在的处境,我不得不小心啊……”夏平安叹了一口气,“恶魔之眼为了要我的脑袋,已经开出了十亿欧元的酬劳,我若现身,全世界的杀手都会来找我!”

    就在几天前,法国政府召开记者招待会,在罗安没有出席的情况下,授予罗安法兰西骑士勋章,而就在当天,在暗网上,就已经有罗安的悬赏出来了,十亿欧元,这就是恶魔之眼开出的价格。

    “罗安先生的伙伴很有战斗力啊……”闫部长微笑着看着夏平安,“如果我们秩序委员会以后有类似任务,不知道能否请罗安先生邀请你的那些朋友们来一起完成?报酬好商量……”

    在夏平安完成任务后,闫部长还亲自进入过地下墓穴去了解情况,从他了解到的那些情况和信息看来,闫部长得出了结论,夏平安的队伍里,至少有五到七名四元境以上的召唤师才能在与消灭恶魔之眼的那些法师并摧毁恶魔之眼的祭坛。

    看来,罗安先生并不是独行侠,罗安的背后,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有一个强大而隐秘,拥有极强行动力的召唤师组织或者一群召唤师伙伴。

    庆幸的是,这个组织与恶魔之眼是敌对的,可以拉拢。

    这就是闫部长最后给秩序委员会提交的巴黎行动报告中的结论。

    “现在风声紧,我的那些朋友也要消停一段时间,暂时不方便出来,他们有的不像我那么无所顾虑……”夏平安耸耸肩,摊开手。

    “理解!”闫部长善解人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把黑色的公文包推了过来,直接把包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巴黎任务奖励的三颗界珠在里面,这三颗界珠应该都是不常见的,你可以看看……这颗界珠是神目界珠……”闫部长指着公文包里的一颗有着“纪昌学射”四个小篆的银色界珠对夏平安说道,然后又指着旁边一颗有着“师旷论学”几个小篆的界珠,“这两颗神力界珠上的这个神文是一致的,我们猜测这两颗界珠或许有什么特殊的关联,所以这两颗界珠经常放在一起……”

    闫部长所说的那个两颗界珠上一样的神文,只是个小篆的“学”字而已。

    夏平安也装作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闫部长指着第三颗界珠,“这是一颗非常罕见的召唤建筑师的界珠,虽然历来融合成功的人屈指可数,几百年也没有一个,不过好在就是这颗界珠的死亡率也很低,基本不会死人,怎么样,罗安先生还满意么?”

    夏平安当然满意,这三颗界珠,他都没有融合过,当然满意,至于闫部长所说的那颗可以召唤建筑师的界珠,那颗界珠上面有着“喻皓造塔”四个字,对夏平安来说也并不陌生,学建筑的人都应该知道华夏历史上的这个大牛,人类历史上第一部木结构建筑手册《木经》,就是喻皓写的。欧阳修还曾经在文章里记述过喻皓主持的河南开封开宝寺塔的建造过程,在这个建塔过程之中,喻皓甚至已经考虑过未来一百年开封当天的气候风向等因素对开宝寺塔的影响,堪称建筑史上的典范。

    一听闫部长所说的,夏平安就知道“喻皓造塔”这颗界珠为什么很少有人能够融合成功,因为,哪怕就算是融合的召唤师懂建筑,但能达到喻皓那种高度的,也非常困难。

    “很好,这三颗界珠我收下了……”夏平安手一动,就把公文包里的那三颗界珠收到了自己空间仓库内。

    “罗安先生要在大炎国呆上一段时间么?”闫部长问。

    “看情况吧,我有可能会呆上一段时间,也有可能会很快离开……”

    “明白了,恶魔之眼在大炎国没有那么猖獗,罗安先生如果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和我随时联系,秩序委员会的大门,随时向罗安先生敞开!”

    “谢谢,我相信我们还会有合作的机会!”

    “这是秩序委员会在首都圈的安全屋的钥匙,如果罗安先生有需要的话,可以到安全屋里暂避风头,遇到危险的话,秩序委员会的特别行动部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驰援安全屋,安全屋的地址在信封内……”闫部长接着掏出一个信封递了过来。

    夏平安接过信封,闫部长喝完咖啡,很干脆的告辞离开。

    福神童子调皮的跟着闫部长出门,看到闫部长离开咖啡屋后就朝着不远处的一栋高楼上走去,在走出咖啡屋百米之后,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精干男子走了过来,“部长,我们已经完成了咖啡屋附近的布控,两架无人机和一艘无人潜航器已经到位了……”

    “胡闹,这个人不是恶魔之眼的召唤师,把所有人都撤了,一个七元境的召唤师想要离开,靠这些东西是没用的,还会让人误会,别让龙组看我们的笑话,有什么问题,我会向几位委员解释……”闫部长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黑衣男低下头,连忙退下。

    无声无息之间,咖啡厅周围,码头天空和海面下的布置,就已经消失,一批人也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闫部长上了那栋大楼的顶楼,果然就乘坐着直升飞机离开。

    等到咖啡厅周围重新恢复宁静,夏平安付了钱,然后才走出咖啡厅,片刻之后就消失在码头……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45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