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舌头伺候到高潮 激烈床震大叫视频

他朝身后道:

    “先知说再过几分钟,我们就会暴露。”

    “那你打算怎么办?”一名黑衣老者问道。

    “你跟他们一起走,我是人类,不会有事。”男人道。

    “万一那些信徒来杀你——”

    “正中下怀。”

    “好。”

    两人说完。

    先知与颜冥穿过车厢,走了过来。

    “你跟一个凡人站在一起干什么?”颜冥问。

    “临走之前,我要下点赌注。”黑衣老者道。

    他伸出手,在柳平肩膀上拍了拍。

    柳平眼前瞬间冒出一行燃烧的小字:

    “你获得了神赐祝福:”

    “悔恨。”

    “被你击中的敌人,其武器将直接脱手。”

    “——这是神赐予凡人的伟力。”

    “持续一天一夜。”

    先知看了黑衣老者一眼,又把目光集中在柳平身上,脸上渐渐浮现出一缕惊奇之色。

    她想了想,走过来,在柳平肩膀上也拍了一下。

    “你帮了许多人,希望你能帮助更多的人。”先知认真的道。

    “谢了。”柳平道。

    又有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他眼前:

    “你获得了神赐祝福:”

    “预兆。”

    “当各种危险产生的时候,你会感应到它。”

    “——持续一天一夜。”

    颜冥不解道:“你们为何要帮一个凡人?”

    黑衣老者望向先知。

    先知道:“我已经看到了未来,他的存在可以帮我们拖延追兵。”

    “原来如此,那么我也不能吝啬。”

    颜冥说着,伸手在柳平肩膀上按了按。

    又一行燃烧小字冒出来:

    “你获得了神赐祝福:”

    “坚韧。”

    “当死亡降临之际,你不会立刻死去,而是拥有十秒钟的时间杀死敌人或自救。”

    “——持续一天一夜。”

    柳平微微一怔,失笑道:“这倒是意外的收获。”

    先知定定的看着他道:“我们没有能力拯救你,凡人,你要想办法救你自己。”

    “好,多谢你们。”柳平道。

    三人朝后退去,很快消失在虚空之中。

    柳平随意挥了挥手上的砍刀,穿过这节车厢,朝前面走去。

    ——罪恶之神的信徒们杀了不少人,前面的车厢中还有不少等待转生的灵魂。

    他心情愉悦的吹了声口哨。

    一连被加持了“悔恨”、“预兆”、“坚韧”三种神灵祝福,作为凡人的他更有信心了。

    身为百灵观弟子,只掌握了元素刀法,并能够为真实世界积攒地、水、火、风之力。

    ——只要不使用卡牌或其他任何奇诡之力,自己的这个身份便不会出问题,那些奇诡神灵,乃至持伞人,都无法对自己出手。

    柳平走进下一节车厢,只见这里全都是倒在地上的尸体。

    “走吧,都走吧,去真实世界投胎去。”

    柳平开口道。

    那些灵魂化作一道道流光,钻入虚空之中,迅速消失不见。

    忽然。

    柳平察觉到了某种预兆。

    ——有神灵要来了。

    这是先知赐予的祝福,可以帮自己规避风险。

    他想了想,实在舍不得那些灵魂,便继续朝下一个车厢走去。

    车厢中,血流成河。

    但凡是柳平所经过之处,所有的尸体上都冒出一道道半透明的人形光芒,朝着虚空之上飞去。

    这是都去真实世界投胎了。

    柳平隐隐约约感应到地的力量在不断增强,甚至在带动了火与水的法则之跟着一起增强。

    恍惚间,四周的景象消失。

    一片莫名的画面在柳平眼前徐徐展开。

    无穷无尽的众生和神祇,全部站在一座雄伟的神殿之外。

    神殿中响起了一道声音:

    “所有相信我的朋友们,都转生为人类吧,我有一种预感,只有卡牌化才可以——”

    霎时间。

    一切幻象从记忆中断开,声音也戛然而止。

    柳平晃了晃头,发现自己依然站在一片狼藉的车厢中。

    四周寂静无声。

    “卡牌化……”

    柳平轻轻念了一声,神情有些惘然。

    先知说自己是奇诡之王。

    但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退一步讲——

    如果自己真的是奇诡之王,有着能与任何敌人周旋的实力——

    为什么当年没有玩死那个对手?

    不要多,只要哪怕三成胜率,自己就敢杀一场,当场分出胜负。

    为什么追逃了这么多年?

    他叹了口气,实在想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摇头道:“也许我不是什么奇诡之王,但这场仗还是要打的。”

    说完,他推开下一节车厢的门,继续在尸体与血泊之中行走。

    十分钟后。

    直到把所有死者全部送去了真实世界,柳平这才打开车窗,朝外轻轻一跃,顿时脱离了飞驰了火车,落在了一座钢铁铸就的铁路桥上。

    铁路桥下方是一条条繁忙的马路,尽管已是深夜,此时仍不时有汽车飞速穿梭而过。

    柳平叹了口气,喃喃道:“果然做人不能太贪心。”

    他朝四周望去,只见整座铁路桥的四周已经站满了人。

    这些人鸦雀无声,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砍刀、长棍、枪械,将他围得水泄不通。

    他们头顶都漂浮着一行小字:

    “罪恶之神的信徒。”

    下一秒。

    一名彪形大汉越众而出,站在柳平对面道:“小子,对不住了,神灵要你的性命。”

    柳平叹口气道:“你们这么信神,神给过你们什么好处?”

    大汉不屑道:“一看你就没怎么读过书,我们只是凡人,将自己托付给神灵是理所应当,死后自有归处。”

    “如果没什么好处,神灵为什么要收你们?”柳平问。

    大汉想了一下,说道:“是为了救众生。”

    “救众生,还叫你们来杀人?”柳平笑道。

    大汉摇头道:“对神灵不敬,难怪会惹下这么大的麻烦,也罢,你这样的家伙,我一个人就搞定了,根本不需要用枪。”

    他摸出一柄长刀朝柳平砍去。

    当!

    两柄刀撞在一起。

    大汉顿时脱手,刀翻滚着飞出去,深深的插在草地里。

    “在我面前,你连刀都握不住——你觉得这是偶然吗?”柳平问。

    “你一时侥幸罢了,都给我上,杀了他!”大汉一挥手。

    众人一拥而上,纷纷用手中兵器朝柳平斩去。

    柳平只是站着不动,将手中的砍刀来回舞动,一一招架住众人的攻击。

    叮叮当当叮叮——

    虚空中跳出来一行行小字:

    “你招架了对方的攻击,‘悔恨’已发动;”

    “你招架了对方的攻击,‘悔恨’已发动;”

    “你招架了对方的攻击,‘悔恨’已发动;”

    “……”

    一时间,只见兵器全部倒飞出去,漫天飞舞,落向黑夜的深处。

    众人终于察觉不对,不禁停住了手上动作。

    “还觉得我是侥幸吗?”柳平问。

    “你到底是什么人?”大汉不禁问道。

    “时间不多了,记住,跟你们有血债的,不是我。”柳平道。

    他举起手中长刀,隔空一斩——

    轰!!!

    整座铁路桥上腾起熊熊火焰,朝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虚空中,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显现:

    “你让三百七十九名亡者归于真实世界,转世投胎。”

    “地的力量进一步增强了。”

    “你的实力也随之变得更强了。”

    柳平将砍刀平举。

    只见砍刀四周的空气来回穿梭,发出尖利的呼啸声。

    柳平讶异道:

    “不动就有这样的威力?看来果然是变得更强了。”

    他收了刀,跨过一具具尸体,来到几个幸存者的面前。

    ——刚才战斗的时候他就发现,在众多罪恶之神的信徒中,有几个人的头顶并没有这样的名号。

    也就是说。

    这几个人还不是真正信仰神灵。

    总有一些对世界持怀疑态度的人存在,在这个充满信仰的世界灵力,他们为了自保,只好表示自己也有信仰。

    这很正常。

    柳平站在那几个幸存者面前,开口道:“说出你们的愿望。”

    那几个人哆哆嗦嗦,跪在地上连声求饶。

    “不要误会,我说的不是遗愿——你们有什么愿望,直接说出来吧。”柳平道。

    几人还未说话,他忽然又道:“其实不用你们说,我也知道你们此刻的愿望——”

    “我饶你们一命。”

    那几人不可置信的道:“真的?”

    ——这个凶神一刀就杀了那么多人,却要放过自己?

    “是的,回去吧,不要相信这些神灵了,它们是靠吃灵魂过活的。”柳平道。

    几人将信将疑的站起来,一步步朝后退去。

    等退出一定距离之后,他们拔腿就跑,很快便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

    柳平站着不动。

    虚空中有一行行燃烧的小字冒出来:

    “你放过了他们。”

    “你达成了他们的心愿:活下来。”

    “至此,风之法则的力量已经达到临界值。”

    “你还需满足一个人的心愿,风之法则就会觉醒

 文学

风的法则就要觉醒了。

    等四圣法则全部觉醒,会发生什么事?

    柳平朝灯火阑珊的城市中望去,正要有所行动,忽然又在原地站定。

    天空中。

    一道身影飞速的落下来,站在满地的尸体之中。

    这是一个长着鹿角的巨怪。

    在它头顶上,一行小字悄然显现:

    “罪恶之神。”

    ——原来这个神亲自来了啊。

    柳平心中暗暗诧异,却见它注视着满地的尸体,愤怒的咆哮道:

    “混蛋……竟然杀了我这么多信徒,灵魂也不见了。”

    怪物目光喷火,死死盯住柳平。

    柳平装作看不见它,从地上捡起一把手枪,笑道:“这是好东西,比用刀更省力。”

    他将手枪别在腰间,与怪物擦肩而过,朝着铁路桥的下面走去。

    ——自己只是一个凡人,如何能看见神灵?

    再说了,反正有那条“不得对活着的凡人出手”的规则,为了避免麻烦,倒不如就装看不见。

    柳平一步步走到马路边,竖起拇指,想要搭一辆顺风车。

    又一道黑影从天空落下来。

    持伞人。

    他无声无息的落在马路对面,静静的端详着柳平。

    一行燃烧的小字飞快跳出来:

    “对方使用了‘见闻如名’。”

    “请立刻决定你的标识内容,以便于展示给对方看。”

    柳平想了一瞬,说道:“就写:众死神的祝福之人,秉承死神意志在世间行走的凡人。”

    一行燃烧小字跳了出来:“已编辑完成。”

    对面。

    持伞人很快便看到了他头顶的那行字。

    “原来如此,死神们赐福给凡人,让凡人来捣乱,以干扰我的注意力么……很像那个人的手段。”

    他有些无趣的摇摇头,身形一纵飞上高空。

    下一秒。

    一道震动四方的声音从天空深处响起:

    “奇诡之王,你给我滚出来!”

    “历经了无尽的岁月,你如今只敢躲在死神和凡人的背后,暗中操持一切了么?”

    “真是让我失望啊……”

    “不过,你以为躲起来就可以避开我?”

    “你以为——”

    “我不能杀凡人,你就可以高枕无忧?”

    “等着吧,这个世界就要毁灭了,而我将获得那套战甲。”

    柳平静静听着,脸上露出百无聊赖之色,朝马路上的车辆望去。

    只见那些车辆里的凡人们都面色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很好。

    ——自己也装听不见就行了。

    ——但我真的没躲啊,我就在你面前,你没认出来罢了。

    柳平继续站在路边拦车。

    过了一会儿。

    天空中。

    持伞人见始终没有什么回应,便飞走了。

    但那个罪恶之神依然站在铁路桥上,一脸惋惜的看着满地尸体。

    这时一辆大卡车在柳平身边停下来。

    “去哪里?”司机大声问。

    “离开这里,一会儿随便找个地方把我放下来就行。”柳平道。

    “那上来吧。”司机道。

    “多谢了。”

    卡车一阵轰鸣,载着柳平重新汇入车流,离那座铁路桥和桥上的神灵越来越远。

    “老兄,你怎么半夜在路边搭车?如果不是我这样孔武有力的司机,一般都不敢停的。”司机攀谈道。

    “我啊,被人甩了,一路乱走,不知怎么就走到深夜了。”柳平道。

    轰!

    前方的街区中,腾起了一股黑红色的云。

    紧接着是密集的枪声、惨叫声,

    ——神灵的信徒们正在彼此交战,想按照神灵的旨意杀掉对方。

    “该死的狂信徒们!”

    司机咒骂了一声,接着之前的话题道:“我当年也跟你一样,被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甩了。”

    “哦?”柳平道。

    “她是爱神的信徒,而我是机械之神的信徒,彼此确实有些不合适,但真正拍散我跟她的,是她父母——她父亲是财富之神的信徒,母亲是高贵之神的信徒,都看不起我这个对机械狂热的家伙。”司机道。

    “那还真是不幸。”柳平同情的说道。

    “这还算好的了,我有一个哥们儿是黑暗之神的信徒,本来跟女朋友谈的挺好,后来才知道女朋友一家人都信奉光明神——他上门的时候说起信仰,差点被那一家人给活祭了。”司机道。

    轰——

    更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整条公路都抖了抖。

    卡车驾驶室玻璃裂开了几道缝。

    “真该死!他们都疯了吗?那里可是一片孤儿救济院和慈善会!”

    司机大声吼道,眼神中有些不安。

    “——所以这些信仰除了让人们彼此针锋相对,又有什么好处呢?”柳平道。

    “你是无神论者?”司机问。

    “那倒不是,我主张有神灵那样的实力了,再去见它们会比较安全——你可以说我比较谨慎。”柳平道。

    司机大笑起来,好一会儿才喘着粗气道:“拥有神灵的实力!这怎么可能!再说信仰神灵是每个人生来就必须做出的选择!”

    柳平略一沉默,问道:“你有没有什么心愿?”

    不远处,火光在街区中蔓延,照亮了黑夜,照亮了两人的脸庞。

    司机迷茫的叹了口气,说道:

    “咱们的这个世界啊,它最厉害的兵器除了手枪就没有别的了,科技的发展实在是太滞后,我们搞机械的都怀疑有什么人故意不让科技持续进步——我希望有一天看到比手枪更厉害的兵器。”

    “你这个愿望太大,就算是神灵也满足不了你吧。”柳平失笑道。

    “——所以机械之神一直没回应过我们。”司机耸肩道。

    柳平想了想,将腰间的砍刀抽出来,说道:“好吧,我就满足你这个愿望。”

    司机大笑道:“砍刀?你真是个幽默的家伙——等等,难道你想打劫我?”

    柳平道:“看好了。”

    他打开车门,身形一闪便飞出去,整个人化作一头数十米长的烈焰之凤,从那一片燃烧的街区上方飞过。

    凤凰凌空飞舞,忽然朝着下方的一个武装团体吐了一口什么。

    那群人定睛望去。

    “砍刀!”

    “那怪物吐了一把砍刀在地上!”

    他们大声叫嚷起来。

    火光从砍刀上升腾而起,轰然化作一片火海,将四周的一切全部淹没。

    一个接一个灵魂从火海中腾上高空,去真实世界投胎去了。

    火凤俯冲而下,尖喙轻轻一探,叼着砍刀便飞回卡车上,重新变成柳平坐在那里。

    “我这刀如何?”他问。

    司机拼命点头。

    “想学吗?”柳平继续问。

    司机犹豫了下,继续点头。

    “不要信神,活下来,早晚会有机会。”柳平道。

    话音落下。

    一行小字飞快浮现在他眼前:

    “你实现了一位凡人的愿望。”

    “风的力量已经超过了最低的觉醒界限。”

    “风之法则苏醒了。”

    “你已集齐地、水、火、风的力量。”

    “昔日的四种根本法则之力开始共鸣,产生如下效果:”

    “奇诡之术:初握。”

    “在彻底毁灭的命运之中,你将所有的奇诡归于四种根本力量,从中找寻应对敌人的方法。”

    “说明:每一个时辰中,你可以利用一种根本法则之力。”

    “——四圣之力不断轮转,随时响应你的呼唤。”

    “你乃四圣之主。”

    “请继续增强地、水、火、风的力量,当它们变得更强,你也将获得更强大的四圣法则之力。”

    柳平看着虚空中的一行行小字,心中浮现出明悟。

    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在虚空中轻轻一抽——

    唰!

    一张金色的卡牌被他抽了出来。

    只见卡牌上画着一望无垠的大地,万千灵魂从大地深处冒出来,在地上具现成人形。

    地之卡牌:众眷皆来。

    柳平看着这张卡牌,心中顿时浮现出一段古老的记忆。

    “我想起来了……”

    他轻声呢喃着,用力将卡牌一握。

    咔擦!

    卡牌碎裂成点点金芒,没入他的身躯之中。

    两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在一个小时之内,你可以利用地之卡牌:众眷皆来的力量。”

    “一个小时后,四圣轮转,你可以抽出下一张卡牌。”

    所有小字一收,从柳平眼前消失。

    柳平朝身边望去,只见那位司机已经看傻了眼。

    “打扰了——您应该是某位神祇吧,”

    司机无比恭敬的道。

    柳平微微一笑,说道:“兄弟,你有福了。”

    他伸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地之法则,众眷皆来!

    霎时间,司机连同整辆卡车从他眼前消失。

    柳平轻轻落在马路上。

    他插着兜,把虚空中那行“地之法则的力量正在急剧增加”看完,便快速穿过马路朝街区走去。

    “一个小时,可以大赚一笔,不能错过了……”

    话音落下。

    他消失在街道深处。

    ……

    真实世界。

    一座海岛上。

    轰!

    一辆巨大的卡车落下来,惊走了许多海鸟。

    卡车司机打开车门,跳下来,朝四周望去。

    只见一个抱着孩子的女子站在沙滩上,神情慌张的道:“老公,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在家里煮饭,不知道怎么就一下子出现在这里了。”

    卡车司机想了想,无比慎重的道:“是神,神把我们送来了这个世界。”

    女子呆住。

    轰——

    大地一阵抖动。

    只见一栋房子出现在了两人身后的不远处。

    一切与两人有关的人,一个接一个出现。

    他们全部来到了真实世界!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46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