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抬高腿让我进全文阅读 用擀面杖自慰喷水一床

脸上,更是血水飞溅!

    看起来凄惨至极。

    “滚!”

    随着一声轻喝。

    下属狼狈不堪,快步离去。

    而,此刻。

    司机眸光冰冷,轻哼一声。

    “小姐,杀了多好。”

    那名少妇摆了摆手,“行了,进去看看。”

    她的身后。

    赫然,是一处别墅。

    坐落在了山脚下,气象不凡。

    “等,等等…”

    远处,响起了一道气喘吁吁的声音。

    王经理满头大汗,从车上跳了下来,“这位小姐,我一直联系不上你们…”

    “这的房子,已经卖掉了!”

    唰!

    听到这句话。

    那名少妇,柳眉微蹙!

    而,司机的俏脸神色,阴沉下来,“你说什么?!”

    “你可知道,小姐的身份…”

    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意!

    闻言。

    王经理咽了口唾沫,神色浮现出惊惧。

    他当然很清楚。

    对方,来自于京都,身世背景不俗。

    但,这里的房子,全都卖给……陈纵横了啊!

    而,此刻。

    那名少妇,同样面色不虞。

    她,来自于京都姜家,名姜心月。

    在整个京都,都是名声在外,追求者无数。

    但,刚来的沪海。

    就碰到了,这种事情?

    “告诉他,这里的房子,我买下来了。”

    姜心月柳眉微挑,带着一丝傲然,看向侍从,“小青,拿支票过来。”

    以她的财力,以及身世背景,若是灰溜溜离开…

    传出去,岂不是成了笑话?

    但,此刻。

    王经理面色犹豫,支支吾吾,半晌没有应下来。

    这,让小青都是气得不轻,“你没听到吗,耳聋了?”

    “可整个山上山下,所有别墅…”

    此刻,王经理哭丧着脸,“都被对方一个人买下来了啊!”

    这,简直…

    若是换个人。

    他早就做主答应下来了。

    但,陈纵横可是,能直接掏出数十亿资金,买下几十栋别墅的大客户啊。

    这等大客户。

    要是一怒之下,要求退钱。

    他这个位置,恐怕都要坐不稳了!

    “什么!”

    小青吃惊不轻,整个人都是愣住了。

    几十栋别墅…

    这,可是拱海别墅区啊!

    在整个沪海,都属于富人区,房价高的惊人!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哦?”

    姜心月微微冷笑,“好大的气派,我倒是想见上一面。”

    越是如此,她越不会后退半步。

    听到这句话。

    王经理满头大汗,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是,是…”

    “我这就打电话问问。”

    ……

    一辆汽车,缓缓驶出。

    陈纵横如今,住在山脚下的一处别墅里。

    大阵一起。

    在哪里修炼,都是差不多。

    电话,骤然响起。

    王经理声音微颤,一番话下来,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个一清二楚。

    “陈先生,本不该麻烦你的。”

    “但,我这饭碗…”

    陈纵横沉吟片刻。

    对于王经理,他直接将其略过,并未多加考虑。

    而,真正让他感兴趣的。

    还是对方,来自于京都的身份。

    “有意思…”

    如今局势,京都还有家族,派人前来江南?

    后方,秋伊人有些迷迷糊糊,打个哈欠醒了过来。

    “唔,到哪了?”

    昨晚,她辗转反侧,始终没休息好。

    而,此时。

    在车上,都是迷迷糊糊,险些睡着了。

    “有些事处理下。”

    陈纵横淡淡一声,推门下车。

    而,后座上。

    秋伊人,不经意的扫了一眼。

    唰!

    她的眸光,缓缓凝起。

    外面,那个女人浑身,都带着一股慵懒,却又高高在上的气势。

    仿佛是女王一般。

    这,让秋伊人,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而,此时。

    陈纵横眸光平静,缓缓走来。

    “这位就是陈先生…”

    王经理擦了把冷汗,却看见姜心月踏前一步,眸光清冷。

    “久仰大名,陈纵横。”

    这…

    看到这一幕。

    王经理直接愣住了,难道双方,都是认识?

    早知道这样,他还那么紧张干什么…

    但,此时。

    陈纵横却是神色平静。

    直接,无视了对方探出的纤细手掌。

    “有事?”

    这一句话,带着生硬。

    让姜心月皱了下眉头,收回了手。

    还从未有人,敢如此对待她,傲慢至极。

    “我在这里,早就预定了别墅,被你抢走了……怎么办?”

    她的嘴角,缓缓扬起一抹弧度,饶有兴致的看着对方。

    没想到。

    在这里,就碰到了这个家伙。

    前些日子。

    齐家,已经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家主齐轩辕,一生树敌无数,死讯刚一传出,就有无数敌人登门。

    至今,依然难以分神报复。

    倒是没想到。

    那传说中,击败了齐轩辕的男人,是如此平静的模样。

    “没兴趣。”

    陈纵横眸光冷漠,转身就要离去。

    看到这一幕。

    姜心月柳眉微蹙,叫住了对方,“马上有一场拍卖会,即将举行……”

    “这是一场古玩拍卖会,不过据说,也有些真正的好宝贝。”

    “比如,还有些神秘的法器参与拍卖…”

    “你可有兴趣?”

    唰!

    陈纵横眸光,都是微微一凝!

    “法器?”

    这个名字,倒是极为稀少。

    看来,在世家层面中,修真者并不算真正的秘密。

    “不错。”

    姜心月解释,“据说,是能避凶趋吉,安定心神的法器,极为稀有。”

    “有不少大佬,都会前往,你若是想去,我……可以介绍。”

    她的眉眼间,带着一丝跃跃欲试。

    陈纵横眸光微凝,沉吟片刻。

    这些东西,听起来似乎有不少造假的可能。

    但,对初入修真之途的他而言。

    多了解一些,似乎也没什么坏处。

    “那我就去一趟好了。”

    陈纵横缓缓开口,“具体地址,在什么地方?”

    闻言。

    姜心月美眸间,泛起一丝幽幽。

    “难道,你不该展现一下男人的风度,让我住进别墅里?”

    她这句话,半开玩笑,试图拉近关系。

    但,下一刻。

    陈纵横却依然冷冷拒绝。

    “抱歉,不方便。”

    他在这里,设下了聚灵大阵。

    或许,长此以往。

    就会被人,发现什么端倪。

    这种事的可能性,陈纵横自然要降到最低。

 文学

姜心月的面色,都有些挂不住了。

    接二连三的被拒绝。

    而且,还是在第三者陌生人的面前。

    这,简直…

    她堂堂姜家大小姐。

    曾几何时,有过如此遭遇?

    王经理看到这一幕,都要被吓尿了。

    他可是很清楚,这位客人来头之大,身世神秘无比!

    若非,陈纵横的钱够多。

    恐怕他根本,就不敢动这一座预定的别墅!

    但,此时。

    姜心月在面色一阵变化后。

    反而,露出了一丝微笑,红唇微微翘起弧度。

    俏脸阴翳,宛若冰消溶解。

    “既然陈先生,这么小气,那我也只好受点委屈咯~~”

    她小巧的鼻子皱了一皱,那张鹅蛋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娇俏神色。

    让一旁王经理,看的都有些呆了。

    而,旁边。

    小青心中,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曾几何时,见过小姐,如此一退再退。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看着陈纵横。

    她的心中,不断掀起波澜。

    “哼,等过几天,我会来找你的~~”

    姜心月摆了摆手,转身钻进了车里,“等下次见,希望你能热情一点。”

    轰…!

    汽车,呼啸疾驰而去。

    留下王经理,吃了一嘴尾气,依然愣神不已。

    而,陈纵横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

    转身同样离去。

    留下他一人,在风中凌乱。

    这他吗……

    到底,是什么情况?

    ……

    “小姐,你为何对他这么客气?”

    此刻,小青带着一丝怨气说道。

    而,一旁。

    兰博基尼后座上。

    姜心月姿态慵懒,靠在那里,嘴角缓缓掀起一抹弧度。

    “前几天,齐轩辕死在了林城。”

    “你可知道为什么?”

    闻言。

    小青不由一愣。

    “难道,不是死于宣昊天,同归于尽吗?”

    这,是如今市面上,流传最广的消息。

    在那一场同归于尽后。

    宣家,还起了内部的争斗。

    至今依然动荡。

    姜心月嗤笑,“自然不是。”

    “宣昊天,齐轩辕,以及一众高手。”

    “都是死在,那陈纵横一人手中!”

    轰!

    听到这句话。

    小青,面色彻底变了!

    这,简直…

    她满是不敢置信,倒吸冷气,“一个人…?!”

    回想起,刚刚那个男人。

    小青感觉自己后背,都是一阵发冷!

    两大家族,最核心的存在,死在了……一人手中。

    而,这个人。

    居然还活着…!!

    ……

    秋氏集团。

    顶层,办公室内。

    陈纵横眸光微凝,坐在办公桌前,翻看着古文。

    而,此时。

    门外。

    下属雪女浅尾美穗,敲门走了进来。

    “先生,资料…已经搜集齐了。”

    闻言,陈纵横淡淡看了一眼,接了过来。

    这,是让雪女,紧急搜索的资料。

    “姜心月,三十岁,来自京都姜家,是这一代的长女。”

    “有两个弟弟,纨绔子弟,不学无术。”

    “父亲姜兰舟,爷爷姜辰北,都是心狠手辣。”

    “姜家,掌控乐天集团,麾下一家公司负责拍卖会事宜,属于高端拍卖会,拍卖物价格往往不菲。”

    闻言。

    陈纵横有些感兴趣,微微一挑眉。

    原先,黑星集团,同样是负责拍卖会这种事情的。

    倒是不知道。

    双方,有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或是合作。

    电话内。

    宣地平,小心翼翼开口,“我们和姜家,并没有什么联系。”

    “她负责的拍卖会,一向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参与者,都是来自于京都,江南,当地的古武世家,豪门集团……”

    闻言。

    陈纵横,只是淡淡听着,眸光平静。

    ……

    翌日,清晨。

    一辆汽车,呼啸而来。

    姜心月轻扭着娇躯,踩着高跟鞋,款款踏入了秋氏集团。

    她虽然,已经年过三十。

    但,却是更添了几分韵味,一举一动间,都带着惊心动魄的魅力。

    这让沿途员工,都是神魂颠倒。

    走廊里,聚集了不少闻讯而来的员工。

    但,当他们看到姜心月,踏入了陈纵横办公室时,也只能悻悻离去了。

    “…”

    陈纵横微皱眉头,“谁让你进来的?”

    他虽是问,但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这,恐怕。

    是秋伊人应下的。

    “怎么了,怕秋总吃醋?”

    姜心月美眸流转,吃吃一笑,撩起裙摆,曲线丰腴诱人,紧绷包住。

    她就这么姿态优雅的,坐在了沙发上。

    眼看陈纵横的面色,越发森寒。

    办公室内,仿佛被寒意充斥笼罩,让人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姜心月美眸间,浮现出一丝委屈。

    “跟你开个玩笑…”

    她微微前探,露出大片酥白软玉,“好了,我道歉……还不行吗?”

    陈纵横眸光冷漠,心中一阵阵燥郁之气上涌。

    这并非对她,而是对秋伊人。

    亲口下令,让这么一个性感美女上来,众目睽睽下走入了陈纵横的办公室。

    可想而知,第二天公司内就会流言满天飞。

    秋伊人在其中,又有几分委屈?

    这些,陈纵横一时没有多想,只是怒气不自觉的上涌。

    而,此时。

    在办公室内,桌子都在微微吱轧颤抖时。

    他猛然闭上了眼睛,所有气势,刹那间烟消云散。

    “这是……怎么了?”

    一件小事。

    却让陈纵横,掀起如此波澜。

    仿佛,突然爆发……释放了一般。

    姜心月俏脸略微泛白,心中涌起一丝惊怒,微咬起红唇。

    “今天过来,只是想送几张拍卖会的门票。”

    “怎么,还得罪了你吗?”

    她的语气中,带着无限的委屈,却又将其隐藏的很好。

    只暴露出了一点点。

    但,却能让男人听到时,忍不住浮现怜爱之心。

    这些年来。

    姜心月可以说,是将无数追求者,玩弄于股掌之间。

    即便,已经到了这个年纪。

    依然有无数追求者,蜂蝶浪涌。

    但,此时。

    陈纵横的面色,依然冷漠,面无表情。

    这让姜心月,都是一怔。

    第一次生出了一种,难以掌控的感觉。

    “怎么了嘛…”

    她悻悻然起身,“好,是我来错了。”

    “我这就走,还不行吗?”

    此刻,姜心月赌气一般,朝着门外走去。

    而,临走前。

    她回眸一瞥,那美眸间微微泛红,咬着红唇。

    唰!

    直接将几张邀请门票,扔了过来!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46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