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大肥臀让我进|结合之处便传来粘腻的水声

别说塞维利亚航海家的球员们了,就连看球的双方球迷、中国球迷们,在当时都没想到胡莱会选择射门。

    从皮特把足球传回给他,到他起脚射门,衔接的非常快。

    在足球撞入塞维利亚球门的时候,巴黎世界杯体育场的上空爆发出利兹城球迷们的欢呼声。

    不管有多么想不到,球进了就应该欢呼!

    英国解说员马修·考克斯在现场解说席上声嘶力竭地吼叫着:

    “胡——!!!噢!噢噢噢噢噢噢!利兹城的完美开局!谁能想到在欧联杯决赛中先进球的竟然是利兹城!谁能想到他们在八分多钟的时候就取得了领先!太棒了!!”

    沈浪也反应过来,在解说席上挥舞着拳头大喊大叫:“胡莱!确实是世界波啊,漂亮!啊哈!利兹城的梦幻开局!全世界都知道利兹城擅长进攻,塞维利亚航海家也知道,可也还是没想到利兹城能够在八分半的时候就进了球!这是什么?这就是一力降十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计谋战术都毫无意义!我管你怎么防呢,反正我就攻,看你在我的攻势面前究竟能撑多久!现在看来,塞维利亚航海家连九分钟都没坚持到,真是太短了!啧啧……”

    ※※ ※

    “我日!我日!胡莱我日!牛批!!我日!”

    楚一帆租住的房子客厅里,响起了各种各样的“芬芳语言”。

    激动的男人们完全忘记了这屋子里还有一个女士呢……

    此时此刻,只有脏话才能充分表达他们的心情。

    如果不让他们说脏话,他们只怕是会当场爆炸。

    唐秀媛自然深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此时也没有非常矫情地要求大家讲文明懂礼貌。

    实际上……她也在胡莱进球的时候,情不自禁地爆了句脏话……

    楚一帆看了她一眼,就看见唐秀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不过楚一帆并不在意,他一只手搂住自己的女朋友,一只手攥成拳头和自己的伙伴们一起挥舞呐喊:“胡莱牛批!!”

    严炎最为激动,他指着电视屏幕,对着所有人高声反问:“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胡莱是不是天命之子!?是不是!什么狗屁诅咒?在真正的天命之子面前,算个蛋!”

    “严队,高!”孟熙冲他竖起大拇指。

    “严队,硬!”毛晓和好友一起也竖起大拇指。

    严炎向电视屏幕拱拱手:“胡莱又高又硬!”

    然后一屋子的人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干杯!”

    笑声中,他们端起自己的啤酒,然后仰脖饮下。

    ※※ ※

    “呀——!”

    谢兰在足球飞进球门的时候发出一声尖叫,甚至都盖住了现场的声音。

    她之前的紧张和阴郁的心情全都在这一声尖叫中被宣泄了出来。

    她儿子进球了!

    让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这个进球竟然来得如此之早!

    不是说赛前摸了奖杯会染上霉运,导致丢掉冠军吗?

    怎么我儿子还仿佛鸿运当头一样?

    这球……打的可真漂亮啊!

    胡立新和李自强在心里长出了口气——看球的气氛终于不会太尴尬僵硬了。

    这时胡立新才稍微劝了一下:“你看那些诅咒都是捕风捉影的事情……”

    哪想到刚才还很高兴的谢兰却突然把头要的跟拨浪鼓一样:“你先不要这么说!等比赛完了再说!”

    胡立新见状只好闭了嘴。

    他老婆还是怕败人品啊……

    “胡莱这个球射的非常果断!他应该是早就想好了要射门……作为一个前锋就应该这样,在该射门的时候绝对不能犹豫。而且与其把足球在对方禁区前传来传去寻找机会,还不如直接在外面起脚射门,有些时候反而能够收到奇效……我认为克拉克也一定是在赛前这么叮嘱过胡莱和其他利兹城球员的……”

    施无垠还在分析这个球,不过电视机前可能很多人压根儿就不在意这一点。

    分析那么多,球进了就行,管他怎么进的呢!

    这一刻的电视机前、电脑前、手机屏幕前,不知道多少人都在欢呼,也不知道多少人被这样的欢呼声从睡梦中吵醒……

    ※※ ※

    因为“白玫瑰”的球迷们所在的看台是在利兹城球门后面,所以当胡莱一脚远射把足球轰进塞维利亚航海家球门的时候,很多人还不是很确定。

    他们看到胡莱转身就跑还在互相问:“这球进了吗?这球进了吗?”

    还是拿着望远镜的约翰率先高呼:“进了进了进了!这球进了!!我们领先了!!”

    小马修一声尖叫,仿佛发令枪响,大家这才疯狂地欢呼庆祝起来。

    他们互相拥抱、击掌。

    与此同时大卫·米勒还保持着基本的理智,看到胡莱已经奔向了角旗区,就知道他要做自己的标志庆祝动作,于是大声提醒自己的伙伴们:“准备啦——!”

    类似这样的呼喊声在利兹城球迷们聚集的看台各处角落纷纷响起,都在提醒自家球迷组织,一定要配合好胡莱。

    这可是利兹城队史上在欧联杯决赛中的第一个进球,是胡莱第一次在欧联杯决赛打卡,可不能出现配合不上的问题!

    他们探头望着远方的塞维利亚航海家半场,胡莱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身后跟着其他利兹城球员们。离得远,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但想来也都在大呼小叫。

    在快跑到角旗区的时候,胡莱纵身一跃跳起来。

    在空中转体一百八十度,背对身后的看台。

    在这一刻,看台上响彻云霄的欢呼声戛然而止,世界杯体育场有了相对宁静的短暂瞬间。

    接着胡莱落地。

    “HUUUUU!!!”

    惊雷第一次在欧联杯决赛的赛场上空响起!

    欢呼声再次回到球场里,所有利兹城球迷们又蹦又跳,在体育场内制造了一场小小的地震。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紧随其后的利兹城其他球员们冲到胡莱跟前,把他团团抱住。

    ※※ ※

    “啊哈哈哈哈!”

    “你永远可以相信胡!”

    克拉克和他的助手萨姆·兰迪尔在教练席前放声大笑。

    开局抢攻的目标达到了,利兹城取得了领先。之前压在所有人心头上的那块巨石被胡莱这一球击得粉碎!

    接下来的比赛不管踢成什么样,克拉克都有信心应对了。

    就在这时,歌声在世界杯体育场的看台上响起来:

    “Who had the what a GOAL?”

    “WHO?WHO?WHO?WHO?WHO?”

    “Hulai’s what a GOAL!”

    “HU!HU!HU!HU!HU!”

    克拉克突然发现歌声距离自己似乎特别近,仿佛就在他耳边唱响一样……

    他扭头一看,自己的助理教练萨姆·兰迪尔,正在跟着看台上的歌声一起“HUHUHU”呢。

    于是他咧嘴一笑。

    ※※ ※

    “Hulai’s what a GOAL!”

    “HU!HU!HU!HU!HU!”

    歌声中,塞维利亚航海家主教练皮尔·布伦特站在场边,保持着刚才球队丢球的姿势,呆呆地望向球场。

    他就这样站了快一分钟,一动不动像是蜡像馆里的蜡像。

    就在他视线的远处,是球场的大屏幕。

    大屏幕上显示着比赛实时比分。

    没错,是1:0,利兹城领先。

    也没错,比赛确实连十分钟都还没踢到……

    布伦特有些怀疑人生。

    自己已经预料到了利兹城会在比赛开始之后抢开局,所以他也做出了针对性的防守。

    他认为这样就万事大吉了。

    只要顶过利兹城前十五分钟的攻势,比赛节奏就会落到塞维利亚航海家的脚下。

    到时候便是他发力的时候。

    结果还不等他发力呢,他的球队却被对方一击破防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此刻自己的心情。

    是自己战术安排上的问题吗?是自己忽略了胡莱的远射吗?

    又或者说,是自己运气不好?

    我知道他们擅长进攻,我也提前布置好了,可怎么就防不住呢

 文学

胡莱的在比赛开始八分半钟的这个进球彻底打乱了塞维利亚航海家的节奏。

    他们本来是想着顶过十五分钟,再开始进攻,进攻也不会太猛,而是徐徐图之。

    讲究一个“稳”字。

    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稳扎稳打。

    这也是最适合“欧联杯霸主”塞维利亚航海家的策略。

    作为一支经验丰富,但平均年龄比利兹城大的球队,最不应该的就是落入利兹城的快节奏中。

    而要想方设法把比赛节奏拖慢,慢到让利兹城不适,那就是塞维利亚航海家最舒服的踢法。

    但现在塞维利亚航海家所有的预想都被胡莱这一脚远射踢了个粉碎。

    落后的塞维利亚航海家很难像他们所设计的那样,不紧不慢和利兹城周旋,然后找到机会给予致命一击。

    哪怕不谈战术,就光说球员心态,丢球之后他们的情绪处于剧烈波动中,也很难沉稳的下来。

    “……这种时候,我们不能再按照原计划行事了。”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布伦特,在恢复理智和冷静思考能力之后,便对助理教练雷诺说道。

    “如果我们还继续像原计划那样,和他们慢慢周旋,那只会放任他们的锐气越来越盛。利兹城这种球队,是绝对不能给他们这样的空间的。否则让他们把状态和士气全都打出来,就不好办了……”

    雷诺点头表示赞同。

    利兹城这种球队说白了,就是抽风型球队。

    他们本身的绝对实力并不强,可如果让他们打顺了,那他们一样可以掀翻那些纸面实力比他们强得多的球队。

    关于这一点,加泰联可能最有发言权。

    塞维利亚航海家和加泰联都是西甲球队,自然知道那场比赛。

    加泰联在自己的主场竟然都被利兹城斩于马下。

    是利兹城和加泰联的实力差距大,还是和塞维利亚航海家的实力差距大?

    布伦特最开始给球队制定的那套应对策略,也是不希望让利兹城起势。

    不过现在既然利兹城已经进了球,再指望靠那一套来遏制对手就行不通了。

    如果放任不管,坐看利兹城势大,就麻烦了。

    这种时候应该做的反而是攻出去,利用塞维利亚航海家强大的整体实力压制利兹城,狠狠挫一下他们的锐气。

    塞维利亚航海家又不是只会慢吞吞的和对手周旋,他们一样可以加快节奏,一样可以打出很有威胁的攻势来。

    凭借更强大的整体实力,和更丰富的决赛经验,重新夺回比赛的控制权。

    明白布伦特想法的助理教练雷诺走到场边,对场上的球员们发出了最新指示:

    进攻!

    ※※※

    “不得不说,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绰号……欧联杯之所以能被戏称为‘塞维利亚航海家杯’,是有原因的,航海家在这项赛事中的优势确实很大。有些时候,你不得不相信所谓的‘赛事基因’这种东西……”

    看着正在进行的比赛,沈浪感慨道。

    落后的塞维利亚航海家,并没有像包括他在内的不少中国球迷们所期望的那样,陷入混乱和不知所措,然后被利兹城抓住机会再下一城。

    相反,他们很快就从丢球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然后向利兹城的球门发动了猛攻。

    塞维利亚航海家的整体实力和经验都确实要强于利兹城。

    所以他们的进攻还是很有威胁的。

    航海家的进攻组织核心是阿根廷国脚,中场大师巴勃罗·贝克尔,这位身材并不高大的中场球员,有着非常细腻的脚法。不仅是塞维利亚航海家的中场组织核心,也是阿根廷国家队的中场组织核心。

    虽然说现在梅利的名气更大,但在国家队,贝克尔才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今年三十岁的他,正在自己职业生涯的黄金年龄。

    三年前塞维利亚航海家获得欧联杯冠军的时候,贝克尔也是这支球队的中场核心,他在那届欧联杯中为球队夺冠立下汗马功劳。

    如今的他有过一届欧联杯夺冠的经验,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正在巅峰。

    森川淳平防得非常辛苦,效果还没有多好。

    他完全被贝克尔牵制住了,其他地方就无暇顾及,无法覆盖中后场。生生变成了一个盯人后腰。

    而如果他要在中场进行扫荡的话,就容易漏掉贝克尔这个危险人物。

    为此杰伊·亚当斯不得不留在后腰位置上帮忙防守。但这么一来,利兹城的进攻就受到了影响,只能靠皮特·威廉姆斯一个人。

    按理说应该是乘胜追击的利兹城,现在却被塞维利亚航海家压了回去。

    ※※※

    贝克尔背对进攻方向接球,森川淳平第一时间逼上去。

    阿根廷人也没有急着要摆脱的意思,而是先护好足球,然后用右脚外脚背把足球向自己的身体右侧拨,同时利用身体隔开森川淳平。

    森川淳平想要趁贝克尔转身的机会断球。

    可是贝克尔把足球的距离控制的非常好,转身时也没失去对球的控制,森川淳平很难成功断下球来。

    贝克尔的细腻技术并不是体现在那些花里胡哨充满想象力的技术动作中,而是体现在这样平平无奇但基本功扎实的普通技术动作里。

    就是这么一个很寻常的转身,因为控球控的好,森川淳平愣是没找到下脚的机会。

    眼看对方要完成转身了,自己即将失位,森川淳平用力往前顶,同时下脚铲向足球——既然只伸腿距离不够,那么算上整个身体的长度,总该够了吧?

    结果就在他铲下去的同时,贝克尔右脚外脚背把足球向外轻轻一拨。

    森川淳平没铲到足球,反而带倒了贝克尔!

    主裁判的哨音响起!

    “啊——森川淳平犯规了!”在现场解说比赛的日本解说员双手抱头,非常遗憾地大喊。“贝克尔非常聪明,森川没有办法,只能犯规……但是这个位置……有些危险啊!”

    杰伊·亚当斯向主裁判投诉,他认为贝克尔是假摔。

    其实究竟是不是假摔,主裁判有自己的判断,他之所以能吹犯规,就说明森川淳平肯定是真的犯规了。

    亚当斯还要争一争,也是因为这个位置确实就像是日本解说员说的那样……有些危险。

    正对球门,距离三十米,对于一个任意球高手来说,这是一个客观条件无可挑剔的任意球。

    而巴勃罗·贝克尔就是这么一名任意球高手。

    ※※※

    杰伊·亚当斯的抗议没什么用,主裁判坚持自己的判罚,还对森川淳平进行了口头警告。

    考虑到森川淳平这是从侧后方铲过去的,没给黄牌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所以就连森川淳平自己都没有去争论,生怕让主裁判以为自己认罪态度不好,反手给自己一张牌,那可就真是“自作孽”了……

    利兹城门将范德文指挥大家排人墙。

    贝克尔抱着足球站在罚球点前,他要亲自来主罚这个球。

    为了防止贝克尔把足球从人墙下面踢进去,胡莱还专门回到禁区里当人墙的“门槛”——他横卧在人墙后面大约一米的距离。同时为了防止足球打中要害部位,他是背对来球方向的。

    利兹城这边排好人墙之后,主裁判上来给在他们脚下用喷雾剂划出一道白线,这样人墙有没有偷偷移动就一目了然了。

    同时他从人墙往回退,让出空间。

    在确认双方球员都就位之后,他吹响哨子。

    贝克尔助跑,起脚,拉球!

    足球被拉出一道弧线,剧烈旋转着绕过跳起的利兹城人墙!

    直飞球门的左上角!

    门将范德文腾空扑救,在空中尽量把自己的手臂伸长……他碰到了球!

    但足球并没有被他扑出去,而是稍微有些偏向,还是飞进了球门!

    “GOOOOOOOOOOL!!!”西班牙解说员在解说席上振臂高呼,“贝克尔!漂亮的任意球直接破门!在落后十五分钟后,他就帮助塞维利亚航海家扳平了比分!现在两队重回同一起跑线!”

    “哎呀……”沈浪遗憾地大叫道,“利兹城开场就利用胡莱的个人能力取得了领先。结果现在塞维利亚航海家也利用贝克尔的个人能力扳平了比分……这个任意球是贝克尔赚来的,也是他亲自踢进去的……”

    “这个任意球贝克尔踢得确实漂亮,这个没办法……”施无垠在旁边摇头道。“森川淳平稍微有些冒失了点,其实刚才那种情况他就算让贝克尔完成转身,只要还能继续贴着对方,贝克尔能做的也不多……当然球员在比赛中,是一直处于高度兴奋和紧张的状态中,并不总是能够冷静思考。”

    场边教练席前,塞维利亚航海家主教练布伦特冲出教练席,振臂高呼。

    而隔壁的克拉克则转身走回教练席,和助理教练兰迪尔摇着头说了两句。

    “这就是欧联杯决赛。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继续进攻。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49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