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下他的大东西|她被折磨得遍体鳞伤

这时,几名女修前来引路。

    蒋泉母亲不会这个时候过来,距离法会还有十二天,这期间适合联谊,相熟修士会在集安寺见面,然后敲定未来合作方向,方方面面都开始运作,最终目的自然是推动战争。

    日蛾宗与月蛾宗经常碰撞,十年一小战,六十年一大战,很多流程已经形成定式,所以想瞒也瞒不住。

    法会甚至邀请了日蛾宗修士,为的就是递交战书。

    时至今日交战几乎成为半公开秘密,方方面面推手即将显露身影。

    哪些商家肯在这个时候坚定不移站在月蛾宗身边相助,一旦战争获利自然好处多多。

    可是话又说回来,如果战争失利也会一损俱损,这些投机性质商人往后多少年都收不回款项。

    陈星河随着蒋泉入驻,一应用品无一不精。

    蒋泉倒是实践派,急着找他那些纨绔朋友,准备推广金霜城经验,做梦都想做一番大事。

    他离开之后,陈星河将小宝放了出来,耳语一番将其放了出去。

    经过最近一段时日进补,小宝成长速度飞快,它没有筑基期和金丹期的限制,虫类晋升特别简单,吃就得了。

    只要吃的好,并且消化得掉,就能飞黄腾达,当然,雷劫也是有的。

    元婴期妖血令其大为增进,退去杂脉渐近真正噬禁虫,所以现在它对陈星河来说助力不小。

    小宝受到侍神录点化,灵智不低,点了点头前去刺探大阵虚实。

    这么大的地方想要面面俱到守护周全,绝非易事,只要找到一丝纰漏就可以加以利用。

    就这样,陈星河与蒋泉住了下来,白天在外面晃悠结交朋友,晚上抓紧时间修炼,勤勉有加。

    一天,两天,三天,直到第七天,小宝这才飞回主人袖筒,嘶嘶低鸣汇报情况。

    “哦?你差点儿被抓住?有个老太婆喜欢玩虫子,身边聚集了好多厉害毒虫?连你都惧怕?”

    “想不到月蛾宗竟然藏着虫修,夏无畏的记忆中可没有这一环。”

    陈星河略微沉吟,赶紧询问:“找到漏洞了吗?”

    这几天,陈星河也没闲着,希望找到漏洞。

    然而一切人和物只准进,不准出,集安寺就像一座孤岛,谁来谁傻眼,想要离开搞鬼?人家月蛾女修又不是傻子,门里门外严阵以待,比平时警觉多了。

    “你说你找到一处古老排污口?大阵未能覆盖,禁制被你啃掉大半,只剩最后一层隔阂了?”

    陈星河抚摸着小宝道:“多亏有你,今夜就行动,你带着人种袋钻出去,然后朝着北方疾驰。”

    人种袋中是他本体,还有一应物品。

    这几天还要辛苦小宝,带着人种袋前往距离蝶谷最近传送阵。

    不过罗婵儿是否就在蝶谷,目前还不好说,陈星河总觉得月蛾宗很有可能故布疑阵,到时候就看日蛾宗的冲阵速度了。

    小宝从主人手中接过万花果大快朵颐,梳理触须养精蓄锐,接下来它的任务非常重,人种袋装着主人本体真身,不容有失。

    陈星河继续顶着王晋皮囊转悠,在法会之前送出不少丹药,结交了一些大商贾!琼林阁背后商会则没有好脸色。

    撞见抢生意的家伙,能有好脸色才怪呢!

    前段时日,王晋那些手下带着大量废丹和残金废铁归来,一个都没跑,很讲义气,不过里面几个家伙也不老实,估计被日蛾宗收买了,要他们盯着王晋。

    陈星河已经解决丹药来源这个大问题,所以对于那些废丹并不上心。

    他偶尔才会清理部分废丹,平时以磨练虚丹和炼体为主。

    得那团金水相生元婴期妖血之助,金尊仙元功终于有所进益,连续突破达到了筑基期大圆满。

    之前觉得自己不善乎,炼体修为足以傲视同阶,得到那团妖血才知道差之远矣!

    可惜金尊仙元功是越到后面越厉害,目前完全显现不出逆天之处。

    好在右臂已经达到金丹中期水准,也许可以将功法威力提前爆出来,这需要赶往军茶利断层空间苦修,现在没有时间去验证。

    这一夜,陈星河十分紧张,因为小宝背负着人种袋闯关,身家性命都在里面,如果突破之时出现意外,简直不敢去想后果。

    天亮了,晨曦照耀大地那一刻,小宝终于神不知鬼不觉,啃穿禁制突破出去。

    陈星河把心提到嗓子眼,这一刻最为危险。

    等了一刻钟,并未出现异动,他终于把心放下来,小宝这个时候已经远走五百里。

    小宝遁速不慢,若非追求隐蔽性,还能再快一些。

    日蛾宗弄过来的隐身宝物都给小宝用上了,否则这集安寺真就一只苍蝇飞不出去。

    陈星河轻出一口气,白天继续活跃。

    要知道蒋泉那位老母可不是省油的灯,对上赶子扑上来的供货商心存怀疑,住处附近有好多眼线,只要出现异常,怕是三十息就会落入罗网。

    日蛾宗也有眼线盯梢,要不是月蛾宗严密监视,怕是三天前就跳到他面前质问了。

    果然,盯梢的忍不住了。

    中午与蒋泉喝酒的时候,一个女伙计送菜时传音:“师兄,什么时候行动?”

    能在大庭广众之下传音,且不惊动他人,这是本事,似乎提前动用了某种珍贵符箓。

    陈星河回应道:“已经在路上,明天酉时可以赶到,夜里紧急布置,五更天大概可以将师祖迎入月蛾宗。”

    “师兄,来的可不仅仅是师祖呢!”女伙计确认之后转身离去,陈星河的脑海却炸了。

    “不止元婴?难道来的是化神?这……这可如何是好

 文学

陈星河有些傻眼,知道自己玩大了!

    日蛾宗真的急了,化神期修士这等神龙见尾不见首存在居然要亲自下场,欲夺取罗婵儿共生螟蝶。

    风险等级直线飙升,一旦双方碰撞进入大战,不知道要打到何种程度!

    不过两大宗门这一战势在必行,无法避免,他在其中只是牵线搭桥,将战场摆放在蝶谷附近。

    干还是不干?

    陈星河一杯接着一杯灌酒,觉得微醺之际,暗道:“干了!大不了赔上性命,月蛾宗没资格让老子向命运低头。”

    这一天又是觥筹交错,谁能想到将有多么大的事情发生?

    距离法会还有三天,明天是倒数第二天,许多大人物已经到来,元婴修士超过了三十位。

    这便是月蛾宗的宗门底蕴,许多门派金丹修士能有这个数字,就够雄霸一方了。

    夜里,陈星河往床上一躺,退出夺舍通道。

    恍惚之间受到牵引,就像梦中下床跌了一跤,醒来后已经回归本体,正在人种袋中盘坐。

    陈星河急忙观看生死簿,他要做的事情太危险,需要提前有一个心理准备。

    果然,生死簿出现异象。

    寿位变得格外模糊,时而跳动到两天,时而又恢复原貌,看来将要做的事情成功可能性很小。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好在料峭秘境就在不远处,必要时可以闪人躲过去。”陈星河打定主意,离开人种袋扫视四周。

    小宝不负所托,日夜兼程,按照计划赶到地方。

    前后一片荒凉,此地早已没有灵脉,传送阵废弃不再使用,今夜需要清理周边,对阵基做出改造。

    等到五更天,才是联系日蛾宗的时候。

    取得联系之后,还要进行一系列布置,才能有限开启传送阵把日蛾宗修士迎过来。如果随随便便就能使用,月蛾宗哪里会将此地荒废?

    干活吧!这是大工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对传送阵并不陌生,很多地方一看便知,施展神通加固阵基也是小菜一碟。

    夜里,小宝藏在周围放哨,他这里辛苦劳作!

    等到伸上手了,才知道传送阵有符锁。

    几百串古老符印横在眼前,这个东西如果不解决掉,开启传送阵无望。

    陈星河先做好前期准备,如何解开符锁,那是日蛾宗的事情。

    解不开就没办法了,说明这条借力之路不通。

    五更天,他取出蓝色宝珠,如期与日蛾宗取得联系。

    掐诀之后,只听“嘭”的一声,宝珠竟然碎裂,一道蓝色身影出现,扫视左右问道:“这里就是那处废弃传送阵?”

    “前辈您是?”陈星河心中一阵胆颤心惊,这颗珠子竟然不是联络法器,而是直接放出类似分身的东西,日蛾宗那是真不讲究,连自己人都骗。

    “我看不到周围,立即为我描述实际情况,该解决什么,自有老夫做出判断。”

    陈星河也不墨迹,赶紧将传送阵具体情况逐一说明。

    “符锁?很麻烦的东西,不过对老夫来说不算什么。”

    只见老者取出一副金算盘,“哗啦哗啦”晃动片刻。

    那算盘竟然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就此分化下去,在老者身后拉出无穷无尽光影,开始全力攻克符锁。

    陈星河赞叹:“罢了!术业有专攻,看来日蛾宗真有高人,玩算盘玩得这样溜,大概能算出符锁的正确打开方式吧?”

    谁知,这一算竟到天亮,随后日上三竿,算盘还在“啪啪啪”作响。

    陈星河第三十次巡逻回来,瞪大眼睛看着,心说:“你行不行?”

    终于,接近中午的时候,老者身影变淡大半,断断续续说道:“解开了,符锁解开了。”

    “还请前辈吩咐。”

    “快,打开符锁,撬动阵盘,将坐标小心翼翼更改过来,这里有十块极品灵石,将它们按照方位摆放在阵基中。”

    “极品灵石?”陈星河看到老者挥手放出十块洁白如玉灵石,心头忍不住狂跳,这十块极品灵石在卖相上竟然与丹田中那块仙石有几分类似。

    肯定还是仙石更胜一筹,不过极品灵石刷新了认知,似乎弄上一百几十块就抵得上目前吸收的全部上品灵石了。

    极品灵石与上品灵石之间的换算关系绝不是一兑一百,一兑十万都极有可能,可惜手头空有兽皮,却没地方兑换。

    陈星河赶紧依照老者吩咐进行布置,期间小宝示警一次,居然有女修巡逻至此,还好他提前做了掩盖,对方修为不高,并未看出端倪。

    此女只是飞过,并未具体查探,所以蒙混过关还是很简单的。

    直到申时,他才完成布置,而蓝色宝珠放出来的老者身影早已消散。

    说是手持宝珠可以与外界取得联系,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想要跨越重重封锁对话应该很难做到,之前那般说法全是画大饼吹牛。

    不管了,传送阵已经架设完毕,伸脖子缩脖子都是一刀。

    让日蛾宗和月蛾宗死斗吧!这样他才有机会潜入,真若等到元婴期再来找媳妇,没准儿那些闲得没事儿做老女人真的演一出拉郎配大戏,给婵儿强塞个夫君过去,找谁说理去?

    “开启!”

    陈星河密切关注生死簿,发现寿位又开始变得模糊了,这个地方一定很危险。

    于是他极速远遁,该做的事情已经做了,下面藏在暗处静观其变。

    “轰隆隆……”天地间出现光柱,声势越来越浩大。

    远远看了一眼,陈星河就知道不对,这不是偷偷潜入,而是最大规模入侵。

    “先去蝶谷等待吧!五百里之内都不安全。”

    想到这里,他立即行动。

    与此同时,附近洞府飞出一道道身影,上前查看具体情况。

    不久后,大地开裂,以此宣誓日蛾宗开始入侵。

    月蛾宗还在等着举行法会,人家日蛾宗已经来了,而且已经进入腹地。

    不单单一支奇强劲旅传送过来,更多日蛾宗修士开始从外界突破,战争在这种情形下展开。

    月蛾宗的应对速度非常快,不过再快也没有化神期修士快。

    陈星河打了个激灵,暗自叫道:“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49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