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得又深又狠H快穿:性饥渴村妇与老头

知道小姐和老爷的关系有点僵,中年管家想要劝说,却也不敢态度强硬。

    “我安顿好之后,会回家跟他见个面的。其余的事,到时候再说。思雪,念安,我们走吧。”

    不容管家多说,李雪儿带着自己的一对儿女往前走去。

    “……”

    看着离开的大小姐,中年管家忍不住叹了口气。

    为母则刚,这位大小姐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唯唯诺诺、听老爷任意安排的小女孩了。

    若是当初老爷的态度没有那么强硬,或许现在……

    也许,老爷的算盘要落空咯。

    经过20来个小时的飞行,标有‘名流一号’的波音747安稳在纽约机场落地,早有十多辆劳斯莱斯在那里等候。

    跟着周安安过来的人可是不少,除了CEO戚良和CFO安婕,还有一个公司团队,另外加上蹭机的麦大佬等人。

    纳斯达克敲钟,可是意义不小。

    “BOSS,酒店那边已经安排好了。”

    坐在中间的劳斯莱斯加长版房车上,黄颖放下手中的平板电脑,汇报了一句。

    “嗯。”

    闭目养神的周安安还躺在陈玢丰腴的腿上倒着时差,眼睛都没睁开,随口应了一声。

    召开记者会、前往纳斯达克交易所敲钟,周安安挥舞锤子的那一刻,标志着他在明面上成为了华夏最年轻的百亿富豪。

    在明面上,周安安本人直接持有名流微客18%的股份。

    暗地里间接持有13%股份,拥有超过61%的投票权,这些都是外人不得知的。

    “涨了,涨了……”

    经过商定,名流微客上市首日的开盘价为36美元,市值240亿美元。

    开盘后的五分钟,名流微客股票往上直冲,轻松突破50美元的关卡,直达65美元。

    因为平安夜提前三个小时休市,在下午一点纳斯达克节前休市的节点,名流微客的股价停留在了75美元,市值500亿美元。

    也就是说,明面上持有18个点股份的周安安身家已经高达90亿美元,换算成华元高达600亿。

    今年10月份某个华夏富豪榜的排名,第一的某车企老总王某人也才不过380亿华元。

    而被成为亚洲首富的李老爷子,今年公布的财富也不过230亿美元。

    一瞬间,周安安的明面财富已经超过当今华夏首富近一倍,登顶国内首富。

    即便是算上名流微客全部股份,周安安的身家也已过180亿美元,接近李老爷子,妥妥的亚洲前三。

    年仅22岁,身价过600亿,登顶华夏首富,若是消息传回国内,绝对能引起轩然大波。

    还好早有准备的周安安已经和相关方面打好招呼,把新闻热点集中在名流集团身上,很好地隐藏了自己。

    做人,要低调。

    即便是纽约、华尔街的媒体,也只是用了一张年轻华夏男子的背影作为配图,名为‘征服华尔街的华夏富豪’。

    “名流微客今日纳斯达克敲钟,休市时市值过500亿美元!”

    “名流微客纳斯达克上市,市值成国内第一大互联网企业!”

    “名流微客今日北美上市,市值超越TX,登顶国内互联网企业霸主!”

    “名流微客今日纳斯达克上市,早就上百位亿万富豪!”

    “名流微客今日纳斯达克敲钟,名流集团几千名员工的狂欢!”

    “名流集团杭城总部周边房价暴涨,名流集团员工豪掷千万全款购房!!”

    ……

    在名流微客和TX、千度等几家大型网站、社交媒体的控评下,周安安的事迹鲜有人报道,只有寥寥一些网友在新闻稿件底下发言,没有引起任何波澜。

    “姐,我们这样偷偷溜出来不太好吧?”

    杭城南州苑小区门口,身穿牛仔套装的帅气小男孩拉了拉一身公主裙的漂亮小女孩,有些担心地问道。

    “你傻不傻,我们这么小,怎么溜出来?没看到后面那两个戴眼镜的大叔吗,肯定是表姨派来的保镖。”

    拍了一下弟弟的脑袋瓜子,周思雪对这个担心的傻弟弟有些无语,指了指后面跟着的两个黑衣保镖说道。

    “哦,我还以为是坏人呢!”

    听到姐姐的解释,周念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接着问道:“姐姐,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当然是去爹爹的公司啦。”

    “爹爹的公司在哪里?”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

    “哎呀,你笨不笨,我们叫保镖带去不就好了。”

    被弟弟问得有些哑口无言,一时着急的周思雪急中生智,立马想到了个好主意,转身朝那两个黑衣保镖跑去。

    来到黑衣保镖面前,周思雪伸开双手,萌萌哒地问道:“叔叔,你们能带我们去名流集团吗?”

    “……”

    听了这位小屁孩的话,其中一个黑衣保镖拿起耳边的微型对讲机,跟上面汇报了一句。

    此时,坐在别墅一层和表妹聊天的汪晓筱听到助理的汇报,眼神微微一闪,点了点头。

    “好的。”

    得到上面的回复,黑衣保镖微笑着答应下来。

    二十分钟后,周思雪和周念安姐弟两人站在一幢崭新的大厦面前,抬头仰望,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姐姐,那四个大字是什么意思?”

    “笨啊,这里是名流集团,那肯定是名流集团啦。”

    “哦,姐姐好厉害。”

    “那是,跟好我哦,走丢了的话,妈妈可就找不到你了。”

    “好哒。”

    带着弟弟这个跟屁虫,周思雪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大厦门口,却是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

    “两位小朋友,你们找谁?”

    看着打扮精致的两个小孩子,年轻保安微笑着问了一句,态度很是和睦。

    开玩笑,看看后面两米距离跟着的两名黑衣保镖,就知道这两个小家伙非富即贵。

    “我们来找爹爹。”

    挺直胸膛,拉着弟弟手的周思雪毫不畏生地回答道,话语中带着萌萌的孩音。

    “那你们的爹爹是谁?”

    “我们爹爹叫周安安。

 文学

远在纽约的周安安正参加名流微客上市的庆功宴,就听到了美女特助的汇报,忍不住惊愕了片刻,手上拿着的红酒杯都泛起了几丝波澜。

    “她们两个的名字叫周思雪、周念安。”

    看着自家老板惊讶的模样,黄颖继续说起了那两个小孩子的名字。

    对于集团总部总裁办传过来的消息,黄颖保持了十分的慎重,她可是清楚自家老板的多情。

    只不过,突然多出两个三岁多的小家伙来认爸爸,实在是有些惊世骇俗。

    “周思雪、周念安……”

    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名字,周安安的脑海里瞬间闪过某个身影。

    若是那个时候怀上,加上前两年得到的情报,小家伙差不多也就三岁了。

    难道,真是他的孩子?

    “BOSS,需要怎么处理?”

    见到自家老板沉吟的模样,黄颖突然觉得那两个小家伙不像是说谎,童言无忌嘛。

    “你刚刚是说,那两个保镖是小小派过来的,她们和小小什么关系?”

    脑海里快速转动,周安安找到了其中一个关键问题。

    那两个小家伙,怎么会由小小身边的保镖送到名流集团总部。

    “我已经确认过了,她们喊汪小姐为表姨。”

    关于这点,在汇报之前就详细了解过的黄颖快速回答道。

    “……”

    按了按眉心,有些乱的周安安恨不得现在就飞回国内,带两个小家伙做下亲子鉴定。

    若是他老周家的种,肯定不能流落在外。

    不过,他现在也是鞭长莫及,只能把事情延后:“让总裁办随便应付一下……把两个小家伙送回南州苑。”

    “好的。”

    得到老板的确认,黄颖转身离开,联系国内的总裁办。

    突然被这个消息冲击,周安安对接下来的晚宴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即便几个好莱坞感性女星和名媛前来邀约,都敷衍地应付过去。

    “那两个小家伙还没回来,我出去看看。”

    和表姐聊了大半个小时,李雪儿看了看手表,发现那两个出去玩的小家伙还没回来,有些不放心地说道。

    “没事,我让保镖跟着呢。”

    对此,汪晓筱笑着让表妹放心。

    “哦。”

    见表姐这么说,李雪儿也就没有起身。

    十多分钟后,两个小家伙一人拿着一大袋零食走了回来。

    “小雪、小安,你们哪里来的零食?”

    看着儿女手上的东西,李雪儿惊愕地问了一句。

    “妈妈,妈妈,是名流集团的叔叔阿姨给我们的。”

    听到妈妈的问题,很有表现欲的周念安率先开口回答着。

    一旁的周思雪听到弟弟的供述,忍不住为这猪队友仰头捂住了眼睛,动作可爱至极。

    明明在车上说好了不跟妈妈说去名流集团的事,结果弟弟一开口就全交代了,实在是不能怪她啊!!

    “你们去名流集团了?”

    听了儿子的话,李雪儿瞪大了双眼,下意识地看向不远处的表姐,发现对方正颇有意味地对视过来。

    一瞬间,李雪儿发现自己的小心思都被表姐看透,脸色变得绯红。

    “思雪,念安,你们去后面的游乐场玩吧,我和你们妈妈说会儿话。”

    示意保姆带着两个小家伙去后面新开辟的游乐场玩,汪晓筱对着脸红的表妹说道:“雪儿,我们去书房聊聊。”

    “嗯。”

    对于表姐的要求,李雪儿没有反抗,乖乖跟着对方上了楼。

    ……

    坐在回国的飞机上,周安安看着电脑上的一组照片,脑海里时不时闪现当年的场景。

    若是将这些照片上的小家伙和他小时候照片对比,有六七分相似,特别是那个小女孩,用黄颖和陈玢两人的话说,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儿子像妈,女儿像爹,这话还是很有几分道理的。

    飞机刚落地,周安安就拿到了DNA检测报告。

    两个小家伙的DNA自然是总裁办的人搞到手的,周安安也把自己的头发送到北美那边的检测机构,和国内机构同时进行联合协作,拿到了一份比较权威的亲子鉴定报告。

    “99.99%。”

    看着这个数值,早有准备的周安安按了下眉心,心情莫名地有些沉重。

    当年的一念之差,让两个小家伙离开他这个父亲,单独跟着母亲生活了三年多的时间。

    怎么算,都是他这个当父亲的失职。

    有那么一刹那,周安安想迫切地出现在两个小家伙面前,让他们认祖归宗。

    但是,理智压下了感性,周安安坐车先回到了南州苑,与身怀六甲的未婚妻见面。

    事有轻重缓急,他可不能辜负了美人深恩。

    “你回来啦,累不累,我让阿姨给你煲好了甲鱼汤。”

    见到安小弟回来,汪晓筱笑着迎了上去,说起了自己提前的安排。

    “谢谢,你这几天有没有不舒服?”

    看到温柔的汪大小姐,周安安有些浮躁的心快速平复下来,为自己先前的某些念头感到有些羞愧。

    毕竟,汪大小姐也是他孩子的妈妈。

    “没事,医生检查过了,说我身体很健康,明天坐飞机去崖州完全没有问题。”

    笑了笑,汪晓筱随意地说着明天的安排。

    后天就是元旦了,她和安小弟作为新婚夫妇,自然要提前到场,稍微彩排一下。

    “那就好。对了,我有点事想要跟你说。”

    事已至此,周安安自然不会再隐瞒对方,也隐瞒不了,还不如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等你先喝完汤再说。”

    微微一笑,汪晓筱拉着对方来到餐厅,让人送来了煲了大半天的十全大补汤。

    冷静下来喝完了充满爱意的汤,周安安扶着汪大小姐上楼,说起了自己和那个文艺妹子的过往。

    哦,对了,那个文艺妹子还是汪大小姐的远房表妹,这个世界实在是有点小。

    “没有别的吗?”

    很快就听完了安小弟的讲述,汪晓筱好奇地眨了眨眼。

    这两人之间的联系,貌似比她想象中还要少,她这就放心了。

    “没了。”

    思考0.05秒后,周安安很肯定地说道。

    说老实话,他和那位文艺范妹子的交集,实在少得有些可怜,谁知道那一晚就中了呢。

    当然,他是不可能因为两个小家伙的存在,就放弃和汪大小姐的婚约。

    他周某人的正妻,有且只有一个。

    “那我说,我早就猜到了两个小家伙和你的关系,你会不会怪我?”

    等安小弟回答完,汪晓筱拉着对方的手,微笑着反问一句。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5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