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不喜欢戴小雨伞军人|在厨房就等不及了

黄维岗有一种当场石化的感觉。

    这仗还能这么打?

    开玩笑,这能行吗?鬼子的战斗力他知道的,就算是一般的辎重队,那也绝对比国军厉害多。

    这也是为啥鬼子敢派辎重队直接给前线部队运送补给的原因,跟别说,辎重队还会配备一定的护送部队。

    护送部队有可能是日军的守备部队,战斗力和装备也许跟野战部队有些差距,但比国军还是要强。

    还有伪军,这么大一支辎重队,很可能配备一支人数相当的伪军部队护送。

    伪军除了可以充当护卫,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充当炮灰和苦力。

    这么一大坨的敌人,不得五六百。

    “报告,飞鹰小队来电!”

    “讲!”

    “我以发现日军辎重队,观察发现,日军辎重队一共有两辆卡车,大车四十三辆,还有一部分驮马,以及一个小队的日军护送队伍,人数总共三百人左右。”

    “没有民夫和伪军吗?”

    “没有发现,全部都是鬼子。”通讯员回答道。

    “好,知道了,下去吧。”罗耀一挥手,“黄师长,高团,两位都听到了,辎重队全部都是日军,没有伪军和民夫。”

    “这会不会是诱饵?”

    “诱饵,日军怎么会知道我们要对他下手?”罗耀呵呵一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问题就严重了,我们内部有人私通日军,而且还是在战区司令部核心的位置,德公亲信的人当中,你们觉得,这可能吗?”

    黄维岗和高行云听了,俱是一个激灵,要是这样的话,那是在是太可怕了。

    不过,两人都迅速否定了,这不可能,这个计划从商讨制定到执行,也才二十个小时。

    所有知情.人都是在可控范围内的,真泄密的话,那是绝对跑不了的。

    “如果鬼子真给我们一个诱饵的话,那为啥不用民夫和伪军,这样才符合常理呢?”

    “那是为什么?”

    “这次辎重队的领队叫前田刚,这个家伙是个极端不信任中国人,他每次的押送任务都不喜欢征用我们的民夫和伪军护送,全部坚持用日本人,甚至连向导都不用。”罗耀解释道。

    黄维岗微微一丝惊讶,情报都做的这么细了?

    “这个家伙入伍之前是学地理的……”高行云补充解释道,当然,这些都是罗耀告诉他的。

    至于罗耀为什么知道这些,他不好多说,毕竟罗耀的身份他也只是知道一些。

    “辎重队前进速度是多少?”

    “每个小时三十里左右!”

    “每个小时三十里话,差不多要到下午一两点左右,将会到达我们预设的交汇的位置,可能会晚一些,但不会早……”

    “要让辎重队相信我们的身份,就必须给他一点儿危险才行,所以,就要劳烦黄师长了,派一支部队,装备稍微不要太好,在这个位置打一个阻击,这个位置距离宜城要近一些,所以,一旦前田是个聪明的指挥官的话,一定会想宜城的第39师团发出求援电报,这份电报我们和第39师团一定会同时收到,到时候我带队去解救辎重队,黄师长则在这个位置伏击日军的援军,我们会以辎重队的身份解救援军……”

    黄维岗明白罗耀的计划,就是日军辎重队遭遇埋伏,然后发电报求援,罗耀伪装成日军顺势赶到,解决日军辎重队,然后自己在伪装成辎重队,与宜城来的日军援军汇合,一起前往驻守南瓜店的日军第231联队部。

    因为宜城的日军如果要派援军的话,自然是出动距离辎重队最近的日军部队。

    那驻守南瓜店的231联队无疑是最合适的,而且这批物资弹药补充就是给231联队的。

    231联队出兵救援也是理所应当。

    辎重队在行进途中遭到中国军队的伏击,这本是正常的事情,救援部队遭遇阻击,也很平常。

    这个基本不会被怀疑,这是在中国的土地上,有无数的中国人给他们的军队提供情报。

    辎重队这么大的目标,又不能隐形,大白天的从钟祥县城出发,被中方侦测消息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算日军的辎重队你们可以全部干掉,可你们如何让从宜城来的日军相信你们的身份,如果他们当中有人认识这个前田刚怎么办?”黄维岗提出怀疑?

    “很简单,我们会带着受伤的前田刚上路,只要他活着,暂时不能说话就行。”罗耀呵呵一笑道,“然我的身份也好解释,我是日军钟祥守备松原大佐接到前田求援电报,派来救援辎重队的,而黄师长你们在等我们抵达之前,发动最后的攻击,消灭大部分援军,给我们一小部分就行。”

    “这好像太冒险了,一旦身份被识破,你们可就成了瓮中之鳖了。”黄维岗说道。

    “放心吧,我们只需要抵达黄瓜店就能知晓第231联队的联队部所在的位置,然后直接发起攻击,不会隐藏身份的。”罗耀解释道,他只需要骗过这一段路就行。

    然后凭借无线电测向仪,那找到第231联队部的位置,就很简单了。

    “黄师长,我们在里面一动手,你们就要根据我们发出的信号,对日阵地发起猛烈进攻,你们不是武器弹药不足吗,我们抢了日军的辎重队,还愁吗?”高行云呵呵一笑道。

    确实,前一阵子大战,38师不但兵力损失很大,武器弹药消耗也是极大的,不然怎么会暂停了对日军的攻击呢,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没弹药,士兵手里的枪就跟烧火棍差不多。

    “这一次,若是能够成功,就算不能吃掉整个231联队,那重创231联队是没有问题的,甚至可以重新夺回南瓜店,黄师长,干不干?”罗耀目光炯炯的盯着黄维岗问道。

    这个计划,的确需要黄维岗的配合,黄维岗能配合到什么程度,仗就能打到什么程度。

    黄维岗的态度,关系这个计划完成度。

    这可是关系38师数千人的生死,他这个师长可不得不慎重,尤其计划的最后一战,那是绝对需要全力以赴的。

    “黄师长,日军第231联队是围攻张荩忱将军的部队,他可是你的老长官,你就不想为他报仇雪恨吗?”

    黄维岗拳头瞬间攥紧了,老长官对他是恩重如山,若不是这样,在得到老长官壮烈殉国后,不惜一切代价派出敢死队从日本人手中将老长官的遗体抢了回来。

    老长官的牺牲,整个33集团军都悲恸莫名,他何尝不想报仇,可报仇不是凭借一时血气之勇就能够做到的,何况双方实力差距有多大,黄维岗能不清楚?

    报仇之事,只能暂时按下,从长计议。

    而现在,有一个能替老长官报仇的机会在眼前,他要不要抓住?

    思虑再三,黄维岗终于下定决心,眼圈红红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我干!”

    “好,黄师长,那么我们三个就联手干他一票,把横山武彦的人头取下来,祭奠死去的张荩忱将军!”罗耀哈哈一下,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声说道。

    “事不宜迟,我得赶紧回去准备了,不然时间上就来不及了。”黄维岗通晓全部计划过程后,马上起身告辞。

    “黄师长,请!”

    ……

    “师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马背上,副官一头雾水,还是没弄明白。

    “今天你看到的事儿,不许问,也不许说,回去之后,马上通知团级以上军官开会,我们要跟小鬼子好好做过一场!”黄维岗一甩马鞭,狠狠的抽在战马屁.股上,“驾”的一声,飞驰而去。

    ……

    “高团长,咱们也开始准备吧,十一点半准时开饭,十二点钟出发。”林子中,罗耀也对高行云道。

    “好的。”高行云道,“从昨晚到现在,你都没合过眼。”

    “嗯,我就眯一小会儿,十一点钟叫我。”罗耀点了点头,他确实需要养一下精神,因为接下来,他恐怕没机会休息了。

    十一点钟。

    罗耀准时睁开双眼,营地已经开始埋锅造饭了,午饭很简单,就是饭团和蔬菜肉汤。

    鬼子就是这么吃的,他们也都体验了一下。

    “大家不要吃的太饱了,太饱容易犯困,一会儿我们还需要行军,记住现在的身份,不能出一点儿差错,听见没有!”

    “听见了。”

    清冷的山泉水洗了一把脸,罗耀感觉脑子清爽了许多,再在地图上把计划的所有环节走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松了一口气,为了这个计划,他可是殚精竭虑在脑海里谋划了好几天了。

    当然,还得有这个机会,如果没有这个机会,这个计划也只能胎死腹中。

    “长官,吃饭。”高行云捧着一个饭盒的蔬菜肉汤,还有两个冷饭团递了过来。

    “多谢高桥少尉。”罗耀嘿嘿一笑,微微一颔首道。

    两人相视一笑,只有先熟悉起来,到时候不至于在行动中说漏嘴,导致泄露身份。

    “刚刚飞鹰小队来电,辎重队因为携带的东西较多,速度放缓了不少,估计要比我们时间上就算的要晚半个小时。”高行云道。

    “通知黄师长了吗?”

    “通知了,多出这个半个小时,黄师长那边准备起来要更充足一些。”高行云点了点头

 文学

 这一路上,还算平静。

    前田刚骑在马背上,晒着太阳,摇摇晃晃的,浑身舒坦,都快要睡着了。

    要是这一路上都像这样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不过,作为一个在中国作战多年的中层军官,他很清楚,一旦离开了城市,日军就变得非常的不安全。

    他非常讨厌中国人看他的眼神,那种带着恐惧的仇恨,如果这些人手里有大日本帝国皇军精良的武器的话……

    这些愚昧无知的中国人一定会冲上来撕碎自己的,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对付这些低劣的生物,只有彻底的将他们踩在烂泥里,才能占有这个物产富饶的国度。

    中国人不配拥有这片土地,他们就应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把土地和资源留给大和民族。

    “长官,中午了!”

    “嗯。”前田刚一抬手,队伍停止前进,汽车可以不用休息,但人和牲畜需要。

    不吃饭没有力气赶路,还要补充水分。

    半个小时吃饭,喝水,这支绵延长达近两百米的日军辎重队又开始上路了。

    大概是因为吃饱了饭了,这一路上走的不是很快。

    前田刚也把自己的战马让给自己的副官,自己上了一辆汽车,坐在驾驶边上的位置,打起瞌睡起来。

    这支队伍的防卫力量还是很强的,前面是一辆豆战车开道,后面是一辆推土机。

    这是怕在路上遇到坑坑洼洼,直接用土一推就平了,队伍轻松就过去了。

    辎重队吃过路被炸断的苦太多了,所以,运输大批物资补充的辎重队都配备推土机。

    为了增强辎重队的防御能力,豆战车这种皮儿薄的坦克可以说是国军无法抗衡的钢铁怪兽。

    没办法,谁让国军穷呢,没有重火器,更别说反坦克武器,在战场上,要炸掉鬼子一辆坦克,得需要多少战士的性命才能做到?

    人命真是不值钱。

    除此之外,辎重队本身就配备轻重机枪和掷弹筒,迫击炮等武器,比国军精锐都强好多。

    别说,这一次还有一个日军步兵小队跟随,虽然是守备队,可那也是战斗部队。

    这样一支队伍,按照以往国军的战力配比的话,至少需要三千兵力才能吃下。

    而现在,就只有一个团,不到六百人。

    ……

    午后的阳光更显一丝慵懒,照射在人身上,直让人犯困,一条小河静静的围绕着一个村庄,流淌着。

    小河两边是已经快要成熟的麦田,绿油油的,长势很喜人,如果没有战争的话。

    今年的农民一定是一个丰收年。

    这里是去年38师打伏击的地方,黄维岗对这里太熟悉了,当初就是在33集团军司令官张荩忱的指挥下,在这里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奠定了随枣会战最终的胜利。

    不过,这场叫做“田家集大捷”的胜仗却很少被人提及,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样一次胜利。

    黄维岗将兵力一分为二,田家集这边只是阻击,要求就是狠狠的大,却不需要直接歼灭敌人,而是拖住敌人。

    而板桥店那边则集中了他大部分的兵力,那不光是要打阻击,还要吃掉日军大部分援军。

    所以,他把重心放在板桥店那边。

    田家集这边一个团,完全交给罗耀和高行云指挥,反正这边的事情是要先完成。

    罗耀让高行云直接去223团设在亭子山的团部,223团长刘文海并不清楚计划的全部过程,但高行云很清楚,他们两个配合应该把握更大一些。

    当然,高行云有些不情愿,他更想跟罗耀一起充当“救世主”,将辎重队拿下。

    但他还是被罗耀说服了,这个计划至少有一个步骤出错,后面就无法进行,所以,第一炮必须打响。

    罗耀把临时指挥部设在一个叫田家岩的地方,这个位置刚好在田家集和板桥店中间,便于居中联络和指挥。

    “长官,飞鹰报告,辎重队距离咱们设的伏击点不足十里,预计一刻钟后进入伏击圈。”

    “通知高团长和刘团长,照计划行事!”

    “明白。”通讯兵下去了。

    “这儿,给飞鹰和刘团长发电报,把辎重队放到这个位置,尽量将其困住,时间尽量长一些……”

    “明白!”

    ……

    睡得迷迷糊糊的前田刚睁开眼,没办法,他是被一泡尿憋醒的,膀胱胀的太难受了。

    “停车!”

    “哈伊。”司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猛然一踩刹车,把后面的行进中的队伍吓了一跳。

    “我下去方便一下,你们先走,我回头跟上来。”前田刚命令一声,推开车门,跳了下来。

    “长官……”副官一路小跑过来。

    “我撒泡尿,把我的马牵过来。”前田刚睁开惺忪的睡眼,朝自己的副官喝令一声。

    “哈伊!”

    前田刚走到路边一个土坷垃上面,面朝不远处的青山,嘴里也不知道嘟囔着什么。

    呲!

    一道黄色的液体从他两股之间射了出去,似乎没有什么气力,一阵风吹过来,液体居然在空中打了一个弯儿,朝他的鞋面上洒了过来。

    “见鬼……”前田刚愤怒的骂了一声,却已然是来不及躲闪了,这一幕被后面的鬼子兵看到了,有笑声传来,臊的他脸一红,却又碍于面子,不好去责骂。

    再者说,他如果非要闹的整个辎重队都知道的话,那就成了大笑话了。

    前田哆嗦了一下,感觉一丝无力感。

    “长官!”副官牵着马,还拿着一个水壶过来。

    前田刚用水洗了一下手,从副官手上接过毛巾,擦了一下,又扔了回去问道:“我们到什么位置了?”

    “长官,前面就是田家集了!”副官禀告道。

    “田家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去年帝国就是在这个地方遭到了支那军的伏击,损失惨重,如果这里不是必经之路,我是不愿意从这里过去的。”前田刚说道。

    “我让中野小队长派出侦察兵,沿途侦察一下,确定安全再通过。”副官说道。

    “嗯,可以,一旦确定安全,加速通过!”

    “哈伊!”

    前田刚骑上东洋马,策马上前,整个辎重队向前移动的速度一下子快了不少。

    ……

    “老刘,鬼子来了,这一仗,咱们的目的不是歼灭这支辎重队,是将它们困在这里,还有尽量别打坏车上的物资,要不了多久,这些就都是咱们的了。”望远镜内,高行云望着日军辎重队行进在蜿蜒的大路之上,对身后的223团团长刘文海道。

    “高团长,你怎么打就怎么打,师座说了,223团过来,就是听从你们的指挥!”刘文海笑道。

    来之前,黄维岗可是单独见过他,叮嘱他一定要听从罗耀和高行云的命令行事。

    而且凡是以他们的命令为准,这一仗他不会给他任何指示。

    刘文海也知道,师座跟这支秘密运动到这里的战区派来的特殊部队有秘密任务。

    什么秘密任务他不管,只要让他打鬼子就行。

    “通讯兵,告诉一营长,等鬼子到了伏击圈再开火,所有重武器都藏起来……”刘文海吩咐一声。

    “是!”

    ……

    下午两点四十分左右,一声枪声从东南方向传了过来,罗耀知道,高行云和223团那边已经动手了。

    他们的任务就是拖住辎重队的行进,然后在天黑之后,给他来一个猛攻。

    迫使辎重队就地展开防御,并向宜城的39师团求援。

    辎重队的防御阵地,他都给他们设想好了,就是刘家寨,只要他们到了刘家寨,辎重队的对外通讯联络就由不得他了。

    飞鹰小队已经携带“无线电干扰屏蔽器”等待潜伏在那边了,前田刚只能按照罗耀的意愿来接收以及发送电文了。

    然后,罗耀伪装的“辎重队”就成了真正的辎重队了。

    伪装和欺骗同时存在。

    若不是温学仁搞出来的这个“无线电干扰屏蔽器范围有点儿小,还需要定向工作的话,也就没有不需要飞鹰小队冒险潜入到辎重队的眼鼻子底下了。

    不过,杨帆化妆渗透的经验丰富,这点儿事儿难不倒他们的。

    剧情果然是按照罗耀的剧本往前推进,一开始前田刚只是认为自己遭遇到抗日游击队的骚扰,毕竟一支连重武器都没有的队伍,怎么看都不像是正规军。

    他意气风发的命令护卫辎重对的日军消灭这些不开眼游击队,但是,他的愿望落空了。

    才稍微发起追击,这些“游击队”就望风而逃了。

    前田刚虽然有些意犹未尽,可也知道自己这一趟任务是运送这一批物资去宜城。

    剿灭游击队并不是他的任务。

    就在他收拾心情,重新指挥辎重队上路没多久,那些之前逃走的“游击队”又冒出来了。

    打了几枪,又跑了!

    前田刚终于是火了,不把这支游击队消灭的话,自己是没办法通过田家集了。

    于是,前田刚决定消灭这支讨厌的“游击队”,再上路。

    ……

    “老刘,鬼子的辎重队果然往刘家寨方向去了,他们是被咱们的袭扰打烦了,估计想要把我们袭扰小分队给解决了再上路,这倒也符合我们的想法。”高行云在亭子山临时指挥部看到辎重队进入了刘家寨,说道。

    “老高,我觉得,咱们是不是可以先吃掉日军这支护卫的步兵小队,这样,或许可以逼的这个前田刚提前向宜城的39师团求援?”刘文海建议道。

    “咱们能在短时间内吃掉一个日军步兵小队吗?”

    “战法得当的话,能做到。”

    “好,我问一下方队长。”高行云点了点头,改变行动方案,肯定是要跟罗耀讲一下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60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