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最新(这瓶红酒是给你下面的)最新章节列表

按这种速度下去,迟早有一天,它会吞并整个幽州,这样酷恶之地,难怪被大夏仙国沦为流放之地。

    虚空的并没有寻常沙漠的酷热,而是冷。

    一种渗入骨髓的阴冷,每时每刻都在蚕食修士的肉身法力。

    龙小山早就从其他记载中知道暗沙海的沙子和一般沙漠的沙子不同,这些沙子中蕴含着某种特殊的寒煞,虽然不是什么高级货,但架不住量多,如此巨大的沙漠,多少沙子,每时每刻都在吞噬热量,释放寒煞,哪怕金丹修士在这里,常年抵御寒煞,都会被寒毒入侵,修为逐渐受损。

    更危险可怕的是暗沙海中还有许多天然的阵势,空间位移,沙暴,旋涡,暗影沙虫的危险,可以说一旦进入了暗沙海,即便是天君都可能陷入其中,等闲修士更是不可能走出来,会永远的迷失其中。

    所以暗沙海才能和莽古山脉齐名,称为夏域最凶险的禁地之一。

    这是足以令天君生畏的禁地。

    不过龙小山要寻找的邪帝古墓,地图上必须要穿过暗沙海,所以他没有犹豫,直接进入暗沙海中。

    飞梭一进入暗沙海中,便被遮天蔽日的沙暴淹没了。

    无数的沙粒噼里啪啦的打在飞梭的屏障之上,飓风猛烈,越往里走,风速越快,超越了音速,哪怕是天宝级的飞梭也受到影响。

    不过这只是等闲,龙小山脸色平静坐在飞梭前面,神念漫入虚空之中。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神念在这片暗沙海受到了遏制。

    只有外面的三分之一。

    而且这里虚空混乱,暗沙海中空间很不稳定,飞着飞着,飞梭的前面忽然出现了虚空崩塌,飞沙塌陷进去,形成一个巨大的虚空风眼。

    龙小山神念一动,连控制飞梭在空中连续拐弯,之字横移,避开了那个虚空风眼。

    飞梭继续飞行。

    约莫一个时辰后,眼前陡然空旷,漫天的飞沙抛在了身后,终于穿过了沙暴带,不过天空更在昏暗了,有许多异常的光带在虚空弥漫,使得暗沙海透出一种诡异的沉寂,宛如梦魇之地。

    不过这种诡异凶险的环境,并没有让龙小山有半分动容。

    别看他在莽古山脉挺狼狈。

    但那是遭遇了顶级的妖皇,并不是他实力弱。

    他就不信这暗沙海内还能遍地妖皇。

    如果只是虚空混乱和一些空间阵势,龙小山并不担心,因为他是天阵师。

    “沙洲!”

    飞了许久,龙小山看到前面出现了一片暗绿色的沙洲,暗沙海并不是全部沙子,据说也有许多零零碎碎的沙洲,这些沙洲,虽然同样恶劣,但比起沙漠还是好不少。

    转眼之间,飞梭就到了这片小沙洲的上空,这个沙洲只有几百里直径,算是很小,里面有许多断壁残垣,龙小山微微降下去,就闻到了空气中的血腥气。

    人!

    死人!

    小小的沙洲,仿佛刚刚经历的血战,到处是坑坑洼洼的斗法痕迹,许多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那里,甚至还有一些裸露的女尸,明显被虐待凌辱过。

    龙小山微微皱眉,修行界杀戮倒不稀奇,但是跟凡人一样杀人放火还玩凌虐的毕竟是少数,就算是一些邪道修士也不会做的这么粗鲁。

    而且这些人虽然是修士,但全都穿着破破烂烂。

    好像已经在沙漠里呆了很久,莫非是那些流放到这里的修士?

    还是暗沙海的土著?

    关于暗沙海内部的具体信息,外面也很少。

    因为这种流亡之地,也没有什么宝物遗迹,灵气又稀薄,根本没人愿意来这里,来的人少,而且进去了也很难出去,所以暗沙海内就变得神秘起来。

    小青趴在飞梭边缘,朝着下面满地的尸体刮鼻子:“羞,羞,不穿衣服。”

    “……”

    龙小山无语的将她拎起来,扔到飞梭后面:“别看了。”

    他倒不是怕场面血腥,吓到这傻妞,小青根本没这概念,而且对于一个生撕妖王,每天要吃几头妖兽的女人来说,龙小山真没什么好担心的。

    只是他自己觉得这写画面不太舒服,一挥手,降下大片火雨,瞬间将这满地的血腥烧去。

    龙小山控制飞梭继续走。

    这一路,又遇到了数个沙洲,但是几乎每个沙洲都有杀戮的痕迹,虽然很多时间已经很久远了,但是这么久,龙小山还没有遇到一个人。

    而且飞了几个时辰后,他居然飞回到了第一次被他烧掉的沙洲位置。

    龙小山目光微沉。

    看来外界的记录没有错,暗沙海确实是个很容易迷失的地方,他在飞行途中一直用神念定位,但却依然还是绕了圈子,回到了原地。

    他的神念可不普通,那是媲美大天君的神念,连他都能辨别方向错误,更别说修为比他弱的修士了。

    不过龙小山并没有急躁。

    他刚才并没有动用其他能力,只是单纯的神念探路而已,既然知道这里的空间混乱,还有天然虚空阵势,那么他自然不会再犯同样错误了。

    龙小山这次飞出去后,每隔一段距离,便虚空勾画阵纹,进行定位,这样就不可能再重复老路了,就这样一边定位,一边飞行,速度自然慢下来了。

    不过龙小山终于不再兜圈子,只是在沙漠中飞了很久,龙小山已经彻底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了,前后左右都是沙漠,按理说一州虽大,但以他的速度,一天时间也足够横穿了。

    忽然他目光一定,终于看到人了。

    沙漠中一处滚滚烟尘,传来吼声,一只足有上千米的沙虫从地底冲出,在杀虫四周,十几个人正在不断的攻击。

 文学

沙虫通体黑褐色,几乎与沙漠的颜色融为一体,巨大身躯一半在土中,他的嘴巴几乎占据了整个脑袋,张开来宛如黑洞,里面是层层叠叠的针状利齿。

    那十几个人围着沙虫攻击,手持着兵器,不断的砍向沙虫,虽然他们是修士,但却很少使用术法,几乎像世俗武者一样,只凭着兵器锋利攻击,只是这沙虫的甲壳明显坚硬无比,哪怕是被法宝劈中,最多也就是一个坑洞,相比沙虫巨大的体积,伤口可以忽略不计。

    反倒是沙虫不时的吐出黑色的毒液,让这些修士跳来跳去,场面十分混乱。

    龙小山在上空观察了一会。

    这沙虫的实力也就是如此,顶多是金丹妖王的水平。

    这些修士偶尔散落出气息,也是金丹水准,不知道为什么拖延这么久都没解决战斗,他急需找人问问暗沙海的情况,当下不再浪费时间,手一挥。

    一道风刃猛的劈下。

    原本还在咆哮的沙虫猛的一僵,紧接着它庞大的身躯一分为二,黑红色的血液喷泉一样漫天飞洒。

    围住沙虫的修士愣了一下,连忙散开,避免让那黑血溅上,沙虫的血也有巨大的腐蚀性,他们连抬起头来,看到了悬浮在他们头顶的飞梭。

    飞梭上站着一男一女。

    龙小山让飞梭落到了地上,他朝着那群修士拱手道:“诸位道友,有礼了,看你们围杀妖兽,所以襄助一下,并非夺取妖兽。”

    听到龙小山没有抢夺的意思,众修士面露一抹异色。

    在暗沙海,一条这么大的沙虫,价值不菲。

    而且龙小山能一击杀死沙虫,实力明显不弱。

    这群修士中一个明显是领头者的中年人站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一下龙小山,朝龙小山拱手道:“在下木枋,看阁下的装束和气息,不会是刚刚来到暗沙海的人吧。”

    龙小山眼中淡淡光芒一闪:“不错,木枋兄是怎么看出来的。”

    木枋笑了笑:“在暗沙海,能够像你这样肆无忌惮使用法力,还用飞梭代步的人,除了荆沙城的长老,就只有外来者了,你这么年轻,荆沙城的长老我都见过,没有一个这么年轻的,那就只有第一次来暗沙海的外来者了。”

    龙小山微微蹙眉,说道:“木枋兄,我有些不大明白,什么叫肆无忌惮使用法力,我等修士,不用法力,难不成和普通人一样光靠自身气力吗?”

    “啧啧。”

    木枋摇头,四周那些修士也发出哄笑声,似乎觉得龙小山是个小白。

    过了一会,木枋才摆手:“好了,都别笑了,你们自己初来乍到还不是如此,道友,我就跟你说一说,好叫你明白,这暗沙海的法力可不是这么浪费的,你看看这里的天地环境,暗沙海不但灵气稀薄,而且这里的灵气常年被寒煞污染,根本不能吸收,所以在暗沙海根本是无法修炼的,如果你在野外,时时刻刻都得抵御寒煞,沙盗,沙虫,法力自然成了你最后保命的底牌,这是其一。

    其二暗沙海唯一称得上安全的地方是荆沙城,那里有大阵,可以隔绝寒煞,但是想在荆沙城住下,必须每个月缴纳居住费,这个费用在外面或许不算什么,但在暗沙海这个苦寒之地,金丹修士很勉强才能凑够,所以我们才冒险外出猎杀妖兽,暗沙海只有妖兽的妖丹能够提炼出法力,换取资源,二来便是用妖兽材料缴纳这个居住费。所以,你看我们即使猎杀妖兽都舍不得动用法力,就是靠法宝武器不断磨死它。”

    从木枋的口中,龙小山终于明白这些人刚才为什么不用法力攻击沙虫了。

    因为他的功法有别于常人。

    混沌古树法相吞噬万物,区区寒煞一样能成为他法力的资粮,所以除了感觉这里灵气稀薄外,他并没有觉得如何艰难。

    但是对于普通修士而言,没有灵气,那就是致命了。

    如果长久没有得到灵气补充,别说修行,就是原本的境界都很难保持。

    难怪木枋这些人对法力敝帚自珍,舍不得消耗一点。

    明白这点,他就不意外了,龙小山问道:“我如果想穿过暗沙海。木枋兄可有道路,对了,这是一点小意思。”

    龙小山屈指弹出了一颗丹药。

    接过丹药,木枋看了一眼,手就控制不住的抖起来:“回元丹,这级别,是极品道丹啊。”

    浓烈的药力波动,让四周的人眼睛都直了。

    在暗沙海,没有灵气,像回元丹这种外界很普通的回气丹药,在这里成了最宝贵的稀缺品。何况是极品道丹,这一颗价值,恐怕就比刚才击杀的一条沙虫还昂贵。

    龙小山看到这些人狂热的眼神,甚至从那些眼神中感受到了一丝凶狠,就知道自己可能“露财”了,不过回元丹已经是他身上最差的丹药了,他现在根本就不用道丹,最差也是用天丹。

    而且就算知道财不露白,他在一群连法力都残缺的金丹面前有什么可顾忌的。

    木枋连忙将丹药收起来,咳了一声:“道友,暗沙海有进无出,难道你不知道吗?这里都是重刑犯流放之地,根本走不出去,要是能出去,我们还呆在这鬼地方干什么。”

    龙小山皱眉道:“难道一个人都没走出去过?”

    “这个我倒不清楚了,或许只有荆沙城的城主能够知道吧。”木枋似乎是因为龙小山给的丹药,语气都热情了许多。

    “荆沙城?”

    龙小山这是好几次听木枋提起了,似乎这个荆沙城很不一般。

    既然如此,他决定先去荆沙城看看。

    毕竟,刚才他已经尝试过,飞了一天,都没飞出暗沙海,这个地方能成为夏域赫赫有名的禁地,肯定有他的道理。

    “木枋兄,你能带我去荆沙城吗?”龙小山客气的道。

    “这个……没有问题。”木枋得了那颗回元丹,这趟出来,可以说大获丰收了,自然没必要在野外和沙虫斗个你死我活了,毕竟野外的死亡率可是很高的,不止是沙虫,还有许多其他危险。

    “等等,这位小兄弟连极品道丹都能拿出来,身上肯定还有不少丹药吧。”木枋身后,一个头发披散,脸上有三道疤的中年人开口道。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61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