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怀儿子的还是老公的 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文

高凌薇一步一个脚印,在荣陶陶的陪伴下,克服了一道道困难,也终于驯服了八方雷电·闷雷。

    如果连这人声鼎沸的帝都城,高凌薇都能正常生活的话,那天大地大,她哪里都去得。

    在实力层面,两人不仅获得了闷雷,也收获了两只神宠。

    黑白英雄真的很优质,无论是即战力还是潜力,都让荣陶陶非常满意。

    而在荣誉层面,荣陶陶也收获了人生中最高等级的嘉奖——华夏勋章!

    在帝都城开办的表彰大会上,荣陶陶、高凌薇、徐风华均获得了一枚“华夏勋章”。

    单看这勋章的名字,就知道它的分量有多重!

    足足30点的潜力值,可是让荣陶陶心里美的不行~

    更让荣陶陶倍感荣耀的是,这枚功勋章是三军统帅亲自为他颁发的!

    那一幕也在随后的日子里,出现在了各大新闻媒体上,让与荣陶陶共同奋斗的战友们与有荣焉。

    徐风华的出现,更是引起了些许震动。

    有一则观点在近期刷爆了整个网络:

    “当我看到驻守边疆二十年的关外第一魂将,终于离开了茫茫风雪,出现在帝都城之时,我就知道……

    北方已定,雪境皆安!”

    网友是从自己的视角出发的,其实,将主角换做全世界,这句话也是通畅的。

    当徐风华离开了雪境、出现在华夏心脏部位、接受至高级别的授勋仪式之时,世人都应该知道,雪境之于华夏,再不构成任何威胁!

    表彰大会过后,迎接荣陶陶的便是大量的采访,而且还都是官方媒体,雪燃军明确表示让荣陶陶配合、不能推辞的那种。

    荣陶陶和高凌薇不得不听令,反倒是徐风华没有出镜。

    何司领给两个年轻人下达的是命令,但他跟徐风华交流的时候,却是商量和建议。

    所以,徐风华并没有接受何司领的建议……

    她选择了和丈夫荣远山一起站在幕后,陪伴两个孩子走了全部行程。

    荣远山有时间了,关于他为什么有时间,众人心中都很清楚。

    在帝都城的这几天时间里,荣陶陶也能看得出来,父亲的心情有些低落。

    毫无疑问,荣远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成年男子。

    如果连他都掩藏不住内心的情绪,足以想象,这样的噩耗对他到底有多大。

    荣陶陶和田老有过一面之缘,而且还是彻夜长谈、相谈甚欢。却是不想,再听闻田老的消息,竟然是老人家与世长辞。

    这世上,让人无能为力的事情有很多,比如生老病死。

    田老的葬礼是在9月份举办的,那时候的荣陶陶和高凌薇还在征战雷腾旋涡。

    未能来得及参加葬礼的荣陶陶,也抽出了时间,在父亲的陪伴下去祭奠了一下田老。

    荣陶陶与田老没有多少交情,但每一个安稳成长的华夏人,都欠着田老的恩情。

    作为初代华夏旋涡的总设计师,他所做出的成绩有目共睹,也福泽了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每一个人。

    陵园里,荣陶陶看到了很多自发来悼念的人,甚至将那偌大的陵园铺成了一片花海……

    也就是那天晚上,在吃晚饭的时候,荣陶陶隐隐听到父母间的悄悄话,父亲似乎是打算要离开帝都、返回雪境。

    有人欢喜有人忧。

    这颗星球上时刻都在发生着或好或坏的事情,人们都还要正常生活。

    作为雪燃军将士,荣陶陶接受命令、配合采访。

    而作为松魂特聘的教授级研究员、新入学的松魂一年级研究生,学校这边也有需要荣陶陶配合宣传的工作。

    只不过,再次接到松江魂武方面的电话,让荣陶陶心中感慨万分。

    这一次,联系他的不再是梅鸿玉老校长了,而是萧校长。

    确切的说,是萧教的助手,陈红裳女士。

    趁着通电话的机会,红姨还特别叮嘱荣陶陶和高凌薇,10月8号是举办婚礼的日子,她很希望两人能赶回来。

    荣陶陶、高凌薇与烟红二位教师之间的情谊,自是不用多提。

    无论如何,两位教师的婚礼,高荣二人都必须参加。

    10月4号这天晚上,终于忙碌完一切的荣陶陶、高凌薇,在父母的陪伴下,返回了酒店住处……

    “明天一早咱就回去吧,8号的婚礼,早点回去,还能帮着干干活?”房间客厅里,荣陶陶坐在地上,手肘拄着茶几,一边扒着橘子,头也不抬的说着。

    荣远山与徐风华坐在主沙发上,看着静音的电视画面,听到儿子的提议,荣远山开口道:“早点回去也好。新晋的松魂校长,也该打好关系。”

    荣陶陶撇了撇嘴,道:“我们跟萧教、陈教那都是出生入死的交情。”

    荣远山提点道:“正因为如此,更要重视。”

    说着,荣远山稍稍动了动肩膀。

    也唯有在荣远山身旁,魂将大人才会展现出小鸟依人的一面。

    荣远山的坐姿很端正,徐风华却不然,她依偎着荣远山的身侧,脑袋枕着他的肩膀,察觉到丈夫的提示,她也轻轻的“嗯”了一声。

    “咔嚓。”

    远处厨房门开启,高凌薇端着茶盘走了出来,将热茶放到了茶几上,顺势跪坐在了荣陶陶的身侧,给父母斟茶倒水。

    女孩乖巧到什么程度?

    这画面看起来,就好像荣家三口欺负人似的……

    “大薇,我们明早回雪境呀?”荣陶陶掰开了一瓣橘子,探到了女孩的唇边。

    “唔。”高凌薇含着橘瓣,轻声道,“两位教师是8号的婚礼。”

    “对呗。”话音刚落,荣陶陶突然扭头,看向了空荡荡的身侧,“你什么情况?不是已经提完亲了嘛?怎么还没动静?”

    一时间,沙发上坐着的父母二人都看向了荣陶陶。

    只见荣陶陶跟空气对峙了2秒钟,而后瘪嘴嘟囔着:“行吧,是我耽误你了~”

    虽然不知道兄弟二人说了什么,但屋内的人大都能猜出来。

    的确,这几个月来,荣陶陶与高凌薇冲杀于雪境旋涡,而后又杀进了云巅旋涡,前几天又刚从雷腾旋涡里出来……

    异世界通讯不畅,以至于“荣阳牌对讲机”必须时刻待命,陪着弟弟、弟妹和妈妈走南闯北,领略各式各样的旋涡风情,比在雪燃军·十二小队的时候还忙!

    结婚?

    你让荣阳跟谁结婚?跟弟弟结婚嘛?

    荣远山又动了动肩膀,徐风华稍稍抬眼,笑着白了丈夫一眼,却也领会了荣远山传递的精神,开口道:“选个好日子吧,提上日程。”

    荣陶陶突然面色一变,神态恭敬,轻轻点头:“是。”

    一边回应,荣陶陶也挪了挪身体,与高凌薇保持些许距离的同时,伸手将茶杯放到了父母的面前。

    亲兄弟姐妹之间的精神相连、身体互换,也许会给很多魂武家庭带来一些困扰。

    但是在荣阳这里,从来都不是问题。

    他规矩得令人发指,表情、动作、神态也与弟弟天差地别,特别容易分辨。

    “爸,妈。”高凌薇咽下了橘瓣,轻声开口。

    “嗯?”两人看向了自家儿媳,对这个女孩,两人可不只是满意那么简单。

    高凌薇稍稍低头:“距离萧教婚礼还有几天时间,趁着这次出来的机会,我想先去辽连一趟,回家看看我妈妈。”

    “好。”徐风华露出了丝丝赞许的笑意,“取得了这样的成绩,被三军统帅亲自授勋,也该跟妈妈分享喜悦。

    这样吧,我陪你一起去,我还没见过你的母亲。”

    “好的,谢谢妈。”高凌薇抬起头,也露出了些许笑容,“自从我爸重返青山军、我妈返回老家之后,我已经一年没见过她了,有些想她了。”

    闻言,徐风华的眼神不由得柔软了下来,她坐直了身体,对着高凌薇招了招手:“来。”

    高凌薇迟疑了一下,还是站起身来,迈步走到了沙发前,坐在了徐风华的身侧。

    而后,女孩便被徐风华揽入了怀中。

    在荣远山面前,徐风华可以是依人的普通女性。

    而当她坐直了身体,离开荣远山的时候,她就又变回了那座令人敬仰、为人依靠的大山。

    这世上的每个人都有多重身份、多种角色。

    高凌薇同样如此,那原本紧绷的身躯,在徐风华的温暖怀抱里,也渐渐柔软了下来。

    唯一坐在地上的荣陶陶,突然晃了晃脑袋,眼神又恢复了往日的灵动。

    “我跟你说哦,妈,我程妈妈做阳春面很有一手的。”荣陶陶抬眼看着母女二人,嬉笑道。

    徐风华轻声道:“踢他一脚。”

    高凌薇迟疑了一下,伸出长腿,踹了荣陶陶肩膀一下。

    荣陶陶:???

    徐风华笑道:“就知道吃!明天就要见你岳母了,还不快去准备准备,你打算空手去拜访?”

    “这么晚了…哦,对,这里是帝都城。”荣陶陶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不似雪境,这里的夜晚是不打烊的

 文学

关于荣陶陶买两只玩偶当上门礼物,徐风华和高凌薇都是很难理解的。

    而且这两个玩偶,还是荣陶陶和高凌薇形象的Q版玩偶……

    个头还不小,布制的玩偶里充满了棉花,都能当抱枕了。

    其实荣陶陶也很无奈,要是岳父大人也在的话,那买两瓶好酒,绝对没毛病,问题是岳母大人一个人住,她是烟酒不沾的。

    荣陶陶也是无意中看到了这两个公仔,合计着等到了辽连城后,在家楼下买点水果和牛奶,合起来一并送上门。

    既有意义又实用,岂不美哉?

    荣陶陶也的确是这样做的,下午时分飞落辽连城后,三人组直奔程媛居住的小区,在小区内的超市里完成了采购。

    父亲荣远山并未陪同前来,他在帝都城还有些事情要处理,虽然他没有说的很明白,但荣陶陶有大概的猜想。

    估计要不了多久,荣远山就会从帝都卸任,返回雪境了。

    话说回来,在商店里选购期间,高凌薇一直笑盈盈的,看似在陪着荣家母子,实际上,她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一个民宅中。

    “雷达薇”可不是浪得虚名,早在出租车尚未抵达小区之前,高凌薇就已经锁定了母亲的位置。

    虽然闷雷的诡异声波反馈回来的人影信息有些模糊,但高凌薇岂会找不到自己的家?

    有的放矢之下,母亲的身影自然映入脑海。

    此刻,程媛正在家中的厨房里忙活着,今早接到女儿电话的她,收拾屋子、买菜做饭,一直没停下忙碌。

    因为不仅有一双儿女归来,亲家母今天也要来!

    徐风华的大名,谁人不晓?

    她要是选择高调前来,最低也得是省级领导接待吧……

    “你越来越像我了哦?”荣陶陶扛着一箱牛奶,拎着一大兜子水果,来到了高凌薇面前。

    虽然女孩用围巾遮住了下半张脸,鸭舌帽也挡住了额头,但是从她那笑意盎然的眼眸中,荣陶陶依旧能脑补出她傻笑的模样。

    高凌薇稍稍诧异:“为什么这么说?”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我觉得你在傻笑,我猜得对不对?”

    高凌薇瞪了荣陶陶一眼,一边跟着他向门外走去,一边压低了声音:“我妈好像很紧张,刚才倒了一盘菜,应该是炒糊了。”

    荣陶陶:“……”

    那你就笑话人家?

    啧啧~还真是个孝顺的好女儿呢~

    说真的,高凌薇的感知达到这种地步,荣陶陶的压力很大!

    倒不是说荣陶陶幻想着有朝一日出出轨、劈劈腿什么的,关键是只要高凌薇想、只要她集中注意力,他所做的一切都会被高凌薇所掌控。

    这谁扛得住?

    简直就是个人形摄像探头……

    “呵呵~”不知为何,高凌薇竟然浅笑出声,八方雷电·闷雷的确给她敞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平日里,母亲都是成熟稳重的模样,想不到在私下里的时候,也有这样毛毛躁躁的一面?

    “快到了,前面那幢。”高凌薇抬手示意了一下远处的单元楼。

    这个小区很大,弯弯绕绕的,要不是有高凌薇带路,荣陶陶还真不一定能找到家。

    又走过了一幢居民楼,高凌薇那一双含笑的眼睛,却是渐渐失去了笑意。

    徐风华察觉到女孩情绪不对,想要开口闲聊的她,立刻改变了话语内容:“怎么了,凌薇?”

    高凌薇抿了抿嘴唇,清冷的声线竟然稍稍有些颤抖:“绕…绕到楼前再说。”

    徐风华眉头微皱,又听到高凌薇小声制止:“别四处张望,什么都别做。”

    徐风华心中一动,这孩子发现什么了?

    难道周围有埋伏?

    在明知道有猎杀小队存在的情况下,她不可避免的会往这方面想。

    身傍至宝的荣陶陶与高凌薇,对于某一类人而言,当然是一块大大的肥肉。

    三人组不动声色的迈步前行,而就在三人组的背后、他们刚刚路过的那幢居民楼里,六楼一户拉着窗帘的房间中,正有一个女子静静伫立着。

    她就站在两个窗帘的中间缝隙处,藏匿着身形,一只眼睛透过缝隙,望着下方三人组前行的背影。

    而这窗户的正对面,正是程媛的住宅,连楼层都是一样的。

    屋内的人都不需要望远镜,只要眼神好一些,就能看到程媛在厨房里忙碌的模样。

    事实上,这个神秘女人已经在窗帘后站了一天了。

    从早上开始,当她发现程媛忙忙碌碌的大扫除、脸上藏不住欢喜的笑容之时,女人就意识到,今天可能会有访客。

    晌午时分,买菜归来的程媛开始准备大餐,这更加印证了女人心中的猜想。

    果不其然,下午时分,她看到了三个身影……

    此时,她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三人,偶尔抬眼看向厨房里忙碌的程媛……

    片刻过后,单元楼前。

    “凌薇,怎么回事?”徐风华小声询问道。

    高凌薇抬眼看向了徐风华,轻声道:“之前,我的注意力太过集中,忽略了一个人。”

    徐风华:“什么人?”

    高凌薇:“高凌式。”

    荣陶陶面色一怔,声音压得很低:“高凌式?你确定?”

    高凌薇重重点头:“最开始扫描小区的时候,我就注意到有人站在一个屋子窗前,但我没太在意,你知道的,闷雷反馈回来的信息有些模糊。

    定位到我家之后,我就一直专注看妈妈了,忽略了其他所有。

    刚才在两幢楼之间行走的时候,我无意中发现那人还站在那里,就集中注意力多看了她两眼……”

    高凌薇抿了抿嘴唇,语气笃定:“是她,一定是她!”

    闻言,荣陶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们苦寻无果的高凌式,竟然会出现在这里,一直默默的守护在程媛的旁边。

    程媛作为高庆臣的妻子、高凌薇的母亲,自然也是有专人守护的,即便如此,高凌式凭借着过硬的实力,依旧在这里落下了脚跟,这……

    荣陶陶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

    这种人如果不主动出现的话,你去哪里寻找呢?

    徐风华:“打算怎么做?”

    既然她在这里,高凌式就没有丝毫逃跑的可能性。

    而高凌薇的回应,却是让徐风华高看了一眼。

    只听女孩说道:“先上楼吧,不要打草惊蛇。”

    说着,高凌薇挽住了徐风华的手掌,也许是思虑过深的缘故,她的小动作给错了人,竟然轻轻捏了捏徐风华的手指肚:“妈妈,我跟陶陶去解决。”

    徐风华微微挑眉,任女儿牵着手走向楼门口,也没再说什么。

    这个小区虽然很大,但年头很长,没有电梯。

    爬楼的时候,高凌薇已经打定了主意:“我们还是先别表现出来,有我时刻盯着她,她跑不了。”

    荣陶陶轻轻点头:“好。”

    这是一场属于高凌薇的战斗,无论她做出怎样的决定,荣陶陶都会支持她。

    此时,荣陶陶只是感到庆幸,她诛莲还没有交还回来,两人是从雷腾旋涡直飞的帝都城,尚未返回雪境区域。

    荣陶陶之所以要等到返回雪境再吸收诛莲,自然是想要浓郁的雪境魂力环境,趁着吸收莲花瓣的机会,看看能不能突破七星魂法。

    毕竟,荣陶陶之前有在雪境旋涡晋级星野魂法的失败经验。无论是在雷腾旋涡,还是在星野帝都城,吸收诛莲花瓣都不是最佳选择。

    万万没想到,这一等,却等来了一条大鱼……

    “咚~咚~咚~”高凌薇屈起手指,轻轻敲响了601的房门。

    很快,房门开启,一张满是慈爱笑容的面庞出现在了三人组面前。

    “小薇回来了。”高母开口说着,也急忙看向了徐风华,连连打招呼,“徐女士,您好,快进来。”

    徐风华笑着点了点头:“按年纪,我得叫你一声程姐。”

    “可不敢,可不敢。”高母归拢着拖鞋,急忙起身,连连摆手。

    徐风华笑着说道:“就这样叫吧。”

    “妈!”荣陶陶突然从徐风华身侧冒出头来,脸蛋一阵幻化,变回了真实面目,“想没想我呀?”

    “呵呵。”程媛的笑容愈发的欢喜,“想了想了,快进屋!小薇快招呼徐女士进屋。”

    高凌薇也急忙蹲下,给徐风华换鞋。

    从始至终,三人组都没有表现出半点异样。

    众人进屋之后,程媛忙前忙后、沏茶倒水,直至她被高凌薇按坐在沙发上,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也只好“勇敢”面对徐风华。

    众人都看出了程媛的拘谨。

    让高凌薇暗暗欣喜的是,徐风华竟比平日里还要柔软三分,笑容和善、轻声细语的跟程媛交流着。

    再三要求之下,程媛也终于无奈的称呼起了“风华”。

    这样一位没有架子的亲家母,让程媛忐忑的内心安稳了不少。

    更何况还有荣陶陶在一旁插科打诨,气氛一直都很好。

    程媛自然也收到了荣陶陶送的礼物,当然不是指水果和牛奶,而是那两个玩偶……

    岳母大人很给面子,那被徐风华和高凌薇一致嫌弃的Q版玩偶,却是让程媛笑的合不拢嘴,她也说出了一句让高凌薇面色古怪的话语。

    程媛的原话是:“小薇只有在小时候才这么可爱。”

    听到这句话,荣陶陶也是笑的不行。

    客厅中的温馨一幕,统统被对面楼的某人收入眼中。

    高凌薇知道对方在看自己,她同样知道,自己会做什么……

    下午四点并不是吃饭的时候,但程媛深知荣陶陶的食量,已经准备好了一大桌子菜。

    显然,岳母大人的消息尚未更新换代,此时的荣陶陶,不再是当年的饭桶了。

    但没关系,有高凌薇兜着呢,她依旧是那个饭桶……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吃到天色渐暗、吃到天空中渐渐飘起了雪花。

    很难想象,不喝酒的饭局竟然会持续这么长时间。

    同样,十月初的辽连城,似乎也没到下雪的时候。

    但是这样的景象,让高凌薇再不想压抑内心了,她总觉得,上天都在催促她做些什么。

    八方雷电·闷雷,让她拥有泰然自若的资格,也给了她无尽的底气。

    “两位妈妈进屋吧,我和大薇收拾餐桌。”荣陶陶开口说着,将程媛推出了厨房。

    眼看着岳母被母亲带走,荣陶陶这才关上了厨房门,来到了洗碗池前。

    高凌薇一手拿着洗碗棉,迅速的擦拭着,一边轻轻咬着下唇,刚才还眼中含笑的她,此刻的眼神竟是那样的锋利。

    “大薇?”荣陶陶将盘碗摞在厨台上,探手在水龙头前,冲了冲手上的油渍。

    高凌薇轻声道:“一会儿我们跟妈妈说,出去逛逛。”

    荣陶陶:“什么时候?”

    高凌薇:“高凌式不看我们的时候。”

    荣陶陶侧过身,面北背南:“她还看呢?”

    “呵。”高凌薇一声冷笑,“好像很爱妈妈一样。”

    荣陶陶迟疑了一下,没有开口。

    高凌式带给高家的伤痛,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

    高凌薇记得父亲拄着拐杖、接到魂警橘通知时,那不敢置信的模样。

    那时的高庆臣伤残退伍,已经足够落寞了,高凌式成为重犯的消息,让这个男人又遭受了一次沉重打击。

    那段时光对于高家所有人来说,天空都是昏暗的。

    直至荣陶陶开发出了残肢再生的魂技,高庆臣才算稍稍“活”过来。

    高凌薇也记得,母亲人生中第一次带着乞求的目光、来到她面前苦苦哀求的模样。

    高凌式对高凌薇的残忍折磨是直观的,而对母亲程媛的虐待却是无形的。

    彻头彻尾的罪犯身份,让母亲程媛揪心不已、惶惶直至此时。

    “小心点。”身侧,浮现出了荣阳那虚幻线条的身影,作为从高凌式手中死里逃生的人,荣阳很清楚弟弟即将面对什么。

    荣陶陶在脑海中回应着:“放心吧哥,我们会很小心的。你的十二团队怕是要来活儿了。”

    荣阳:“专注一些,再说以后。”

    荣陶陶却是笑着打趣:“为了阻拦你跟嫂嫂结婚,我也算是尽心尽力了。”

    荣阳:“……”

    就在他想训斥荣陶陶的时候,高凌薇突然开口:“她离开了。”

    荣陶陶急忙道:“我们追上去?”

    高凌薇:“不是离开家,只是去厕所。”

    荣陶陶:“那……”

    高凌薇放下了手中的碗与棉,不慌不忙的冲了冲手,牵着荣陶陶的手掌走出了厨房:“妈,我和淘淘出去逛逛夜景。”

    对于厨台上叠成堆的盘子碗筷,两位母亲在不同的原因之下,都选择了视而不见。

    徐风华与程媛坐在同一张沙发上,给了高凌薇无尽的安全感,只见徐风华轻轻点头,话里有话:“注意安全。”

    程媛关切的絮絮叨叨:“早点回来,别玩得太晚。家里什么都不缺,你们俩别乱买东西。”

    高凌薇一边提着鞋,一边微笑着说道:“妈妈不是很喜欢玩偶么?”

    程媛也是笑了:“大晚上的,买什么玩偶。带淘淘去夜市逛逛吧,是不是刚才没吃饱呀?”

    荣陶陶一手开门,一手挥舞道别:“好嘞~”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61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