耸动的粉嫩小屁股:人妻醉酒被下药迷昏带到诊所

不过,他现在已经不能不说了。

    他想借此保命,想及时将南宫世家搬出来,用以震慑唐洛。

    他看得出,唐洛也是个聪明人,会考虑周全,应该会留他性命。

    “隐世家族,南宫世家……”

    唐洛缓声道。

    “没错,我劝你想清楚,我……”

    胡玉明观察着唐洛的表情,底气一时足了几分。

    “废什么话,什么南宫北宫的,不知道……”

    唐洛不屑道。

    “你们手上是否还有其他血玉,你是否知道血玉重聚的秘密?”

    说起来,他对南宫世家还真不怎么了解。

    主要是,他对隐世家族的概念,也是最近才有一定了解,但也算不上多深。

    不过,既然是跟隐世唐家在同一个地方,那他自然不能不放在心上。

    那里的势力,可远非俗世以及古武界势力所能比的。

    再想到胡玉明刚才要杀他的话,他又有些皱眉,那是不是说,南宫世家对隐世唐家丝毫没有忌惮呢?

    “……”

    胡玉明有些懵,合着这唐洛不知道?

    不应该啊,唐洛不是来自于唐家吗,那为何会不知道南宫世家呢?

    “问你话呢,发什么愣。”

    林一鸣厉声道。

    “我……我也不清楚血玉重聚的秘密,我只是奉命来找关于其他血玉的消息……”

    胡玉明下意识摇头,解释着。

    “不清楚?你少他妈跟老子耍花招!”

    林一鸣皱眉。

    唐洛眯了眯眼睛,并不怀疑。

    对此他早就猜到了,要想深入了解,就只能找到胡玉明背后的人。

    话说回来,万一在那之前,他就能聚齐四块血玉呢?

    那就无需其他人为他揭秘了!

    还有,这世间知晓血玉的人,对血玉重聚的秘密是否一定清楚,会不会也只是一知半解,只想先聚齐?

    念头闪过,唐洛也不觉得就一定没有这个可能。

    “告诉我你具体是奉谁的命,他人现在在哪?”

    唐洛冰冷的声音,如来自九幽地狱。

    在他看来,眼前的胡玉明应该没有资格直接接触南宫世家,应该只是个办差的。

    而这南宫世家,在俗世应该也有分支力量,就如唐家一般。

    “我……我可以都告诉你,但你要放我离开!”

    胡玉明的眼中,闪过一丝希望之色。

    在他看来,如若能因此离开,再将唐洛引到他们的地盘,那倒不是件坏事,也将不会再有悬念!

    “不说是吗,算了,那你就下地狱吧!”

    唐洛已然没了耐心,重新挥起斩龙刀,向胡玉明的脖颈砍去。

    他的动作,不只是让胡玉明脸色巨变,连林一鸣他们也都有些意外,怎么,不再问问了?

    “是南宫鸿仁,在秦山腹地!”

    就在斩龙刀要触碰到胡玉明的脖颈时,后者连忙应声。

    在他眼中,面前这青年,简直就是魔鬼!

    斩龙刀在离胡玉明仅仅只有一毫米的距离处,瞬间停下。

    狂暴的气息,更是让他凌乱的头发都飘了起来。

    “我知道的,能说不能说的我都说了,请你手下留情,饶我一命,如果你要去找南宫鸿仁,我也能出一点力,必定鞍前马后……”

    胡玉明声音颤抖,心头巨震,面对唐洛,扑通跪地。

    没办法,他这是第一次感受到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求饶,求不死!

    其他一切,都可以放在之后再说……

    “血玉朱雀是从何而来,你清楚吗?”

    唐洛想到什么,再次质问道。

    在他看来,这或许也是找寻其他两块血玉的一个方向,或者就能带给他新的思路。

    “这个真的不清楚……但据我所知,南宫世家手中,确实没有其他血玉……”

    胡玉明忙摇头道。

    事到如今,他已经没什么可隐瞒的了,主要是再深的他确实也不清楚。

    “老唐,你真的信他的鬼话?”

    林一鸣回头问道。

    “我……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根本算不上南宫世家的人,又怎会接触太深……”

    “这次来,就是受了南宫鸿仁的指示,为了把之前丢的血玉朱雀带回去,还有,查清楚你抛出假血玉的目的,包括你身上是否还有其他血玉……”

    胡玉明解释道。

    “呵……果然,你们早就看出了那血玉玄武是假的,我再跟你说一遍,我来这里的时候,他们已经死了,我说了,还有一方势力盯上了你们!”

    唐洛道。

    听到这话,胡玉明愣了愣,还有一方势力?

    此时此刻,他不觉得唐洛还有骗他的必要。

    “那真血玉玄武……”

    胡玉明下意识问道。

    “也罢,在你临死之前,不妨让你死个明白,真玄武,确实在我手里。”

    唐洛最后道。

    不等胡玉明再有什么反应,唐洛突然手上一用力。

    下一秒,胡玉明的头颅掉落在地,鲜血喷涌,身子径直向前倒地!

    这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

    胡玉明死前,根本没来得及再做出任何反应,断头上的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突然的动作,连林一鸣他们都没反应过来。

    “我靠,老唐,你就这样把他杀了?”

    林一鸣不解。

    “怎么,对他还有其他结局吗?”

    唐洛回过神,看向轩辕铁柱他们,好在伤的都不是很重。

    “不是,万一还能问出什么呢?”

    林一鸣耸了耸肩。

    就在这时,不远处已然传来了警笛声。

    “没必要了,该问的已经问到了,再拖下去,也不会再有什么价值。”

    唐洛摇摇头。

    其实,他也是早就听到了警笛,要是让警察来到近前,他就不好再大庭广众地去斩杀胡玉明了。

    “老林老方,带人散了,警察那边我来应付。”

    唐洛看向林一鸣两人。

    “好……”

    林一鸣和方世宇点点头,知道唐洛不会有事,也就各自离开。

    唐洛想到什么,将身上的紫凝丹还有疗伤用的凝血丹,扔给轩辕铁柱他们,几人也快速离开了现场。

    此时的别墅院内,只剩唐洛一人,周围,全都是尸体。

    唐洛将斩龙刀收进骨牌空间,随意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点上一根烟。

    这时,几辆警车呼啸而来,停在别墅门外。

    二十多名警察一拥而入,为首的,正是白菲菲。

 文学

警察们见到别墅内外惨不忍睹的一幕,不禁皱眉,怎么会死这么多人?

    有些不认识唐洛的警察,端枪对准了他。

    同时,也有很多警察对于是否端枪很是犹豫,他们可都认识唐洛。

    “菲……白队长,你们来的真是太及时了,我刚想要报警的。”

    唐洛缓步上前,当着一些陌生面孔,他还是喊了队长。

    “都把枪放下,继续搜索!”

    白菲菲对几个端枪的警察,发出指令。

    众人见状,也就收枪,开始四处搜索起来。

    “唐洛,你……”

    白菲菲紧紧盯着唐洛,眼神颇为复杂。

    现场的惨状,她也看到了,当她看到唐洛安然无恙时,着实让她心中放松很多。

    只不过,她还是察觉到了唐洛嘴角并未擦干的血,不免心中一紧。

    其实她赶来,就是担心唐洛的安危,另外再加上确实有人报警,所以才带队前来。

    可看着现场死这么多人,她又有些难为起来。

    该如何处置?

    又怎么能将唐洛随意放走?

    一脸淡定的唐洛,自然看到了白菲菲那双复杂的美眸中,更多是在担心他。

    如果换个地方,周围没有这些人,他可能会上去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甚至,他不禁在眼前自行脑补了一出这样动人的画面。

    不,这暴力妞应该会主动跑上前抱住他吧?

    念头闪过,他忙止住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再想下去可就少儿不宜了……

    “唐洛,什么情况?”

    白菲菲看着有些失神的唐洛,质问道。

    怎么回事?

    是不是刚才战斗太激烈,这家伙还没走出来?

    “白队长,别误会,其实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的场面了,刚准备报警的。”

    唐洛回过神,面不改色心不跳道。

    要是让这暴力妞知道他刚才那些想法,估计一言不合又得拔枪了……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你这样让我如何处置!”

    白菲菲皱眉,后半句更是压低了声音。

    “不是,菲菲,我说的是真的……如果我没猜错,杀这些人的凶手,应该跟昨晚古董店命案是同一帮人。”

    唐洛继续道。

    他这样回复,也是临时起意,将胡玉明这些人的死,全都推给那方来路不明的势力。

    不是他不能承认,实在是不想搞得有些麻烦。

    虽然,他知道白菲菲甚至是李维新不会那么相信……

    听到他的话,白菲菲一怔,难道这家伙说的是真的?

    为何会说的这样有鼻子有眼的?

    再想想也是,面对这么多强者,眼前只有唐洛一人,又怎么能安然无恙?

    这时,小李上前报告道:“头儿,没有其他发现,这里也没有监控。”

    同时,他眼中也闪过一丝疑惑甚至是不可思议,难道这些人都是洛哥杀的?

    那也太恐怖了吧……

    “继续做好现场处置……”

    白菲菲命令道。

    “是!”

    小李敬礼,转身离开。

    “菲菲,既然是这样,那你们忙,我先走,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

    唐洛淡然道,说完就向别墅外而去。

    “站住!”

    白菲菲冷声道。

    “跟我回警局!”

    “菲菲……”

    唐洛有些无奈,他怕的就是这个,他刚才可就是从警局来的这,现在又要回去?

    “你再敢啰嗦一句,我马上就给你上铐子!”

    白菲菲扔下一句话,先一步出了别墅。

    “……”

    唐洛站在原地,当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不过,他又觉得这暴力妞对他已经不错了,这次说的是上铐子,没说拔枪的事……

    想想也是够跌份的,堂堂威名赫赫血修罗,有朝一日竟然被一个女警察给拿捏成这样。

    “也就是你长得好看,要不然……”

    唐洛看着白菲菲一身制服凹凸有致的背影,喃喃道。

    “快点!”

    白菲菲回头冷喝一声。

    “得嘞!”

    唐洛忙点头,出了别墅。

    半个小时后,白菲菲办公室。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进办公室,白菲菲便质问道。

    对唐洛在别墅告诉她的那些话,她压根不会全信。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我去的时候……”

    唐洛缓缓坐下,淡定地点上一根烟。

    “都到这了,你还想骗我?”

    白菲菲冷冰冰道。

    “若是没发生打斗,你会受伤?”

    “这个……”

    唐洛一时有些无言以对,还差点被一口烟给呛着。

    关于受伤,他已经极力在掩饰了,还是被发现了?

    这暴力妞心挺细啊……

    “你若是说明白了,还有可能离开,若是说不清楚,那你今天就别想走了!”

    白菲菲的语气,带着毋庸置疑。

    “我那什么……是,我……一定老实交代,坦白从宽,重新做人。”

    唐洛也只好软了下来,他太了解白菲菲的脾气了。

    要是往常,他还真不怕在这多待,有极品女警花相伴,为何要离开?

    可现在不行。

    白菲菲看着唐洛的样子,心中哭笑不得,可表面却仍旧在紧绷着。

    “别墅里的人确实不全是我杀的,我就杀了……两三个,他们是后来到的,当时想杀我……”

    唐洛简单说了说。

    他说的也没错,就算是胡玉明他们到了,他也只是杀了三四人而已。

    他根本没提太多后来的事,那意思更多人还是被那路不知名的势力所杀。

    白菲菲将信将疑地听着,好在,她也看出唐洛算是认真交待了。

    就在他差不多说完时,门外有警察敲门,表示李局长要让唐洛过去一趟。

    唐洛见状,没觉得有压力,反而有点被从虎口拯救的感觉。

    他也就没再多说,跟白菲菲打过招呼,出来向李维新办公室走去。

    面对李维新,唐洛的话术跟在白菲菲那基本没什么区别,甚至着重说的还是关于案件本身。

    李维新自然看得出唐洛有些事应该没说,但他也不会多问。

    除了唐洛自身的身份摆在那,李维新更多还是觉得比较了解他。

    唐洛在李维新办公室压根没待上五分钟,便从警局出来了。

    十多分钟后,唐洛开车来到赵克寒他们的别墅。

    此时的赵克寒他们,外伤早已包扎好,也都服下了丹药。

    唐洛又查看了众人的伤势,还好伤的都不是特别重。

    伤的相对重一点的一条左千秋几人,被唐洛撵去了二楼,修炼去了。

    唐洛和林一鸣几人来到客厅坐下,而方世宇有事早就离开。

    “老唐,警察局那边没什么事吧?”

    林一鸣问道。

    “就凭咱这张脸,去了也不可能会有什么事。”

    唐洛一脸认真道。

    “……”

    无语的不只是林一鸣,也包括赵克寒和柳宗,这洛哥的脸皮简直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63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