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的 浑身毛亲公在大炕上

因此她只管倒豆子一般,将自己这些年所有的经历。

    乃至被嫦娥击败,下禁制,下毒,圈养的种种痛苦,都一一讲述。

    说到恨处,甚至那银牙都在锉动,真是恨不得生吞了嫦娥。

    赵玄玲听的眉头皱起。

    嫦娥的名讳她是知道的。

    这三界六道的众多名人,在她心中,都是有一定的分量。

    甚至嫦娥奔月的故事,她也了解一二。

    虽然对于嫦娥抛夫奔月颇为不屑,但既能得道,当月宫之主,自也不是凡类。

    可没想到嫦娥竟是这般的女人?

    今日听的玉兔所言,她心中对嫦娥的印象,瞬间就跌落低谷!

    这个女人……抛夫独活也就罢了,

    毕竟生灵皆是趋吉避凶,向生怕死.

    但她为了当月宫正统,却如此迫害前宫主羲和留下的月兔?就是为了那几分面子?

    几十万年的禁制与毒害……

    饶是赵玄玲也是微微头皮发麻,那个女人……有些毒啊。

    李清则是伸手捏着自己的胡须,想了想后自语道:“原来是这么一个女人……怪不得猪八戒不过是稍稍调戏了下她……就被摘了北极四御之首,天蓬大元帅的名号,还被打落凡尘,投了猪胎,这犯的罪和受的惩,完全不成比例,简直太夸张了……看来这是嫦娥和玉帝说了什么啊,这才让玉帝暴怒到了极致!啧啧啧……她该不会和玉帝说自己被猪八戒占了某些……实质的便宜了吧……厉害,厉害。”

    “陛下,您在说什么?”

    李清的嘀咕声音不大,但依旧被赵玄玲听到。

    因此赵玄玲一脸疑惑的问道:“什么猪八戒?调戏?您调戏猪八戒?他很好看吗?”

    “呸呸呸,瞎说什么。”

    李清这一下直接从思索之中被拽了回来,连忙伸手在赵玄玲的红唇上捏了捏,翻了个白眼。

    随后才看向月兔笑道:“你倒是不容易,本来还打算让你引见一下嫦娥,看来是不可能了,现在你打算怎么做?是回月宫和嫦娥一决生死,还是天下自在任遨游?”

    赵玄玲抿了抿嘴,俏脸微微发红,此刻也转头看向了月兔。

    月兔愣了一愣。

    她现在毒性全部祛除,禁制更是早就被她参悟透了。

    因此,她现在就是一个自由身。

    所以,她到底是想回去报仇雪恨,还是在这世间,当一个闲散散仙呢?

    看着赵玄玲和李清,兔子的大眼睛眨了眨,忽然道:“陛下,我想和姐姐在一起,我和姐姐虽萍水相逢,但总觉得相识已久,这是缘分啊。”

    说完,又看向赵玄玲,委屈巴巴道:“姐姐,我现在没地方去了,你收留我吧?”

    李清和赵玄玲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

    李清一脸不置可否。

    赵玄玲则是露出了笑意。

    对于月兔这个妹妹,说起来她也是心有熟意,似多年前就见过一般,可谓是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再加上自己虽有仆役侍从,但偌大的院子内,却也只有自己一人,李清不来的话,她孤单的很。

    日后有这月兔的陪伴,自己也不会无聊。

    李清不说话,其实就等于默认了。

    赵玄玲笑着道:“你要是喜欢,那就住这里吧,把这里当家就好了。”

    “真的吗!?”

    月兔目中爆出喜色光芒,惊呼一声道:“姐姐你不要骗我啊,你真的收留我吗?”

    赵玄玲哈哈笑着道:“我怎么会骗你。”

    月兔自然知道赵玄玲不会骗自己,但她却依旧问一声。

    因为她的目光,则是一半放在了李清的身上。

    姐姐同意没用……

    还得姐夫同意才行!

    赵玄玲看了看兔子,又转头看向李清。

    倒是忽的笑了起来,对着李清轻声道:“大王……妾身看她模样上佳,身段也好,如今妾身有孕在身,无法服侍大王,不如,不如让她侍奉大王,如何?”

    李清陡然眉头一抖。

    月兔则是整个一愣,随后整张脸都红了起来。

    她浑身都热的不行,眼睛也连忙撇向边上,哪里敢看李清?

    “你这是给自己找竞争对手,还是找帮手啊?”

    李清真的是万万没想到赵玄玲会这样说。

    还有女人给自己找分男人的对手的?

    一时间李清张了张嘴,竟是不知该反对……还是接受?

    赵玄玲嘻嘻一笑,靠了过来,依偎在李清怀里道:“妾身的心思哪里能瞒过大王如渊如海的法眼?妾身自然是找帮手啊,大王宫内有苏妲己,妾身虽未见过,但也听闻是天下间少有的绝色,而妾身这新妹妹,以妾身挑剔的眼光看也是天下少有的绝色,两个绝色,一里一外,大王自然会两边公平,那妾身不也是沾了好处,可以多见见大王了吗?”

    “姐姐……哪有……”

    月兔脸热的似乎要烧起来了。

    她这一听,顿时跺了跺脚道:“我还没有姐姐好看呢!”

    “哈哈哈,你可比我好看多了。”

    赵玄玲大大方方,只是笑着回了一句。

    随后才看着李清道:“大王,收了她呗?”

    李清一时间失笑了起来。

    摇了摇头,李清无奈道:“你呀,寡人虽不自诩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至于如此好色如饕餮吧?你也不用担心,苏妲己虽貌美,但寡人众多妃子,在寡人心中的分量,你却属第一,没办法啊,母凭子贵,这一点你还不清楚吗?”

    赵玄玲吃吃笑了起来,李清没有虚假的诓骗她,说的干脆。

    同样,她也清楚的很。

    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她收住李清的心的至宝!

    至于苏妲己……

    她一个妖族,哪怕大王和她夜夜笙歌。

    怕是也没可能怀上大王的孩子咯。

    月兔这里,则是颇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

    她脸上的羞红尚未退去,目中则是有了一丝……遗憾之色。

    这位人皇陛下,好像并不愿意收了自己。

    李清说完,便摆手道:“留下吧,留下吧,你俩姐妹好好相处也就是了,对了,三日后寡人要去天庭问罪,月兔,你要不要去?等入了天庭,寡人让你当月宫之主。”

    李清的声音平淡的很。

    仿佛在就是在说一个微不足道的物品。

    你要的话,就给你哦

 文学

月兔当场就愣住了。

    她大眼睛带着疑惑的看着李清。

    其中全是不可置信。

    这位人皇陛下说什么?

    他说……三日之后,问罪天庭?

    这是,要讨伐天庭的意思吗?

    可是……你这位人皇虽然看起来很霸道,也很雄武。

    可也只不过是在我这个柔弱的小女子面前展露的而已啊。

    你不会认为你可以在天皇玉帝面前……也这么牛批吧?

    兔子只觉得这个人皇。

    纯纯是在自己面前吹牛批。

    因此,兔子不好戳破他。

    只是干笑一声道:“这个……天庭二圣可不好惹啊,陛下虽然比他们强不少,但问罪他们……恐怕不大可行吧?他们犯啥罪了?”

    李清淡淡一笑。

    这兔子不知道自己的强大之处,也是正常。

    毕竟就算是天庭那些个蝼蚁,也根本不明白,他们冒犯的是谁。

    所以,他没必要多做解释。

    只是淡然道:“犯了什么罪?他们,冒犯了寡人,因此,死罪。”

    兔子嘴巴微微张开。

    这人皇,这么霸道的吗?  李清则是站起身来,看着兔子道:“三日之后,你要是跟着寡人,自然可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若是信不过寡人,那便罢了,就留在这里,和玲儿一起生活吧,另外,若

    是想要去朝歌城内玩耍,万不可卖弄神通法术,寡人律令在前,你无知无罪,如今知道,就要遵守,明白吗?”

    兔子眨了眨眼,又仔细快速的想了想,这才道:“哦,好,好的。”

    她还是不信这位人皇陛下,能去讨伐天皇。

    攻打天庭这种事情,兔子是完全不敢想的。

    也就巫族那些神经病,疯子,才会调集亿万巫民,攻打天庭,别人谁敢啊?

    尤其此刻这位人皇,居然说攻伐天庭的理由是。

    冒犯他……

    天皇冒犯人皇……那能叫冒犯吗,两个本就是对等的啊……

    以兔子的智商,她根本转不过弯来。

    李清则是转头看向赵玄玲笑道:“收了个妹妹,倒是不错,你姐妹两人好好相处,增进感情吧,寡人这便回去了。”

    赵玄玲跪地道:“妾身恭送陛下。”

    兔子见此,也是双腿一软,连忙跪地道:“妾,不对,小兔恭送陛下!”

    李清笑了笑,当下一步迈出,身形就化为虚无。

    赵玄玲慢慢的站了起来,看向了兔子,笑道:“陛下走了,起来吧。”

    兔子一听,连忙抬头看了看,见李清果然不见了。

    这才一咕噜站了起来,连忙上前抱住了赵玄玲的胳膊。

    跳脚惊喜的喊道:“姐姐!没想到姐夫居然是人皇!姐姐你居然是皇后啊!”

    赵玄玲的笑容顿时一僵。

    ……

    下一刻,李清的身形就已经来到了王宫之中。

    后宫,姜倩正在焚香念经,她倒是不信什么教,念经是为了安神,同时打发时间。

    二子殷洪依旧没心没肺的在和众多下人玩耍,和武师角力,练功。

    雪灵则是在自己的宫殿内与几个舞女一起曼舞,请教这舞女的舞蹈之术。

    说起来时间还是慢,雪灵今年也才刚刚十七。

    正是天真烂漫。

    摇头笑了笑,李清就看向了摘星楼。

    苏妲己,胡喜媚,玉蓉儿,土篓四女依旧还在修行。

    在摘星楼,可是比轩辕坟要强的太多。

    而看到这四女,李清便是微微意动。

    若说姜倩,九凤,石矶,赵玄玲她们,李清有不少的爱欲。

    那么对于苏妲己这四女,李清则更多的是情欲了。

    毕竟,这四女天生就带着惊心动魄的魅惑。

    因此,李清只是念头一动,下一刻,他就到了摘星楼之中。

    人皇陛下前往西岐平叛,这事众所周知。

    因此四女从未想过陛下回来临幸,因此都在专心致志的修行。

    而以如今李清的实力,他的到来,四女又怎么可能察觉呢?

    迈步走到四女面前,李清看了看,伸手抚须,随后目中光芒一闪,只一招手!

    苏妲己陡然就惊呼一声,被李清给摄到了怀内。

    “爱妃。”

    苏妲己正是吓的半死,刚要挣扎。

    却忽的听到熟悉的声音,转头看去,苏妲己的身子顿时软了下来,满眼全是兴奋与激动,急急道:“陛下?”

    “陛下!?”

    这一下,胡喜媚,玉蓉儿,土篓三女也随之惊醒。

    睁开美目,个个眼中冒着光芒,看着李清,全是喜悦。

    陛下怎的突然来了?

    “寡人最近颇有些劳累,几位爱妃,去,弄点好吃好喝的,寡人今晚要放纵一番!”

    李清抱着苏妲己一步迈出,就来到了床榻之上,哈哈笑着,慵懒的大袖一挥,豪迈说道。

    三女当下欣喜若狂,连忙就去准备。

    摘星楼内,虽是不复酒池肉林那般穷奢极欲。

    但有四位绝色侍奉,一夜春色,自不用多言。

    此刻天庭之中。

    玉帝也是与姬发,广成子,玄都等一众仙家,推杯换盏,很是畅快。

    以玉帝看来,只待封神劫数,不论是眼前这些人成为自己的手下,还是商皇的手下成为自己的臣属,那都是可以的!

    此次大劫,乃是老祖鸿钧为了自己这天庭而发起!

    所以,自己这天庭,就一定是最终的受益者!

    “众位,饮胜!”

    积攒多年的琼浆玉液,可谓是千年,万年,十万年都不止的老酒,功效极佳,因此即便是诸多仙家如此畅饮,也是熏熏然,已是醉了。

    玉帝举杯高喝,豪迈不止:“为日后与三清圣人同诛暴君,还天地清明!共贺!”   众人同时举杯,大笑应声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65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