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给我看他的鸡:双性受被蛇play

“苍天大地,每隔几天就一震,这谁受得了?还不如一口气将所有人都打落云端,震到底算了。我刚恢复,才服**神大药,你就又把我摇晃下来了,我……”

    有人恼怒了,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心烦气躁,以手指天喝斥。

    当然,这次规模较小,被震落的人有限,主要也是这次的天花板太高端了,六大绝世高手在事发地顶着呢。

    六人各展手段,女方士手持金色的小舟,流动蒙蒙光雨,以金霞将自己包裹在里面,与外面隔绝了。

    红衣女妖仙以雷霆为引,结成一个红霞大茧,婀娜身段躲在当中,一动不动。

    黑袍人弥漫黑雾,取出一柄黝黑的长刀,竖在眉心前,抵御压制。。

    三瘆堆前,老张很干脆,再次将铜镜盖在了自己的脸上。

    ……

    连绝世强者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应付这种剧烈的震动。

    王煊如同在海浪中坐船,上下颠簸,但是,他没什么大碍,至宝震了那么几下,就趋于稳定了。

    第十层遗迹的入口,虚空之门,那精神印记慢慢消散。

    直到此时,现实世界的人们才长出一口气,刚才被压制的很惨,被撼动了命土,着实吓住了许多超凡者。

    “不够猛烈啊,和坐摇摇车没什么区别。”陈永杰倒是淡定,又不是没被震过,这算什么?

    六大高手起身,擦去嘴角的元神之血,刚才封印炸开时,伤到了他们。

    六人神色凝重地盯着虚空之门,通向最后一层精神遗迹的道路,深邃,幽暗,看不到尽头。

    “各位,敢进去吗?”立身在血轮中的“冥血教祖”开口。

    “别装了,刚才都看到你真身了,齐腾,你还是露出真容吧,以后冥血肯定会找你算账。”有人开口。

    血轮中的男子居然是天仙之祖齐腾,也就是齐成道的祖上。

    “你不是也冒充他了吗,魔祖!”齐腾开口,露出了面如冠玉的真容,他看向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淡然一笑,敛去黑雾,露出古铜色的肌体,背着一口黑色的魔刀,确实是魔道第一强人。

    “你们两个不嫌过分吗,冒充别人。”满身都是金霞的男子,流动着神圣祥和的气息。

    “没事儿,冥河不在乎。”魔祖和齐腾都微笑着说道。

    “我打死你们两个!”满身都是金霞的男子爆发,血光冲霄,向着两人扑杀过去,真的怒了。

    “我去!”外面,陈永杰惊叹,这是好大的一出戏,真身,假身,够混乱的,一群老王八羔子,没有一个好东西。

    满身都金霞的男子,给人无比神圣的的感觉,居然是冥血教祖的真身,他居然就在这里呆着呢。

    天仙之祖齐腾发呆,魔祖也觉得风中凌乱,正主就在身边?估计一直憋气呢,想找机会干掉他们!

    事实上,这些人早先还有过默契呢,一起出手,对红衣女妖仙发难,结果根本拿不下对方。

    “真是乱啊。”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开口,屹立在那里,飘逸出尘。

    “郑元天,你别假清高,早认出你了!”有人喊破他的身份。

    “真是那个孙子,被你猜对了!”结界外,陈永杰低语,补充道:“一会儿震他,也别管是否误伤了,必须得把他摇落下来,他太强了!”

    一群人间的关系很复杂,彼此各自都攻击过,分分合合,没有善茬儿。

    “不要吵了,要进虚空之门的就安静一些,不然立刻离开。”方雨竹开口,毫无疑问,她很有威信,实打实的战绩摆在那里。

    身为方士中的第一高手,她杀过不止一位绝世强者,连在场的冥血教祖都差点被她按死,曾连杀他八条真命,他最后的真命藏在无尽血影中,才逃过一劫。

    “你,还有你,别再有小动作,都给我小心一点,我这人很记仇的!”红衣女妖仙也开口,拢了拢秀发,斜睨几人。

    六大高手踏入寂静之地,接近真实的浓郁物质让他们动容,有些激动,当真正来到第十层精神遗迹后,这里没有精神塑像攻击众人,一切都很平静。

    王煊他们也上升,躲在云雾中,看着真实浮现出来的第十层精神遗迹。

    幽暗之地的前方,那片精神遗迹很宏大,有建筑物,有巍峨的高山,但都死气沉沉,没有生机。

    接近真实的能量物质汹涌,是从天上落下的,像是雪花,又像是茫茫雨点,纷纷扬扬。

    第十层精神遗迹的天空,与一片黑暗之地接壤,那里就是所谓的真实源头吗?

    在那片漆黑的天宇中,不时有流星划过,但却没有正常的星辰,整体相当的暗淡,偶尔一见的星光,也给人几许凄凉感。

    “这个文明确实强大的离谱,他们撕裂了一方天宇,找到了一条路,整体离去了?”郑元天开口,依旧戴着银色面具。

    “那星光不是真正的流星,而是接近真实的能量划过这片寂静的天宇。”方雨竹开口。

    最后的尽头,真实的源头,终极一跃,可见不朽,然而在场的六大绝世高手都在皱眉,从那黑暗天宇跃出去吗?

    他们抬头,盯着深空看了又看!

    “谁打头进去探索?”冥血教祖问道,然后,一群人都看向他。

    老冥顿时有点方,他很想说,你们有问题吗,看我做什么?!

    “冥血,你有无尽的血色化身,更有九大真命,派一条真命进去探索下,众望所归。”魔祖笑眯眯,古铜色的皮肤流动宝光,他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看起来很正派。

    “你有病吧?”冥血教祖顿时急了。

    “冥血,非你莫属!”天仙之祖齐腾点头。

    “你也有病吧?”冥血教祖怒视他,就是这两个人,不久前还冒充他呢,现在还想让他去顶锅?

    “冥血,你的天赋摆在那里,可一身化万,死一些化身也所谓,死一条真命,以后也能慢慢修养回来。”戴着银色面具的郑元天开口。

    “你也有病!”冥血教祖反应很激烈,听听,三人说的是人话吗?这个年代了,真命死掉的话,哪里有时间去修行补回来。

    结界外,王煊和老陈面面相觑,原来绝世高手也是人,也很接地气啊,和他们想象的高高在上、不染红尘的样子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两人看着,听着,感觉津津有味儿。

    “冥血,你派遣化身进去,不需要真命。”方雨竹温和地开口。

    “行……吧。”冥血点了点头,不耗真命,这还好说,他咻的一声分出去一道身影,立刻没入漆黑的域外,飞向茫茫天宇深处。

    “不像是一方宇宙,没有星斗,没有日月,如同一张黑布罩在上面。”陈永杰开口。

    王煊也在盯着,精神天眼全开,恨不得透视整片天地的尽头,看一看是否类似于虚无之地。

    “冥血,一个化身太少了,多放出去一些,最起码也要三十六天罡之数。”浓眉大眼的魔祖建议。

    “别惹我,当心我把你塞到域外去!”冥血教祖放狠话。

    半个时辰后,他的脸色变了,道:“我的那具化身死了!”

    “怎么死的,他最终看到了什么?”红衣女妖仙来了兴趣,

    “战车,尸体,断掉的旗帜,血,还有模糊的前路,我那化身莫名就消散了,所有景物都是匆匆一瞥,看的不是很真切。”

    “再派出化身去看一看。”郑元天开口。

    冥血教祖瞪着他,而后大步走到女方士和红衣女妖仙的身边,叹道:“从此以后,我改邪归正,与二位一个阵营,以后在人间开个畜牧养殖场,保证不让弟子门徒喝人血!”

    老冥感觉自己太难了,还是两位绝世女仙更讲道理一些。

    “冥血教祖和那些黑心肠的人呆在一起,这是没少背锅啊,可怜,现在幡然悔悟,迷途知返了。”王煊都看的有些感触了。

    “我原本想弄死那个王煊的,吸食他那特殊的真血,现在决定收手了,因为他和方仙子你有关啊。”冥血教组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带着笑,向女方士坦白。

    “我……”王煊立刻闭嘴,一点也不同情他了,这老阴贼,居然想亲自对他下手?

    “我震死你们!”王煊觉得,得赶紧去陨石地栽种仙人掌,冥血、郑元天、齐腾都太凶恶了。

    但在前往虚无之地前,他得先确保把自己摘出来,让这些人亲眼目睹,他破关和各方修士掉境界无关。

    “我要去的飘渺之地,是否和现实中这个地方有关?”王煊一阵迟疑,盯着结界中漆黑天宇的尽头!

    冥血又派出几具化身,这次还是那个结果,莫名就消散了,所见很模糊。

    “我们亲自进去看一看,一起,敢否?”红衣女妖仙开口,她虽然国色天香,亭亭玉立,但是胆魄很强。

    “可!”郑元天点头,神话都要消亡了,如今正处在末期,最后时刻如果还不能挣脱出去,未来的一切都将失去意义,有什么不敢?

    六大高手动身,一起上路,进入漆黑的天宇中。

    三瘆堆前,老张终于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了,拿着他那面破铜镜,长出一口气,神速离开火堆。

    那三张惨白的大脸厌烦了他连续多日的讲经,将他……赶走!

    然而,在他离开戈壁,进入精神世界前,他猛然回头,又一阵嘬牙花子,居然跟下来两个,一个是三瘆堆的女瘆王,一个是穿着陈旧宇航服的老人,两个瘆王!

    第十层精神遗迹接壤的漆黑天宇中,路途上,女方士等人便皱眉了,这不是真正的天宇,是一片精神宇宙。

    幽暗中,他们飞出去不是很遥远,就有了发现,一辆黄金战车,巨大而慑人,雕刻着御道旗的徽记,更有各种繁复的纹理内敛。

    鲜血染红战车,但是没有看到任何生灵,那是真正的血,而不是元神所留的物质。

    “这个神话文明,到头来在整体飞升吗?打破天宇,来到这片天地中,带着肉身而来,可这里依旧是精神宇宙啊。”

    “他们以御道旗开路,强闯出一条路,但真的来到了真实的源头吗?”方雨竹说道,她白衣飘舞,容貌倾城,立身黑暗的宇宙中很出尘。

 文学

精神宇宙中,黄金战车破碎,上面的血早已失去活性,没有留下更多的线索。

    一个奋力一跃、想要整体熬过超凡漆黑寒夜的神话文明,命运多舛,似乎在路途上就已经受创。

    “走吧。”红衣女妖仙衣裙展动,凌空而去,看到路上的残迹,她莹白的面孔上满是严肃在色。

    这个神话文明的现状就是他们的未来,不足一年了,如果找不到出路,他们也要从绚烂的天空坠落,渐渐衰亡,被冰冷的冻土埋葬。

    六人心头沉重,现在没有什么道争可言,有的只是为了生存而探索,寻觅,都曾集璀璨于一身,在各自的时代俯瞰天下,如果注定要消亡,那也要选择轰轰烈烈。

    “这片精神宇宙有边界,并不是广袤无垠,和想象的不一样。”方雨竹皱眉,她的感知远超常人,提前发觉了什么。

    “边缘地带,流动着太初之气,是开天时代的混沌物质?”红衣女妖仙凝视,美目闪烁光彩,盯着黑暗深处。

    郑元天蹙眉,道:“那种太初之气,混沌物质,也和……精神力有关,这片深空有不小的问题,真是古怪。。”

    他们遨游域外,以元神状态远行,这是名副其实的神游太虚,如几抹流光,倏地就不见了,没入黑暗中。

    他们来到目的地,看到那个极尽璀璨的超凡文明出事的地点,战车、巨大的战船,都破碎了,稀巴烂。

    有血肉,也有精神残骸,漂浮在寂静的虚空中,没有一点生机,似在诉说着他们凄凉的往事,没什么活物。

    无论是肉身强者,还是元神状态的旧世神明,都死了。

    “没有敌人,不应该是屠杀,但是,船体、战车都像是遭遇了巨力的碾压。”魔祖说道,提着漆黑的魔刀戒备,浓眉深锁。

    这种景象让他们心凉了,那个炼制出御道旗的强大文明,最后估摸也失败了,没找到出路。

    “在那里。”冥血教祖开口,他又放出三道化身,结果都死了,在深空高处,混沌物质中有残迹留下。

    几人升空,在路上有看到各种碎片,以及血肉碎块,还有枯竭的头颅等,很悲壮,很凄惨。

    一个文明整体都落幕了,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神话文明,从他们留下的十层精神遗迹,炼制御道旗等,可窥一斑。

    这里,都是太初的气息,有混乱的原始物质,一片死寂,迷雾缭绕,到了尽头,再无出路。

    “他们撕裂天宇,进入这片精神宇宙中,以为获得了神话的新生,但是发现,还是没有光明,未见不朽。要再次撕裂这片深空,挣脱出去,以战船轰撞,举世共击,所有神话人物一起出手,但打不破这里。”方雨竹开口。

    六人看到了混沌物质中的血,以及爆碎的船头等,那个文明整体在进击,想从这里杀出去,但失败了。

    这里精神残骸更多,破烂的肉身也有不少,现在依旧有恐怖的能量辐射,杀死了冥血教祖的化身。

    六大高手抵住了,接近混沌,仔细观察,雾气中,有类似岩石、又似冻土的物质,冰冷而死寂。

    这自然不是真正的岩石、冻土,看着相近而已,是万物初始前的混乱状态,无序而杂乱,阴冷又冰寒。

    元神触及后,感觉寒彻骨髓,而且,内里很坚实,越是深入越是觉得,坚不可摧,超越神铁。

    “他们太刚烈了,找不到出路,就这么决绝地赴死,最后猛烈一撞,整体消亡。”天仙之祖齐腾开口。

    郑元天道:“因为,他们时间无多了,来到了超凡世界崩塌的末期,回头也只能是等死。”

    他们心情复杂,感同身受,完全能够理解那群人最后的心绪。

    六人再次动身,在这片精神宇宙中探索,果然又有所获,竟找到一个千疮百孔的幽暗星球。

    不是很大,密密麻麻,到处都是蜂窝般的孔洞,向外冒出一缕缕接近真实的物质。

    “还有这种地方?”六人吃惊了。

    他们快速冲了过去,立身在上,自身得到滋养,但是,他们又蹙眉了,离开这颗小行星。

    稍微触及,星体就腐朽了,破碎了,那些冒出的接近真实的能量物质,夹杂着精神残骸的腐朽气息,被污染了。

    小行星直径不过百余里,的确很袖珍,但是它很奇异,蕴含着接近真实的能量物质,这是列仙在追求的东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算是成功了,竟找到这里,发现一颗如此特殊的星球,为神话续命了很多年,但最后这里终究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余韵。”

    当年有些人非常刚烈,一大批强者驾驭战船去轰击这片精神宇宙的边界地带,壮烈而死。

    也有一批人被留下来,成为生命的火种,想让他们藉这处“超凡蜂巢”熬过寒冬,但还是失败了,这里全是枯尸以及精神残骸。

    “这种接近真实的能量物质,虽然还留下不少,但不怎么养身,养神,等阶很高,化作攻击力足够了,但难以长久续命。”

    郑元天汲取丝丝缕缕被污染的接近真实的物质,皱眉说道,但想来那个文明留下的火种也没有办法,超凡消退,还能有其他选择吗?

    “这些人沉眠最多不会超过两千年,最后便都死去了。”女方士仔细探索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相对于静如止水的宇宙夜空,这个时间段太短暂,即便是延长十倍、百倍的时间,也远远等不到下一次超凡的诞生。

    “这就有些奇怪了,想以一颗超凡陨星为神话续命,难道某些传说是真的?”齐腾露出思忖之色,道:“很早以前,有逝去的祖师说,超凡是意外,有真实的辐射物,是因为有陨星碎片坠落,带来了希望,滋养出神话世界。”

    “陨星瓦解后,接近真实的物质,可以伴生出海量的超凡因子!”冥血教祖说道。

    郑元天点头,道:“的确有这个说法,所以,曾有前贤绝望的慨叹,超凡的流星划过万古寂静的夜空,只是一场意外,并不是暗喻,而是真实的情景啊。”

    众人出神,因为,这种接近真实的陨星坠落下来,出现在宇宙各地,所以才造就出神话文明?让人遐思无限。

    关于这些,方雨竹、郑元天、齐腾都人都曾尝试过,去找陨星的源头,但都无果。

    不止他们,那几个逝去的神话文明,留下的只言片语,也都提及在探索,寻找源头,但都失望了。

    “这个文明,是怎样找到此地陨星的?”几人带着疑色。

    无论怎么看,这颗特殊的小行星都不是那些人带进来的,更像是属于这片精神宇宙,让他们心头微动,想到了一些什么。

    “该不会是说,所有意外诞生的超凡,都是因为,有陨石从这种精神宇宙中坠落出去,所以才有了历史上不同时期的神话文明吧?”

    “难怪我们找不到,这种接近真实的陨石,并不在现实世界中,哪怕找遍各片星空都没有,只在精神宇宙中?”

    六人谈论,在严肃的探究这个问题,涉及到了神话起源的问题。

    历代以来,很多惊才绝艳的人物,都在探寻,都在找出路,自然留下不少手札,写下心得。

    六人对照前人的笔记,再和如今所见,所感,所知,进行印证,越发觉得,真相就是这样。

    “神话起源的本质……出于偶然坠落的真实物质!”

    六人沉思,了解到部分真相,但还有不少问题无解。

    精神宇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可以诞生这样接近真实的陨星?

    “相对而言,这颗小行星还是太小了,没有成长起来,不够恢宏,不足以为一个神话文明续命。”

    郑元天道:“我猜测,真正超凡世界诞生初期,都会是一场流星雨,有各色和各种蕴含不同真实物质的陨石坠落,伴生出不同的超凡因子,神话才能因此而生。”

    他们看了又看,一颗小行星过于单调,它很小,蕴含的真实物质,远支撑不起一个神话文明。

    “这个神话文明,他们是怎么确定这片精神宇宙的,为什么能主动找到一颗特殊的小行星,如果再继续找下去,他们或许真的可以长盛不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个神话文明找到了方向,但是,没有走完这个历程。

    几人进入这颗塌陷、腐朽、被污染的小行星内部,随着他们出没,它愈发的不堪了,在四分五裂。

    最终,一股极强的精神印记浮现,流动出来,化成最后的图景,演绎最后的文字,和他们精神共鸣。

    那是一只粗糙的大手,带着血迹,写下遗言,描绘旧景,共振映现出来。

    “我们错了吗?期许一鲸落,神话现,列仙生,可现实却如此的残酷,悲哀收场,报应啊。”

    六人看到那只粗糙的大手,攥着破烂的御道旗,轰向精神宇宙的边界地带,那是失败者悔恨式的自绝吗?大手瓦解,血液四溅。

    “他揭示了某种真相,所提及的鲸是指是什么?”

    “为什么会有报应一说?他似乎有无限的悔意!”

    六人的面色都变了,第一次感觉这么的心惊肉跳,这个至强的文明为了来到这里,到底做了什么事?

    这里面似乎有血腥,有残忍,有无尽的悔意,还有某种悲哀,那个伸出粗糙大手的人,心绪格外复杂,仅是瞬间,就让人感触到他的心境。

    六人议论,如果找到那个方向,他们或许还有机会。

    “追溯旧景,一定要找到真相,看明大势。”

    六人合力,锁定粗糙大手暗淡下去的残迹,沟通那些文字,激活那些印记,他们催动起来,再次共鸣,共振。

    几人想再现找到精神宇宙、寻觅特殊陨星的过程。

    “一鲸落……”那落寞的声音响起时,这次他们模糊地看到,一颗巨大的人头,电火花闪烁,眼中有悲伤,最后他缓缓转过头去。

    “他像是闪电之城、云层雷电、十层精神遗迹共同构建的那颗巨大的头颅!”

    接着,御道旗出现,横空而过,旗面遮蔽天穹,蔓延到域外,像是遮盖了整片星空。

    铺天盖地的御道旗,其浩瀚旗面极速扫过之后,有血洒落下来。

    六人看到了火光,听到了哭声,模糊看到天宇被旗面破开……

    月底了,求下月票!

    感谢:锦衣之上、植灵女王升级记、咸鱼翻身有什么区别,谢谢盟主的支持!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6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