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J桶进女人P无遮挡(够了够了流出来了高cbl)全章节阅读

不是的,其实我就是个帮孩子拎包的。

  九成九以上的高级老师,其实都有这个觉悟,所以老苗心里头当然也很明白。

  而老苗如此,其他人自然就更加悠闲。

  叶培这个整天不怎么说话的安安静静的年轻翻译,每天的工作就是帮把老外的话翻译给老苗听,但老苗几乎和老外不怎么沟通,所以叶培嘴上虽然不说话,但心里却感觉再这么下去,他的英语翻译能力怕是等到奥运会的时候,就差不多该荒废了。

  两个老外就更加莫名其妙,千里迢迢从美国跑来,原以为自己是来带世界冠军拿奥运金牌的,结果来了半个月,愣是活得像个吉祥物。每天早上都能睡到九点多十点左右起床,如果酒店的自助餐还有供应,就在酒店吃早饭,如果时间过了,就来申医这边的食堂包厢。

  然后吃过早饭,除了周末之外,早上永远无事可干,他们可以在申城的大街小巷里到处玩,走到哪里都能遇上对他们热情友善到让他们简直无法理解的申城大妈,中午可以在外面随便吃点,也可以返回申医吃席,当然出于生活成本和伙食质量的考虑,他们通常会回来聚餐。

  午饭过后,午休时间可以持续到三点左右,如果江森放学时间是四点后,他们午休结束后,还能再喝个下午茶,再慢悠悠地开始履行他们的工作——也就是回到苗工宽身边,不咸不淡地说上两句话,或者最多手把手地调整一下江森的技术动作。

  而这个过程,绝对不超过一个半小时。

  因为一个半小时后,也就是晚上六点左右,就又到了晚饭吃席时间。

  不过以上这些,还不算最让这俩老头舒爽的。

  最让乔纳森和约金斯两个人感到幸福的事情是,他们的工作,是轮班制。

  也就是每天只要有一个白人老阿公出现在团队里,他们两个人就都能算全勤。

  每个月只用工作15天左右。

  这特么神仙待遇,简直让这两位白人老阿公一度很是怀疑,中国是不是已经背着全世界提前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妈的就等奥运会那天跟全世界摊牌:“嘿!我不装了!老子天下第一了!”要不是这俩老头平时在申城逛街的时间不短,还能从申城不少小弄堂里闻到贫困的气息,他们或许真的要忍不住写信回国,向家里人宣布这个震惊的消息。

  总而言之,俩老外的工作之清闲,基本已经到达了值得被广大劳动人民举报的程度。

  另外江森的体能教练和力量训练教练,每天的情况大抵也就是如此,只不过工资没老外高,而且必须天天到岗,没有做一休一的好事情。偶尔请个事假,还得扣工资。

  至于另外两个副组长,也就是老苗自己塞进来的褚教练,还有卢建军塞进来的麻教练,名义上算是俩老外和体能、力量教练的分管领导,不过只挂名,江森自打教练组第一天见面时候跟他们对了一眼,到现在就一直就看他们出现过。

  如此相比较之下,队里头目前工作最忙的,也就是陶润吉和厨师了。

  陶润吉是天天早上八点就过来当跟班,厨师则是一天要做三顿饭,还有他那些个学徒,连“森之队”的名单都上不去,只能算外包业务人员,每天大清早五点左右就要去菜市场采购新鲜的食材,鸡鸭鱼肉什么的,买回来后还得跟申医的质检人员做交接。

  每天江森他们这看起来简简单单的三顿饭,着实倾注了不少人的心血。

  ——哪怕表面上,大家确实全都看起来闲得蛋疼。

  就在如此这般满桌闲得蛋疼的气氛中,一群人要么语言不通,要么性格内向、谨小慎微,要么就是不会拍马屁,午饭半个小时,愣是没人夸江森两句,刚才打球的风采有多么雄姿英发,谈笑间cuba灰飞烟灭,就是特么的集体低头猛吃。

  转眼工夫,就吃得连盘子里的汁水都拿馒头蘸干净了。

  午饭后,江森拿牙线剔着牙,跟茫茫广大的教练队伍挥手道别,自己和宋大江两个人,提着一大袋子水果,慢悠悠朝着寝室走去。

  没一会儿走回404,江森坐下来消食,宋大江就赶紧抓紧时间,先把谁都能抱的宾宾抱出来,先给它倒了一盆子兔粮,接着转身就立马清洗从昨晚上开始就已经没清洁过的笼子。

  宾宾低头吃着饭,江森心安理得看着宋大江忙碌的身影,打开电脑,登上了qq。打开邮箱,他邮箱里的简历赫然又多了五十多封,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场球的原因。

  江森依次点开这些邮件,看着那一封封简历上,每一封都能轻松碾压青民乡刘乡长的个人履历,不住地啧啧称叹。五成以上,都是重点本科毕业,研究生阶段都是师从某某杰青、某某长江学者甚至是某某院士的直系传人,最差的,也至少是院士的“曾徒孙”这一辈。

  “我草,拿回村里各个都是神仙级别啊……”

  江森感慨着,一边剥橘子往嘴里塞,一时间竟有些挑花了眼。

  然后就在他举棋不定的时候,寝室门外,忽然有人敲了两下门。

  “江总。”

  江森转头一瞧,不禁微微一怔。

  叶培?

  “有什么事吗?”看到这个平日里不言不语的翻译,江森很是有些纳闷。

  叶培走进来,看到江森正在翻的简历,显得略微拘谨地问道:“江总,您在招助理是吧?”

  森点点头,“你有认识的人?”

  “不是……”叶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也收到短信了,我就是这里的研三学生。”他拿出手机,打开短信,递给江森,“您看我行吗?”

 文学

“我明年六月份毕业,论文已经写好了,这个学期之内就能发,接下来就是等答辩,不会影响正常工作,不然卢主任也不会让我来队里当翻译。”

  江森万没想到,叶培居然是沪旦外语学院的研究生,但意外之余,觉得这货勉强也算是个熟人,这几天看这个年轻人印象也不错——主要是安静,安静而且学习好的人,一般都比较牛逼,这是江森一贯的观点,所以还是挺愿意给个机会。

  只不过,有些问题,还是要问清楚的。

  “那你给我干活,队里的工作怎么办?”

  中午时分,坐在宿舍走廊尽头空无一人的阅览室里,江森很正经地面试起了叶培。

  叶培比刚才进门的时候,状态稍微松弛了一些,不紧不慢地说道:“队里现在的情况,您也看到了,我也就只是晚上工作几个小时而已。您日常有什么工作需要我处理的话,我可以在您上课的时候就处理完,晚上您训练我就跟在一边,一点都不耽误。”

  江森点点头,又问:“那你从这么牛逼的学校出来,还是研究生毕业,真就给我打工了?你要知道,我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助手,你不会只是想在我这边蹭个热度就跑吧?”

  “这个问题,怎么说呢……”叶培谨慎地措辞道,“这份工作,首先的问题,是我能不能先入职。然后入职之后,我的工作水平和能力能不能让您满意,又是另一个问题。

  至于这份工作我能做多久,我当然希望是能长久和稳定一点。不过我给您当助理,是不是也是有个试用期的,万一您中途就觉得我工作能力不行,不打算长期聘用我了呢?我这份工作能做多久,应该是彼此的选择吧。”

  呵!这是跟我面前耍上太极了?!

  江森眼里微微泛起一点光芒,看着眼前这个面相老实的家伙,听他说三句话,就知道这家伙一点都不老实。不过话说回来了,不老实其实也挺好。

  要是宋大江这样的老实宝宝,那还当屁的助理。

  到时候等入了职,都不知道会是谁照顾谁。

  而且还有一点,沪旦毕业的硕士生,岂有真的给小明星打工的?肯定还是心里有大的打算的。叶培这货愿意来,说到底,八成应该还是冲着他的国家队光环来。明年就是奥运会,如果能在他身边蹭上一年,等他出了成绩,这货指不定还要跑哪儿去。

  就凭这段经历,搞不好考公务员面试的时候都能多加点分。

  江森心里头弯弯绕绕一点都不少。

  各种本能似的以己度人,几乎瞬间就把叶培的意图看透。

  但他看破却不说破,只当不知道一样,点头道:“对,也是。那你对薪资条件有什么要求吗?我现在工作室还没成立,好多业务都还没完全展开,可能给不了你太好的待遇。”

  “没事。”叶培脱口而出,“我现在也还没毕业,队里一个月也就给我三千块。”

  江森问道:“算临时工?”

  “对。”叶培点点头。

  好吧,连钱都不在乎,那总不能是奔着他的英俊来的。

  这可能性应该极低。

  所以,这货果然就是来蹭热度的……

  妈蛋,找个合适的助理怎么这么难……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有一个总比没有强吧?如果换别人,估计也还是跟叶培差不多。沪旦的学生,不管什么专业,心气都不可能低到哪里去,他现在实力有限,世界冠军的明星光环也不能当饭吃,手里没有什么直接的资源可以提供给这些天之骄子,确实没理由长期留住他们。

  ——除非对方是女的,或许他还能靠男色留住人。但也不是长久之计,就跟绿茶吊凯子一样,如果长时间不给点实际甜头,凯子也是要生气的。

  可要是给了,那他江校长岂不就真成出来卖了?

  “行吧……”江森思来想去,感觉叶培已经算是目前能找到的,比较合适的人手了,大不了等明年再换,眼前先有个人能帮忙跑跑腿再说,“那每个月的工资,我暂时就按队里的待遇给,一个月三千,将来视情况再做调整。”

  “可以。”叶培很干脆,微笑着点点头,又小心翼翼道,“不过我还有个小请求……”

  “什么?”

  “别告诉队里。”

  江森看着叶培的眼睛,稍微安静了几秒,却直接拒绝了他的这个要求,“不行,还是要说的,而且也没什么理由故意隐瞒,没这个必要。”

  叶培脸色微微一变。

  江森又道:“但是你放心,老苗不会那么小气的。队里给你的钱,你照样拿;我这边的钱,我也照样给,你就安心拿两份工资。”

  嘴上说对钱无所谓的叶培,脸色又慢慢好回去。

  江森继续说道:“然后,我这边试用期,一个月,一个月结束后,自动转正。包括试用期在内,我们签一年合同,时间到明年十月底,你看可以吗?”

  叶培微微一想,明年十月底,差不多就是奥运会结束两个月后。就算江森没出成绩,那两个月的时间,他也完全耽搁得起,便爽快点头道:“可以。”

  “好,那等明天或者后天,你来签一份就业协议。国庆节开始,你就当入职了。”江森站起身来,本以来要聊上一会儿的面试,结果却三两句话就结束了。

  叶培也赶紧站起身,伸出手,用力地跟江森握了下手,“谢谢江总。”

  江森微笑道:“不客气,互相需要嘛。”

  片刻后,江森把叶培送到楼梯口,就转身走回了房间。

  房间里头,宋大江动作麻利,已经把兔子笼刷干净,坐回去看书了。

  兔子也放回了笼子里,继续待在笼子里吃饭。

  江森走上前,检查了一下笼子的清洁程度,见洗得还挺干净,宋大江干活没偷工减料,微微一点头,对正偷偷瞄他的宋大江道:“挺好。”

  宋大江得到表扬,咧了咧嘴。

  就在这时,刚吃完午饭从楼下回来的武晓松,和林大冲一起回到了寝室,一进门就亢奋问道:“森哥!听说你刚才一个打五个,把校队打崩了?五个人围成圈都防不住你?”

  “我操,这特么才一个小时,就传得这么离谱了?”

  江森略微惊讶,正要解释一下什么叫篮球是五个人的,顶多四个人站着看戏,剩下一个乔丹带着我奶奶也能拿冠军,可刚要说,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号码很陌生,不过首都区号打头,显然不接不合适,立马按下了通话键。

  随即电话那头,就传来谢安龙暴跳如雷的吼声,“江森!你想逼宫吗?你以为用这种办法,就能达成你的目的吗?”

  江森一脸蛋疼,“谢主任,你在说什么?”

  “你少给我装蒜!你别以为找篮协就能换靠山!我告诉你,你哪儿也去不了!”

  谢安龙没头没脑骂完,就把电话一挂。

  江森听着手机那头嘟嘟嘟的忙音,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69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