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一起做过的感受:双性激h潮喷

金娇凤可以确信,不管是自己做事,还是萧国栋做事情都是滴水不漏的,秦汐梦就算是再聪明,她也不可能发现任何的端倪啊!

  难不成她秦汐梦有读心术不成吗?

  秦汐梦笑着摇了摇头,“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只说我说得对不对就是了。

  我想,你说的那个游戏,也不过是为了考验我,能否为萧霆泽付出一切吧!”

  金娇凤又笑了,只不过这次笑得十分的坦然,她说道:“好聪明的女子,难不成你是妖吗?竟然知道一切!”

  秦汐梦说道:“只要有动作,必定有线索。除非什么都不做,只要做了,就一定会被人发现。所谓,冥冥之中,上天有眼。”

  “哈哈!好!”监控摄像头中传来萧国栋的声音,“不愧是我儿子看中的女人,真是不简单啊!金老板,带她来见我吧!”

  金凤娇站起身,恭敬地对着监控摄像头说了一声:“是,老板。”

  随后,秦汐梦便跟着金凤娇来到了别墅的第三层。

  一进去,萧霆泽便冲到了秦汐梦的面前,“梦,你没事吧!”

  秦汐梦摇了摇头。

  萧国栋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手中夹着一根雪茄,面上带着笑意,“你们两个,都没有让我失望,萧氏以后交给你们,我也就放心了。”

  萧霆泽的面上有愤怒和不解,“爸,难道你准备不再回家去了吗?”

  萧国栋摇头,“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自然不会再回去了。以后,我便可以专心做我的生意了,这个生意可比萧氏集团赚的多啊!

  霆泽,你好好经营公司,等以后,爸的这个生意,也是要交给你的啊!”

  萧霆泽说道:“爸,你这做的是害人的买卖啊!为什么!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萧国栋对于萧霆泽激动的神情一点也不在乎,“害人?霆泽,什么是害人呢?我出货,买家出钱,这只不过是生意而已。

  若是买东西的人自觉,他又怎么会买呢?

  说白了,一个愿意打,一个愿意挨着。

  你们两个回去,这里的事情,只字都不可以提,如果提了,你们两个的小命,我也不能保证。

  霆泽,爸爸不是在吓唬你,虽然你是我的儿子,但是,你也要听从我的安排。”

  萧霆泽心中的失望和不解到达了顶点,他大喊了一声,“爸!你还要赚多少的钱?萧氏已经是A市最大的集团了!每年的收入难道还不够吗?”

  “哼?A市最大?你也知道金老板的名号吧?世界第一毒枭。你以为我会在意要给A市最大吗?”萧国栋的表情就好像是在说:儿啊,你不懂,你终归是太年轻了!

  萧国栋抽了一口雪茄,接着又说道:“这件事连你大哥都不知道,回去该怎么做,你们两个心中清楚吧?”

  秦汐梦开口问道:“爸,你这么‘死’,未免动静太大了吧?以后虽然你‘死’了,但是金娇凤却还活着啊!”

  萧国栋笑了笑,“金娇凤活着有什么呢?即便全世界的警察要抓,也是抓金娇凤啊!也不是抓我啊!

  你们两个以为,凭借你们两个,上一次,她就能被捉吗?”

  秦汐梦看着萧国栋,突然有些不懂起来。

  萧国栋笑了笑,“秦汐梦,你很聪明,但是还是年轻啊!”

  萧霆泽说道:“爸,回头是岸,收手吧!你不回家,难道就不想念大哥吗?不想念杰宝和萱宝吗?”

  听到杰宝和萱宝的时候,萧国栋的表情有了一丝变化,但是很快,他又恢复如常,“霆泽,人生总有取舍,你不必再劝了。

  金老板,送他们回去吧。哦,对了,回去之后,估计霆伟和你还有一番争夺,爸可帮不了你。

  你大哥那个人,心思深呢,你可要小心啊!”

  萧霆泽看着萧国栋不为所动的面孔,心中无限失望起来,他大声地说道:“公司就给大哥吧,我带着梦去过自己的生活!”

  这一句话让萧国栋的面色阴沉了下来,“你是我的儿子,怎么能说出这么丧气的话来!

  你大哥的身体,你不是不知道!他还能撑几年,谁都不能保证!

  你以为你不争,你就能带着她和孩子过安心的日子吗?我告诉你,不能!

  除非你死了,不然霆伟会永远将你视作是他的威胁的!”

  “你就乐意看见你的两个儿子互相争斗吗?”萧霆泽质问道。

  萧国栋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赢的那个,才能担的起我以后的位置!你懂不懂!

  你已经没得选了!不做,就会死!死的还不是你一个人!老婆孩子!都会一起死!”

  说罢,萧国栋便摆手,金娇凤示意了秦汐梦和萧霆泽一眼。

  萧霆泽仍想说什么,秦汐梦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袖子,萧霆泽才止住了口中未说出的话。

  夫妇二人又被黑布条蒙上眼睛坐上了直升飞机。

  三个小时之后,两个人被推下了飞机,此时天已经亮了。

  两个人被丢在了A市的一个码头,海风吹来,带着冬季的寒冷。

  秦汐梦哆嗦了一下,她还穿着生日宴会的礼服,很薄,露着胳膊。

  萧霆泽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秦汐梦的身上,“跟着我,让你受苦了。”

  秦汐梦拉着萧霆泽的手,“苦什么呢?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

  萧霆泽的声音很低落,“说我是狗吗?”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顿了顿,秦汐梦又道,“你是怪我阻拦你,不让你跟爸再说话吗?”

 文学

萧霆泽摇头,“不怪你,我知道的,说了他也未必会听。”

  秦汐梦拉着萧霆泽的手,两个人的手都很冰凉,秦汐梦紧了紧手,说道:“不是未必会听,是一定不会听的。”

  萧霆泽有些惊讶地看着秦汐梦。

  秦汐梦继续说道:“他都已经做出了假死的事情,决定和整个萧家一刀两断,你觉得他会听你的话迷途知返吗?你再劝说下去也是徒劳……

  反倒是容易激怒他。他说的是真的,你不听从他的话,他确实会杀了你我。”

  萧霆泽垂下头,“他是我的爸爸啊!”

  “他的心中只有自己……或许我说的话太直接,你听了心中会难受,但是这是事实。”秦汐梦说道。

  萧霆泽的眼眶湿润了起来,他突然转身抱住了秦汐梦,抱得很紧很紧。

  秦汐梦温柔地拍了拍萧霆泽的后背,“霆泽……”

  两个人沿着海边的路走了半个小时,才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回到萧家,满屋都是黑白之色。

  何穗莲的眼睛都要哭瞎了,萧霆伟整个人又瘦了一大圈。

  他正在担忧萧霆泽的安慰,听见开门声,一抬头就见萧霆泽和秦汐梦走了进来。

  萧霆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身子本就病弱,又因为激动险些没站稳,幸亏何萌在一旁将萧霆伟扶住了。

  “二弟,你回来了!”萧霆伟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这一夜他真的害怕,他怕萧霆泽也被害死!

  何萌忍不住冲上去抱住萧霆泽,“你没事吧!我好担心你!”

  萧霆泽推开了何萌,“大嫂,我没事。”说罢他就走到萧霆伟的面前,“大哥,我没事的。”

  何穗莲肿着眼睛狠狠地瞪了一眼何萌,何萌全然不顾。

  萧霆伟问道:“他们肯放了你们?真是太好了!”

  秦汐梦也走了过来,在一旁坐下,“是啊,我们两个也没想到。”

  萧霆伟便连连点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何穗莲此时脑子清明了片刻,他站起身就冲过去打萧霆泽。

  她的动作很快,疯了一般,谁都没有拦住。

  不过好在何穗莲一个女人,又哭了一日一夜,根本没什么力气,这几下打得有不痛。

  “你们两个灾星!灾星啊!招惹了恶人,自己不死!反倒是害死了国栋!啊……啊……灾星!我今天就打死你们!打死你们两个灾星!”何穗莲发了疯,一会儿冲上去要打萧霆泽,一会儿又对这秦汐梦下手。

  仆人们纷纷上来拦着何穗莲。

  何穗莲的头发也乱了,面上表情痛苦又狰狞,“自从你们两个进萧家的门!萧家就没一日安生的!

  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啊!给我的国栋报仇啊!报仇啊!”

  萧霆伟看着佣人,吩咐道:“扶太太去卧室休息!”

  “你这个逆子啊!你爸都让这两个灾星给害死了!你还跟他称兄道弟!你这个逆子啊!你爸爸死不瞑目啊!啊……”何穗莲指着萧霆伟骂道。

  萧霆伟扶着太阳穴,喊了一声,“妈!家里已经很乱了,你就别添乱了行不行!”

  “逆子!你这个逆子!你杀了他们两个!”何穗莲仍旧是大喊。

  萧霆伟摆手,仆人们才又拉又扶地将何穗莲拉到她的卧室去了。

  即便如此,何穗莲的咒骂之声仍旧从楼上传来。

  萧霆伟说道:“爸突然……离世,妈受不了,你们不要介意。”

  萧霆泽点头,“我们知道。”

  萧国栋一‘死’,萧氏集团便暂时由萧霆伟来接管了。

  之所以说暂时,是因为萧国栋留下了‘遗书’,将萧氏集团百分之八十的股份都给了萧霆泽,只有百分之二十给了萧霆伟。

  这巨大的差别让萧霆伟妒火中烧,又无处发泄。

  萧霆伟知道,这是自己的父亲害怕自己患病死去,所以根本不放心把集团交给他。

  不过,好在有一点,那就是萧霆泽那百分之八十的股份要等到萧霆泽三十五岁的时候才会正式给他,暂时是由萧霆伟来保管的。

  这一年过年的时候,萧家冷清了很多。

  何穗莲因为整日整日的悲伤哭泣,险些哭瞎了眼睛,即便是如此,她仍旧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悲伤和眼泪,见到萧霆泽和秦汐梦就要骂上两句。

  萧霆泽再次提出要和秦汐梦搬出去住,不过被萧霆伟给拒绝了。

  原因有二。

  一是,何萌与他合作,要求萧霆泽必须留下来。

  二是,萧霆泽在自己的眼皮子下,自然更好看着。

  外面鞭炮声此起彼伏,烟花在空中更是不停地绽放。

  秦汐梦夹了一块肉放到秦轩杰的碗中,“杰宝又长一岁了。”

  何穗莲没好气儿的说道:“到底是个外姓人,还有心思夹肉!”

  秦汐梦没作声,萧霆泽说道:“何姨,爸已经走了,但是咱们的日子,还得过下去。”

  何穗莲冷声说道:“你是巴不得你爸死吧!嗯?你爸把公司都留给你了!你就是巴不得他死!”

  萧霆伟说道:“妈!大过年的,别说这些,咱们吃饭吧!”

  何穗莲把筷子狠狠地放在了桌子上,“来人,把国栋的照片搬来,没有国栋在,这个年夜饭我是吃不下的!”

  仆人皱着眉,将萧国栋的照片搬来放在了主位上。

  何萌开口说道:“妈,你这样,谁还吃得下去啊?”

  何穗莲怒道:“怎么吃不下去?吃不下去你就不吃!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你嫁给我儿子是为了什么!你不就是为了他吗?”何穗莲指着萧霆泽。

  何萌面色难看,“妈,你说什么呢!”

  “呸!弟弟和嫂子,真能扯一起去啊!秦汐梦,你也看得下去!”

  秦汐梦冷笑,萧霆泽不屑。

  萧霆伟大声说道:“妈!你胡说什么呢!”

  何萌的脸色更是难看,她完全没想到何穗莲竟然什么话都说,完全不顾及萧霆伟和她的面子。

  其实何穗莲的精神已经不健康了。

  何穗莲一把抱过萧国栋的遗照,“国栋啊……你睁开眼看看啊!这个家成什么样子了啊!都怪你,当年跟那个小贱人生了个不孝子啊!

  不然咱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多好啊!”

  萧霆泽听见何穗莲咒骂自己的母亲,开口说道:“何姨,你说我可以,别说我的母亲!”

  何穗莲指着萧霆泽的鼻子道:“你跟你那个不要脸的妈一样!都是吸血鬼!吸着国栋的血!还把国栋给害死了!”

  萧霆泽彻底怒了,他站起身,拉着秦汐梦,转头对着两个孩子说道:“咱们走!”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72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