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在上面添一人之下吃 囊袋也挤进去撑大了h文

木青黎呆愣的看着夜洛寒,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问。

    夜洛寒起身,然后向木青黎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他每靠近自己一步,木青黎心跳就控制不住的加速一些,直到夜洛寒在她面前站定,两人之间只有一人的距离,木青黎感觉到自己心跳快的像是要从身体里逃出来般。

    夜洛寒低头看着木青黎的头顶:“你孩子叫什么?”

    木青黎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轻声回道,“木倾洛。”

    夜洛寒听了声音又沉了些,“倾心的倾?”

    木青黎没有回答,心里的情绪有些复杂。她不知道夜洛寒问她这话的意思是什么,他是想知道什么又想做什么?

    夜洛寒见木青黎不说话,提脚上前一步,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一字一顿道,“木、倾、洛?”

    夜洛寒的声音像是对她有魔力一般,吸引着她,诱惑着她,让她想要不顾一切的扑上去,拉着他的衣襟对他大声吼着,是,木倾洛,木青黎的木,倾心的倾,夜洛寒的洛,你懂了吧?我还爱你,一直爱你。

    她想这么说的,可是想到夜洛寒的那个孩子,她有什么立场说呢。

    木青黎双手紧握着身前,后退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然后编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我夫君姓木,幼时家中取名木洛,只是后来遇见一位算命说他命中水中,洛字实在不合适做名,所以改名叫木随。”

    夜洛寒闻言藏在身后紧握着的手又缓缓放开,然后转身,一步步的又走回桌边,坐下。

    木青黎看他这样,心里又涌起一股说不清的心疼跟难过。夜洛寒现在的神情看起来好像不开心一样,会是她的错觉吗?

    木青黎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夜洛寒只坐在原位看着手里的奏折,一言不发。最后她实在忍不了,出声道,“我,我先走了。”

    夜洛寒抬头看了眼木青黎,只一眼又低头继续看自己手里的奏折。

    夜洛寒冷淡的表情让木青黎生出些尴尬,她识相的转身离开。刚走到门口前听到身后传来一句“门关上。”

    木青黎听到声音后立即回身回应,“恩,好的。”

    然而夜洛寒仍是没有任何反应的低头看着奏折,木青黎掩起脸上的失落出了书房,然后从外面替夜洛寒关上了门。回去的路上,木青黎边走边嫌弃自己,为什么还不肯死心呢,找到个机会就直接来找人。这下好了,看到人家对你的厌烦了吧,满意了?

    骂完自己,木青黎又回想起夜洛寒问他洛洛名字时的情景,心猛然跳了下,有些许不该有的想法。

    木青黎心里波澜壮阔,书房里的夜洛寒也没有那么平静。

    听到屋外的脚步声彻底消失,夜洛寒放下手里看了半天也没看进去到底写了什么的奏折,抬手捏着泛疼的额头。

    五年了……

    在他等了这么久以后,现在的相遇比他准备再等待的时间早了这么多。

    时间提前了,可却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如果是这样结果,为什么还要再让他遇见呢?

    原来,五年前她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而他所以为的隐情不过是他自己的自作多情罢了。

    当真是,可笑的狠……

    “皇上。”刘耀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夜洛寒松开揉着额头的手,抬头道,“进来。”

    刘耀推门而入,走到夜洛寒的身边呈上一封信,“皇上,京都加急信件。”

    夜洛寒抬手接过,拆开看了起来。

    一边的刘耀见夜洛寒的脸色越看越阴沉,刚想小心的开口问便见夜洛寒合上信,抬头道,“去叫兰亭跟天儿过来。”

    刘耀见夜洛寒神情严峻,半点不敢耽误,立即离开去叫成兰亭跟夜思天两人。

    一柱香后,成兰亭跟夜思天两人走进书房。

    “二哥,这么晚了,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吗?”夜思天说。

    夜洛寒没说话只将手里的信件递向成兰亭。

    成兰亭疑惑接过展开,待看清信里写的内容后,脸色阴沉了下来。一边的夜思天见状担心的问道,“兰亭,怎么了?”

    成兰亭将信递给夜思天,“祖母病重。”

    夜思天闻言忙接过信看完,然后抬头道,“我们出府前祖母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会病重到三日昏睡两日呢?这信里怎么也没说清楚。”

    成兰亭心里也很着急,他看向夜洛寒说,“二哥,祖母病的这么重,我跟天儿怕是要提前赶回京都了。”

    夜洛寒点头,从他看了信以后就知道他们俩会这么打算,“明日我将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后天跟你们一起回京都。”

    成兰亭听了立即道,“二哥,我跟天儿回去就行了,你不用陪我们一起的。”

    “这里的事情也都处理的差不多了, 一起回去。”他们两个现在心里担心着成老夫人的情况,他不放心他们两人离开:“天儿,你先回去休息,我刚好吩咐些事情让兰亭明天去办。”

    后天就离开,明天确实要有得忙。

    夜思天听夜洛寒这么说,知道他已经决定了,便也没有再拒绝,“那行,二哥你跟兰亭忙,我先回去休息了。”

    成兰亭也不再提出他跟夜思天先回去的话,只道,“二哥,我明天要办的事情有哪些?”

    夜洛寒指向书房里的四方桌,“走,我们坐下慢慢聊。”

    成兰亭点头跟夜洛寒一同走向四方桌

 文学

木青黎刚回到院子,一直等着的木倾洛立即起身跑了过来,“娘。”

    木青黎隐藏起脸上的失落跟难过,笑脸迎接跑过来的木倾洛,“洛洛。”

    木倾洛走到木青黎的身边拉住她的手,低着头,“娘,对不起。”

    木青黎抬手摸了摸木倾洛的头,“没事,娘没生你的气。因为娘知道你是担心娘会离开你跟爹才会一时没控制住自己动手打人。”木青黎说着在木倾洛的面前蹲了下来,跟他平视道:“娘不生气,但洛洛你知道的,你不该随便打人。”

    木倾洛点头认错,“娘,我错了。”

    “娘虽然替你道了歉,但下次有机会的话你应该自己再说声道歉。”木青黎说。

    木倾洛摒嘴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木青黎欣慰的伸手摸了摸木倾洛的脸颊,“不愧是我儿子,真棒。”

    木倾洛握住木青黎摸自己脸颊的手,“对了,娘,爹有事情要跟你说,这会在屋子里等着呢,我们先进屋吧。”

    “恩。”木青黎握着木倾洛手,两人一起进了屋。

    屋里等着的木随看见两人出声说,“等你们半天了,有什么话不能进屋说,在院子里半天。”

    木倾洛走到木随对面坐下,“当然是爹不能听到的悄悄话了。”

    木随轻‘啧’了声也没追问是什么悄悄话,只抬头看向木青黎对她道:“洛洛跟你说没,我想回去一趟。”

    木青黎摇头,走到桌边坐下。

    木随看着她道,“我们这次回京都,估计要一年半载才能回去,家里的东西、庄稼总要找个可靠的人帮忙看着,不然等回来的时候怕都要荒了。”

    木青黎听着也很赞同,“院子里养的鸡跟鸭也都需要处理,确实是要回去一趟的。”

    木随说,“所以我想着明天回去,把家里的东西该处理的处理,养的活物该送人的送人,都好了,我就来找你们。刚才你出去的时候我找了个府里的下人问过了,他们说差不多还要十天才会回京都,我回去一趟最多三天,也不耽误事。”

    “恩,可以的。 ”木青黎说。

    木随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一早回去处理好一切就来找你们。今天也不早了,都早点休息吧。”

    第二天,木随早早的起身跟木青黎、木倾洛道别后便离开了。

    木随离开后,木青黎跟木倾洛规矩的在院子里待着,一天过的即无聊又漫长。木青黎期间出院子去找夜洺苑,可在府里转了一圈都没找到人,他只好放弃的回到院子里,继续跟木青黎无聊的打发时间。

    晚间,木青黎跟木随早早的吃了晚饭,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消完食又回屋子里早早的睡了。

    这一觉好像没睡多久,木青黎便被外面一阵阵的敲门声吵醒了,她看了眼睡在床里的木倾洛被声音吵的蹙着眉头,忙起了身披了件衣服去开门。

    看到门外的刘耀,木青黎面露惊讶,“刘公公,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

    刘耀道,“夫人,起程回京都了。你起床收拾下东西带着你的家人一同去府外的马车吧。”

    “回京都?”木青黎诧异道,“可是木随,我夫君说问了府里的下人,不是说十天后才起程回京吗?”

    “先前确实是这样安排的,但成将军的祖母突生重病,成将军跟成夫人急着回京。主子两夜没合眼将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了,赶着回京。”刘耀催促说,“ 夫人你们速速整理好,先去府外等着吧。老奴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就先走了,你们快些。”

    “可是……”木青黎话还没说出口,刘耀已经转身离开了。

    木青黎刚想追上去,床上醒来的木倾洛坐了起来,揉着眼,“娘,怎么了。”

    木青黎只好先关上门走回床边,一边给木倾洛拿衣服一边道,“洛洛,你先穿好衣服跟娘去看看。”

    木倾洛乖巧的拿过衣服穿起,木青黎也拿起一旁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

    两人穿好衣服后,木青黎牵着木倾洛的手,一同向府的门口走去。

    当木青黎跟木倾洛两人来到府外时,外面的下个人正忙着往一排马车上搬东西。

    木倾洛见到这个情况抬头看向木青黎问道,“娘,他们这是要去哪里呀?”

    木青黎还没来得及回答,身后便传来夜思天的声音,“青黎。”

    木青黎回头,夜思天,成兰亭以及夜洛寒从府里出业。

    木青黎也顾不得紧张了,上前一步问夜思天,“天儿,你们现在就要回京都了吗?”

    夜思天听了回答道,“是呀,不过不只是我们,还有你。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我没什么要收拾的,不过天儿,我现在还不能跟你们一起走。”木青黎说。

    夜思天闻言立即侧头看了眼身边的夜洛寒,然后回头问木青黎:“为什么?”

    木青黎也看了眼夜洛寒,回答说,“我夫君昨天一早回家处理事情了,最迟要明天才能到。”

    夜思天说,“我们回去有重要的事情,一刻也耽误不了,不可能等到明天再出发。”

    木青黎哪里敢想让他们再等自己一天,她又道,“我是这样的想的,你们先出发,我在这里等我夫君。等他来了以后,我们一起追你们。”

    “我们的速度也不会太慢,追上怕不是那么简单的。”夜思天说。

    木青黎立即道,“一定会追上的,哪怕是不睡觉不吃饭,我们也会追上的。”

    听木青黎这么说,夜思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看向夜洛寒,“ 二哥,你觉得呢?”

    夜洛寒面色冰冷的看向木青黎道,“谁能保证你会起程追我们。”

    木青黎听出夜洛寒的话外之音,不怎么确定的问说,“你怀疑我会逃走?”

    “你没逃过吗?”夜洛寒冰冷反问。

    木青黎被堵的哑口无言。

    夜洛寒看着她道,“留封信给他,你跟我们走。”

    说完话的夜洛寒面无表情的向一辆马车走去,冷绝而不容拒绝。然而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离开不过是害怕听到她的拒绝而已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76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