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岁熟妇大白屁股真爽 侠女人妻跪趴高撅肥臀

上一秒,段鹤岚是文质彬彬的贵公子,可这一秒,他就变成了阴晴不定的暴君。

    候儒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他什么也没有说。

    丁助理的性格,候儒自然是了若指掌的。

    他就是喜欢小丁这丫头的实话实说。

    哪怕明知道会惹他不高兴,但小丁永远只说实话。

    不论是对他,还是对其他人,小丁都是这样。

    不是每个人都敢随时随地只说实话。丁助理只说实话的底气,是候儒给她的。

    段鹤岚面带微笑的注视着丁助理,他一边笑,一边轻轻点头,眼尾,若有若无的在候儒身上转了一圈儿。

    段鹤岚用食指的指腹轻轻的抚摸着茶杯的边缘,低笑一声:“呵,侯董身边的女孩子,都很有性格啊。”

    候儒也不是装出来的,他是真的对自己身边的这几个女孩子非常无奈。他摊摊手:“都是被我宠坏了,说话不知道轻重,段总千万别怪罪。”

    段鹤岚歪着头,嘴角噙着浅浅的微笑:“蛮好的,女孩子嘛,就是要有点性格才可爱。千篇一律,那就没意思了。我也不喜欢温柔温婉的女孩子,说好听点叫性格好,说白了,就是没性格,像个泥人,任人搓揉。”

    候儒附和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段鹤岚歪着脑袋,斜眼看着丁助理,笑了:“那你再说说,权少霆的爱,怎么就不可怕了。”

    丁助理理直气壮的迎上段鹤岚意味深长的目光,冷静的反问他:“段总真的想听吗?我怕您听了之后不高兴。”

    段鹤岚:“高兴不高兴的,我得听了之后才知道。”

    丁助理:“那我就别说了,免得让您不高兴。”

    段鹤岚懒洋洋的托着腮,换成左腿搭在右腿的膝盖上,笑吟吟的说:“我高不高兴,跟你要不要说没关系。懂吗?”

    他语气轻轻柔柔的,尾音压的很轻,可话语却很重:“不是我不高兴了,你就可以不说。我没有给你选择的权利,丁助理,你是什么地位,搞搞清楚。”

    段鹤岚话音刚落,丁助理就挑起眉头瞪大了眼睛,正要发火儿,被候儒眼疾手快的给摁了回去。

    丁助理也是被候儒捧在手心一路宠过来的,她不是没有脾气,她也不是脾气好,她只是对很多事情和人都不在乎。

    随便你怎么样,我压根不搭理你。

    再加上旁边有个尚雪琪做对比,就显得丁助理脾气特别的好。

    其实并不然,只是大部分的人根本踩不到丁助理的雷点。

    很显然段三爷这次就踩到丁助理的雷点了。

    候儒眼疾手快的摁住了丁助理的手腕,没有说话,只是那么轻飘飘的看了一眼丁助理。

    丁助理就立刻冷静了下去。

    候儒这才说道:“小丁,既然段总问你了,你就该回答,这也是礼貌。你也不想别人说我没有把你教好,对吗?”

    丁助理表情恢复了自然,点点头:“您说的对。”

    转过头,候儒又看向段鹤岚,说:“段总,小丁名义上是我的生活助理,可实际上她和我的亲孙女没有区别。因此也希望段总不要把小丁当做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段鹤岚扬了扬眉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侯董?”

    候儒非常莫名其妙:“段总?怎么了吗?”

    段鹤岚微微眯起眼睛,舔了舔嘴唇,说:“明人不说暗话,侯董,在我面前您就不必伪装了吧。您那慈祥老爷爷的面具,在我面前早就连渣都不剩了。怎么谁来了都是您的孙女孙子?那尚雪琪是,这个丁助理也是?”

    候儒有点蒙逼:“段总,这……?”

    “侯董——”段鹤岚拉长了尾音,显示出他的不爽:“我们两个人就不要再互相演戏了吧。您要是觉得我对您的人态度不好,不给您面子,让您觉得自己不受尊重了,那您直接说就是了。没必要又临时再认个孙女。我真怕您孙女太多,养不过来了。”

    候儒这次听明白了,他有些无奈的一拍脑门:“怪我,年纪大了,都忘记介绍了。段总,尚雪琪可没法儿和小丁比。小丁才真的是我的人。段总,你也不想想,像尚雪琪之流的人,我们两个人谈话,我会让她旁听吗?”

    段鹤岚嘴一撇:“别,之前您跟我和裴总见面的时候,也没瞒着尚雪琪啊。还是尚雪琪把您送到家门口的。”

    候儒:“…………”

    这误会可大了去了。

    候儒连忙说道:“段总,小丁和尚雪琪真的不一样。之前我让你对尚雪琪态度好一点,那纯粹是因为……害,我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段鹤岚眯着眼睛,看看丁助理,再看看候儒,憋了半天才问:“真是自己人?”

    候儒连连点头,语气诚恳到了极点:“这个真是自己人。”

    言下之意便是,之前的那些,不算自己人。

    段鹤岚上上下下打量着丁助理,丁助理也冷冷的看着他。

    好一阵子,段鹤岚才收回了目光,态度语气一下子都变了。不再是把丁助理当一个奴才,可以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段鹤岚微微欠身:“丁助理,刚才不好意思了。如果侯董早跟我说你是自己人,我也不会把你当成尚雪琪一样对待。”

    丁助理也特别能理解段鹤岚,她摇摇头:“真的没事,段总太客气了。”

    候儒哈哈大笑:“段总可千万别道歉,小丁也别生段总的气。这都怪我,赖我没说清楚,忘记跟段总介绍小丁了。让段总以为小丁是尚雪琪这种货色。”

    段鹤岚和丁助理分别说了两句客套话,这事儿就算翻篇了。

    不得不承认的一点,候儒的为人处世和人际交往,这真的够许多年轻人学上一辈子了。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候儒就控制住了要发火儿的丁助理,同时也和段鹤岚讲得清清楚楚,避免以后段鹤岚再一次的不把丁助理当回事儿,让段鹤岚清楚丁助理不是随便可以让他对待的人。

    当然了,中间的这点小插曲可以忽略不计。

    段鹤岚一抬手:“丁助理请说。”

    丁助理傻眼了:“还说啊?”

    段鹤岚笑了笑:“既然丁助理是自己人,那我更想听听你心里的真实想法了。丁助理尽管说,我一定不会生气。”

    丁助理看了一眼候儒,候儒微微的冲她点头,她这才说道:“权少霆的爱,不是索取,而是付出。所以,他的爱不令人……至少不令我感觉可怕。他爱慕念安,他就只希望慕念安开心。只要慕念安开心,他就跟着开心。”

    段鹤岚眸光闪了闪,没说话,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手心。

    权少霆的爱是付出……吗?

    而自己的爱……则是索取?

    丁助理继续说:“我们不讨论真正的爱是什么样子的,大千世界,每个人性格都不同,表达爱和定义爱自然也有所不同。我只说权少霆的爱,很显然,权少霆的爱,是付出型的。是以满足和取悦于对方而为基础的。段总您的爱,是索取型的。是以满足和取悦你自己成立的。这就是你们两者的不同。”

    段鹤岚脑袋一点,发自内心的赞同:“最后两句,大实话。”

    丁助理抱歉的笑了笑:“如果让我选的话,我一定会选择付出型的恋人。这样两个人在一起,我会比较轻松。是对方迁就我,我不用想的太多就可以很开心。”

    丁助理的这番话算是找补,给了段鹤岚一个台阶下。不至于让段总那么的尴尬。

    虽然段鹤岚自个儿一点也不觉得尴尬。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甭管什么事儿,当然是要取悦自己。

    这没什么不好意思和羞耻的。

    段鹤岚又懒洋洋的问:“我也可以是付出型,权少霆对慕念安做的事情,我一样可以为她做。跟我在一起,我保证会把慕念安宠到天上去。”

    丁助理无奈的说:“段总,您这么说,那就是偷换概念了。我相信您会特别宠特别宠慕念安,可问题是……慕念安不喜欢你,她已经明确拒绝过你了。你还是以掠夺占有为前提,才会对慕念安好。这种好,还是满足取悦你自己。你根本不在乎慕念安想不想要,想要什么。你只在乎你自己有没有被满足。”

    别的不说,单单就论恋爱观。八百个段总也比不上半个权总。

    丁助理下意识的瞄了一眼候儒,说:“强扭的瓜不甜。”

    段鹤岚‘滋儿’了一声儿:“是不甜,但我就喜欢不甜的瓜。”

    丁助理:“…………”

    候儒伸伸手:“好啦,感情的事情我们就暂时聊到这里?我请段总过来,是有另外的事情要谈。回头我们有时间了,可以慢慢讨论感情的问题嘛。”

    话不投机半句多。

    丁助理又是个只说大实话的人,再继续聊下去,肯定得不欢而散。及时打住,免得大家为了恋爱观搞的面红耳赤,瞧着不好看。

    段鹤岚伸伸手:“侯董还等这么呀?下圣旨吧。”

    候儒配合的笑了笑,然后严肃的说:“有件事,还需要段总的帮助。这对你我都非常有利。”

    段鹤岚收起了慵懒的态度,抿着薄唇,认真的点点头:“我听说了,尚雪琪找了两个小瘪三妄图暗杀柳冰冰。”

    候儒惊讶扬了扬眉头。

    事情发生才几个钟头,段鹤岚就已经收到消息了?

    段总在京城的消息……也这么的灵通。

 文学

像是猜到候儒的心中所想,段鹤岚要笑不笑的扯了下嘴角,道:“连这点本事也没有,我也不配跟侯董您合作是不是。”

    顿了一下,段鹤岚倒也坦荡的说了:“是裴总。”

    候儒点点头:“自从裴珮回国,便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扑在经营人脉网这一块。她又是花钱,又是出卖色相,总不能一点用处也派不上。”

    段鹤岚讪笑道:“事关生意利益,人人畏惧寰宇集团和权少霆,都绕着MT集团走。但这种不牵扯利益生意的事儿,裴总的消息可灵通的很。”

    候儒也不再绕圈子,开门见山的说:“尚雪琪必须死,但她不能就这么白白死了,怎么说也是我身边的人,死也要死的有价值。就让尚雪琪死前为我做最后一件事吧。只是我稍微有点犹豫,段总,你觉得让尚雪琪到死在谁的手里,对我们的利益最大化呢?”

    段鹤岚惊讶的挑了一下眉:“你说要找我帮忙,我以为你都想好了。”

    候儒笑呵呵的:“年纪大了,头脑不如年轻人转得快。我还是想再听听段总的看法。”

    段鹤岚也不藏私,直说了:“你保了尚雪琪,寒了柳冰冰的心,得罪了护犊子的权少霆,事已至此,你能拿尚雪琪的死可以做的文章,不多。我甚至不觉得尚雪琪的死,还能再为你博得什么利益。”

    候儒:“冰冰这孩子,还是很亲近我的。她生气,也是气我更偏爱尚雪琪,气我把尚雪琪看的比她重要。”

    一句话,段鹤岚就明白了,他点点头:“那就还是可以补救的关系。柳冰冰毕竟是权少霆最信任的左膀右臂,她在寰宇集团的地位也不容撼动。如果你能继续和柳冰冰保持一种特殊的关系,对侯董你好处多多。”

    候儒又指了指丁助理,说:“小丁刚才的一句话,又提醒我了。慕念安才是最爱慕虚荣的女人,她是权利和男人都想要牢牢地控制在手中。”

    段鹤岚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丁助理就简单的把自己刚才和候儒的对话,跟段鹤岚复述了一遍。

    段鹤岚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伸伸手,示意候儒继续。

    候儒:“慕念安的占有欲应该很强啊。权少霆的身边有柳冰冰这么一个,又聪明又有能力的女人,对慕念安的威胁应该很大吧。不论男女,优秀的人通常容不下另外一个优秀的人和自己竞争。”

    又想让安安背锅?

    段鹤岚心中冷冷一笑,道:“安安是个很聪明的女人。侯董可千万不要小看她了哟?”

    候儒:“这算提醒吗?”

    段鹤岚:“是忠告。”

    她真不是你能去碰的女人。

    你的一切,安安算的清清楚楚。

    可对于安安,你却什么也不知道。

    候儒耸耸肩,一脸的不可置否,似乎并不觉得慕念安有多么需要值得警惕,他继续说道:“张欢欢不是也汇报过吗,慕念安和柳冰冰是直接动过手的,在咖啡厅。这件事就麻烦段总了,行吗?”

    段鹤岚无声的笑了一下:“行。”

    候儒:“三天后的就任仪式,我要为慕总送上一份最大的贺礼。”

    段鹤岚意味不明的勾了勾嘴角:“故事也听了,任务也领了,我今天很满足。谢谢侯董,失陪了。”

    话落,起身就走。

    丁助理看着他的背影,轻轻的问:“段总为什么要生气?”

    候儒指了指自己僵硬的肩膀,丁助理便立刻站起身,走

    到他身后帮他按摩放松。

    候儒说:“我说过了,优秀的人总是这样,容不下其他人,占有欲也强。段鹤岚已经把慕念安当成是他的私有物品了,我要把尚雪琪的死推到慕念安脑袋上,让柳冰冰对慕念安怀恨在心,段鹤岚当然不高兴。”

    丁助理永远直说实话:“我还以为您打算把尚雪琪的死,推到权少霆的身上。”

    “原本是这么打算的。可听了阿六和你的一番话,我忽然改主意了。”候儒乐呵呵的笑着:“权少霆护犊子,尚雪琪敢动柳冰冰,那就是打他的脸,他必不可能放过尚雪琪。但动脑子想想,以权少霆的本事,尚雪琪躲到哪里,都逃不过他的五指山。他有必要非得在京城动手吗?”

    丁助理恍然大悟:“如果是权少霆动手的话,他完全可以等您把尚雪琪送出国再动手。这样一来,给了您面子,二来,也更消无声息一些。最重要的是,权少霆充分的尊重了柳冰冰的想法。”

    “对咯!”候儒乐呵呵的模样,像尊慈祥的弥勒佛:“冰冰这孩子性格太直了,在生意场上也是,她从不两面三刀。既让她答应看在我的面子上放尚雪琪一次,那她就说到做到。权少霆为了自己的脸面去杀了尚雪琪,柳冰冰会不高兴的。”

    因此,权少霆要动手,也一定会等这次风头过去了。

    所以推给权少霆,并不是最合适的选择。

    相反,如果推给慕念安的话,那可真是一箭多雕。

    好处都要数不过来了。

    第一,柳冰冰都放过了尚雪琪,慕念安杀了她,那慕念安就是不给柳冰冰面子,直接打了柳冰冰的脸。

    以柳冰冰的性格,她断然不会忍气吞声。就是直接闹起来,那也极有可能。这就是柳总,她的字典里就没有‘忍’这个字。

    第二嘛,柳冰冰明明答应他会放过尚雪琪,可尚雪琪还是死了。他会生气,也合情合理吧?他会怀疑柳冰冰,也是人之常情吧?

    原本是他的做法寒了柳冰冰的心,现在这么一闹,他就可以有理有据的去找柳冰冰问话了。柳冰冰那炮仗脾气,被他这么一质问,肯定要炸锅。

    查到慕念安的脑袋上,慕念安是百口莫辩。

    这就引出来了第三个好处。

    要问慕念安为什么要杀了尚雪琪?

    答案自然是慕念安容不下柳冰冰待在权少霆的身边,想要以此挑拨离间。

    慕念安想要已经闲赋在家的柳冰冰,彻底离开寰宇集团核心权利层。为此,她不惜一切手段。

    候儒越琢磨,越觉得胸有成竹,似乎他已经举起了胜利的旗帜,坐进了那个原本只属于权家人的办公室里。

    候儒不说话,丁助理便也沉默的给他揉肩放松。

    还是候儒自己在心里勾勒完了胜利的美妙,主动问她:“不好奇三天后的就任仪式我会送给慕念安什么礼物吗?”

    丁助理语气淡淡:“好奇,但也没有那么好奇。反正三天后我就会知道。”

    候儒:“你啊……就是这点太沉闷。好像这世上就没有你感兴趣的事情。”

    丁助理认真的想了想:“是这样的。”

    候儒无奈摇头:“当初我看上你的这份波澜不惊和无欲无求,才想让你待在我身边最近的地方。一个利益心和好奇心太重的人放在身边,我不安心。可现在,我又想让你别这么沉闷。小丁,是不是我太贪心了?想要的东西,总是在变,永远也不能被满足。”

    丁助理:“从心

    理学角度分析,您这是典型的——”

    “好孩子,别再念叨你的心理学啦。”候儒举手投降:“我可真是怕了你了。”

    小丁什么都好,就是太闷,跟她聊天……像是听教书先生念课文。

    原本就是喜欢她这一点,可现在却又不喜欢她这一点。

    丁助理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您太孤单了,而我不是一个好的陪伴对象。抱歉。”

    候儒目光有些暗淡。

    是啊,以前他的身边总是围满了孩子们。

    小丁这样的性格,挤不到他的面前,她也不会挤过来。

    总是被孩子们围绕的他,被孩子们宠坏了。

    现在身边只剩下小丁这一个孩子,他太孤单了。

    这才发现,想聊天的时候,竟然连个聊天的对象都没有。

    可小丁为什么道歉,该道歉的人是他。

    如果不是身边只剩下了小丁这一个孩子,他大概也不会想起小丁。

    “侯董,您该休息了。”丁助理扶着他,把他送到了四合院的门口,停下脚步,很浅的笑了一下:“您最近想的东西太多了,需要好好睡一觉。”

    候儒心里暖洋洋的:“小丁,你要一直陪着候爷爷。”

    丁助理郑重的点头:“我一定陪您到最后。”

    候儒摆摆手,转身进屋,丢下一句话:“去看看吧,我知道你有话想问她,想跟她说。去吧,见她最后一面。如果由你去送她最后一程……总比我去要好。”

    丁助理身体猛地晃了晃,像是要站不稳:“侯董——”

    然而,候儒已经关上了两扇房门。

    不想跟她聊这个话题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丁助理愣愣的站在原地,良久,直到四合院的大门外,远远儿的传来了车喇叭的声音。

    那是司机来接她了。

    丁助理收回目光,拿起风衣外套。刚一走出四合院,寒冷的风便让她狠狠的打了个哆嗦。

    司机客气的跟丁助理问了好。

    丁助理没搭理他,直接问:“需要我戴眼罩吗?”

    司机并不是候儒平常的司机,而是寰宇集团安保部的副部长。

    副部长态度非常客气:“当然不需要。候儒信任您。”

    丁助理:“你出现了,就说明她活不过今晚了,对吗?”

    副部长一板一眼的回答:“我只接到了送您过去见陆亦可的命令,侯董并没有给我其他的命令。暂时是这样的。”

    丁助理闭上了眼睛:“这么说,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副部长:“不知道,我只是执行侯董的命令。”

    侯董让他当这个副部长,他便认真的当。

    侯董不让他当这个副部长了,他便不当。

    至于他身份是否暴露,这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内。

    他只需要完美的执行侯董的命令,即可。

    车子不知道开了多久,丁助理觉得至少有一个钟头。

    虽然副部长没有让她戴眼罩,但她还是闭上了眼睛,一次都没有睁开,更没有去看车窗外的风景。

    侯董疑心重,她不想有任何不自觉的地方。

    终于,丁助理听到副部长说:“到了。”

    她这才睁开眼睛,完全陌生的环境,完全陌生的地方。

    应该是已经离开京城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77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