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你好会夹在车上:怪物的粗大触手h女

此时,在那最高且最大的餐厅里,库洛就坐在首位,面前是克洛、萨兹尔、芬妮以及打着哈欠的摩尔,莉达坐在他旁边,在那扒拉着桌上大量的黄金饰品。

    “诶,库洛,这个好好看。”

    莉达拿着一个黄金权杖,站在椅子上挥舞了一下,哈哈笑道:“我就是女王!”

    “别闹了,你在海军当女王?这跟共和国里当皇帝有什么区别,下来!”

    库洛一把夺过那黄金权杖,顺手摸了一下,啧了一声:“这特么质量还挺好啊,谁送的?”

    “是帕里维尔少校,来自东海。”克洛老实的答道。

    “东海的少校?支部?”

    “本部。”

    四海除了基地之外,也有那种从伟大航路过去驻扎要点或者巡逻的,比如之前的芬波迪和斯摩格。

    “本部也不行啊,一个少校,这么大个的黄金权杖,看看上面这宝石,质量很好啊,给我去查查,这人到底干什么了。”

    库洛将权杖丢在桌上,咬着雪茄道:“还有,哪来这么多礼物啊,为什么送给我啊?我跟你们讲啊,不要拿这个考验干部啊,在这个世界,在海军内部,没有干部经受得起这样的考验!”

    这个世界可没什么送礼犯法之类的,就算和海贼勾结,只要不过分,自罚三杯也就完事了。

    库洛来了二十多年,早就随大流了,当然,他本身也是腐化堕落的那一种,不是什么好人,也从不认为自己是好人。

    他纳闷的不是送礼,纳闷的是为什么这个节骨眼送礼。

    “谁给我暴露了?”库洛眯起眼,盯着前方站着的几个人,“我不是早说过要低调吗,这事我是不是说还没定,不要先吐露出去,低调处理,成了大将也低调处理,这搞什么啊。”

    克洛抿了抿嘴,道:“库洛先生,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是我做的,如果是我,不会有人知道。”

    你还能了你!

    库洛扯扯嘴角,瞪了克洛一眼。

    “库洛你是了解我的,我这个人超级懒,不做这种事,有那时间不如偷跑出去给人送温暖呢。”

    说着,摩尔打了个哈欠,好像没睡好。

    你特么晚上又跑出去了吧!

    “库洛中将,你是了解我的,我忙着制作海军药丸呢,要不是克洛中将拉我去看大门的话,我早回实验室了。”芬妮伸了一下懒腰,道:“这两天站着很累的。”

    库洛眼珠子在芬妮伸懒腰时那凸显出的爆好身材那停留了一眼,在莉达的瞪眼中目光放在了黄金那。

    这小妮子最近身材越来越色气了,或许是吸收多了瘟疫的原因,现在有她在的地方,保证周围连一点流感病毒都不带有的。

    库洛甚至想着哪天要不要给她支支招,换个方向开发,人嘛,体内一定是带细菌和病毒的,与人体的免疫系统维持着一个平衡,唯有平衡才有人体的活动,但是这个平衡要是失衡的话,那可就不太妙了。

    但这个还不到时候,芬妮现在的开发程度不高,等到时候再看看有没有这个机会。

    莉达眼珠子一转,“库洛…”

    “知道,你就是吃嘛。”库洛翻了个白眼,“我最放心的就是你了。”

    “哼!”莉达一撇嘴,虽然被这么说,但总感觉有些不高兴。

    最后,他把目光放在了萨兹尔身上。

    萨兹尔张张口,想说什么,但又憋了下去,最终还是道:“库洛中将,你是了解我的,我是很诚实的人,只是别人问我送什么礼,我就顺口说出来了。”

    就你了!

    “你特么当年都想着杀人家船长上位,你诚实个鸡儿你!”

    库洛骂骂咧咧道:“怎么着,洗白弱三分是吧!跑到海军来脑袋都不清醒了,关键是咱们海军还不是正派啊!”

    在海贼的眼里,他们还真不是正派,人家海贼唯心主义,所作所为自认正义,阻挡他们的海军就是个大反派。

    “啊?海军不是正派?”莉达歪着脑袋,“什么意思?”

    在场众人,当过海贼和伪海贼的可不少,莉达是没有通缉,算是个伪海贼,克洛是船长,萨兹尔是见习海贼,他们可全都认为海军是正派啊。

    “什么正派,我跟你们讲什么是正派!就比如草帽小子那个笨蛋,这个货除了有一个明确目标之外,生存意义就是为了阻止别人的梦想,有事情发生才会行动,天天一幅受害者的姿态,还是少数行动,一天到处还很愤怒,这是什么,这是特么标准的正派啊!”

    “相比我们海军呢,我们怀着远大的理想或者野心,也有为达目标不择手段的人,比如萨卡斯基。每天都很努力不顾一切的训练为了某个目标而做出准备,失败也不会气馁,有组织的行动,也有总是在笑的人,比如老爷子。对,我们这样的,才是反派!”

    “你在说什么啊,库洛。”

    莉达古怪的看着库洛,“最近喝酒把脑袋喝坏了吗,芬妮…”

    “啊?脑袋坏了?”

    芬妮想了想,掏出了日记本,非常认真的对库洛道:“库洛中将,请告诉我具体症状,我回去研究一下,在那之前,可以先试试我最近研发出的‘海军药丸’系列之清醒药丸,它可以让人保持亢奋和清醒,还有止痛感,能让人思维敏捷,唯一的副作用就是有成瘾性,并且对神经有所破坏,但没关系,我会慢慢研究去除副作用的,然后推广出去。”

    “你给我停!”

    库洛急忙道:“你这个推广出去才是真的海军要完!”

 文学

这玩意儿,还能推广的嘛,可不要那么玄幻了。

    好说歹说,才让芬妮制止了这个实验,虽然说这东西在他上辈子老家的某个战争时期会拿来当兴奋剂用,但那是两码事,库洛心中最基本的良心还是有的,这玩意儿哪能随便用的,虽然以这个世界的自制力和唯心一般的医疗能力,估计可以治好,但这东西,还是没有必要出现的好。

    说完了芬妮,库洛看着桌上满满当当的黄金,道:“这些东西,都给我查一查,顺藤摸瓜,不过分的不用管,有那些太过分的直接警告,化为重点关注,再不听就直接撸了,当然,底线不能碰,遇到那些横征暴敛太惨的,直接就给我撸了。”

    海军内部的奢靡,肯定是有的,这风气一直都在,上层还好一点,薪水发的足,又有税收拿,倒是不在乎这个,但是中下层的海军,为了财富做出点行动太正常了,整个世界都这样,没办法改变。

    风纪这一块,在海军这里基本不存在。

    但不能太过分了,太过分的话,那就跟那个以前东海的老鼠上校一样,那种和海贼勾结的,肯定是要管一管的。

    正好,就借由这次来个大摸底。

    因为拖不了了。

    在这待着的两天时间,库洛已经收到消息了,老爷子从那天生日之后就退下来了,而拟定的大将人选,就是他库洛。

    要从中将成为大将了!

    “库洛先生,时间要到了…”克洛推了下眼镜,计算着时间,说道。

    “着什么急,就不能让我缓一会儿吗!”库洛瞪了他一眼,道:“这种事是要准备的,是要酝酿的,不能不管我受不受得了啊,也要考虑一下我的心情的啊!”

    你是女人嘛你,这种事酝酿什么,别人都是巴不得。

    “库洛先生!库洛先生!”

    这时,房门被人推开,卡斯和威尔伯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那,人手一个礼品箱,一脸喜色。

    “你俩来了啊,什么时候到的?”库洛看到这俩开始有点头疼了。

    虽然说是自己喊的,但是吧,真要到了跟前,他还是头疼。

    卡斯是他一直头疼的存在,现在威尔伯跟卡斯待久了,似乎脑袋也有些拎不清了,看这模样,总觉得有些泛卡斯化,这可不太妙。

    这个大胡子总觉得有股污染一样的气质,跟谁待久了,谁跟他气质都差不多。

    “我们才到,就马不停蹄过来了!”

    卡斯上前一步,激动道:“库洛先生,您终于成为大将了,太好了!太棒了!您的夙愿终于达到了!实在是让人,实在是让人…”

    说着,他情不自禁的流下泪来。

    只是这泪水,库洛怎么看怎么别扭,就特么跟鳄鱼的眼泪似的。

    “你哭什么啊,什么我的夙愿,我夙愿是什么你知道吗你就哭,安静一下,安静一下!”库洛忍住头疼说道。

    “的确,卡斯,不要太激动,这并不是库洛先生的夙愿!”威尔伯有些警觉的上前一步,喝了一声。

    卡斯想起了什么,止住了眼泪,深深的看了一眼库洛,重重点了点头,“是,这离库洛先生的夙愿,差了很多,我们会努力的,终有一天,总有那么一天,我们会努力的!”

    哟呵,还是懂的嘛。

    库洛欣慰的点头,这些人好歹还知道这和他的夙愿差了十万八千里。

    自己只想在东海养老,这都要成大将了,再养老,特么的就等着退休再说了,老爷子这位置待了十几年,他得多久才能退下来,是不是要找个接班人什么的…

    想到这里,库洛朝周围众人扫了一眼。

    如果要着手退休的话,在这位置上待几年就够了,也不需要多长时间,只要有合适的接班人,但是现在年轻一代,好的也没多少,但是只要有接班人的话,他可以退休早点。

    在座众人,都有机会!

    “看我干嘛?你要吃吗?真金的!”

    莉达这时候常识性的咬着一块金子,确定是真金,递给库洛。

    “这玩意儿不能吃!”库洛翻了个白眼。

    莉达算了,他不想她受苦,再说,她也不适合这位置。

    克洛?

    自己还要用到,不过也可以当备选。

    摩尔?

    倒是和库赞一个德行,可以着手培养一下,这货是属于平日里摸鱼,但有事时候不含糊的那种类型。

    萨兹尔?实力差点,但责任心最近是有了,看他后面表现,打打果实开发出来也是可以比拟熊那个二货的果实的,要是拿到那份实力,再开发一下的话,当个大将候补,也不是不行。

    芬妮的话…海军好像没有女大将的先例,她本人也不擅长拳击,只是和桔梗学了一下柔道而已,可以不考虑。

    至于卡斯…

    这倒是合适了,本身速速果实的力量也可以,不过上限有限,以观后效。

    同样的,威尔伯也是一样,本身果实能力还没开发好,也以观后效。

    桔梗?

    耳背的就不说了,听不进人话,沟通就有问题。

    那么备选的两个,就是克洛和卡斯了。

    等当了大将,他就开始着手准备,但前提是,实力要够。

    要不是马上要当大将而不是元帅的话,他都想返聘库赞了,这货回来当大将他放心的要死。

    可惜,他现在还在迷茫期,和蒂奇那个混蛋混在一起,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只是偶尔传回来一点情报而已。

    “你俩箱子里是什么啊?”

    扫视了一眼之后,库洛问向卡斯和威尔伯。

    “礼物!”

    卡斯激动的打开了箱子,“库洛先生,这是我们给你准备的黄金!”

    威尔伯也同时打开,两个礼品箱,都有一个黄金饰品,东西不大,比起桌子上那满满当当的黄金饰品而言,算是很小了。

    但是库洛很满意。

    这两个货自己是知道的,心太正了,平日里有钱都去温暖那些穷苦人去了。

    和摩尔的那个‘温暖’不一样,他们是真的温暖,还有心给自己这个上司送东西,很不错了。

    “库洛先生,这只是个小礼,还有个更大的,但是那需要一点时间!”威尔伯激动道。

    “用不着用不着,有心就好,你们是我下属,用不着那么破费。”库洛摆摆手,笑道。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7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