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了两个14女的的处小说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

这么多的合同,光是随便翻翻,怕都得几个小时。

  要再仔细研究条款,确定其中没有什么圈套的话,不找几个专业律师搞上十天半月的,那怕是根本不可能完成。

  不过现在,无论是杨明还是尤里乌斯自己,明显都没有这功夫。

  也是因此,在和尤里乌斯进行了一番友好的协商之后,杨明虽说签署了文件,却也成功的在文件的末尾加上了一条……

  本合同的签署,秉承公平,互利的原则。

  合同中但凡有违背此原则的条款,则条款作废。

  在文件上签署了自己的大名,合作达成了初步意向,杨明这才低声向尤里乌斯说起了自己的方案。

  得国马克可以升值,但采用的却是进两步退一步的原则。

  只要升值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开始抛售美刀稳定币值。

  这些得国内壁早已达成共识的问题,杨明压根没提,他只是针对性的说了下自己对货币升值,以及宽松的货币政策引起的市面上金融泛滥的问题的看法。

  “严控房地产市场和股市?”

  听到这个熟悉的答案,尤里乌斯情不自禁的眉头一挑,闷哼道:“我们内部也有同样的看法,但问题在于采用这种政策,泛滥的货币根本没有去路,长此以往的结果就如淤塞的河流,资金越积越多却花不出去,最终同样可能引发金融泡沫——到时候的后果,怕是比直接放开限制,都还要可怕!”

  “你都知道的事情,我会不知道吗?”

  杨明狠狠白眼,留给了尤里乌斯一个你能不能先等我把话说完的表情之后,忽然离说出了一句离题万里的话!

  杨明问尤里乌斯得国内部,怎么看东西德何时能够统一的问题。

  若非知道杨明虽说跟官方来往密切,但自身绝对只是一个商人的话,听到这个问题的尤里乌斯,怕是得当场翻脸。

  原因很简单。

  那就说作为战败国,东德现在可还处于老苏的托管之下!

  而国内虽说已经和老苏闹掰了很多年,并且已经和霉帝建交。

  但国内的体制终究是明摆着的。

  一个和老苏同体制的人问自己对东德何时能够统一这种敏感问题,尤里乌斯怕是想不多想都难。

  也是因此,尤里乌斯虽说没有当场翻脸,却也没有回答杨明的问题,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杨明当然也知道问题的敏感性。

  所以问过问题之后,他也没期待尤里乌斯的回答,只是自顾自的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如何预期的,但我相信东西德统一是必然的结果!

  和你们这边相比,东德那边的发展太过滞后了!

  所以我问这话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乘着还有时间,你们不如把该做的基础做一做,该建的工程建一建!”

  说到此处,杨明顿了一顿才接着说到:“如此一来,将来统一了,你们也不至于手忙脚乱不说,没地方花的钱也有个去处——你觉得呢?”

  听到这话,尤里乌斯豁然开朗,连声致谢。

  “谢我就不必了,毕竟咱们这是合作!”

  杨明笑笑,在合作二字之上着重的加重了语气。

  “你放心,资金我们这边一定会准备好!”

  尤里乌斯保证道:“只要你需要,资金随时都可以进入你的户头!”

  “那就先弄一亿过来吧,记得路子干净些——和你们的关系,我可不想太早让人知道!”

  嘱咐了几句剩下的两亿刀先存着,等自己需要的时候再通知之后,杨明便起身告辞。

  “尤里先生,求求你让我回去吧!”

  杨明一走,米拉就来了,红着双眼咬牙切齿的道:“我已经受够了——这家伙就是个变态狂!”

  “杨先生的为人我很清楚,所以我相信或许他真的有什么特殊癖好,但绝不可能是变态!”

  说到此处,尤里乌斯话锋一转道:“而且即便他真的是个变态,能和这样的变态交好,那也是你的荣幸——毕竟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却不是每个漂亮的女人,都有机会得到一个足以让科尔先生都闻名动容的不世之才的垂青!”

  其余的话,米拉都没怎么听进去。

  但听到科尔先生二字之时,米拉却是情不自禁的一个激灵,失声道:“赫尔穆.科尔先生?”

  尤里乌斯闷哼,心说我们得国内,能担得起科尔先生这个尊称的人,除了赫尔穆科尔先生之外,难道还有别人不成?

  确定这点的米拉,忍不住的浑身颤抖。

  心说科尔先生不但是得国第一大财阀家族,身价十数亿美刀不说,自身更是国内第一大党派基民会的领袖,在政界拥有着超乎寻常的影响力。

  是被无数人公认,在未来有可能主宰得国的人物!

  连他都得对杨明闻名动容?

  想到杨明对自己的嘴脸,米拉忍不住的心说,他何德何能!

  “不管你信不信,但这就是事实!”

  尤里乌斯道:“米拉小姐,我知道你也是一个有抱负,有野心的女人,但以你的背景和资历,如果没人帮你撑腰,那么当当秘书,做一个合格的花瓶,便已经是你的极限……

  但现在情况可不一样了!

  只要你能真切得到杨明先生的青睐,让他帮你说话——那么我敢肯定,在未来得国的政坛上,一定会有你的位置!”

  说到此处,尤里乌斯微微缓和了一下语气道:“你可别以为我是在逼你,我只是希望你想清楚——要你真是实在无法忍受,回头我就跟杨明先生商量,虽说他肯定有点舍不得,但以杨明先生的作风,我想他也一定不会介意换换胃口!”

  “尤里先生,不用了!”

  米拉忙道:“虽说我真的很厌恶他,但如果能通过他得到科尔先生的帮助,那么我什么都愿意忍受!”

  “米拉小姐,我想很多年后,你一定会为自己今天的选择而自豪的!”

  尤里乌斯如此回答,心底却是忍不住的想笑,心说以杨明提出的方案,即便科尔先生都得为之动容,这点不假。

  但想让杨明帮你在科尔先生面前说话,那可就难了!

  毕竟人家对你只有征服欲而已!

  让人帮一个玩具说话?

  做梦去吧!

 文学

随着时间的流逝,杨明愈发忙的不可开交。

  而就在这忙碌之中,帝临基金的各项运作也在逐渐完善,庞大的销售团队也正式开始运作。

  无论是在清晨还是黄昏,无论是在写字楼还是大街小巷,几乎随处都能看到西装革履,戴着帝临工牌的销售人员。

  收音机广播里,闲暇时段的电视广告中,也经常能看到财经专家一本正经的介绍帝临基金……

  对这种销售模式,福田小夫很不满意。

  毕竟在他看来,金融那可是一个很高大上的玩意儿。

  跟买菜的摊贩一般满大街的到处拉人那也实在是太掉价了!

  对福田小夫的这种想法,杨明嗤之以鼻。

  毕竟现今帝临账面上只有三千来万的数目,资金可谓捉襟见肘。

  而作为主要投资方,无论是杨明自己还是福田小夫,都已经没有余力再给帝临注入多少资金。

  自己没钱,还嫌散客财力不足……

  这算什么?

  一番话怼的福田小夫是进气多出气少,便也只能任由杨明折腾。

  只可惜折腾来折腾去,声势虽然浩大,但结果却不太尽人意。

  大半个月忙活下来,光是电视,收音机广播等的广告支出,就高达四千多万日元,员工和临聘的钟点工,出动的人次更是高达三四百人。

  而接到的订单总额,却只有五百来万,给员工发工资都不够!

  “早跟你说没用你不信,现在信不信?”

  看着业绩报表,福田小夫那一脸一顿操作猛如虎,我看你就是个二百五的揶揄……

  不过杨明并未在乎福田小夫的态度。

  毕竟他很清楚销售团队之所以业绩不佳,绝非是自己的策略所造成的,更多的还是因为大环境以及帝临本身所造成的。

  大环境上,现在广场协议尚未出台,河岛普通人口袋里的闲钱还远没到给个几万块打出租车都懒得要找零的时候,户头里的存款都是为不时之需所准备的。

  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又岂会轻易就拿钱投资?

  至于那些真有钱,又真想投资的,首选肯定是那些知名的投资公司,比如索罗丝的量子基金,罗杰斯的杰斯控股……

  这些基金,别说是其的辉煌履历,便是光索罗丝罗杰斯的名头,都能将一大票人唬的一愣一愣的。

  更愿意将手里的钱交给谁管理,那还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也是因此,杨明并不太在意帝临基金业绩不佳的问题。

  相比业绩,他更在意通过销售团队这一个多月的宣传,有多少人听说过了帝临基金的名字。

  只要知道帝临基金的人足够多,将来再拿出点拿得出手的成绩……

  未来广场协议签订,河岛人口袋里的钱开始多的花不完。

  到时候再想投资,杨明相信不愁会没人选择自己的帝临基金。

  所以目前,唯一让杨明闹心的,可能也就是账面上只有三千多万刀,资金实在太过捉襟见肘,不好操作了。

  时间一晃,就已经进入了九月。

  九月的第一天,杨明就得到了一个好消息——石黑来了。

  不仅仅是石黑自己,同时还有石黑的一票老友。

  石黑作为一个小企业主,他的朋友自然也都一样。

  对于这群算不得巨富,但身家也不可小觑的人,杨明自然不敢怠慢,殷勤招待。

  有石黑名誉保证,再加上杨明本身的舌灿莲花。

  两天之后,和一群人的投资协定,顺利达成。

  离开之前,石黑郑重其事的道:“这些钱,可都是我们这些人的大半身家,所以杨先生在操盘之时,可一定要慎重,盈利少不要紧,最紧要是不要亏!”

  “你们的投资要是年收益低于百分之二十,我自掏腰包给你们补上!”

  说着这话的时候,杨明不忘低声道:“当然了,石黑 先生你的收益,最少也是百分之四十!”

  “那就拜托杨先生了!”

  听到这话,石黑眉开眼笑,深鞠一躬之后告辞。

  “我送你!”

  杨明笑笑,送石黑等出门。

  看到杨明回来,福田小夫瘪嘴道:“为了区区两千万刀,你说你至于么?”

  “小夫君你出身高贵,自然不在乎这些小钱!”

  杨明道:“不过话说回来,貌似你这阵子别说是两千万刀,便是超过一百万刀的投资,你好像都没拉到过吧?睡桥洞的嘲笑人住茅屋——你可真有脸你!”

  福田小夫被怼的满脸血红,然后便开始变着方儿的挤兑杨明,表示自己是没拉到投资,是没你杨明有本事。

  但我们河岛,那可就比你们国内强多了!

  从经济到科技,从文化到人文……

  喋喋不休的全都吹嘘了一遍之后,福田小夫还不忘哼哼有声,表示河岛现在都已经这么强了……

  等正在谈的五国联合外汇干预条约签订,日元大幅度升值!

  “到时候,我河岛之国力,怕是霉国都得甘拜下风!”

  福田小夫得意非凡,表示就更别提你们国内了……

  这种争论,是杨明跟福田小夫之间的日常。

  所以杨明自然不会因为福田小夫的这些言论而生气,反倒是有些高兴。

  至少在对广场协定的态度上,福田小夫的态度非常主流。

  毕竟自从广场协定进入到最后阶段,媒体官面上屡屡放风试探,无论官面上还是明间,几乎都和福田小夫一样,对这事抱着充分乐观的态度。

  在这事上,杨明自然不会驳斥,只是暗暗偷笑,心说对于广场协定带来的后果,你们的确猜到了开头,但绝想不到结尾!

  且乐观着吧!

  毕竟在未来的二三十年内,你们可有的是哭的机会!

  十号左右的时候,杨明终于等来了尤里乌斯通过特殊渠道转入帝临的一亿刀资金。

  几乎与此同时,河岛大藏省发言人在广场饭店召开记者会,和霉国大阴得国发国代表一起,共同发表了外汇干预法案正式签署生效的声名。

  河岛上下,一片沸腾。

  毕竟他们所有人都天真的以为,协定生效,就意味着他们的钱坐着都能生钱。

  这等好事,他们岂有不兴奋之理?

  却不知道在看到这则新闻的同时,索罗丝,罗杰斯,杨明等人,也都全都在笑,笑的比他们要开心无数。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82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