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走一步撞一下小说笔趣阁:男男污高H污到喷水

“欧,原来王妃的脚擦破了。”王子殿下看见之后心惊了一下。

  姚窕疑惑,王子殿下不知道她的脚擦破了,那现在的医生是谁叫的?

  眸光一晃,她想起当时在场的还有别人,可能是别人帮她叫的医生吧。

  “王妃。本殿已经吩咐下去,为你准备了一个豪华套房,你暂时就先住在套房中,就在本殿的隔壁。这样咱们两个晚上还可以交心。”

  王子一脸温和的看着姚窕,像是个抱紧糖果的小孩子。就像是公主说的那样,她的哥哥有时候还真的是像个小孩子一样。

  “额……”

  然而,此刻姚窕不知道怎么面对王子殿下,最初她争夺王妃这个位置,不过就是想要活下去,远离金唯的魔爪,就连从舞台上面走下来在殿下的身边跳舞,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现在终于得到了,但是好像辜负了王子殿下的一颗真心?

  “怎么王妃?既然,现在也找不出凶手,不如我们先回到套房看一看布置?走吧王妃。”王子殿下定定地看着她,对于王妃的感受,他很是在乎。

  “好的,殿下。”姚窕的眸光一转看见王子殿下的盯着自己的脸,戴上面具一样的微笑。

  双脚已经被医生弄好,然后医生便拿着医药箱离开了。

  姚窕想着,正好去看看五元老,现在已经到了要拜师的阶段!看看他现在还怎么推脱这件事情!

  心中正在思忖抱负的时刻,却没有注意到一个灼热的视线清冷的照到了她的额头,让她有点渗出汗来。

  姚窕转过头去,对上了金唯的幽深静谧的眸子……

  赶紧转回脸颊,姚窕低下头,突然间被王子殿下搀扶着,踩着脚上的一双女士鞋,便开始直接被王子殿下带进了电梯中。

  水晶座椅旁的椅子上,金唯还是那个手臂伸向靠背,双脚悠闲交叉的姿态,他的视线已经转回到了无聊的,电影屏幕之上。

  “王妃?”王子殿下顺着她凝滞的视线看去,然后将她从出神的间隙中唤醒过来。

  王子殿下的眸子锁定着姚窕,看上去危机四伏——

  纤长的双睫迅速落下,像是陨落的蝴蝶翅膀。姚窕看着地面上缓缓关闭的电梯门,以及那,消失在视线中悠闲且沉默的身影。

  电梯中,姚窕抬起头,看着王子殿下满是舒适的面庞。

  王子殿下瞬即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妹妹说是要将咱们四个的婚礼同时举办,也不知道王妃愿不愿意?”

  王子殿下像是在用一道选择题抛给姚窕。姚窕回视着:“愿意。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呀?”

  她轻轻地攥着拳头。

  举办婚礼之前,她估计已经从五元老那里学到了逃出去的办法,实在不行,就直接将五元老绑架威胁,也要让他将出去的办法说出来!

  姚窕轻轻握着的拳头原本以为是不被察觉的,没想到突然被王子殿下握住了。

  他专注的看着她澄澈动人的眸眼。

  “等我们的父亲回来,号召海上的一众海盗船前来庆贺,最终咱们的婚事将是整个海上乃至大洋上的举世庆典!”

  对此,王子殿下看到的是却姚窕沉寂的样子:“你跟勇士的婚礼有这样壮观吗?王妃?”

  “没有,只是我对庆典这个词语实在是心生敬畏……”姚窕依稀记得上次穆勋还要跟她举办二婚典礼,结果被金唯变相抢婚。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算不得数的!

  可是她这到底是个什么命啊?

  怎么走到哪里这婚就结到哪里?

  纤细的小手一甩,姚窕将脑子中的乱七八糟全部都一扫而净。

  视线一转,自己已经到了豪华套房,跟在杀生号的配置如出一辙,全部都是最好的,只是房间中的色调全都是黑白红三色。

  海盗们竟然钟情于在房间墙壁上泼红油漆,并且装饰物是两把交叉放置的刺刀,处处都体现着这不是一艘正常的船……

  阳台外面飘扬着随处可见的骷髅头旗帜,自己身处的位置还是海盗船上面极高的位置。

  突然感觉身后有一只手正放置在她身后,姚窕紧急的向前一步。她知道是王子对她动了什么想法:“王子殿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怕是不合适,我先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王妃别着急走。”王子殿下已经用那金镶红袍彻底挡住了姚窕的去路,顺便还脚步一退,关紧了门。

  姚窕双眸一个趔趄,锁门干什么?

  不会是要在这里提前跟她……

  “王子殿下,现在大白天的您还是冷静冷静吧,这样不好。”姚窕将自己能推脱的话全部说了出来,但是面前的人根本就是目的明确似的拦住了她。

  “王妃总是跟勇士他眉来眼去,你知道本殿心里有多难受吗?”王子殿下一脸的愁苦跟坚毅,脚步已经逐渐靠近她:“我要跟王妃现在就定下终身,这样勇士才不会再纠缠与你。”

  姚窕倒吸了一口冷气:“不,我们没有眉来眼去,不是您想的那样,是您多想了。”

  “本殿不信。”两个人的脚尖相抵,王子殿下一把将姚窕拽住,那纤细的莹白的手腕在王子的手中稍纵即逝,姚窕迅速地后退了几步。

  姚窕眸子警惕的迅速抽回了自己的手,将自己的手牢牢收紧:“您!别过来!千万别过来!”

  “别过来?”王子的眸子瞬间阴鹜了起来:“本殿就是这海上的王,本殿要的女人一定要——”

  王子迅速走到姚窕身旁要将她往床上推!姚窕的脚本就被缠了几层绷带,现在立即重心不稳栽倒在了床面,危机四伏!

  嘭!

  与此同时一声巨响从门外撞了进来。

  王子和姚窕的视线同时收紧,空气瞬间变得火药味弥漫。哪还顾得什么暧昧气氛,此刻就有种战争被挑起的意味。

  “勇士你干嘛踢门!本公主特意将你安排在隔壁,你竟然踹门!锁都坏了!”

  “这门不好看!我不满意。”

  “哥哥跟七号正在休息,你这样会吵到他们的……”

  “是么?我可没注意。”

  姚窕和王子的眼神对上,门外的声音是公主和勇士。

  看来是公主带着金唯过来看婚房……

  原来公主的房间和王子的房间是对门,金唯和姚窕的房间也是对门……

  但是金唯那踢门的举动可真是时候,王子殿下像是知道了金唯的意图,于是眯起了眸子然后打开门后,斜着看去,金唯高大的身影正站在门边看着这个方向。

  姚窕好奇的跟着看过去,两条澄澈的视线相对,姚窕看见那漆黑挺拔的身影,竟然想说一声谢谢。

  姚窕垂下眸子,惊愕的视线看着斜对面的门锁处在掉渣渣。

  斜对面的门锁都已经掉下了螺丝。

  叮——

  随着一声螺丝的坠落,金唯便转过头直接走进去了,修长的双腿上连带着整个挺拔的身影说不出的冷酷凝滞。

  “勇士,这里是全海盗船位置最好的房间,你看着阳台是全景大窗,比哥哥和七号的都要好。”

  “嗯。”金唯沉闷的声音回应后,站在窗子的位置,看着外面的大海以及虚幻缥缈的海市蜃楼,映照着沙漠的荆棘和骆驼。

  “王妃,咱们的房间也很好的,各有各的优点,不要听我妹妹胡说。”王子殿下示意着房门中的公主,想来是那公主故意这样说的。

  充分意义下,也是对姚窕开始有了意见跟挑衅,果然,姚窕抬头看去,那公主正虎视眈眈看过来瞪着她。

  想必是刚才金唯替她解围的事情被看了出来。

  “殿下,我还有事,想出去一下。”姚窕也不想再久留了。

  王子殿下满是不想让她走的样子,随即还召唤海盗:“跟着王妃,保证她的安全。”

  “不用不用,我去去就回。”姚窕赶紧拒绝,并不想让人跟着。

  随后,姚窕表示对房间布置非常满意之后便自己偷偷溜了出来找五元老。

  姚窕在按了几下门铃之后,五元老终于将门打开了,与大多数的医生不同,五元总是在房间中度过大多数的时间。

  因此姚窕断定五元老的重要事情全部都是在房间中秘密完成的。应该是这样的。

  就连紧邻大海风光的阳台处都是拉着两扇漆黑到密不透风的窗帘。

  “五元老,没有想到六号就是杀人机器,这点您应该早就知道了吧?不然您上次也不会觉得我会被杀死。”

  看到5元老没有反驳,姚窕立刻乘胜追击:“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您可以收下我这个徒弟了吧?我对机器研究非常的感兴趣。”

  五元老穿着骷髅头白大褂,听见姚窕的话之后,尤其是姚窕那一脸自信的模样。

  他立即苦大仇深了起来,转身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陈旧得即将腐朽的皮靴上面已经开始向地面上掉着粘连的皮屑。

 文学

姚窕的视线定格在那双靴子之上,要知道他起码也是海盗船上的元老级人物,虽然那些缴获的物品都归由六元老分配。

  两个人又是见面就吵架的冤家。

  但是也不至于连一双鞋六元老都不舍得给吧?这得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啊?

  “5元老您的靴子怎么?”姚窕没忍住直接问了,然而看见5元老若有所思的模样:“这是我儿子生前给我买的最后一双靴子。”

  一说到他的儿子,姚窕的记忆又被拉回到大约一个小时之前,那就是5元老曾经用自己的儿子和金唯作比较,看起来,金唯能让他想起自己的儿子……

  然而5元老看上去对自己的儿子没有过多解释的想法。

  “我没有什么能教你的。”5元老将眼睛摘下,然后便啪嗒扔在了桌子上面:“你不是6元老的人吗?还是去请教他去吧。顺便帮我把这只钢笔还给他。”

  说完,5元老便将上兜口袋中的钢笔也一同扔到了面前的办公桌上面。

  姚窕的眸子瞬间迷蒙,想起之前在花园外面正在起火,5元老从地面上捡起了什么东西,但是没有看清是什么。难道就是桌上的这跟钢笔?

  难道说,6元老经过那里?

  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呢?

  无论是什么联系,姚窕现在都不感兴趣!什么都没有她拜师的事情重要!

  “5元老,您不守信用!我几次三番来请教您,您每次都敷衍我,这次,您一定要收我为徒!”

  姚窕心里面慌乱得一批,这一招,是从某人那里学来的死缠烂打加厚脸皮。

  结果5元老又是那副心口起伏大,鼻孔出气发泄情绪的模样:“那你能来做我的助理吗?”

  “我能!我当然能!”没想到这一招竟然奏效了,难道这5元老,是吃硬不吃软?

  那以后她就都来硬的!

  “好,那你就先将这跟钢笔转交给他!让他知道收敛!然后你就过来给我做助理吧。但是我会考察你的,不要高兴得太早。”

  “好!”姚窕立即喜出望外。拿起钢笔就出去了。

  到了六元老的住处,姚窕惊呼够奢侈,大概全船最好的战利品都被他霸占了个够,毕竟6元老的住巢就像是卢浮宫一样经典奢华,恐怕是公主殿下都不知道,自己房间中的360度大阳台,还没有6元老的多,公主的有两个这样的窗,6元老这里有六个……

  还是最新加装上去的。

  装潢也不像是那些满墙泼血的画风,反而很高大上,就是皇室风格。

  姚窕环视着整个房间,感叹着这6元老挪用公款的同时,还能惬意的享受生活,这日子真是过得有滋有味……

  “是不是被我的房间吸引住了?”6元老拖着红褐色的大胡子从房门中走来,姚窕从他虚白的脸上能看出他最近毛孔都收小了很多。

  饱满上还添加了几分光泽,姚窕定睛一看,上面还有面膜的残留,看上去像是白色火山泥。

  “只要你能按照我的要求做,将来你也能住上这样奢靡的房间。”

  6元老注视着姚窕的清丽面容,眼罩之后的一只眼睛看不出掩藏了怎样的情绪:“我听说你拿了这次选美的冠军,不错我就知道,赢得那个会是你,是时候将你是我干女儿的事情告诉王子殿下了。”

  “记住了,要好好在殿下面前替我美言几句,一定争取将我提前释放出去!如果海盗王回来,我还能及时的跟他解释。省的,他们想瞒天过海。”

  6元老光泽着他那逐渐细嫩的脸蛋,想必面壁思过的生活,他还是蛮适用的。

  姚窕没有什么心情看他的肌肤状态以及心情状态了,于是直接将5元老让送还的钢笔拿了出来。

  “6元老,这是5元老刚才给我的,让我跟您拿过来,他说让您收敛一点。”姚窕刚刚将钢笔拿出来,就看到6元老的神情大变,仿佛刚才的面色红润全部都是表面,现在才是庐山真面目。

  “这个讨人厌的老家伙!都是因为他!”6六元老已经开始气的跳脚,他将钢笔从姚窕的手中抢过,然后直接扔到地上,疯狂的用脚踩!

  让人见识了什么才叫做老当益壮,就是看着弱不禁风的老年人狠起来强装的要命……

  钢笔已经粉身碎骨,姚窕惊愕了,这不是送了一根寂寞吗?

  原本红润有光泽的脸现在连带着大鼻头都跟着火烧一般的蒸腾:“都是因为他!我才有今天!这个老家伙,他必须死!”

  姚窕健壮赶紧躲得远远的,以免被误伤到,然而,她此刻是真的想知道这二人现在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然而还没有等她问出口,6元老已经用那深邃且带着给眼罩的眸子看着她:“你怎么会跟他见面!你们是不是勾结在了一起,想要一起对付我!”

  6元老气的连眼罩都已经跑偏了位置。

  “冤枉啊!”姚窕现在可不想承认自己要跟他的死对头拜师的事情。怕挨打。

  “我跟5元老只是偶遇而已。”姚窕在他老人家的怒视下,拼命地解释。

  “他有没有在你面前说我的坏话!”又是一个凶狠的眼神攻击了过来,让姚窕感觉必须要斟酌用词的时候到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他只是说让我把这支钢笔给您,然后让您收敛点,况且他知道我是您的人,自然不会跟我说您坏话的。”

  “哼!这个老家伙,他最好管住他那张贱嘴!他当着我的面都敢跟我对着干!”6元老阴狠着双眼,这个眼神让姚窕有点心生敬畏。

  难道,6元老有什么把柄在5元老的手中攥着?

  会不会,6元老就是那个传说中操控杀人机器的凶手,而5元老恰好知道?

  姚窕不可置信的盯着5元老愠怒的双眼,阴毒又狠恶,谁知道他是不是盯上了海盗船上面的所有钱财,想要杀掉海盗王还有王子,好全部据为己有呢。

  姚窕现在有越来越觉得,凶手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位!

  “你想不想活下去?你的那个丈夫可是巴不得你早点死呢,要是想活下去,你就要听我指挥!”6元老的思维跳跃的太快一度让姚窕怀疑他精神有点问题。

  姚窕眸子瞬间一顿,感觉他气势汹汹。像要说什么大秘密,所以必须隐瞒现在金唯已经不再置她于死地的事情:“我想活下去,您说,我应该怎么做?”

  “我之所以这么讨厌那个老东西,就是因为他屡次三番的破坏我的好事!”

  6元老突然眯起了阴毒深邃的眼睛:“我猜这次海盗王回来,他肯定会在船长面前揭发我,我必须先行一步除掉他还有王子!”

  姚窕呼吸突然一停,整个人开始紧张起来,这是让她杀了王子还有5元老两个人?

  让她杀人就算了,还是杀这么重要的关键人物?

  “你一直喜欢的那个六号,就是我花了大价钱购买的杀人机器,现在她死在了你的丈夫手里,如果可以把他也杀了!”

  姚窕先是假装震惊,然后又开始保持着微笑,想听听他到底还想要杀多少个人。

  “我需要你在跟王子的新婚之夜将王子和海盗王,公主,勇士还有那个该死的5元老!全部都杀了!”

  双眼布满了红血丝,6元老像是个缺钱缺疯了的老疯子。

  “那个……5元老他到底握着您什么把柄啊?”姚窕好奇的问道。

  “把柄……”6元老恶狠狠的看着窗外。

  “我之前跟他一起商量购买杀人机器,然后做杀掉海盗王继位的事情,但是我将杀人机器买来了还送上了海盗船,转眼他就为海盗王设计了这艘机械海盗船!让我用大价钱买来的杀人机器耗尽了电量!你说他是不是该死!”

  “他先是答应我,然后转脸就设计陷害我,阻拦我的千秋大业!”

  “所以……好吧。是够损的。”姚窕终于明白了两个人之间的恩怨,以及真正的凶手所在。

  姚窕现在有了很大的压力,一下子被要求杀掉这么多的人,实在是不知道自己的前方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路途,不过她是绝对不会杀人的。

  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用最少的时间将5元老的技艺学到手,哪怕只是一些皮毛。

  “好的6元老,等我跟王子殿下大婚,我已经将他们杀得片甲不留!”露出一个同样凶狠的眼神,姚窕直接离开了。

  “记住,先让王子放我出去!停止我的紧闭!让他将账本给我送回来!”

  六元老对着姚窕的背影大喊。然而姚窕满心的造轮船,不管怎么样,现在钢笔的任务她也算是完成了,是时候回去复命了。

  结果就在路上看见了两个不该看见的人。

  “呦!某些人不是跟着王子去看套房了么,怎么,真的满意么?”金唯修长的手臂向身后背着,整个人一副闲适的模样。

  但是那温热的眸光却韬光养晦般的注视着她。挺拔的身高就挡在姚窕要去的方向,像是要强迫她吃一波狗粮才肯罢休。

  公主就在他身旁。像是准备黏着他的样子。

  姚窕对那公主早就已经精失去了耐心,一点想看表演的心情都没有。

  “正巧我跟公主也要结婚了,也不知道某些人是不是也跟我一样高兴啊?”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84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