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我想让你用嘴做

这是死亡题目啊。这几个女孩谁也得罪不起啊,这次完蛋啦,杨牧心知大事不妙。

  杨牧想了想:“让我好好想想,明天答复你好吗?”

  求神保佑希望他们明天忘记了这事。

  “不行你现在就马上立刻回答我。”姣姣怒吼道。

  “就现在回答你吗?”

  “对就现在。”所有的人一口同声的说道。

  完了,成众矢之的了。

  姣姣说道:“我数到三,如果你不说的话,你知道本小姐的脾气的。一,二,……”这时候全屋子都好像静止了一样。

  “我选择跳海。”杨牧立刻站起来斩钉截铁说道。

  三个女人同时翻了白眼。姣姣大小姐直接过来掐着杨牧的脖子,一边掐,一边说道:“老娘就这样不值得你要嘛。你个死鬼宁愿跳海也不要我。”旁边的人看着被掐的样子哈哈大笑。姣姣看了看小护士,李萍,“你们两个也太不争气了吧,他宁愿跳海也不要你们,你们还这样静静的坐着,这种男人欠揍。”

  小护士和李萍立马反应过来,走到杨牧旁边。同时被他们三人攻击,掐的掐,打的打,骂的骂。

  杨牧求饶到“各位大小姐放过我吧,我错了还不行嘛。”

  阿强和啊君倒是在旁边看好戏。

  啊君突然说道:“那么在换一个问题,就是刚才,你们四个,有一个人必须要丢到海里面去,除了你之外,你选谁。”

  “我靠啊君,你有完没完啊。我这里刚被他们打的焦头烂额,你这个问题不是要我的小命嘛。”杨牧瞪着啊君骂道。

  这时三个女人用同样邪恶的眼神看着杨牧异口同声:“快说。”

  阿强贱嘻嘻的说道:“又有好戏看了。”

  杨牧很委屈说道:“这种事啊,首先要有一个对比,比如说,谁比较温柔啊,谁,做饭比较好吃啊,如果一个女人做的饭连狗都不吃的话……。就把最差的哪一个丢进海里面。”

  “杨牧”姣姣大吼道。后背一凉,一阵冷汗冒了出来。“怎么啦大小姐。

  姣姣突然拉着杨牧的衣服撒娇道:“你教我做菜嘛。”

  “姑奶奶,你吓死我了好没问题。”一下回过神来,“什么你说你要做菜。”姣姣用很诚恳的眼睛望着“恩。”了一声。

  “这可是太阳从南边出来啊,这可是比重五百万还难啊。”几个好朋友都知道姣姣曾经做的饭是连狗也不吃的啊。

  这时姣姣脸色一沉。

  阿强一脸主持公道的表情,悲愤道:“咱们姣姣大小姐多好的一个姑娘啊!美丽大方,性感热情,婀娜多姿,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要内涵有内涵,多好的一姑娘啊!这么优秀的一个姑娘放你面前,叫你教她做一道菜而已,只要是个男人,都争先恐后哭着喊着来这里排队,让姣姣大小姐挑选,哪怕抬回家供着,甜言蜜语的伺候着,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拿出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艰苦奋斗精神来,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誓死也要教姣姣做完一道菜,也就是你了!居然对我们姣姣大小姐口出狂言!这么一个美女在你面前你就不知道!别说姣姣大小姐想抽你了!我现在都想抽你。”

  啊君幸灾乐祸说道:“我都想代表全天下的男人都对你的这种行为表示抗议!不带你这么糟蹋宝贝的啊!像你这种男人简直就是男人的败类,你就是混进男人队伍里面的异己分子,我真的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男人。”

  杨牧骂道:“我靠,如果换成你们两你们两个要怎么选。”

  “我们有女朋友了,我们死也要为了自己的女人守身如玉。”

  阿强一脸很正义的样子说道。

  突然间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阿强以前换女朋友可是可是很快的。用他的话来说。女人嘛,玩玩可以,千万不要当真。超过一个礼拜就换人吧。一来这样的话,一个星期大家不会有太多的感情,分了也就分了。二来阿强哪个人对于性这方面……。

  这一次真的很意外了。他和覃雯已经交往一个月,这可是阿强历史性的进展啊,难道这就是他说的遇到了真爱。

  在想着怎么对付阿强的时候,姣姣说道:“那么你教我做一道菜我今天就放过你。”

  “姑奶奶,我怎么教你啊。想了一会:“恩,凉拌黄瓜。”

  走进厨房吧黄瓜洗好,切好。把调料弄好。

  “来吧我的大小姐。”

  姣姣拿出碗,在把调理倒进盘子里面,随便半了一下。

  说实话,还不错,姣姣吃了一口都觉得还可以。

  心里面想妈呀,终于搞定姣姣了。

  摆平了姣姣大小姐。姣姣把凉拌黄瓜抬着出来,笑眯眯说道:“来吧,这是本小姐新学会的菜,都一起馋馋。”

  阿强表情凝重,看了看这一盘菜说道:“打死我也不吃。”

  阿君立马道:“阿强不吃,我也不吃,我吃黄瓜过敏。”

  别的女生看的一片茫然。

  王红和覃雯互相看了看说道:“你没有故事啊,姣姣做的菜怎么啦,有毒还是咋地,和我们说说,以前你们是怎么相杀相爱的。”

  阿君连忙说道:“我忘记了。”

  阿强也说道:“我也忘记了。”

  这时候所有目光盯着杨牧。

  杨牧说道:“靠,阿强,阿君,是你们的女人要听,看着我干什么。”

  姣姣笑眯眯用手指头亲亲托起杨牧的下巴,笑眯眯的说道:“曾经我记得你和我说,你不会做饭的,这次是怎么做的那么好吃啊,以前的事情,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杨牧逃离姣姣的攻击范围苦笑道:“姣姣大小姐,你就饶了我吧,你不是说,教你做菜你就放过我嘛。”

  姣姣说道:“我说过了啊,我放过你,我只是想听听,我做饭怎么啦,你放心我保证不打你,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杨牧:“那么你先说吧,当初为什么要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学习做饭呢?”

  姣姣叹了一口气说道:“以前因为有一次,我的一位表姐,嫁给了一位富二代之后,就打击我,还说我不会做饭,以后难嫁出去,当时我就鬼火,每天在家里面学习做饭,查百度,看书,当时你们三个不是都挺支持我的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你们来吃我做的饭那么艰难,我就要求你们来帮我试试菜好吗,为什么三天之后你们三个就消失了,所以也就没兴趣了啊,反正做出来也没人吃,所以做饭的积极性就是被你们三个扼杀的,以后如果我真的没有嫁出去,你们三必须要养我。”

  阿强立马指向我说道:“杨牧会养你,你看他做的那么好吃,养你没问题,我不会做饭,女朋友都嫌弃。”

  阿君立马道:“对,你以前学做饭,杨牧一句话也没说,所以杨牧以后养你,一定没问题。”

  杨牧立刻说道:“我靠,为什么是我啊,是阿强说,吃了姣姣做的饭,拉肚子拉了三天,所以决定以后你做的菜,他再也不吃了。”

  这时候姣姣看着阿强。

  阿强恶狠狠蹬了杨牧一眼,然后对这姣姣的说道:“我哪里这样说啊,哪次你学习做饭,虽然说实话有点不是那么的好吃,但是你忘记啦,我是第一个支持你的,本来是要约着他们两来你那里吃饭的。但是杨牧说吃了你做的饭他肚子难受好几天没睡觉,是他叫我不要去你家吃饭的,并且,他还拉拢阿君,还威胁我,对我是利诱威逼我没有办法。”

  阿君立刻说道:“对,我记得哪天本来是要去你家吃饭的,但是被杨牧约出去吃饭了,还说如果在吃你做的饭,他可能会因为营养不良,导致休克,最后猝死…。”

  这时候姣姣看着杨牧恶狠狠说道:“到底是不是你,老实交代。”

  杨牧立刻说道:“怎么可能是我啊,这是赤裸裸的诬陷,这些话,是啊强和阿君说的,我没说过。”

  姣姣:“真的吗?。”

  杨牧:“真的,我对灯发誓。”

  姣姣看着阿强和阿君。

  阿强立马道:“你好好想想,我不会做饭,但是杨牧会,他不仅仅会,他还和你说,他不会,是不是期满你呢?。”

  阿君立马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要隐瞒你不会做饭的事实,要记住,这是事实。”

  姣姣再次把目光投向杨牧:“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

  刚要开口,阿强立马道:“难道你忘记了,哪天我和阿君没去你家吃饭.我们在外面吃饭,你虽然是后面来的,但是你应该记得,哪天是杨牧付钱。”

  姣姣恶狠狠说道:“哪天是不是你请客,老实交代。”

  杨牧再次要反驳,说时快那时迟,阿强马上说道:“杨牧还说如果谁要是娶了你,至少要少活十年。”

  阿君立马说道:“他那里说少活十年,他是说二十年。”(我心里,瞬间高兴,又瞬间打入地狱。)

  姣姣大喊到:“杨牧,你是不是想死,你直接说。”

  杨牧心里面一凉靠,阿强和阿君什么时候结盟的,我立刻说道:“姣姣,冷静,要冷静,你觉得我会说这样的话吗?”

  阿君这时淡淡说道:“哪么,你觉得如果是你,你会少活几十年。”

  杨牧随口一说:“至少三十年。”刚说完立马想到这是阿君的套路,同时也知道,这事玩完了。

  姣姣大叫道:“老娘我和你没玩。”

  然后立刻扑了过来,对杨牧拳打脚踢。

  不过我也不是吃素的,一会的功夫,就捏住了姣姣的双手,把她制服,说道:“大小姐,咱们今天不说这些好吗?”然后我看了阿强,和阿君,在哪里贱兮兮的看着,无奈说道:“你们看戏的,消停一会吧,如果今天姣姣把我废了,谁来做饭。”

  这句话一出,大家都寂静了。

  阿强走过来,和姣姣说道:“要不暂时,先算了,以后的账,等吃饱了在说。”

  阿君说道:“姣姣,看在那么多人的面子上,你就饶他一次吧,看他这个样,也就那个样了你。”

  靠什么叫我就是哪样了。

  姣姣可能也累了对我大声说道:“还不做饭去。”

  杨牧立马低头哈腰说道:“好的,各位大哥大姐,兄弟姐妹,你们要吃什么,小弟今天好好伺候你们,小弟彻底知错了,小弟这就去厨房。”

  这时所有的人逗笑得人仰马翻。

  “唉,命苦啊,命苦。”

 文学

杨牧在厨房看了看姣姣他们带来的食材,这些材料虽好,但缺少佐料,杨牧摇摇头,走出厨房。

  “你们没买佐料,怎么做啊。”

  姣姣:“什么佐料。”

  杨牧无奈,摆了摆手:“你们在这里玩,我去买佐料,小护士,李萍,你们俩想吃什么。”

  小护士他们两刚想说话,姣姣就怒道:“刚才为什么不问我想吃什么,见色忘义的东西。”

  李萍和小护士听完没说话,只是一脸委屈。

  杨牧:“好啦,好啦,想吃什么,你们说,我下去买。”

  姣姣看了看:“我有车,我也去,老娘吃垮你。”

  杨牧点点头,小护士给了杨牧一个眼神,杨牧知道小护士只爱吃大闸蟹。

  阿强和阿君带着他们女朋友在家里斗地主,杨牧带着其余人去买东西。

  一会杨牧带着姣姣,小护士,李萍买好东西,回到小区。

  刚到小区就看到高总下车,只见她一身工作装。

  杨牧被吓得低着头,姣姣倒是没看到,小护士不知道是傻,还是单纯,不管三七二十一跑到高总旁边去打招呼,这让杨牧特别难看,原本自己搬家是请假的,再加上姣姣大小姐,眼看大战就要爆发。

  杨牧内心很不情愿的和高总打了招呼,姣姣在一旁看得咬牙切齿,走到杨牧身边,挽着杨牧的胳膊笑道:“哟,这不是把员工脑袋弄得开花的黑心女老板吗?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你呢?怎么想在这里把杨牧的脑袋开瓢啊,冤家路窄,这里不是医院。”

  高总也是有风度的笑了笑:“小姑娘,我们没仇吧,我刚回家,怎么说冤家路窄呢?”

  高总说完,杨牧才反应过来,这里是高总的家,曾经公司在这里装修过一栋别墅,从李总的口中得知,那栋别墅大概就是高总的家,具体为止就在自己家的对面,只是杨牧住的是单元房,高总住的是别墅而已。

  杨牧有点不好意思,想挣脱姣姣的手臂,却被姣姣用力掐了一下,痛得满脸通红。

  姣姣的举动,就连旁边小护士都看得有点吃醋了,但心里面知道姣姣的为人,只是内心有点不舒服而已。

  姣姣看着杨牧:“小子,你在敢多嘴,老娘让你爽到极点。”

  小护士回想医院,大概想起一些事情,连忙打圆场说道:“高姐,杨牧也住在这里,等会一起上来吃饭吗?杨牧刚搬家。”

  杨牧听完,尴尬到极点,本来自己和高总请假,是说自己生病的,没想到被小护士的天真打败了。

  姣姣听完也不舒服,对小护士说道:“静秋,你什么意思,高姐长,高姐短的,以后别和这种女人来玩,她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心她祸害你男人。”

  小护士听完,先是喜悦,然后是一脸的无奈,她和姣姣不能说是特别熟悉,但也知道姣姣和杨牧的兄弟情义,原本想打圆场的,没想到弄巧成拙。

  高总笑了笑,非常大气:“小妹妹,姐姐今天有事,不和你吵。”说完便转身离去。

  姣姣本来还想挑点事,看到高总离开,得意洋洋笑道:“xx女人,怎么走了,来来来,我们俩练练。”

  说完,便撸起袖子。

  杨牧啦着姣姣,蒙着姣姣的嘴,说道:“大小姐,消停一会,人多,注意形象。”

  姣姣这才反应过来,放下袖子,立马装起可爱,一副胜利者姿态,准备凯旋而归。

  只听到高总一声:“杨牧,明天记得上班别迟到。”

  杨牧“哦”了一声。

  姣姣听完,以为是挑衅自己,立马骂道:“黑心老板,诅咒…”杨牧迅速捂住娇娇的嘴,说道:“人多,人多,形象,形象。”

  姣姣看着已经离开的高总,给了杨牧一脚。把所有东西丢给杨牧,拉着小护士和李萍,便上楼了。

  杨牧无奈,只能自己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家里面。

  姣姣满脸不悦,把刚才遇到高总的事情,和大伙说了一边,不知为何,除了小护士和李萍保持中立之外,所有人都对杨牧竖起中指,齐声道“鄙视你。”

  杨牧无奈,只能走进厨房做饭,然后悄悄和高总发了个短信,表示道歉,高总只是淡淡发了两个字,没事。

  无奈啊,杨牧得罪了姣姣,得罪高总,还让小护士难受,只能硬着头皮一个人再次做了一桌子的菜,就连小护士和李萍也不来帮忙,被姣姣率领着去打牌。

  一会终于做完了,因为明天很多人都要上班,加上昨天大家确是喝了很多酒,时间也不算太晚,他们便回去了。

  毕竟阿强要和覃雯回家办事,哪个老色鬼,昨天喝多了,憋了一天他就受不了,阿君则是好不容易找到女朋友,自己又血气方刚,李萍,也要参加培训,便回去了,至于姣姣大小姐,听到阿强他们都要回去,也跟着走了,不过这几位女生倒好,临走之前还帮我收拾一番,顺便打扫一下卫生(姣姣除外)。

  家里面就剩下小护士和杨牧了,两人做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杨牧喝了酒,虽然不多,但看着小护士总有一点想入菲菲,时不时的斜瞟小护士的大腿。

  小护士看到杨牧的眼神,骂道:“你想干嘛?告诉你,别胡来,本小姐可是学过防狼术的。”

  杨牧心里面也知道,自己不能直接把小护士扑倒,毕竟小护士比自己想的要纯洁多了,从她走路的姿势来判断,小护士很有可能是个雏。

  “小护士,考验得怎么样,现在,有房子了,以后就有车了…”

  杨牧刚说完,小护士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立刻骂道:“你想干嘛,告诉你,考验不及格。”

  杨牧立刻说道哪里不及格啊。

  小护士站起来,叉着腰:“你和姣姣怎么回事,还有李萍。”

  杨牧听完立刻吐血:“小护士啊,姣姣是我朋友,如果我和她能成,早就成了,李萍是我高中同学,人家来这里培训的 …”

  杨牧还没说完,小护士:“哪么你们高总怎么说,今天你看到她,为什么假装没看到,还低着头。”

  杨牧听完,更是又气又好笑:“大小姐,我这次搬家,我和高总请假,说我生病了,现在倒好,被你揭穿了,还和她住在一个小区,加上姣姣上次和她在医院里面的恩怨,你说,我要怎么办。”

  小护士听完,满脸疑问:“难道,我错怪你啦。”

  杨牧:“小护士,以后你别傻乎乎的和什么人都说实话,我明天上班要怎么和高总解释都不知道了,扣我工资怎么办。”杨牧说完一脸委屈。

  小护士听完也是满脸皱眉,想了想:“好吧,哪么我在考验你几天,但是,考验期你敢胡来,我就,就从这里跳下去。”

  杨牧点点头。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看电视,杨牧也时不时的帮小护士捶捶肩膀,帮她放松放松,变相占着便宜。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85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