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被老头破了处|被老师带到办公室调教

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停在大门外,见陆屿出来,助力接过他拎着的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

  经纪人透过车窗看见席崎,遥遥地点了点头。

  陆屿也回头,笑着摆了摆手。

  席崎颔首,也挥了挥手。

  保姆车远去,陆屿这次跟随剧组去拍戏,要待三个月。

  导演是熟人,是江导。

  江导大银幕转小荧屏的首作《南柯梦》很成功,被许多专业人士评近十年来最杰出的影视剧,再次迎来了仙侠剧的巅峰。

  剧中的所有主要角色都火了,原本的配角也从十八线步入了前二三线,片酬翻了数倍。

  剧中最火的莫过于国民白月光,流萤的扮演者,赵胭胭,这个年仅14岁的少女,被誉为十年一遇的小仙女,在同一时间席卷了各大平台首页,登了数十次热搜榜。

  但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她回归了校园认真学业。此后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一个偶遇也无。

  有人说她在的学校是封闭式管理,√网络很严格;有人猜测她是出国留学,可能去了音乐学校深造……众说纷纭。

  随着她的消息越来越少,提起她也不再多,但每每提到仙女角色,她总会出现在榜首。

  老爷子知道胭胭去了封闭式学校只说了夸奖,毕竟他对这个和自己聊天看电视,会让自己外孙有了温度的小辈很喜欢,学生嘛,学习才是正事。

  江导有些可惜,但也表示支持,在读书的年纪好好读书才是不负年华,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不被“红”迷了眼睛已经太难得。

  但只有席崎他们知道,胭胭消失了。

  就突然的,如同她的到来一般又突然地离开。

  他们接受她的存在用的时间很短,胭胭实在有招人喜欢的神奇魔力。

  但她的离开,却让他们很难接受。

  裴金虎失落了很久,一米九的块头那几天总是红着眼睛的,但他知道该为妹妹感到高兴,因为她终于可以回家了。

  而他获得选秀冠军与其他队员为期两年的限定团队大热,他与团队开始频繁登上各个平台演出,忙碌而充实的练习,代言接踵而至,繁忙的工作让他很难有时间想胭胭的消失。

  赵瑚珊最无法接受胭胭的离开,在小洋楼里呆了半个月后,知道胭胭不会再回来后,他便接了导师的推荐信,去了国外深造,偶尔有消息回来。

  往日温馨热闹的小洋楼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陆屿与席崎还在。

  “喵~”席崎低下头,鹅黄色的小猫蹭了蹭自己的裤角,他弯腰把小乖抱了起来。

  小乖也在。

  胭胭的离开让小乖抑郁了一段时间,不怎么爱动也不吃东西,是陆屿发现的,他带着小乖去了宠物医院,席崎匆匆赶来,两人被宠物医生好一顿教训,这才抱着小乖回家。

  小动物最能感受到身边的变化,主人的情绪,他们忽视了小乖。

  小乖本就是被抛弃捡回来的,胭胭的离开让他们在失落之余忽视了对小乖的照顾,小乖以为自己又被抛弃了。

  席崎和陆屿两人照顾了小乖很长一段时间,小乖才恢复过来,因为养得好,胖了一圈不止。

  只是也比以前要安静了,以前的小乖与名字可不相似,调皮爱闹。

  自那后又过了一个月,陆屿突然告诉席崎,他要去演戏。

  “胭胭说的是对的,我是爱着表演的。”陆屿笑着抚着趴在腿上的小乖。

  “我一直不愿意,只是想证明我不仅仅只会演戏,不是他们手中的操纵玩偶。”

  “但其实是我入了死胡同,他们想什么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自己的想法。”

  “我是热爱表演的,我想演各种各样的角色,各种各样的人生。”

  小乖舒服地眯着眼睛,蹭着他的手背,陆屿曲指挠了挠它的鼻尖。

  席崎低头看着小乖,“是好事”。

  “老大,而且我有种直觉,胭胭会回来的。”

  “什么?”席崎皱眉诧异。

  “也许是我异想天开。”陆屿依旧笑着,“也许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梦到以后,胭胭回来了,她长大了,更漂亮了,还记得我们,还认我们,叫我们哥哥。”

  陆屿说这话的时候带着笑,可席崎却感到了悲伤。

  会回来吗?他们谁也不知道。

  “小屿。”席崎没有打击他的想法,或许他自己也在期待着,他只是用着再理所当然的语气肯定地回答,“胭胭当然会认我们。”

  “胭胭会回来的。”陆屿轻笑着看着席崎,眸光坚定,让席崎都不由得动容。

  “只是老大,如果胭胭回来不是像上次一样直接就在我们身边怎么办?”

  “胭胭是不是要好久才能找到我们?”

  “只要我在屏幕上,胭胭总会看到我的,她会找到我们的。”

  那天是有史以来陆屿说得最多话的一天。

  后来,他便接了个角色,张导的《撼生》。

  他没有避讳这个角色,那段时间网上很多评论,好的,不好的,期待的打击的,多年前他拍戏失语的画面一度登上各个头条。

  陆屿并没有失误,他在镜头前很自然,一如多年前他第一次面对镜头,是天生的演员。

  电影还未上映,但席崎知道,陆屿会成功的。

  江导的第二部作品要开拍了,还是蔚然编剧,倒与他们有关系,是原先他们三个客串过的角色的后续,陆屿不曾客串,如今却是演了主角。

  回忆戛然而止,小洋楼再次安静了下来。

  胭胭不在,弟弟们远行,家也只是个名词罢了。

  被席崎抱着小乖见他也不抚摸自己也不跟自己玩耍,木头似的站着,小乖不甘被忽视,抬头咬住了席崎的袖口,磨了磨牙,一件难求的高定便破了个洞。

  胖了,食量也大了。

  “饿了吗?”席崎有些无奈,抱着它走向喂食的地方。

  等胭胭回来,许会被太福相的小乖吓了一跳。

 文学

“咳咳。”

  咳嗽声并不响亮却是将门外的小桃吓了一跳,手里端着的茶盏晃得洒了一片,她慌忙得去瞧那个屋子,门外的大锁没有动过,还牢牢地别着,可她的的确确听到了声响,就是从里头传出来的。

  她不敢乱想,慌忙跑去找南妈妈。

  “南妈妈,画眉今天不能上台了。”画眉掩唇轻咳,即便面上带着妆,也粉饰不了病态。

  画眉模样清丽温婉,擅长一手琵琶唱南方小调。

  “听出来了,这嗓子要登台岂不是把人都吓跑了。”南妈妈皱眉看着她,摆摆手,“去去去,好生在屋里呆着,养好了嗓子,不然小心你这身皮子。”

  “谢南妈妈体谅。”画眉温温柔柔地道了谢这才离开,她知道南妈妈向来是刀子嘴豆腐心的。

  南妈妈正要转身就瞧见小桃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南妈妈!那间屋子里有动静!”

  那间屋子,画眉不由自主地停了脚步。

  画眉给姜幼胭塞了簪子的事却是没有瞒过南妈妈的,她那日没有在摄政王面前说,今日也不会,她摆手让停了脚步的画眉离开,“好好休息去。”

  “是。”画眉福了福身退下,眉心微蹙有散开,那日只是她一点善心起,姜幼胭与她们是不同的,知道她本会无事,她也曾后悔过,如今便是不相干。若是回来了是再好不过的事。

  “动静?”南妈妈皱眉轻斥着小桃,“稳重点,大惊小怪得像什么话。”,

  小桃缩了缩脖子,这才回话,“是,我刚刚出来端茶,听到有声音,可门上落的锁还没取下。”

  说到这里,她颤颤巍巍地问,“是不是胭姑娘回来了?”

  南妈妈愣了一下,立刻蹙眉,瞪了她一眼,叮嘱,“叫楼里的人都绕开那里,远着些,别想别的,忘了楼里还有王爷的人,这会该得了消息,那边该是要来人了。”

  “是。”小桃连忙低头,她可不要再见着那个杀神。

  如南妈妈说言,摄政王当下便收到了消息,那间房被封,锁之后,一直有人暗中盯着,有没有可以进去或是凭空出现,他再清楚不过。

  得到消息后,立马便赶向了教坊司。

  轻微的晕眩过后,姜幼胭感觉到自己的脚接触了地面,有不实的落差感。

  空气中弥漫着粉尘,呛得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她掩唇压抑着咳意,打量着自己所处的环境。

  是教坊,还是她离开时的模样,她回来了。

  她站着的位置迎着那面雕刻着精美图案的铜镜,镜面布满了灰尘,,还带着些许裂痕,这些裂痕蜿蜒并不狰狞,而是构成了恰好的图形,就像学长哥哥他们所持有的镜子那般。

  而这在她离开前是没有的,察觉到这点后,姜幼胭惊讶地伸手去碰,触摸到一手的灰尘,洁白的掌心立刻黑了一片。

  裂痕处没有割裂感,如同本性如此。

  抬手间袖口扬起又落下,上面的细小的花朵是三哥哥亲自绣的,绣线精致繁琐。

  姜幼胭慌忙去摸身上的包,三哥哥给她做的背包还在,一包纸巾,一面镜子一把梳子,一些糖果,还有黑屏的手机。

  姜幼胭突然就红了眼睛,她意识到自己也许再也见不到哥哥们了,那些仅仅相处了四个月,却对她全然信任宠爱着的哥哥们,她的家人。

  姜幼胭听到取锁的声响,她还未来得及躲藏,就与走进来的人看个正着。

  房间骤然迎入光亮,久不见光的粉尘在空中飞舞。

  来人优越得身高划下具有压迫性的阴影。

  他的目光阴翳冷漠,像深夜中眼泛着幽幽绿光的狼。

  姜幼胭没被他的目光吓到却仍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眼前的人与大哥哥的五官逐渐重合起来,他竟然和大哥哥长得一样!

  少女穿着一身怪异的装束,样式特别,与时下的服装相比更为修身,也更为活泼。

  “姜幼胭?”

  声音很冷,虽然音色与大哥哥相同,语气却截然不同,不会让人混淆。

  屋子里到处是灰尘,他先前走进来时留下了脚印,而少女所在却只有那一小片。

  就如她突然消失那般,她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子不语乱神,摄政王向来不信鬼神,却也知道这没办法解释。

  摄政王低头打量着眼前的豆蔻少女,她看着自己一幅熟悉又震惊的模样,一双杏眼瞪得溜圆,就像他幼时养的猫儿。

  她的模样自己并不陌生,她消失的那段时间,以往害怕她容貌流出名誉受损的事再顾不得,姜暮笙画了许多她的画像,自己也留着一份。

  少女容貌精致秀美,软糯可爱,笑死来有小小的酒窝。

  是他期待中那个小团子会长成的模样,也是姜暮笙谈话中那个灵动的女孩。

  突然间涌起的熟稔,让摄政王不由得放轻了声音,“姜暮笙,他在我那里。”

  哥哥!远游的哥哥回来了!

  姜幼胭一震,她突然想起消失前自己看到的学长哥哥,她打量着周围,没有,学长哥哥不在这里。

  对了,学长哥哥说过那次他是在哥哥体内,这次是不是也一样?

  姜幼胭焦急之下慌忙上前抓住了眼前人的手臂。

  手上突然的温度让摄政王一怔,他不习惯与人身体接触,眼前的女孩的神情却让他没有在第一时间挥开。

  摄政王低头看向姜幼胭,那双阴冷的眸子中有些惊讶,却又觉得理应如此。

  毕竟这个少女在还是孩童时就拽下他的玉佩大放厥词“你就是我的未婚夫了”的人。

  她本便该是与他最亲近的人,不过是拉下手臂而已。

  摄政王这样告诉自己。

  “他在我那。”知道少女的焦急,想到她这点时间许是颠沛流离,心蓦然一软,他又复述了一遍,声音较方才要温和了些许,只是几乎不可察觉。

  但若是叫他的门生部下见了,许会大吃一惊。

  王爷不仅没有拒绝接触,还会温言细语?什么时候他家王爷也会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姜幼胭向来对旁人的情绪敏感,他语气的变化,与他站得很近的姜幼胭自然能感受到。

  与大哥哥几乎是一个模样刻出来的容貌让她放松了警惕,下意识的亲近想要相信。

  但眼前人乍见时的阴翳冷漠的印象与大哥哥的冷却是不同,大哥哥的冷是没有攻击性的,只是拒人之外;而眼前的人带着杀伐之气。

  但此刻,他释放出来的信号的确是友善的,而他的话也让人不由得信服。

  如他所言,哥哥在他那里。

  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还抓着对方,姜幼胭松开了握着他的手臂,脸上红晕微起,却又按耐着这份尴尬羞意,她抬起脸打量着他。

  手臂上温度的离开让摄政王有些叹息,他注意到少女的打量,低着脸与她对视。

  他是谁?姜幼胭疑惑地打量他,一个猜测在脑海中成形。

  “你是谁?摄政王?”

  “我是你的未婚夫。”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85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