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又紧又嫩又多水好爽 情趣办公室调教高H

“那也挺好的,少操心,吃好睡好。”

    “可不是,我现在才想明白了,女人就该对自己好。年轻时为了婆家,为了男人,为了孩子,把自己糟践成这副模样,到头来,男人能感激你几分?”云舞摇摇头,提起过往,言语淡淡的,没有悔恨,也没有庆幸。

    云黛拍拍她胳膊,说:“不想那些了,都过去了。咱们进去吧。”

    云舞点点头,挑起帘子走进屋子。

    浓郁的药味扑面而来。

    屋里静悄悄的,听见脚步声,一个三十来岁、模样清秀的妇人从床边站起身,给云舞行礼的同时,也在悄悄打量云黛。

    “秀珠,你去歇着吧。”云舞是随口说。

    “妾身不累。”秀珠温婉说,“老爷才醒呢,怕他待会找人。”

    云舞也就没说什么,来到床边,看见韦东来果然睁着眼睛,便说:“老爷,你看看是谁来看你了。”

    韦东来消瘦又苍老,听见声音,转动眼珠,朝这边看过来,眼神中全都是迷茫。

    云黛瞧着他的状态似乎不大对,便小声问云舞:“姐姐,太医说他是什么病了吗?”

    “谁知道呢,只说是老了。”

    云舞摇摇头,又对韦东来说,“老爷啊,你朝这边看。”

    韦东来便转着眼睛去看云黛,问:“谁啊?”

    “你不认得她了?你再好好想想!”云舞耐心的说。

    “想不出来。是谁家的闺女?”韦东来断断续续的说着,语无伦次,言语颠倒。

    云黛拉了拉姐姐的袖子,示意她跟自己出去。

    云舞叹气:“你看见了,别说你呢,他有时候连我都不认得了,管我喊娘。这老糊涂东西!实在是糊涂的不成样子了!”

    云黛道:“姐夫不认人多久了?”

    “小半年了吧。脾气也越来越大了,在家骂东骂西,还说我藏了他的东西,拿了他的私房。”云舞提起来就气的不行,“我缺他那几个碎银子?莹姐儿每次来,都被他骂哭着回去。如今也不肯再来了。也不知怎么了,年纪大了反倒性子变差了。真是个老糊涂,老冤家!”

    云黛说道:“姐,姐夫这是病了。”

    “我知道他病了,生病这么多人伺候他呢,莹姐儿多孝顺啊,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的意思是,姐夫得的就是这个病。”

    “什么病?”云舞惊讶。

    “老年痴呆。”云黛没有说出另一个专业名词,“得了这个病,就是会这样的,性情大变,不认得人了,生活无法自理。”

    云舞倒是听说过这个词儿,但没怎么当回事,都以为是年纪大了,糊涂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云黛道:“他骂人,不认人,是他脑子里生病了,他自己控制不了

 文学

“这是一种脑子的病啊?”云舞吃惊,“黛儿,你既知道,可有法子医治?”

    “抱歉,姐姐。”云黛摇摇头,“没办法的。”

    别说古代这几个大夫,便是现代医术那么发达,对老年痴呆也束手无策,除了大量吃药维持缓解,并不能治愈。

    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病人一步步陷入自己的世界中,完全断绝与外界的任何联系。

    这个病,无论对病人自己,还是对家人,都是痛苦和折磨。

    韦东来比云舞大几岁,六十岁的年纪,得这个病,还是过于年轻了。

    云舞不懂,就拉着云黛问。

    云黛尽自己所能,把这个病与她解释清楚。

    云舞伤心又觉悲哀:“原来老糊涂并不是老糊涂,是他病了。这么说,他以后会不认得任何人?”

    “是这样的。他所有的机能都会一点点退化,最后变成白纸一张。”

    “那不就是个傻子吗?”云舞红了眼眶。

    “姐,看开些吧,生死有命。”云黛只能这样劝慰姐姐。

    云舞擦眼泪,哽咽道:“我知道。我不是为我自己,是可怜他,一辈子好面子的人,到头来,变成这样,实在叫人唏嘘。”

    “没办法的,谁也不能预料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过好当下吧。”

    云舞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也就想开了。

    都这个岁数了,还有什么可期盼的。

    她很快开始关心起妹妹的事情来,拉着她问:“黛儿,你这次回来,还走吗?这些年,你总是在外,难得见你一面。如今我年纪也大了,真是不忍总与你分别。”

    云黛笑道:“暂时不走了,想在京都住一段日子。”

    “太好了。”云舞很高兴,苦口婆心道,“你啊,真是到处飘的命,以后别走了呀。安安稳稳的待在京都,咱们兄弟姐妹在一处,时常见面说话,多好啊。”

    “好,我尽量不走了。”云黛笑。

    “尽量什么呀,不许再走了。”云舞嗔道,“你也不看看姐姐现在都什么岁数了,我这身体也越来越差了,还有几年活头?你再走,说不定咱们姐妹见不着几面了。”

    “好好好。不过,万一有什么要紧事呢?那我肯定还是要出门的。”

    “你如今什么都不管啦,还能有什么要紧事?”

    “钏钏那里有些难处,我一直担心着呢。”

    她叫钏钏叫的亲昵,但云舞知道萧钏钏是北齐的女皇帝,她可没资格跟妹妹一样,拿萧钏钏当晚辈看待。

    “若是国家大事,那自然是要去的。”云舞丝毫没意识到,妹妹说这番话的深层含义,只沉浸在妹妹不会再离开的喜悦中。

    “天不早了,留下吃饭吧,我安排了你喜欢的饭菜。”云舞说。

    “下回吧,我得回去看着他们收拾东西呢。”

    “收拾什么东西?”云舞纳闷。

    “我不是打算搬到摇光山嘛。”

    “哎呀,你真是……宫里不能住吗?”

    “不能。”云黛指指自己的脸,“你看我这样,能见人吗?还有他呢。”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88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