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 王爷奴婢受不了h好大

什么情况?

    张献忠怎会疏于看管,任由民夫奔逃,暴露自己夜间撤退和设置伏兵的消息呢?

    难道是逃跑的民夫太多,张献忠又在忙着撤军,真的就管不过来?

    极有可能,而且属于战争常态。

    石永恩无比迷惑,赵瀚这边同样迷惑。

    赵瀚面前跪着两个民夫,也不知他们是否奸细,懒得费功夫令其站起来说话。

    “张献忠真要连夜撤军,被你们发现了,还让你们逃出来给我报信?”赵瀚皱眉问道。

    一个民夫说:“赵天王,我们真没说谎。”

    另一个民夫说:“天还没黑透,八贼就让我们搬运粮草,全部往西北边那处山沟里搬,肯定是想着晚上带兵逃走。”

    赵瀚又问了许多细节,挥手让人带他们下去。

    李正还是那谨慎的性格,问道:“要不要分开审讯?”

    赵瀚摇头说:“不用。这两人是真民夫,再审也审不出结果。现在可虑的是,张献忠是否故意放他们走,引诱我们攻进大营,却在大营里设伏突袭。又或者引我们追进山沟里,在山沟里设伏袭击。”

    卢象升说道:“先以数百精锐步卒和骑兵袭营,试探敌方大营是否有埋伏。不论如何,先把贼军大营占了再说。”

    “对,稳扎稳打,暂时不要追进山里。”李正说道。

    萧宗显举着蜡烛,把烛火凑近黄州府地图,问道:“张献忠会不会不往西北逃?”

    “他要么往西北出山,要么往北边翻山而出,不管走哪边,都是被咱们一步步包围。”李正说道。

    萧宗显指着一处地图说:“这里不就有大片空挡吗?”

    已经归队的王徽解释:“那里是一片沼泽地,大军根本不可能通过。就算能通过此处,数万大军也得两三天时间才能过沼泽。而且除了沼泽,距离我军主力也不远,轻轻松松就能追上,他还不如往西北逃呢。”

    赵瀚重新观察地图,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张献忠留在大营,那就是死守。往西北逃、往北边逃,最终都要往西渡河,正好中了赵瀚的圈套,调集各路军队一步步将其围歼。

    如果自己是张献忠,会怎么选择呢?

    似乎没有选择,怎么选都是死路一条。

    正西方确实有道山谷,穿过山谷之后向西南,将面临大片的沼泽地。那里距离赵瀚主力的非常近,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脱离沼泽,若被发现比半渡而击更加致命,懂打仗的人根本不可能走沼泽。

    可赵瀚就是感觉不对,因为张献忠不可能这么容易对付!

    就在众人商讨军情之时,又有几个民夫被带来。

    有人说,张献忠的精锐步卒提前进山,可能会在山沟里设置埋伏。

    有人说,张献忠的精锐往北边去了,很可能是要强行翻越横岗山。

    前后三个信息,都能互相印证,却让众人更加不解。

    李正说道:“我建议,先攻占敌军大营,天亮之后再分兵追击。步卒进山小心前进,骑兵绕向出山通道阻截策应。”

    王徽提醒说:“敌军精锐如果往北进了横岗山,广济城也不能放松警惕,张献忠随时可能杀个回马枪攻城。”

    卢象升也感觉有些棘手:“张献忠在迫使我们分兵,也是故意泄露消息,让我们不敢进山追击,好给自己撤军争取时间。他夜间大军撤退,又带着许多粮草,即便设置伏兵,只要我们追去,也有可能导致他大军溃逃。”

    “但我们也不敢赌,谁知山里是什么情况?万一撞进伏击圈就麻烦了。”李正补充道。

    赵瀚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不仅将领们缺乏大战指挥经验,他自己还不如麾下那些将领呢。

    赵瀚只能问卢象升:“卢将军若是张献忠,会选择怎么打?”

    卢象升自己思索道:“也只能做到这样了,设置伏兵,分兵北上,故意泄露消息,让我们追也不敢追,就算追还得谨防偷城。”

    赵瀚暂时不去想,下令道:“立即派几百人袭营,若无敌营当中伏兵,占领之后立即堵住进山通道。”

    夜袭部队冲进张献忠大营,发现外围全是空营,里面一圈却有大量民夫。而且,越来越多民夫,发现张献忠的大军已经离开,于是拼命朝着赵瀚的大营逃命。

    喧闹而混乱,赵瀚就算想进山追击,也暂时被民夫给阻住道路。

    “天下大同!”

    石永恩虚弱叫喊,伸手抓住路过之人的脚踝。

    那夜袭战士吓了一跳,正准备抽刀砍去,听到“天下大同”又收回,蹲下去说:“你先放开我的脚,过会儿就有人来救你。”

    石永恩惨笑:“同志,我等不及了,我有紧急军情汇报。”

    “你是大同社的?”夜袭战士惊道。

    石永恩的脑袋愈发迷糊,强打起精神说:“回去告诉赵先生,张献忠多半要走沼泽。那边我去过,沼泽地边缘,是有农户和水田的,数万大军带着粮草不容易通过,只带骑兵和马队却轻松得很。”

    夜袭战士哪还敢怠慢,呼喊着同伴过来帮忙,一人背着石永恩回去,一人飞快跑去报告军情。

    石永恩对背着自己的战士说:“我快撑不住了,麻烦告诉大夫,赶紧把我这条胳膊锯掉。”

    “晓得,你别睡过去。”战士叮嘱道。

    石永恩以为自己会昏迷,没想到一路居然清醒着,他都有点佩服自己的意志力了。

    要是能活下来,或许可以做官,立这么大的功,怎也要安排个小官做做吧。

    石永恩是读书人,可惜秀才都没考上。

    赵瀚那边得到消息,包括卢象升都感到疑惑。

    卢象升百思不得其解:“若是只带骑兵和马队走沼泽离开,张献忠那几万精锐步卒和粮食都不要了?”

    “对啊,哪有这样打仗的?”李正更加猜不透,以他的性格,就算全军战死,也不会扔下几万部众。

    “他能干出这种事吗?”赵瀚问道。

    “以前干得出来,可现在他有地盘,怎能……”卢象升说着突然灵光一闪,“张献忠在西北山沟里,肯定设了埋伏,又能迟滞我军,又能尽量保住粮草。他北边翻越横岗山的精锐,也是真派去了,可视情况回击广济城,也可视情况绕向西北边。就算我军杀去,那些精锐步卒也能全部钻山沟往北边逃,我军彻底包围这些人至少要好几天时间。”

    王徽迷惑道:“但他直接从西北山中通道遁逃,不是能起到同样效果吗?而且还能逃得更快。他的骑兵和马队,穿越沼泽地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绕后攻击我们?”萧宗显也想不明白。

    卢象升盯着地图思索好一阵,突然握拳说:“他想带着骑兵,一夜奔袭数十里,去突袭我军围困蕲州的部队。若是给他奔袭成功,下一个目标就是武家穴。那里有我军的粮草,如果被他搞成了,我军粮草恐被烧得精光。”

    众人恍然大悟,又觉得张献忠真是凶残。

    张献忠肯定做好了部署,一旦山中步兵撑不住,在钻山逃走之前,多半要把自己的粮食也烧了,而他则去奔袭烧毁赵瀚的粮草。

    这种打法,大概率两败俱伤,大家一起失去粮草。

    而且,张献忠的骑兵和马队,在烧毁武家穴粮草之后,很可能不回去跟步兵汇合。他将继续往东杀去,在赵瀚的腹地烧杀抢掠,以战养战裹挟百姓。精锐步卒则一路翻山越岭,根本就不选择渡河,半路肯定要饿死许多,但能回去多少是多少,总比过河时被半渡而击更强。

    卢象升咬牙切齿:“这厮又变成流寇了,这是流寇惯常的打法!”

    赵瀚迅速做出决策:“李正带兵,骑骡子前往赤龙湖,坐船返回蕲州救援。卢象升率领骑兵,径直向南奔到长江,卡住从蕲州到武家穴的去路。再派快骑告之武家穴的镇长和农兵,让他们警惕有贼骑奔袭。”

    赵瀚想一步步包围张献忠,张献忠却主动一分为几。

    一大半民夫扔给赵瀚,剩下一半民夫随时准备扔。几万精锐步卒分成两部分,在埋伏之中时刻准备进山逃窜或打游击。至于张献忠的粮草,估计引火物都准备好了,全部烧掉都不留给赵瀚。

    而张献忠本人,率一万多骑兵和马队,还牵着几千头空骡子。先是从正西的山沟穿过,再从沼泽边缘行军,通过沼泽地之后,绕着赤龙湖飞速奔袭蕲州!

    蕲州城是张献忠的地盘,与守军前后夹击之下,而且还属于夜袭,赵瀚的围城部队很可能崩溃。

    李正带领全军骑骡,拼命往赤龙湖赶去。

    真的在拼命,拼骡子的命。

    骡子的耐力极强,但不擅长快速奔跑,强行加速行军的话,就算跑到目的地也得倒毙。

    在骡队之前,还有几匹马瓦里马,作为信使奔往赤龙湖,再换船前去蕲州城外给友军报信。

    张献忠在天黑之时就出发,但他需要穿过沼泽边缘,还要绕着赤龙湖奔袭。而赵瀚派出的信使,拖到二更天出发,却可骑马、坐船直线前进。

    谁更先赶到蕲州,还真不好说。

 文学

张献忠、李自成、罗汝才、老回回……这些西北流寇,或许没有别的特长,突围的本事却大得很。

    赵瀚一撅屁股,张献忠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

    西边绝对不能去,赵瀚肯定还在暗中调动兵力,从西边撤军将彻底落入包围圈之中!

    这是用人命堆出来的经验,张献忠有好几年时间,都在被包围与突围之中度过。

    罗汝才也知道,直接回军必被包围,因此提议向东流窜。

    孙可望同样知道,于是提议反复拉扯,在双方兵力不断调动当中钻空子。

    还是张献忠最凶狠,赵瀚的主力现身之后,立即决定只带骑兵奔袭反击。奔袭成功就赚大了,就算奔袭失败,只要赵瀚回军不及时,张献忠也可以从容溜走。

    至于那些精锐步卒,在张献忠看来,已经不能打仗了,至少撤军途中无法打硬仗。

    半个多月的攻城战,特别是最后一次攻城,全军士气下降到极点,已经对大同军产生畏惧之心。如果带这样的部队撤退,张献忠感觉是在找死,还不如主动将骑兵与步兵分开!

    一万多人的骑兵、马队,带着几千头骡子快速奔袭,骡背上载着少数粮食和引火物。

    他们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而下,即赤龙湖的西侧。

    那里河道纵横,而且水田遍布,骑兵别说展开作战,就连快速行军都够呛。

    但张献忠就是来了,孙可望亲自做向导,因为这属于孙可望的地盘,对各种河流和地形非常熟悉。

    为了加强对富庶地区的控制,孙可望在关键州县铺了土路。这些土路虽然只有两米宽,却可用于骑兵通行,平时下乡催粮非常方便。

    月光之下,复杂的河网农田之间,张献忠全军举着火把飞奔。

    中途甚至穿过两条小河,那些小河上的桥梁,并不是孙可望修的,而是明代中期,当地士绅出钱所建。

    孙可望停下来说:“父亲,前面距蕲州还有不到十里,可命令全军先熄灭火把。”

    张献忠命令全军下马裹蹄,灭掉火把之后继续前进。

    又派出使者,前去联络城内守军。

    大同军说起来是围城,其实驻扎在朱湖南北,中间停靠着许多船只沟通,停船之地还有李时珍的坟墓。

    张献忠的奇袭方向,卢象升已经猜出来,但其行军路线,跟卢象升的猜测相反。没有绕向赤龙湖东侧,而是绕着更难走却更近的西侧,导致赵瀚麾下的骑兵扑错方向。

    也不算完全扑错方向,只要卡在那里,就可以防止张献忠东窜。

    “敌袭,敌袭!快点燃烽火!”

    蕲州城西北边六里地左右,小山丘之上有一处营寨,里面驻扎着一千大同农兵。

    张献忠虽然隐藏得很好,但还是暴露了行踪。

    “全速进军!”

    张献忠只能提前发动,根本不管这处营寨,全军朝着蕲州城东北边的主力大营冲去。

    营寨的狼烟升起之后,几乎没啥作用,因为这是夜里,几里外的友军根本看不见。他们使劲的吹号呐喊,同样毫无作用,这处营寨是用来白天传消息的。

    不过,他们迫使张献忠加速行军,那隆隆的马蹄声,很快惊醒了大营中的江良。

    “吁!吁!吁!”

    营中响起铜哨声,不管是农兵还是民夫,都迅速爬起来各自集结。

    这里的民夫,很多本身就是农兵!

    突袭也算突袭,江良被杀个措手不及,仓促之下无法做到完美防御,好在没被张献忠扑到营外才知道。

    城内守军也一并杀出,配合张献忠夜间袭营。

    被袭击的是北营,湖对岸还有个南营。

    南营主将余良辅迅速集结兵力,他没有坐船去救援友军,而是率领一万农兵、一万农夫,直接跑去攻打蓟州城!

    “好汉们,一起杀啊!”

    朱和坤拔出腰刀大呼,状若疯狂的往蕲州城冲去。

    这货属于荆王系宗室,父亲的爵位是镇国将军。张献忠带兵杀来,荆王一脉被杀死大半,剩下的全部逃之夭夭。

    还好,张献忠并非路过,没像历史上那样,把荆王府、郡王府、郡主府、镇国将军府、辅国将军府一把火烧个精光。

    朱和坤是幸运的,放在江西,他属于被镇压的对象,如今却能给大同军当带路党。

    北营那边已经开始厮杀,南营士卒争分夺秒,用了半个小时,终于冲到蕲州城下。由于时间关系,没带那种有绞盘、有挂钩的云梯,全是很容易被推翻的简易云梯。

    蕲州城墙高约5.8米,由于调派一半兵力,出城去帮张献忠夜袭,城中只剩三千守军而已。

    第一拨攻城失败,大同士卒死伤四百多人。

    就在此时,城中突然起火。

    距离赵瀚地盘最近的城池,怎么可能没有细作?

    “杀张贼,迎吴王!”

    “杀张贼,迎吴王!”

    最先响应的是城中大户,蕲州的土地实在太肥沃,大户们的郊外田产都被抢光了。他们住在城里也经常受到盘剥,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只有赶走张献忠才能正经过活。

    从围城之日起,细作就在串联大户,此刻终于能够趁机发动。

    而且,这些人没有去城墙帮忙,成群结队跑去攻打守城士卒的家。攻不进去就直接放火,攻进去了一顿屠杀,就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大户们跟张献忠积怨太深,细作根本控制不住局面。

    许多守城士卒回头张望,发现自家方向传来火光,而且还有喊杀声响起,一个个都想回去保护家人。

    终于,有守城士卒,擅自离开城墙,朝着自己家疯狂奔去。

    “还我家人命来!”

    朱和坤这位镇国将军世子,虽然不是大同军,甚至不是大同农兵,却自己花钱打造皮甲,提着一把腰刀冲在最前面。

    他的父母,他的兄弟,他的妻儿,全被张献忠杀了。

    肩膀负伤的朱和坤,猛地从跺口翻入,面色狰狞劈出一刀。眼见有敌人刺来,猛然朝前方撞去,腰部被擦伤之后,跟敌人抱在一起倒地纠缠。

    越来越多大同士卒攻上城楼,越来越多守城士兵逃离城墙。

    南营主将余良辅,攻上城楼之后,没有立即进城绞杀残兵余孽,而是命令全军一起高喊:“天下大同,天下大同!”

    北营方向。

    张献忠见到城内起火,已经是惊疑不定,接着又听到城中整齐的呐喊声,哪还不知道蕲州城被夺了?

    跑来助战的蕲州士卒,更是一个个心惊胆战,他们的家人可都在城里!

    此时天光微亮,张献忠气得牙痒痒,憋屈道:“撤军!”

    夜间突袭,还有守城士卒帮忙,留给北营大同军的集结时间顶多十分钟。

    这么短的时间,大同农兵竟然真的集结起来,而且一半以上抵达了防守位置。

    如此情况,完全超乎张献忠的想象,他无法理解敌军是如何做到的。

    李正的一个正规师,虽然救援太迟,但终归还是来了。

    “砰砰砰!”

    一顿排枪打出,张献忠的步卒瞬间崩溃——由于丢失城池,他们本来就在崩溃边缘。

    张献忠舍弃步卒往西走,孙可望追上来说:“不是东进吗?”

    张献忠郁闷道:“敌人援军都来了,我们的计策被看穿,东边肯定有赵瀚的骑兵拦路。”

    张献忠带领骑兵原路返回,接着就径直往北奔去,他要打一个时间差,看能不能找个地方渡过蕲水河。只要成功,就能接应自己的精锐步卒过河。

    李正看到大营里满地尸体,问道:“损失如何?”

    江良愤恨道:“死伤好几千,阵亡的估计都上千。有几处营寨被攻破,仓促之下被骑兵冲阵了。”

    大同军也有收获,不仅攻下蕲州城,还得到几千头骡子。

    那是张献忠的骡队坐骑,载着引火之物和少量粮食。本打算一路杀去武家穴,没想到连蕲州北营都没拿下,结果几千头骡子全部送给赵瀚。

    赵瀚那边撒出大量哨骑,到处寻找张献忠骑兵的踪迹。

    整整过去一天,终于得到消息,张献忠已经渡过蕲水河。

    赵瀚终于体会到杨嗣昌的心情,他娘的“十面张网”,每次网还没张好,张献忠就已经跑了!

    不过,只跑得了骑兵和马队,张献忠的数万步卒、粮食和民夫,全都在山中被赵瀚衔尾追击。

    赵瀚故意追得不狠,希望引诱张献忠回来救援。

    甚至故意让分兵的敌军步卒,重新合兵起来逃跑,但张献忠就是不出现,似乎真的把步卒全部舍弃掉。

    这他娘什么人啊?

    换成赵瀚,绝对不可能干出这种事,就算只剩一线生机,赵瀚也会跟几万步卒共同搏命。

    卢象升叹息道:“张献忠不会回来了,把这些敌军全部歼灭吧。”

    卢象升也很郁闷,带着骑兵堵截,结果堵了一个空,每次都对张献忠的行军路线判断错误。

    且不论张献忠打仗的本事,这货逃命的本事,绝对属于S级神将。

    说实话,如果交给张献忠五万骑兵,此人怕是能够玩出花来,穿插奔袭每每能够出人意料。

    赵瀚翻身上马,下令道:“全速追击,聚歼敌军步卒!”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88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