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樱桃一颗一颗挤出来不能破:小巧女友被夹三明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晚上总是睡不着,但想到桃子妹妹他就很快就能睡着了。

  “吃饱喝足就能睡着,我看你睡不着就是没吃饱,以后吃饭不准挑食了,每顿干两碗饭。”

  苏桃拿过被子盖在身上,随后又道:“我睡会觉,你记得喊我。”

  她想到什么,停顿了下来,拍了拍被子,“来,一块睡。”

  这样就算谢秦氏他们看见了也不会说她偷懒。

  咳,是软包子睡,她才睡的。

  谢家是对她挺好的,但是她要有点自知之明,“主人”没睡,她睡了,怎么也说不过去。

  谢允棠脸瞬间红了,慌忙摆了摆手,解释道:“桃子妹妹,我们不能睡同一张床,你睡吧,我看书。”

  “你睡那边,我睡这边,没事的,我又不对你干啥。”

  苏桃见他不过来,下床扯过他,随后按倒在床上,给他盖上被子,见他想挣扎着起来,吓唬又道:“好好睡,敢起来我就打你。”

  随后她自个安心的睡在了另一边。

  两个小屁孩能干啥,啥也不能干。

  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认真问道:“软包子,我对你好不好?”

  回家的事一点进展都没有,她表面没啥,心里都快急死了。

  “好。”

  谢允棠僵着身子不敢乱动,也不敢乱瞟,双手抓着被子,有些紧张。

  “那你帮我一件事情,好不好?”

  苏桃侧身,圆眼一动不动的盯着他,谢允棠有些不自在,但还是很快的就应了,“好。”

  “我真的叫姜笙笙,不是这儿的人,我知道很难以理解,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来的这里,怎么成的苏桃。”

  “系统……呸,有人告诉我说只要你把我杀了,我就能回家了,谢允棠,我真的没有骗你,我发誓,我要是骗你一辈子没吃的。”

  “你帮我一下,好不好,等我回家了,一定会记着你的好,软包子,你最好了。”

  苏桃说完好一会不见谢允棠回话,她定睛一看,软包子已经闭眼睡着了。

  “……”

  她咬牙切齿,最后小声嘀咕道:“还说睡不着,骗鬼的吧!”说完她扯过被子,翻身睡觉了。

  过了好一会,原本闭着眼睛的谢允棠睁开了眼睛,他没有睡着,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回桃子妹妹的话。

  桃子妹妹疯了的时候总喜欢这么说。

  他不喜欢她这么说。

  一点都不喜欢。

  她就是桃子妹妹。

  ……

  醒来已经是申时了,旁边已经没有谢允棠了,苏桃打了个哈欠,在屋里没发现谢允棠了,随后就出了门,一股冷风让她哆嗦了几下。

  谢允棠正在陪谢秦氏做绣活,苏桃脚僵了一下,她真的不想做绣活了,她宁愿去写几篇大字。

  谢秦氏已经看见她了,笑着招呼道:“桃子,醒了啊,快过来吃糕点。”

  苏桃只好乖巧的走了过去,谢允棠倒了一杯热茶给她,贴心道:“桃子妹妹,暖暖。”

  苏桃用手捂着,热乎许多,“谢谢允棠哥哥。”

  她赶在谢秦氏教她做绣活之前请假回家,“谢婶婶,下午夫子不教了,我想回家一趟。”

  谢秦氏当她想家了,点了点头,“好,允棠去不去?”

  谢允棠没有说去不去,而是询问苏桃,“桃子妹妹,我可以去吗?”

  “可以啊,我家就是允棠哥哥你家。”

  苏桃回答得十分利索,只是不知道软包子去破山洞干啥,又冷又没吃的。

  待了一会,两人就一前一后出了屋子,迎面的冷风,谢允棠下意识就挡在苏桃的前面,“桃子妹妹,你走后面,后面不能。”

  苏桃巴不得,跟着他的脚步走,突然发现软包子的腿挺长的。

  也难怪他是孩子中最高的。

  软包子的外在条件她看着都眼红。

  ……

  苏志这眼睛跟激光眼似的,大概是瞧见他们上山了,赶在他们到之前跑到山林里去躲着了。

  还能为什么!

  他怕念书。

  跟要他狗命一样。

  苏桃没看见人,也不去抓他,用胳膊碰了软包子一下,小声道:“你喊他出来,说给他吃饼子。”

  就苏志那小脑袋瓜,又蠢又呆,她肯定拿捏得死死的。

  谢允棠不喜欢骗人,但是他还是张嘴喊了,声音稍微大点,“苏志弟弟,吃饼子了。”

  声音刚落,苏志就从下面的草丛堆里钻了出来,头发、身上算是渣子,活脱脱的小叫花子。

  他哈喇子流了下来,“允棠哥哥,我要吃饼子。”

  苏桃趁机一把抓住他,对着他屁股就是两下,不重也不轻。

  她摆出长姐的气势,“苏志!又没念书是不是?昨天教了你什么!给我背,背不出来我就把你扔山脚下。”

  “呜呜呜……娘,阿姐她又打我。”苏志最近一直躲着苏桃,不过怎么躲都能被她找到。

  他讨厌阿姐,不给他饼子,还要教他念书,他不喜欢念书。

  念书不如扯草。

  林三珠都已经习惯了两姐弟的这副样子,知道闺女是为苏志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现在知道怕了!早些我就让你背,你不背,下次看你还背不背了。”

  随后她语气和善的对着谢允棠又道:“允棠,进洞里坐,有火。”

  “谢谢苏婶婶。”

  谢允棠还没走,苏志就拉着他,哇哇的哭嚎,企图找个帮手,“允棠哥哥,你快帮我打阿姐,她好凶!允棠哥哥……”

  苏桃一听这话,对着他屁股就是几下,谁知苏志躲了一下,一巴掌打在谢允棠的屁股上了,顿时两人愣了一下。

  苏桃连忙收回手,摸了摸鼻尖,“我不是故意的。”

  确实不疼,但谢允棠还是第一次被人打屁股,一时满脸通红,很快红到了脖子。

  他的屁股被桃子妹妹打了。

 文学

林三珠自然瞧见了,这可得了,竟然打了地主家的金疙瘩。

  她连忙过来给了苏桃屁股一巴掌,“你这死丫头是不是皮子痒,允棠,打疼没,桃子她不是故意的。”

  苏桃疼得呲牙咧嘴,用手揉了揉屁股,但自知理亏也没有说啥。

  她又不是故意的。

  谢允棠连忙乖巧摇头,护道:“苏婶你别打桃子妹妹,她不是故意的,我不疼。”

  林三珠越发喜欢这孩子,多懂事,比自家这几个省心多了,自家这几个全是来讨债的,“允棠,你快去火堆边坐着,死丫头,还不快去给允棠倒碗热水。”

  见她手快打下来了,苏桃连忙逃开,随后拿了个土碗倒了热水,随后瞥见了家里多了张桌子,“你们买桌子了?”

  “你爹捡的,家里哪有闲钱买桌子。”

  林三珠说到这里就有些愁,这天越来越冷了,家里连床像样的被子都没有。

  就算烧火也过不了寒冬,大人还好,几个孩子怕是扛不住。

  家里是攒了点银钱,买了被子就剩不了多少了。

  闻言,苏桃把热水递给了谢允棠,目光落在林三珠手上的冻疮,唉,她还是做不到不管。

  主要是林三珠他们对她还挺好的。

  她从山洞角落掏出一个布袋子,全是卖蝉壳攒的银钱。

  有两百多文呢。

  她一个子都没用。

  “你们拿去买被子和吃食吧。”

  林三珠愣了一下,看了她一眼,没有伸手接,骂骂咧咧道:“你这点银钱能顶啥用,自个存着,敢乱用就打死你。”

  她这个当娘的没本事,给闺女存不起嫁妆。

  不能让闺女跟她一样分文没有就嫁进了别人家,一辈子抬不起头,受不完的气。

  这么多日子了,苏桃也算了解林三珠的性子,刀子嘴豆腐心,硬塞给了她,调侃道:“拿去买,天越来越冷了,要是冻死了,就剩我一个人了,那得多孤单。”说完眨了眨眼睛。

  “你这个死丫头!看老娘打不死你,成天说话没大没小的,以后你夫家非打死你。”

  林三珠“气”得抬手指了她额头一下,但很快嘴角带了些笑意。

  死丫头!

  现在说话没大没小的,哪像生病的样子。

  “我不嫁不就行了。”

  苏桃咧嘴一笑,随后吐了吐舌头。

  就算回不去,她也不嫁人,这里嫁人就跟跳坑一样。

  她宁愿在谢家当一辈子帮工。

  不不不,她肯定能回去!

  话刚落,额头就挨了一下,林三珠骂骂咧咧道:“你不嫁试试,当个老尼姑?自个到了年龄就给我嫁出去。”

  “我跟你爹才养不起你呢。”

  女子到了年龄要是没嫁出去,要被人说,在哪都抬不起头。

  苏桃摸了摸额头,没敢再说什么,再说肯定要挨打。

  谢允棠乖巧的坐着,听着她们的话,心里想着以后桃子妹妹不想嫁人,他就养她。

  他有银钱,能养她一辈子。

  见他一直看着她,苏桃还有些不自在了,抬手捏了他的脸,“看啥!再看给钱。”

  林三珠:“……”

  这个死闺女,简直没脸没皮了。

  她忍了忍,没有说啥,等谢允棠不在,她再教训她。

  谢允棠习惯性的摸了摸脸,单纯又认真的小声道:“桃子妹妹,以后我养你。”

  “能吃很多饼子。”

  苏桃听到很多饼子,“……”

  软包子以为她是饭桶?

  她找了个垫子坐在他旁边,呲牙吓唬道:“给你当媳妇!”

  “怕不怕!”

  谢允棠也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怎么了,愣着没有说话。

  苏桃坏笑了两声,有些猥琐,“怕了吧!下次就别乱说了。”

  “到时候就赖你了。”

  随后她就没逗他了,对着苏志勾了手,“过来!”

  苏志脑袋都快缩到脖子了,可怜巴巴的坐着,吸了吸鼻子,“阿姐,你别打我……疼。”

  “你给我背出来,我就不打。”

  “背背……背不出来……呜呜呜……”

  ……

  昨个教的东西,苏志一个字都想不起了,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也够气人。

  看苏志那个哭样,苏桃忍了又忍,最后让软包子教他了。

  软包子相当有耐心,一句话教四五遍,苏志依旧念不出来,他丝毫没有烦躁,反而更认真的教。

  这一点苏桃极为佩服,软包子的脾气怕是全天下都找不出一个比他好了。

  狗系统也不知道是在折磨谁。

  变态。

  死变态!

  外面的冷风吹得光树丫子“咔咔”的响,渐渐天色灰暗了下来。

  快到吃晚饭的时候,苏桃和谢允棠就下山了。

  刚从山下旁边的田坎过去,某家院子里就蹿出个人来,吓了两人一跳,连忙往后退几步。

  谢允棠看着护着他的桃子妹妹,心里暖暖的,桃子妹妹真的对她很好。

  所以他要对她更好。

  他可以娶桃子妹妹。

  要是苏桃知道他在想什么,肯定恨不得打烂自个的嘴巴。

  她才不要软包子娶她。

  要杀她!

  紧接着有个大汉跑了出来,扯住妇人头发就开始打,粗声道:“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跟张三眉来眼去,你当老子死了是不是!老子警告你,再这样下次就掐死你!”

  很快两人回了院子,木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里面断断续续传来打骂声,“打死你……贱妇……”

  “……我没……有……我没有……”

  这家是村里的余家,跟苏家差不多了,经常打骂,说媳妇外头有人了。

  余家这媳妇确实长得挺好看的。

  苏桃突然冒出个奇怪的回家念头。

  骗感情。

  她下意识的看了谢允棠一眼,软包子他媳妇出轨了,他会不会打死她?

  很快摆了摆头,她可千万不要那么想,那都是下下策了。

  缺德的下下策。

  她干啥也不能骗感情。

  咳,要是啥都用尽了,就不要怪她不厚道了。

  她试探道:“软包子,你以后会不会打媳妇?”

  “不会。”

  谢允棠很肯定的打消她的念头,又道:“爹说媳妇是用来疼的。”

  “万一外头有人了?”

  “有什么人?”

  “……”

  看着软萌都小脸,苏桃到嘴的男子两个字憋了回去,她还是别教坏小孩子。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91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