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喂我乳我脱她内裤作文:小雪和闺蜜一起被调教

萧澈突然睁开眼睛,好整以暇的对她笑:“本王知道自己长的英俊,不过娘子一直盯着我,倒是让本王感到些许羞涩。”

  “去你的,谁是你娘子。”

  景辞一脚要踹他下床,奈何这家伙动作灵敏的很,迅速拽住她的脚踝,顺势往自己的怀中一拉,两人面对面而坐,目光碰撞。

  “三年之后,本王迎你入门。”萧澈郑重承诺,语气十分笃定。

  皇帝驾崩,须得守孝三年。

  景辞推开他,跳下床,双手插在腰间:“你说娶就娶吗?本姑娘还不一定要嫁给你呢。”

  “哦?”萧澈邪魅一笑,“难不成世界上还要比本王更英俊,更有钱的男子?”

  不等景辞回答,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前,伸手揽住小景辞的腰身,笑音充满磁性:“和本王在一起,稳赚不赔.。”

  “得了吧。”景辞突然想起什么,不悦的撅起嘴巴:“我现在日日待在王府里,属实无趣,不如我在山上的时候逍遥自在。”

  “再等等……本王……”萧澈说着突然顿住了,揉揉她的脑袋,忽而一笑问:“小辞想去哪儿?”

  “我想,,”她想去和山上的弟兄们抓野兔,还想去抢贪官的银子,还想做好多好多有趣的事情。不过她现在在王府,所以的事情也就只能想想。

  于是摇摇头,“算了。”

  萧澈抿抿唇,“日后小辞想出去王府就出去,不会再有人拦着你。”

  “真的?”

  自然。毕竟鸟儿在笼子里关久了,总是憧憬外面的天空。

  他道:“不过我会派墨湖跟着你。”

  “成交!”景辞欣喜若狂,握着萧澈的手直接跳了起来。

  小姑娘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眼睛亮闪。

  日中后,景辞带着墨湖和小霜去街上。为了方便起见,她特地穿了身白色的男装,手里拿着根糖葫芦,边走边吃。

  林左林右暗暗跟在她百米之外的地方,以防被那个叫做墨湖的侍卫发现。

  林右满脸愁容:“林左你快想想,我们应该如何让师傅死?”

  他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让景辞死于非命,在成功完成历劫的任务后回归横行霸道山!

  林左认真思索一番。景辞的身旁总是有高手护着,想要借别人的手杀她是不可能的了。

  要不,,他突然拍了下脑门,想到办法了!

  “我们去挑拨萧尊上和师傅的关系不就行了吗?”他摸摸下巴,眼睛顿时就亮起来了,“待他们二人关系僵化,逐渐疏远的时候,我们就雇杀手杀掉师傅!你觉得怎么样?”

  “那咱们得雇一个下手快的杀手,免得师傅死的时候痛苦。”

  没错,就是这么个道理。

  可是,最关键的问题来了,他们现在应该怎么挑拨萧澈与景辞两人的关系呢?

  林左林右施法变成两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儿,身上穿着破烂的灰布土衣,头发也乱糟糟的,黑漆漆的眼睛里闪烁泪花,好不可怜。

  接着,二人找了几个地痞混混,附在他们的耳边说了几句。

  这边,景辞正准备进客栈吃饭的时候,突然有两个小男孩从右侧跑过来,神色慌张,兴许是因为动作过猛的缘故,他们竟一个踉跄,最后没站稳,跌倒在地滚了几圈。

  “你们两个小混账,别跑!”

  一个气势汹汹的大胡子男人手拿大砍刀追回来,身后跟着几个小跟班。

  “居然偷我们家的肉,是不是不想活了?”他的声音很大,瞬间吸引周围人的关注。

  林左哆哆嗦嗦的说:“大哥,我没有偷你的肉,我只是捡了地上的肉骨头而已……”他的声音发颤,听起来十分害怕的样子。

  林右演的更逼真,两个肩膀抖个不停,颤巍着手,从怀里拿出一根肉骨头,小心翼翼:“大哥,还,还给你!”

  “这骨头本是我扔给狗吃的,可你们居然把捡走了!怎得,两个男人连狗的东西也抢?”大汉目光凶狠,一脚踹开林右举起的手。

  骨头顺势滚落在地,沾染了灰尘

  大汉不依不饶,“就算偷了狗的东西也算是偷!这样,我砍掉你们一双手,以抵消这根肉骨头的钱,如何?”

  景辞站在一旁听得眉头直皱,抬脚挡在林左林右二人面前,对大汉道:“莫要逼人太甚,不过是个肉骨头罢了,这钱我替他们给。”

  “你以为这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肉骨头吗?不不不,那可是我家狗要吃的肉骨头!他们这两个贱奴居然敢动我家狗……大爷,我错了……”

  墨湖的长剑直接抵在大汉的脖子上,冷声:“滚。”

  “得勒,得勒。”

  轻轻撇开脖子上的那把剑,大汉对着身后的兄弟招了招手,几个人屁颠屁颠的跑了。

  一把剑,轻易的解决了这几个地痞流氓。

  景辞赞许的看了墨湖一眼,随后转身对地上的两个男孩道:“快起来吧,姐姐已经帮你们把坏蛋赶走了。”

  “谢谢姐姐。”两人的眼睛大大的圆圆的,里头透露出澄澈的光芒。

  不知怎的,墨湖总觉得这两小孩不像是他们表面看的那么单纯,于是淡淡道:“坏人已经被赶走了,你们也赶快走吧。”

  这能走?他们就是故意演这场戏,好留在景辞的身边!

  只见林右眼皮子向上一翻,直接晕倒在地上。

  “弟弟!”

  林左惊呼,一把抱起地上的人,声音哽咽:“弟弟,别走啊!我可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兄弟啊!家里人都没了,我就只有你了啊!”

  “弟弟,我知道你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我也知道你近日染了风寒身体不好,我也知道你活着痛苦,可我还是不愿看你离去啊!弟弟!弟弟!”

  滚烫的泪水滴落在林右的脸上,他努力克制住内心的狂笑。

  怎得他平日里总是一副严肃冷酷的模样,可现在装的比谁都认真,哽咽不已,连泪珠子都落个不停。

  林右的唇角不自觉的往上翘了翘,实在是憋不住了,一听到师兄的声音就很想笑。

  林左用力拧住他的腰。你要是敢笑,老子就捏死你!

  好痛!他忍着痛意,心道我一定要报复回去。

 文学

景辞看二人无依无靠,实在是不忍心,遂对小霜道:“你去请个郎中过来。”

  墨湖将人抗到厢房的床上,郎中过来瞧过之后摇摇头,说此人是因为身体过于虚弱才会晕倒,想来是多日未曾进食。

  林左摸着眼泪,坐在窗前拉住弟弟的手:“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说着,捏捏他的指尖,示意现在可以醒来了。

  缓缓睁开眼睛,林右苍白的唇蠕动了几下,“哥……我饿。”

  “来,喝点粥。”

  景辞端来一碗小米粥递给林左,“你且喂他喝下吧,现在他刚醒,还不能吃油腻的。”

  “多谢姐姐。”

  林左含着泪,拿起碗送到他嘴巴,佯装关心的说:“来,张口。”

  “哥,烫,烫..”

  真是麻烦。林左舀起一勺汤而后吹了吹,送到他的嘴边上,“喝。”

  “多谢哥,哥真好。”林右“含情脉脉”的看他,张口喝下那勺粥。

  兄友弟恭,令人羡慕。林左喂一勺,床上的人接一勺,很快,那碗粥见了底儿。

  景辞让掌柜的送来一些菜肴。香酥鸡,烤鸭,腌菜炒牛肉,糯米团子,爆炒虾仁,一道道菜肴香味四溢,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她招呼众人坐下,出了床上正在“休息”的林右。他可怜巴巴的望着桌上的没事,默默吸吸鼻子。

  林左正好背对着他,趁众人低头吃菜没注意的时候,迅速拿了一个鸡腿往身后一扔。

  林右接住,默默翻了个身对着墙面,躲在被窝里啃食起来。

  景辞喝了口白开水,然后抬头问林左:“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年纪?”

  “我叫林左,今年十六。”他回头看了眼床上的人,继续说:“他叫林右,今年十五。”

  景辞今年已经二十,比他们大了五六岁。

  据二人所说,他们两自小被母亲抛弃,孤苦无依,只能在大街上漂泊流浪,靠着乞讨为生,曾啃过树皮,喝过草汤,什么苦吃过。

  这些事确实是真的。当年二人没有拜景辞为师之前,过的就是这种日子。

  景辞听的有点心疼。她最见不得人间的苦难,每次看见这种悲惨的遭遇,心里就钝钝的发疼,好像被锤子锤了似的。

  她道:“怎么说呢,我以前是个土匪头子,收了不少的兄弟,若是你们愿意的话,日后也可以跟在我后面当小弟。”

  “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林左突然拉住她的手,眼里满是感动:“姐姐,您当真愿意收我们几个为小弟吗?”

  “当然。”

  景辞拍拍他的肩膀,“不过,你们须得遵循我土匪山的规矩,若是发现有行为不端的举动,我可是会惩罚你们哦。”

  “姐姐放心,日后我们两兄弟绝对会听姐姐的话,为姐姐排忧解难!”

  “嗯嗯,好孩子。”景辞莫名觉得他们二人很熟悉,就好像以前见过。

  可仔细想想吧,脑海里确实没有映像。

  兴许这就是缘分吧,她挺喜欢这个小孩儿,所以就随心收下二人。

  墨湖眯眯眼,默不作声的打量他们,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可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除了差错。他觉得一切,很巧合!

  最关键的是,林左林右看向景辞的时候,目光里满满都是崇拜,一口一个姐姐的喊的亲密无比,像是早就认识了。

  良久,墨湖说道:“王妃,要不你把他们二人交给我吧?我见他们个头不错,应该是个练功的好苗子。”

  他想看看,这两小子到底在葫芦里卖了什么药!

  “王妃?”林左突然低呼,岔开话题道里“原来姐姐是王妃啊!好厉害啊!”

  景辞羞涩的摆摆手,解释起来:“没有没有,其实我不是王妃!”说着,她瞪向墨湖:“你别瞎说了!”

  “王妃,虽说你与我家主子还未大婚,但是我家主子早就已经认定你了,现在全王府上下,哪个不知道主子喜欢你?”墨湖摸摸鼻子,“在我们的心里,您早就是王妃了。”

  “哇,姐姐好厉害!居然是王妃哎!”床上的林右已经啃完鸡腿了,转过身道:“不过能娶到姐姐也是他的福气,毕竟姐姐长的这般可爱美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天底下又有哪个男人不喜欢呢!”

  他的嘴就像是抹了蜜似的,说的每句话都能哄的人喜笑颜开。

  景辞嘻嘻一笑,摆摆袖子:“羞死人啦,夸的我老脸都挂不住。”

  “姐姐,我说的可都是真话,从来不会骗人!”

  他娘的,这两小子一个比一个会哄女人。墨湖撇撇嘴,心里的那种奇怪感觉更加强烈,凑到小霜耳边:“你觉得这件事是不是很奇怪?”

  这两小子怎得就恰好跌倒在景辞面前?莫不是早就知道她心软?还有,他们为何一口答应景辞要做她的小弟,丝毫没有犹豫,似乎是料到了这种结果!

  左右觉得此事奇怪,墨湖再次提出之前的想法:“王妃,要不把他们交给我吧。他们年纪不算小,真好需要丢在兵营里历练历练。”

  “您放心,我保证把他们两个练得好好的!”

  景辞想了想,最后点头:“行,我先把他们俩交给你了。”

  “姐姐,为,为什么啊。”林左傻眼了,他就想跟着景辞身后啊!

  “你们年纪尚小,须得习得一身武艺,省得到时候到外头被人欺负了。”景辞苦口婆心,全都是为他们考虑。

  罢了!心急吃不得热豆腐,暂且先去军营里待一段时间,之后再想办法回师傅身侧。

  林左乖巧的点点头,“我都听姐姐的。”

  回到王府,墨湖将这件事汇报给萧澈,然后道:“现下那两小子已经在军营了,殿下放心,我一定会看牢他们!”

  萧澈淡淡的嗯了声,慵懒的依靠在椅子上,手里把玩着一根步摇簪子,许久,他突然开口:“你说小辞会喜欢这簪子吗?”

  黄金步摇,晶莹闪耀,上缀以精美花式珠玉,行步则动摇,发出清脆悦耳响声。

  若是寻常女子,估计会喜欢,可景辞这个土匪头子估计会直接把这东西卖了,然后去馆子里搓一顿。

  墨湖咳了声,“属下觉得,王妃可能会更喜欢刀剑,又或者是……一箱子珠宝。”

  “是么。”萧澈勾勾唇,调笑道:“本王倒觉得,他最喜欢的是我呢。”

  “……”当他什么也没说吧。墨湖内心感叹,咱们家王爷完全是陷进了男女之情的漩涡之中,无法自拔!

  虽然萧澈嘴上那么说着,可夜里还是抱着一箱子黄金回屋,未进门先闻其声。

  “娘子!为夫给你带了你喜欢的东西。”

  景辞正在床边为林左林右二人缝制护具呢,他听说军营的训练苦,里头的老士兵还常常喜欢欺负新兵,把他们摔到地上,然后哈哈大笑。

  她做了两套护膝和护腕,虽说针脚粗的很,但还是能用的。

  萧澈见她聚精会神,搁下箱子好奇的凑过去,厚着脸皮喊:“娘子,你是在给为夫做护具吗?”

  “你?”景辞抬抬眉,“你又不在军营操练,要护具作甚?”

  萧澈的脸顿时沉下来,语气有点酸:“那你这些东西是给军营里哪个人做的?”说出来,他保证不把那野男人砍死!

  她将东西放下,说起今日遇见林左林右的事情,:“那两孩子着实可怜,自小无依无靠的,让人心疼的很。”

  萧澈抱住她,下巴搭在景辞的肩上,轻声嘀咕:“那你怎么不可怜可怜我。”

  “什么?”

  “没什么。”他敛去眼中落寞,道:“我给你带了些好东西,要看看吗?”

  景辞点头。

  屋子正中间摆了只箱子,打开一看,里头散发出的金光险些闪了景辞的眼睛。

  她下意识抬手遮眼,惊讶问:“这些都是给我的?”

  “嗯,喜欢吗?”

  萧澈的烂漫就是送小辞辞一箱子黄金,看着她笑的合不拢嘴,自个儿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景辞拿起两根金条放在一块儿敲了敲,不禁感慨:“这真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听的声音!”

  萧澈揽住她的腰往怀里一拽,然后试探问:“你觉得是黄金重要,还是我重要。”怕小姑娘心直口快,他立马强调:“如果你选择了我的话,日后将会有更多更多的黄金。”

  眉梢一挑,笑意邪魅:“辞辞,快点选择。”

  “如果我选了你的话,你的黄金会是我的吗?”

  “当然。”就算把所有的金银财宝都给她也没关系,反正自己视钱财如身外之物。

  只要小辞开心就好。

  景辞嘻嘻一笑,“那我选你。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萧澈目光宠溺,摸摸她的小脑袋,“你说的没错,只不过,你整个人都是我的。”

  “王爷!”

  墨湖敲敲房门,在外面禀报:“皇上来了。”

  天都黑了,他来作甚?萧澈刚想抱着美人上床睡觉呢,谁知道有个没眼力见儿的人来打扰。

  他不耐烦说:“让他等着!”

  墨湖抿唇,只怕天底下就只有九王爷一人敢让皇帝在外面等着吧。

  没办法,他还得跑过去回禀,对皇帝道:“王爷说立即就来。”

  “行了吧。”

  大堂上,小皇帝翘着二郎腿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兄长会赶着过来见朕?朕又不是黄金!他才不稀罕呢!”

  “额……”墨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怎么说呢,毕竟他们家王爷有钱有势,就算是皇帝来了又怎么样?还不是得在外头老老实实的等着?

  过了会,萧澈牵着景辞走进屋子。

  一声黄袍的男人在看见萧澈之后,就跟乖孙子似的放下二郎腿,腰背停直坐好,露出完美的笑容:“兄长,你来了。”

  “嗯。”

  萧澈淡淡嗯了声,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纹变化。

  景辞有些好奇,悄悄问:“我们不需要下跪吗?”

  “嗯。”

  九王爷见到皇帝不需要行礼,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至于景辞,萧澈更是舍不得让她跪人。

  “你来做什么?”

  “兄长,怎的你对我说话就这么凶!”皇帝不悦的撅起嘴,看起来还挺可爱的。

  其实他的母妃在宫里不得宠,而自己也不被先皇喜爱。不过萧澈手段了得,愣生生把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皇子送上太子之位,还让他当上了皇帝。

  在萧然的心里,九王爷就是个神一样的存在。

  萧澈不耐皱皱眉,“来人啊,快把皇上送回宫去!”

  “我不!”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91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