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小说推荐:晚上吃你的两颗小葡萄

苏然歪头想了想,点头,“也行,就是要辛苦阿雕夫妻了。”

  “对了,玺儿的饭食上有相克的东西是怎么回事?整个皇宫不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吗?怎么还出现这样的事?谁干的?”

  “是孟妃。”

  苏然眉微挑了下,心里并不惊讶,虽在意料之中,却也在意料之外。

  低声叹道:“可惜了。”

  孟家虽不是百年传承世家,却也是新贵,子弟也有出息。孟妃的父亲是官拜从二品的内阁学士,其兄长是林世海他们那一届的进士,现今已是地方上的五品知府。

  另外,其两个堂弟,一个去年刚中进士,一个在前年考进了军校,听说发展的也很不错。

  前面说了李延昭是个惜才的人,孟家在他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坚定的站在李延昭这边。

  孟妃走了一步烂棋,皇后的位置,与她再无缘。

  “这件事,是孟妃自己的主意吧!”苏然的语气有七分的肯定。

  倘若孟父知道,就算他有从龙之功,李延昭就算再惜才,也不可能饶过要害自己儿子的人。

  李延昭可不是老皇帝,他不需要后妃家族来平衡朝堂上的势力,如今的朝堂完全被他掌控,可以说是他的一言堂。

  萧墨澜没答,算是默认。

  苏然摸了摸伸手轻戳了下小云冰的脸颊,“我答应了冯妙妙,明年将玺儿送去赵氏学堂,”看向萧墨澜,“阿灵明年应该也准备好了,到时咱们不知道会去多久,我想把这两个也送去。”

  两个孩子从两岁多就开始认字,是他们俩亲自教导。本来,他们也准备亲自教两个孩子到七岁,到时再送去学堂。

  ……

  随着气候越来越热,一转眼就进入了七月。

  青州山脉深处,一行八人在一个山谷处休息,苏然拿出藏宝图,指着上面的七个点。

  “这里前面第一个点是十几座矿石山,咱们就不去了,这第二个点是年份上了千年的一堆灵芝,在十年前就已经被我和林世海他们摘了,那时我还没有这张藏宝图,纯属巧合……返回的时候,就不带你们去了,咱们又不缺钱,矿山就别挖了吧!你们觉得呢?”

  看向几人,李延昭无语的看了她一眼,“你都这样说了,我们似乎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若是他们不同意,把他们丢在山里,咋办。

  苏然笑了笑,指着第三个点,“这第三个地方,就是咱们昨天下午什么也没寻到东西的地方,第四个点在右侧,还要再深入一些,那里的宝藏指的是那几片山林的金丝楠木和紫檀木、沉香木……”

  “很多吗?”沈修辞笑问,他想到苏然用来装东西的盒子,画框这些木料,不是金丝楠就是老紫檀,心里已经了然。

  苏然点头,“挺多的,光是金丝楠就是几座山。”

  “嘶~”沈从与流影倒吸一声,有些不敢相信。

  几座山都是金丝楠,可不就是宝藏。

  说实话,当时萧昂回来禀报的时候,苏然也是有些不信的。想当初,与林世海他们遇见金丝楠树的那次,就够让他们大开眼界了。

  哪知道,竟然有一大片山脉都是。震撼过后就是,从那以后,在木料这方面,她就变得很奢侈。

  “这第五个点离第四个点不是很远,萧昂寻找到一处暗门,小青以前从里面带出过一颗珠子,因为暗门有些门道,他没有进去,我们也不知道里面是墓,还是就是藏宝的洞府……第六个点也是什么都没有找到,不过那里有狼群,第七个点最远,我们还没有去找过。”

  苏然看向在场的人,“所以,现在是一个点一个点的寻找,还是直接去最后一个地方?”

  若没有老乡的手札,她或许会去有暗门的地方。但现在,她是想直接去最后一个标点位置。

  “先去第五个点吧!”李延昭看向几人,“里面说不定就是那位赵氏先祖的墓。”

  苏然心里腹诽:屁~

  萧墨澜与沈修辞都没有意见,苏然自然也不会有意见了。

  他们一行八人,除了她和萧墨澜主仆四人,就是李延昭和流影,沈修辞和沈从。

  当然,还带了大雕和阿雕,以及蓝天。

  李延昭让六王爷李延珏与内阁的阁老们监国,蓝天是专门与白雪轮流传递京城消息的。

  萧墨澜看向李延昭,“既然如此,我与你先过去。”

  “行,”李延昭笑了下,起身走向大雕,随后趴在大雕背上。

  因为赶时间,大雕飞的很快,坐着不太安全,他们一行人都是趴着的。

  ……

  苏然与萧昂两人是最后到的,到的时候天色已暗。整个森林笼罩在黑暗中,看着恐怖森森,有些吓人。

  萧墨澜几人已经找好了休息的地方,燃起了火堆,火堆上空架着几只野味,萧雷与沈从不时的转动着,刷着蜜汁和调料。

  苏然喂了阿雕和大雕、蓝天水,随后在萧墨澜身旁坐了下来,接过他递来的脆李子,看向几人。

  “怎么样?暗门的机关找到了吗?”

  萧墨澜:“找到了,就在山的另一侧。”

  “那道暗门的外表看着像是石门,里面实则是青铜门。”

  听到沈修辞的话,苏然点了点头,她道:“之前小青是从山上的一个小洞进去的,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危险,咱们明天小心一些,若是情况不对,就退出来吧!”

  几人点了点头,确实该小心的。

  不一会,烤肉好了,苏然只吃了一个鸡腿,几个野果。

  这一晚,除了苏然有睡觉,其他人都在打坐,轮流守夜。

 文学

清晨的森林万籁俱寂,山峦被涂抹上一层柔和的乳白色,白皑皑的雾色把一切渲得朦胧而迷幻。

  当第一缕光芒穿透薄雾,洒在郁郁葱葱的叶子上,深深浅浅的绿叶上泛着晶莹的光芒。

  一行人穿过两山夹道,来到崖壁凹处的暗门地方。

  这里之前被浓密的茅草遮挡,后来才清理出来的。

  苏然抬头,看着眼前两米高,两米五宽的青铜门,看向萧墨澜,“开门的机关在哪?”

  萧墨澜瞥了眼萧昂,萧昂会意,运起内径就往右手边的而去,随后飞身而上。

  苏然就见他停在半壁的一株树上,手在半壁上按了下,眼前的门就发出沉闷声响,随后缓缓往上升。

  壁上的尘土顿时飞扬,几人离得有几米远,但还是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看向青铜门后面慢慢露出来的黑乎乎的洞口。

  “那是不是有字啊?”苏然指了指门的左下角,之前是隐藏在下面,现在才露了出来。

  这个时候,上升的门已经停了下来,只五厘米长的铜门还露在上边。

  几人走了过去。

  沈修辞掏出手帕擦了擦左下角,露出一个古老的字体。

  他道:“这是甲文。”

  “墨字,”李延昭挑眉,“莫不是,这门还是墨家后人所造?”

  苏然惊讶,她知道所谓的墨家后人,并不是单指墨子的后代,而是得了墨家传承的人,才是墨家后人。

  “这么看来,这道门,应当不是赵氏那位先祖所造,”李延昭又道。

  萧墨澜:“走吧!”

  萧雷与萧昂、流影、沈从四人点燃手里的火把,在前面开路,苏然看了眼天空盘旋的两只雕,她与萧墨澜走在最后。

  墙壁上已经有几盏油灯被点亮,可以看的清地面铺了青石砖,墙壁更是用花岗岩打磨成的砖石铸造而成。

  苏然伸手在墙壁上摸了下,是干爽的,她往四周,以及头顶看了下,也没有看到通风口。

  按理,不该一点水汽也没有。

  “怎么了?”萧墨澜问,紧了紧掌中的手。

  苏然指了指墙壁,“墙壁是干爽的,我在找通风口。”

  她看了眼墙壁上的油灯,火苗幽幽亮着,微微摇曳。

  “这墙用了白土,通风口在进来的门上方有,两面墙壁上方的缝隙中有空气的流动……”

  沈修辞的声音在前面传来,通道里很安静,三人说话的声音显得尤为突兀。

  一条通道走了七八米远就一个右拐弯,走了七八米就出现一个左拐弯,然后又七八米出现一个右拐弯。

  如此走了三个又拐弯和左拐弯,前面就豁然开朗,几人来到一处大约近两百平的大堂。

  在此期间,一行人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萧昂四人在主子们走出通道前,就已点燃墙壁上的几个油灯。

  苏然看着堆满大堂的箱子,惊讶的眨了眨眼,“只是藏宝洞?不是墓葬室?”

  堆叠在一起的箱子上积了一层灰,上面贴的封条早已腐朽,箱子又被打开过的痕迹。

  “流影,打开看看。”

  “是主子,”流影应声,举着火把走了过去。

  苏然:“小心点,别用手碰。”

  萧昂与萧雷、沈从也分别走向四个方位,四人分别打开其中一个箱子,白莹莹、金灿灿、琳琅满目的金银珠宝暴露在众人眼前。

  四人将其他箱子打开,不一会,感觉整个大堂都被那些金银,珠宝映衬的生辉。

  李延昭走了过去,“金银竟是一锭都没少。”

  “隋朝的官银。”

  听到沈修辞的话,几人看向他,见他手里拿着一锭白银,几人从近前的箱子里拿起一锭金银子。

  李延昭:“我这个也是隋朝的官银。”

  苏然看着手里的金子,没看到字,放了回去,再拿起一锭,还是没有,才道:“金子没有刻字。”

  “不过封条的痕迹是一样的,想来都是同一时期放进来的。”

  话落,她看向几人,“这不会是隋朝的皇帝藏起来的吧!”

  “很大的可能,”流影认同道。

  苏然笑看向几人,“怎么样,心不心动?有没有想把这些金银珠宝搬回去?”

  这大堂里有四十箱金银,加起来有五十多万两。

  说实话,在场的人心里还真没有多大的触动。

  沈修辞笑了下,看向对面的通道。

  “走吧!再去里面看看,”

  萧雷与流影举着火把走在前面,萧昂与沈从走在最后面。

  苏然紧了紧萧墨澜的手,问:“这算是藏宝洞吧!没有机关是不是太不符合常理了?”

  “有机关的,”萧墨澜似笑了下,“天然的机关。”

  沈修辞回头看了眼,笑道:“没错,倘若没有阿雕他们,咱们跋山涉水过来,起码要十几天的时间,在这十几天,必定会遇到些山里面野兽毒虫的阻碍,甚至是其他,若是普通人来,必定艰难万限。”

  “不错,还有一个,这个藏宝洞若是杨帝建的,必定是留给自己的后人,留给后人的东西,又怎么会设下机关。”

  李延昭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带着些许感慨。

  苏然一想也是,连入境界赶路都要十几天,哪怕不是普通人,顶尖的强者,兵士要进来,起码要花个一个多月。

  这还得熟悉路线。

  她的藏宝图还是老乡重新绘制,连具体山脉都画出来了,在天上对着图寻找,可清晰了。

  找的可容易了。

  “那看来我们是第二批进来的人,就是不知道,那图怎么到了赵氏先祖的手里。”

  几人聊着,又出现一个大堂,同样大,同样是四十个箱子,里面的全是金银。

  没多停留,继续往里面去。

  一连三个大堂,到了第四个后,大堂变小了,箱子只有三十个,却是大了些,里面全是些奇珍异宝。

  苏然抱起一块十厘米长宽的帝王绿石块,笑道:“这个不错,我想带出去。”

  “那你再看看还喜欢什么,反正有人替你背,”李延昭笑道。

  萧雷看着周围,“主子,咱们现在应该在半山腰的山腹内。”

  早在第二个大堂的时候,几人就知道,他们在往上走。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92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