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性瘾放荡的NP文|女友被白玩 绿帽

阴阳剑。

  阴阳剑出,我的左右两边,两道剑影以我为中心,盘旋而出。

  什么黑武士白武士,在我这阴阳剑之下,很快就被汇入了我的阴阳剑漩涡之中,一道道黑武士白武士的身影,被一道道剑意震成烟尘。

  我停下了手中的剑。

  手上一动,蛇骨剑归鞘。

  刚才,我已经察觉到了苏年所在的位置。

  我直接从这边的烟尘之中走了出去,外边那些阴阳师有人开口。

  “站住!”

  他们准备继续出手。

  我没有理会他们,只是道。

  “看清楚,你们,已经是死人了。”

  简单的一句话,才让它们意识到,他们的躯体,已经没有了,一个个阴阳师都变成了一条条飘摇不定的魂魄。单单只是一阵威风掠过,几乎就要将这几条魂魄吹散,我手一震,气场奔涌而去。

  几条魂魄,随即被震散。

  下一秒。

  我嗖地一声,凌空跃起,去到了前边那座楼的二楼。

  一道气息离手。

  砸在前边的门上,那道门,顿时粉碎。

  后边的墙壁上,有个大窟窿。

  我立即追去。

  后边则是一个巨大的类似于祭坛一样的地方,中间有个祭台,青萍剑和斩妖刀,就在那边的阵法之中。

  苏年此时就站在祭台之下。

  祭台的四周,有很多阴阳师列阵。

  说实话。

  这个地方,在山海关之内,以前山海关没被破的时候,是炎夏的范围,没想到,山海关和青雁关之间的大山里,居然还藏着这么个东夷的神道社,而且,这里边居然有这么多东夷国的阴阳师。

  他们在这里,自然不是安好心。

  而苏年则是他们早年,就已经安插在炎夏这边的奸细。

  这次,山海关之战。

  正是他的作用,破了山海关。

  站在上百阴阳师布下的阵法之中,苏年盯着我,脸上带着阴冷的笑意。

  “我真的没有想到,一个炎夏的小子,实力竟达到了这样的地步,连我们东夷的阴阳术和九字真言都能一人攻破,不得不说,你的实力,我还是认可的。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加入我们,如何?”

  “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

  青萍剑和斩妖刀,都是炎夏人族的至宝。

  我来此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给人族,寻回这两样至宝。

  既然现在,我已经看到了青萍剑和斩妖刀,那么,先拿回来,再问苏年他身上的谜团。

  苏南说话的时候。

  我没有理会他。

  我只是朝着那边走去,左右观察着。

  上百阴阳师一起布下的我想,可能有些东西在里边,之前我连续破了九字真言阵法和阴阳诀法阵,都没有让苏年乱了阵脚,这个百人阴阳师大阵,或许就是苏年此刻面对我的底气之一。

  苏年回头,看了一眼。

  “怎么,想要夺我们东夷的青萍剑和斩妖刀吗?”

  “我告诉你,这里……”

  苏年准备说什么,我已经不管他的话语,直接凌空跃起。

  在十几米外的高空中。

  我俯视而下,观察这道法阵。

  然后。

  我开始掐指诀,准备用一下,之前,在东海蓬莱之时,用过的四象拳。

  法诀归于双手。

  再凝聚于右手之上。

  我俯冲而下,冲着他们的法阵之上,就砸了过去。

  怦然一声巨响。

  这道法阵,一阵颤抖。

  没有直接破掉。

  我先试了一下,感受了一下这百人阴阳师大阵的反噬之力,有多强。

  那边。

  苏年不屑一笑。

  “你用出全力,还无法破掉我们东夷的百人阴阳大阵,看来,你的实力也不过如此,你想要抢夺我们东夷的至宝,我告诉你,没有可能!”

  “所有人听令!”

  “此人,为我们东夷的仇人,杀了他,用他的鲜血,来祭青萍剑和斩妖刀!”

  “是!”

  百人齐呼,手上都开始动了起来。

  我不管他们。

  刚才只是一试。

  这次,我抬手,弓身拔背一拳,冲着这法阵之上就砸了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

  法阵顿时崩裂,那些跪坐在地上的阴阳师,手上法诀当即散掉,一个个齐刷刷的,凶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那鲜血,喷在了前边的祭台上,一片血红色的雾气随之而腾起,被纳入了青萍剑和斩妖刀之上。

  一刀一剑之上,竟仿佛被染成了血红色。

  站在阵法之中的苏年,也是一阵踉跄。

  我那一拳的力量,被法阵承受了大部分,但那余威还是逼得苏年连连后退。

  这一刻。

  苏年的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异样之色。

  “这小子……怎么会?”

  我看向他,跟他说道。

  “我都说了,你们东夷的那些阴阳术和九字真言什么的,全都是跟我我们炎夏学的,你们学到的永远都只是皮毛,在我们炎夏的术法之前,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祭台之上,嗤嗤作响。

  红色的血雾,在一个阵法之中,形成了一个血色的漩涡。

  漩涡环绕着青萍剑和斩妖刀。

  旁边地上那些受伤的阴阳师,原本想要爬起来,可此时,却全部被卷入了这血色的漩涡之中。

  魂魄和血气,很快就被抽干。

  一些干尸,被狂风甩飞出去,落于地面上,已经成了碎骨。

  苏年也回头,盯着那边的青萍剑和斩妖刀。

  突然间。

  他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成了!”

  “没想到,这血祭之法,果然可以起到作用!”

  苏年说着,凌空跃起,在高空中开始去掌握,下方的那道阵法。血色的阵法,席卷着整个祭台,祭台中间的青萍剑和斩妖刀,在疯狂的抖动着,一些血气和魂魄之气,被吸入刀剑之中。

  我明白了。

  苏年是要把青萍剑和斩妖刀,都变成邪器。

  这种强大的兵刃,都是认主的,很显然,苏年无法掌控正常的青萍剑和斩妖刀,他弄出这个祭台,是为了讨好这两把有灵的兵刃法器,很显然,想要真正讨好,没那么简单。

  所以,他用了邪法,去改变这两把兵器的性质。

  阵法催生刀剑本身杀气,以杀气为引,使兵刃生邪,嗜血,失魂。

  见此。

  我道。

  “蛇骨,你去解决!”

 文学

此术,被称之为,催邪之术。

  蛇骨剑最初的诞生,就是以这种方式。

  蛇骨剑本来是梅青衫前世的一根龙骨,龙被祭杀,骨头被以催邪之法,生煞,成了邪兵。

  后被打造成了蛇骨剑。

  成了关外柳家的镇派法宝。

  梅青衫统治关外柳家之前,柳家盛行邪法,与灰家无异,如今,梅青衫治下,柳家已经恢复了原本应有的平静,只可惜,在这次关外灰家带来的大劫之中,兴安岭被横扫,死伤无数。

  而蛇骨剑,曾经也造成了很大的灾难。

  若青萍剑和斩妖刀,这两把神兵,都成了邪器。

  危害肯定不小。

  更何况,掌控这一刀一剑的,还是东夷的势力。

  我得将其,消灭在萌芽之中。

  苏年掌控着阵法。

  我便吩咐蛇骨剑,过去扰乱一下。

  蛇骨剑本身就是邪剑,后来,与太极阴阳风水剑合而为一,有了阴阳,气场平衡,但这改变不了蛇骨剑邪剑的根本,更改变不了蛇骨剑的爱好。说实话,苏年牺牲上百人营造出来的这邪阵,不够蛇骨剑塞牙缝儿。

  蛇骨听我命令。

  嗖的一声出鞘。

  它落在了苏年的阵法之中。

  苏年愣了一下。

  他没搞清楚,我要干什么。

  “杨慕凡,这时候再想要认输,交出你的剑投降,已经迟了!”

  我没理他。

  只是站在这边,平静的观看。

  接下来。

  蛇骨剑上的气息,已经形成了巨大的漩涡。

  几乎在几秒钟的时间之内,在苏年掌控之中的这道看起来很邪性的阵法之气,就已经全部都吸入了蛇骨剑之内,只剩下苏年一个人,在十几米之外的空中,干巴巴的掐着指印。

  “蛇骨,回来!”

  我道一句。

  蛇骨随即归鞘。

  凌空跃起,我走到祭台上,左右手上同时发力,一把将青萍剑和斩妖刀给同时拔了出来。

  脚下的祭台,受这强大的力量影响。

  轰然倒塌。

  我周身气息环身而起,悬浮在半空中。

  观察了这一刀一剑,还行,苏年实力有限,并没有能够真正对青萍剑和斩妖刀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我将这一刀一剑背起来,再看向那边,悬浮在半空中,一脸铁青看着我的苏年。

  苏年盯着下边毁于一旦的祭台,嘴角抽搐着。

  “问你一件事情,你的真实容貌,到底如何?”

  我看向苏年开口。

  苏年抬眼,看向我这边。

  “杨慕凡,把我东夷国宝物,还来!”

  “好啊!”

  我手一动,拿出青萍剑。

  单手一动。

  青萍剑横着冲苏年飞去,苏年目光狰狞,他准备上前去,一把抓住青萍剑。但他不知道,我这简单的一招之上,蕴含着强悍的力量,他根本无法抓住青萍剑,而被青萍剑带着剑鞘,重重地砸在了苏年的胸膛上。

  苏年倒飞出去。

  青萍剑回到我手中。

  后边的斜坡屋顶,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

  苏年坠落在这建筑后院的山崖上,把那山崖砸碎一片,又滚落在了地上。

  轰然一声。

  下方将苏年埋起来的山崖碎石,甭成碎片。

  那苏年腾空跃起。

  他身上的气息,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

  紫黑色的气息由他的眉心部位,缓缓地散发出来,开始在他的身上萦绕着。苏年之前的气场,虽然也还可以,但很一般,之前他爆发出过强大的气场,想来显然是这个原因。

  现在的他,才要展现出真正的实力。

  “我本为邪,该用这天地间,最好的邪器!”

  “杨慕凡,你毁我催邪之术,我便取你性命,再祭青萍斩妖!”

  紫黑色电流,在苏年身上缠绕着。

  “邪体。”

  “原本我得到你,只是与你共生,如今,我给你一个机会,杀了这小子,以后,你和我共用这幅躯体和魂魄!从此以后,你便不再是我的式神,而是我藤野苏年的一部分,你我,共生!”

  苏年口中念叨着。

  随着他的念道,他身上那种紫黑色的气息,也变得越来越强大。

  同时。

  我也发现。

  在这种气息之下。

  苏年的面相,渐渐地,在发生着变化。

  他凌乱的头发,飞舞之间。

  一开始,我还不敢肯定,但到后来,我愈发的觉得,苏年的那张脸,正在一点点的变成阴长生的那张脸,刚开始只是一点点像,到后来,五分像,而到那些黑紫色的气息稳定下来之后,苏年已经没有了他本来的面相,他那张脸,彻底变成了阴长生的脸。

  这一幕,就发生在我面前,格外的震撼。

  若我没有听到苏年刚才念叨的那些话。

  我可能无论如何都想不通,这种事情为何会发生。

  一个东夷国的阴阳师和他的式神相结合之后,为什么会变成阴长生的模样?

  可听到那句话。

  一个关键的词,邪体。

  阴长生曾经有邪体。

  有邪体的阴长生,是一个绝对的强者,但是,后来他去了阳间,剥离了自己的邪体。

  具体的细节,我并不知道。

  那对于阴长生来说,似乎是一段,非常痛苦的经历。

  我并未问他,是因为,害怕揭他伤疤。

  而此时。

  我听苏年提到邪体,而且,他与那邪体结合之后,变成了阴长生的模样。所以,苏年身上的邪体,就是阴长生的邪体,只是这邪体怎么会到苏年的手里,这一点,我还不太清楚。

  此时。

  从长白山南下,到山海关探查,后来,又到青雁关询问,追踪到这边的神道社附近的阴长生,就站在旁边的山上。

  在数百米之外。

  他刚好看到了这边所发生的一幕。

  他没有说话。

  看着那边的事情,双眼的目光很深邃,仿佛无数回忆,都浮现在了他的心头。

  这边。

  我既然看到了阴长生的邪体。

  这次,替他拿回邪体的机会,我肯定不会放过。

  动手之前,我也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阴长生邪体之上的力量,是那种紫黑色的力量,而且,这种力量我能够感觉到,它比我之前在灰雷霆和灰黍稷那里遇到的,要强大数倍。

  力量同出一处。

  而且,这些力量,看起来不像是别人赋予,倒更像是那邪体之上本身就有的。

  邪体类似于一种力量核心。

  没有真正的实体,赋予力量,都是赋予真正实体力量,以妖丹作为交换。

  若如此。

  那种紫黑色的力量,难道来自于阴长生?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2993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